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报告:中共大使被瑞典朝野赶走的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2日讯】近日,法国国防部下属的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公布了题为“中国(中共)影响力行动”的分析报告。其中披露了中共对瑞典的全面渗透和干预的多个原因。

中共全面渗透瑞典的多个原因

在中共建政后,1950年1月,瑞典是第一个与中共政权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之后双方关系一直保持良好。

但自从中共战狼外交官、驻瑞典大使桂从友2017年上任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IRSEM报告指,桂从友的挑衅性言论包括,威胁瑞典官员不要出席对被拘留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颁奖的仪式,批评当地媒体对中共的批判性报导,并迫使斯德哥尔摩一家酒店取消台湾国庆庆典。报告认为这些言论是灾难性的。

除了桂从友引起的轩然大波之外,瑞典国内针对瑞典是否被中共政权选中,在中共向全球撒野之前测试其更具攻击性的战略,还曾有过辩论。为什么选中了瑞典?报告披露有以下多个原因:

首先是因为瑞典这个国家的大小刚刚好。小到即使出事也不会反过来在当地华侨层面上(对中共政权稳定)造成威胁(全瑞典仅仅31,700名华人华侨,2009到2017年间只增长了10,000人,还有2671名留学生)。不过这个国家的影响力又足够大,至少对于欧洲来说是举足轻重的。

因为在全球范围内,瑞典在捍卫民主和自由价值方面名列前茅,各类排行都名列前茅。(瑞典在“记者无疆界”新闻自由排行中每次都在前五名,而中国(中共)在180个国家排名中,每次都在倒数五名、甚至倒数三名之内。)可以说瑞典是民主自由的象征,是中共要打击的“典型”。(一旦北京政权得手,那麽就意味着西方自由民主基石的动摇。)

报告中强调,瑞典也是批评中共政府迫害人权最多的国家,从这一点出发,中共要让世界知道批评中共政权是要付出代价的,是要给别的国家传递这个信息,尤其是欧洲人。

此外,瑞典也是中共在某些领域的竞争对手,特别是5G产业、电池工业和卡车工业。

报告说,最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瑞典为维吾尔、西藏和法轮功受迫害群体提供政治庇护,并在2018年9月还接见了(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这些群体都是中共政权的主要打击目标。

报告举了两个例子,证实中共收买相关人员,收集这些团体的情报。

如2010年,一名在瑞典避难的维吾尔难民被中共收买进行间谍活动,被判16个月监禁(他潜入维吾尔世界大会,并向中共驻瑞典大使馆内的一名情报官员提供情报)。

2018年,一名西藏难民替中共进行间谍活动,被瑞典法院判处22个月监禁(他渗透入瑞典的西藏人群体,并向身在波兰的一名中共情报官员提供情报)。

报告认为,中共政权这样做的目的是要使瑞典屈服,采用的手段就是阻碍言论自由。但报告强调,最终中共的阴谋彻底失败了,瑞典顶住了压力而没有屈服,结果造成两国关系恶化,中共在瑞典的形象恶化。

总而言之,瑞典的情况不仅是中共试探西方世界的一次尝试,同时也是中共在全球开展同类行动的征兆之一:出现同样问题的还有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和其它地方。所遇到的情况程度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

这份报告全面揭露了中共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影响、渗透和控制世界的方式。法国智库把北京政权的变化形容为“马基雅维利时刻”,就是为了权力不择手段、不讲道德。

报告表示,中共政府近年来采取的“适得其反的行为”,“令中国不受欢迎,以至于它最终可能会间接削弱其党,包括自己的人民”。“就影响力而言,中国(中共)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北京政权的“人质外交” 令中瑞之间裂痕加深

近年来,中瑞关系开始生变。其中影响最大的是2015年中共政府关押瑞典公民桂民海(原名桂敏海)的事件。

香港书商桂民海于2015年10月被中共国安从泰国绑架到大陆监禁;2020年2月,桂被中共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为由判刑10年。中共还称其已申请恢复中国国籍,瑞典外长抗议审判结果,要求中方释放他。

2019年,瑞典笔会曾把“图霍夫斯基奖”颁给被监禁在中国的桂民海,表彰他为言论自由方面做出的贡献。

当时,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事先威胁瑞典文化部长阿曼达‧林德(Amanda Lind),若林德出席颁奖予桂民海的颁奖活动,中共将会对瑞典采取“反制措施”,并将禁止林德入境中国。但林德无视中共威胁,仍然出席桂民海的颁奖典礼。

另外一个就是瑞典人权活动人士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事件。2016年初,长期为中国维权律师提供援助的达林被十几名中共国安绑架并关押23天,他被强制在电视上公开“认罪”。同年1月25日,达林获释后被驱逐出境返回瑞典,被告知10年内不得入境中国。

IRSEM最新报告指,北京政权的“人质外交”给瑞典留下了不少划痕。

桂从友“劣迹斑斑”被瑞典朝野联合起来赶走

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外交政策变得更加强硬。同时,中共“战狼”外交官们的行径粗暴、野蛮,在全球树敌,引发各国反击。

桂从友上任后“劣迹斑斑”,曾多次恐吓瑞典记者、政治人物、智库甚至政府,被瑞典媒体视为民主与言论自由的威胁。

今年8月30日,瑞典智库“斯德哥尔摩自由世界论坛”(The Stockholm Free World Forum)发布了报告,揭露中共大使馆从2020年起,因为“自由世界论坛”一份分析中共使馆威胁言论自由的报告,而改变其威胁手法。

报告发现,该论坛2020年的报告发布之后,中共使馆的威胁引起瑞典各界关注,中共使馆因而改变策略,从原本在官方网站上公开批评,转为私下寄威胁信给记者、政治人物、学者等异见领袖,试图透过不公开的方式造成这些批评者自我审查,让大众更难察觉中共使馆的影响。

4月9日,中共驻瑞典大使馆发电子邮件给瑞典独立记者悠野(Jojje Olson),指责他与“台独分子”合谋,捏造假新闻抹黑中共,发表极端反华言论等,要求悠野立即停止“诋毁”中共的报导,否则将“承担后果”。

而中共驻瑞典大使馆的“撒野”,引起瑞典朝野的强烈反弹。瑞典两大主要反对党,民主党和基民党呼吁驱逐桂从友。

其实,早在2019年,瑞典基督教民主党与左派党就曾要求将桂从友列为“不受欢迎人士”,并将他驱逐出境。

今年9月23日,瑞典广播电台(Radio Sweden)Ekot频道报导,桂从友传出将于9月24日离任,新任大使预计今年底上任。Ekot频道是从桂从友给瑞典商界的信件中得知他将离任的消息,随后并得到中共大使馆证实。瑞典另一家媒体《快报》(Expressen)也向中共大使馆查证,得到的回应是桂从友已在打包。中共尚未正式发布相关消息。

桂从友即将离任,瑞典媒体说罕见如此“没有外交手段的外交官”,让驻在国的政党团结一致要求把他赶走,一篇媒体评论说,会想念桂从友的瑞典人应该不多,瑞典也不需要对桂从友的继任者抱持太大希望。

IRSEM最新报告认为,桂从友自2017年抵达瑞典以来,瑞典外交部传唤了桂从友约40次。该国议员曾两次要求驱逐他。瑞典公众对中国的支持率也大幅下降。80%的瑞典人现在对中国持负面看法,而四年前这一比例还不到一半。

去年以来,瑞典对中共的态度转向强硬,境内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全部关闭;此外,瑞典曾经有116个城市与大陆的城市建立了友好关系,截至去年4月,已有近百个城市解除了这种合作关系。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