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中军事沟通 中共耍无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28日至29日,美中举行第16回合美中国防政策协调会谈(视频),主持人分别是美国国防部负责中国事务的副助理部长迈克尔‧蔡斯(Michael Chase)与中共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副主任黄雪平少将。

稍前,8月19日,蔡斯也和黄雪平进行了一次视频会议,那是拜登就职总统以来,美中军方官员的首次会谈。

而上一回合美中国防政策协调会谈,还是在2020年1月14日举行的。之后,由于中共造假致使瘟疫重创美国,中美开打新冷战,中共单方面大幅度取消或限制了与美军事沟通。

一个突出事例是,2020年12月15日,美军印太司令部声明指中共“拒绝参加”原定于该周一到周三举行的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Military Maritime Consultative Agreement,简称MMCA,1998年签署协议)。该机制目的在于加强海上军事安全,改善空中和海上行动安全,并减少两军之间的风险。此次交流是《美中2020防务交往计划》中双方同意的一项活动。美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戴维森(Phil Davidson)表示,此次缺席是“中(共)国不遵守协议的又一个例子,这对所有未来寻求与中(共)国达成协议的国家应该是个警示”。

其实,这是中共的一贯做法:以中断沟通作为要挟美方的一种手段。

早在1998年江泽民访美时,美中双方获致共识,设置元首热线;2008年4月10日,中美首条军事热线正式开通;2015年,奥巴马在习近平到访白宫时,宣布双方将建立新的联系机制以避免两国军事误判;此外,中美之间还建立了众多的沟通机制。

但是,这些都只是道具,几乎都被中共闲置,从未妥善使用。例如,1999年发生南斯拉夫“炸馆事件”,元首热线并未启动;2001年发生南中国海“军机擦撞事件”,美国国务卿始终无法联系上中共外交部长;而当时美国驻北京大使普里赫,手上有多个中共高层的电话号码,却没有人愿意接听。

这些事情,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共比苏联更危险、更邪恶。至少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之间建立的“红色电话”(美苏热线),被用于在当时与克里姆林宫直接沟通,助益于避免核战争。其实,美国这种做法,也是国际社会所普遍施行的。但中共就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反其道而行之。

中共这个套路,使拜登政府上台8个多月来,吃了不少憋。试举两例。

其一,5月6日,据英国《卫报》报导,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警告,值此台湾与南海的军事紧张情势渐长之际,美国与中共之间却缺乏就危机进行沟通的适当管道,而其原因出在北京当局不愿以此方式与华府沟通。他说,“我们确实有一条热线,据了解,我们使用过几次,只是在一个空房间里响了好几个小时”。

其二,同在5月,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自1月美国拜登政府上任以来,美中最高军方官员从未进行过任何通话。中共三次拒绝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进行对话的要求,借口是奥斯汀与许其亮对话不符合外交礼节,与奥斯汀对等的中方官员应该是国防部长魏凤和。

但是,众所周知,美国国防部长在内阁中排名第四,处在美军指挥系统的顶峰,他比任何军方官员的级别都要高(美国实行“文官治军”制度,国防部长不是现役军人);而中共国防部长魏凤和,在中共体系中没有太大权力,也不名列中共最高权力机构——25人政治局内,中央军委副主席在中共政治和军事系统中的地位高于防长。2018年,时任防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访华时,曾跟许其亮举行会晤。因此,中共的借口是不能成立的。

拜登政府寻求美中军事沟通,这是美国的一贯做法:寻求与中方同行保持开放沟通渠道,以便能够缓解潜在的冲突或处理任何意外。

当然,这也是由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基调——“战略竞争”——所决定的。虽然,3月3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布《临时国家安全战略纲要》,认定中共是唯一具备经济和军事等实力挑战现行国际体系的政权;美国防部也将中共列为“首要挑战”;但是,拜登政府不想打新冷战,同时也想防止“战略竞争”变成战争。

7月天津会谈,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向中方明确表示:美国政府欢迎与中共的竞争,但需要有一个公平的竞争场所和护栏(guardrails),防范竞争演变成冲突。

因此,拜登政府将创造多种渠道与北京沟通作为一个优先事项,才这么看重中美军事沟通。据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5月10日、CNN7月14日报导,拜登政府正在研究与中共建立紧急热线的可能性。虽然这一概念仍处于起步阶段,而且尚未正式向中方提出,但拜登政府希望开发一种快速通信工具,并将其纳入减少美中冲突风险的更广泛努力中。

拜登政府的这种想法和做法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从历史经验来说,必须清楚一点:中共是一个“成熟的流氓”(《九评共产党》语)。

中共讲“超限战”,没有任何底线,蔑视一切国际规则,敌视普世价值,美方的任何一个合情合理的想法和做法,都会被中共利用或扭曲。对于中美军事沟通以及其它一切沟通,它都可以随时打开或者关闭,一切取决于它的算计。比如,对于本文开头所说的中美军方会谈,中共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就将此视为敲打美国的一个机会,而非防范竞争演变成冲突的一种机制。

因此,美国在与中共军事沟通方面,应有切实的估计和有效的反制手段,不要一再被中共玩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