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国际社会应制裁中共活摘器官

“活摘器官问题世界峰会”四系列的第三部分 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打击与防止活摘器官世界峰会”讨论了制止活摘器官这一暴行的措施,包括一项全球宣言、对中共的经济制裁,以及禁止对来自中国的移植外科医生进行国际培训。

此次峰会于9月17日至26日举行,会议组织者呼吁法律界和国际社会,严肃对待活摘器官的无可争议的证据,并通过具体的法律措施,结束对器官移植的滥用,包括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中共最恶劣的犯罪者实施制裁,制定将本国的参与者定罪的国家法律,以及结束对来自中国的移植外科医生的国际培训。峰会网站写道:“呼吁法律专业人士制定法律,制止这种不可接受的反人类罪行。”

(译者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授权美国政府对违反人权及国外显着腐败人士实施制裁,例如禁止入境、冻结并禁止官员在美国的财产交易。)

犹他大学医学院肿瘤学主任韦尔登‧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呼吁,追究所有多年来与中共非法移植系统合作的医务人员和其他人的责任。

美国医学会前主席斯卡莱塔(R. Scalettar)博士表示,要改变商业关系。他说:“不应该存在利益冲突,比如器官移植的支付和商业化。”“国际和国家一级的立法可以要求这样做。”

英国前卫生部长菲利普‧亨特勋爵和两位国际人权律师、加拿大的大卫‧马塔斯(David Matas)和西班牙的卡洛斯‧伊格莱西亚斯‧希门尼斯(Carlos Iglesias Jimenez)均表示,以色列、西班牙、台湾、意大利、比利时、挪威和韩国在颁布立法、防止移植旅游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斯卡莱塔说,制裁可能包括对同谋的医疗专业人士进行谴责、吊销执照,以及提起诉讼。他说,如果有人违反医学伦理,活摘器官,“那么这人的职业生涯就完了”。

希门尼斯呼吁公众和政府大声疾呼,立法反对国际上的活摘器官行为。他说:“中共独裁政权运作得非常好,要么是靠收买人民的意愿,要么是贿赂人民的意愿,要么是威胁人民的意愿。它可以在一小部分人身上做到这一点,但不能在数百万人身上做到这一点,这些都是勇敢的人,他们必须大声疾呼。”

对希门尼斯来说,沉默就是同谋。他说:“在未来,正义不仅会审判那些犯下这些罪行的人,还会审判所有那些同谋、保持沉默的人,正是这些人的沉默促成了所有这些暴行的发生,他们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律师,介绍了《打击与防止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UDCPFOH)的理念,这是一份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国际文件,提出防止中共“严重侵犯人类生存价值”的具体做法。该文件于9月26日峰会的最后一天正式发布。

朱婉琪说:“《打击和防止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建立在任何人、任何政权都不可剥夺的权利基础上,宣言揭示了人类赖以生存的普世价值的核心原则:包括人类尊严不容侵犯,以及对人的生命、身体和自由的基本保护。”宣言呼吁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禁止任何已知直接或间接参与活摘器官的人入境”,敦促“医疗专业人员不培训中国移植方面的医生或医务人员,医学期刊拒绝发表有关移植医学有关‘中国经验’的文章”。

朱婉琪公布了《打击和防止活摘器官之世界宣言》第8条,该条规定:“各国政府应敦促共产中国停止镇压、监禁和虐待法轮功学员和任何其他良心犯;停止活摘所有犯人的器官;开放所有拘留所和集中营,对活摘器官的罪行进行自由和独立的国际调查。”

2017年12月8日,台湾人权律师朱婉琪在台北立法院参加研讨活动。(Chen Po-chou/The Epoch Times)

朱婉琪建议颁布《反活摘器官的全民法案》。

韩国首尔行政法院的金宋(Song Kim)法官提议,利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防止中共活摘器官。金宋认为,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193个会员国很难就活摘器官的决议案达成一致,因此,“各个国家自主制裁”或成立“马格尼茨基同盟”是更好的短期目标。

例如,美国的制裁可能会禁止任何参与活摘器官、进行移植手术的人进入美国。朱婉琪指出,这种做法的效果比人们通常认为的要好。

朱婉琪引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85%的高级官员准备出逃。她说,从1995年到2008年,有超过18,000名中共官员逃离中国,转移出1,450亿美元。她说:“因此,冻结他们的海外资产、禁止他们进入他国,可能对他们构成重大威胁。”“这意味着,参与活摘器官等侵犯人权的行为,可能对他们的未来构成巨大风险。”

法国参议员、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联合主席安德烈‧加托林(Andre Gattolin)博士在峰会上说,IPAC在提高对中共威胁的认识方面取得了许多成功,但“仍在努力让法国人民认识到······中国对西方学术界和科技界日益增加干涉的问题,以及过去22年,在中国领土上发生的活摘器官和暴力镇压法轮功学员的丑闻。”

美国参议员约翰‧霍夫曼(John a . Hoffman)说,他与其他议员合作,“支持一项决议,呼吁我们的国家反对这些严重侵犯基本人权的行为。这些努力还未成功,可能是因为与犯下该罪行的犯罪分子的关系,这种关系是与许多国家的一种经济联系,有些人希望温和地对待这种关系,而国际社会有意的沉默使可怕的罪行得以存在,(只有)少数人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加托林解释说,在法国,“当人们质疑中共活摘器官时,很快就会面临被贴上严重反共或反华标签的风险”。

他说,提出这个“几乎是禁忌”的话题,会让自己面临“严厉的批评和愤怒的否认,有时甚至会受到来自北京的商业或政治报复的威胁”。他把这一结果称为“沉默外交”。

为了打破这种沉默,需要采取措施。首先,必须教育民众,让他们了解中共活摘器官的事实,以及中共是如何(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其次,民主国家及其盟友必须制定更严厉的法律,反对国内与全球移植滥用行为的合作,包括通过更严厉的法律反对移植旅游。

第三,需要对参与发起、执行活摘器官的领导人和移植外科医生,实施马格尼茨基制裁。这些制裁应包括中共高层人士,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所有成员。

第四,应该对中国经济进行全面的国际经济制裁,以阻止这种被认为是医学上的种族灭绝行为。

第五,世界各国政府应该共同努力,公开承认并帮助受这一最令人震惊的滥用移植行为的受害者和家人。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杂志《政治风险》(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撰写了书籍《凝聚权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担任书籍《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编辑。

原文:Sanction the CCP for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