袁红冰曝孙力军“野心膨胀”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2日讯】国际上对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源头追查悬而未决,中共官方通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案再起波澜。当中措辞严厉,特别是指孙力军“政治野心极度膨胀”、“在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孙力军到底是私藏什么材料,是何种野心膨胀?让当局加以严惩?

一直有说法指孙力军案与中共隐瞒疫情及泄漏病毒有关,这则在中共建政72周年前一天发布的通报,释放令人不安的信息。

孙力军的特殊身份和特别“罪名”

9月30日,中共公安部党委前委员、副部长孙力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官方在最新的“双开”通报中指控孙力军的罪名,除了成为落马官员标配的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大肆进行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等,引人注目的是指孙力军“政治野心极度膨胀”,“妄议中央”,“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在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等。

现年52岁的孙力军历任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公安部党委委员、一局、二十六局局长、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落马前是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

孙力军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实施709律师大抓捕等,又被指是“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实际操控人”。

孙力军还是中共官场中罕有具有公共卫生硕士学位的高官,有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大学“公共卫生和城市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学历。他曾是中共中央督导武汉抗疫的大员之一。2020年2月上旬武汉疫情最严重期间,孙力军被中共中央派赴武汉。

2020年4月19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宣布,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袁红冰:孙力军收藏涉武汉疫情起源机密材料

自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后,在国际上不断要求彻查病毒来源和中共瞒报疫情的背景下,孙力军突然落马,一直有说法指与他私下搜集疫情核心秘密,尤其是P4实验室的讯息有关。

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对大纪元指出,孙力军落马的原因是因为他属于反习势力这边,是周永康当年培植的亲信。据中共体制内的良知人士透露,最主要是因为孙和习近平亲信、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之间的激烈权斗,引发被整肃。

袁红冰说,一个自称是孙力军的密使的人曾在孙力军事发前几次找他谈话。谈话的目的,据该人士透露,孙力军说,现在中共党内对习近平的不满已经达到了一个沸点,他和王小洪之间的权力斗争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孙力军感到处境危险,希望如果中国发生了什么变化,能给自己找一条后路。“这是他的密使所传达的为什么要和我接触的原因。而我跟他接触。就很简单,就是要策反他。”袁红冰说。

袁红冰说,孙力军于是除了用腐败权力敛集了很多财富,他还把一些共产党内部机密材料收藏起来,他想将来用这些材料来保命。最敏感的材料就是关于武汉研究所的一个管后勤的官员和一个工作人员,两个人合谋长期把实验用完的这种动物拿到武汉的海鲜市场上去出售牟利,包括带有新冠病毒的蝙蝠。

袁红冰披露,2019年10月,带有新冠病毒的蝙蝠就已被倒卖到了武汉的海鲜市场上。11月份在武汉就出现了新冠病毒流行,当时武汉市政府、武汉市委和湖北省委。都把这个情况立刻上报到了中央。

可是当时王沪宁主持之下的大内宣,宣传的主题就是要过一个祥和的新年。最后习做了一个批示,意思就是这个疫情发生在武汉一地,就地解决,不要进行全国性通报。要确保大家过一个祥和的新年。

袁红冰表示,正是中共的宣传部门最初向中国公众也向国际社会隐瞒了武汉疫情流行的消息,使得整个国际社会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遭到了新冠病毒的突袭。

他还提到,孙力军透露出来信息是,把用于进行新冠病毒实验的蝙蝠倒卖到海鲜市场的武汉研究所的后勤官员和那个工作人员,可能已经被王小洪秘密处决。

至于为什么现在透露而以前不透露呢?袁红冰说,就是因为据中共体制内的朋友讲,孙力军现在虽然还活着,他的前途最大的可能性是在中共的监狱里,一直关押到死了。即使放出来也会给他首先注射破坏他思维能力的药物,也就是一个行尸走肉。基于这两种情况,他们觉得现在把孙力军的真实情况讲出来了。

有关孙力军被通报“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是否与武汉疫情机密相关,记者无法向中共中纪委或相关部门联系置评。

据美国情报机关在今年8月底,向白宫提交的新冠病毒起源报告解密部分显示,认为从目前看,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和实验室泄漏的两种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林晓旭:有关孙力军案爆料为武汉疫情起源提供了线索

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对大纪元表示,2019年下半年武汉最初的病例是如何起来的,一直是国际社会非常关注的。按照袁红冰所讲的,孙力军搜集到的信息涉及到武汉病毒所的工作人员偷偷地把病毒实验室的蝙蝠拿到市场上卖,是造成病毒在武汉流传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当然这需要进一步的证实,林晓旭说,但总地来说他提供了一个佐证,就是说这个实验室的管理上存在巨大的问题。这跟2018年美国国务院官员到武汉病毒所调查的时候也是一样的结论。

2020年初的时候,也有一些网路爆料,提到武汉病毒所的工作人员把实验室用的动物拿到市场去卖。

林晓旭说,“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应该来说是非常高。但是否直接造成了疫情在武汉的爆发,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至少他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林晓旭说,现在世界卫生组织要成立第二个专家组再进行调查病毒溯源,由于中共不会配合,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他强调说:“我觉得国际社会追查的核心的问题,应该是要追查疫情最早在武汉什么时候爆发?政府做了哪些隐瞒,以及中共政府为什么让武汉的人到了全球各地,把中国在地方的疫情传播到全球方面。不要把它变成病毒的溯源,研究病毒怎么来的,去找这个动物中间宿主,到其它国家去搜集动物样品,等等,像中共政府所渲染的那样,做成一个很复杂的科学的问题。这是中共刻意误导全球疫情溯源的努力。”

唐靖远:疫情隐瞒问题或成反习势力武器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官方通报明确孙力军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前后紧密相连,显示孙力军涉密材料与疫情有关。“私藏私放”是性质不同的两回事,说明他不但有收藏的行为,还有释放机密信息的行为。

唐靖远说,孙力军去年2月前往武汉,3月底4月初澳洲即成为世界第一个公开要求对病毒来源进行独立调查的国家,导致中澳关系交恶至今。而孙力军于4月中旬落马时,即有传闻指其与武汉疫情资料泄漏有关,如今中共官方文告等于间接证实了此事。

唐靖远说,孙力军与周永康都有“政治野心极度膨胀”的罪名,习急需要在当前震慑大批的反对派,用词越严厉,说明当局的压力越大。而习本人公开表示疫情处置一直是他亲自部署亲自指挥。如果孙力军掌握了武汉疫情爆发原因及过程被隐瞒的证据,很有可能成为习近平党内政敌攻击他的武器。

不过,唐靖远认为,无论之前的王立军还是现在的孙力军,都是中共体制培养出来的打手。他们因为内斗而给中共政权带来的冲击和危机,是黑帮内部争夺权力和利益的火拼之举,是中共体制自毁机制的一部分,他们并不因此而具有正义性。这样的人唯一的出路是公开脱离这个组织,并用行动来揭露中共的邪恶,弥补自己过去助纣为虐的过错。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