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孝子寻父 危难中梦神迹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4日讯】清朝时期,河南商丘有一个残疾儿赵榛。他七岁那年,乡里爆发大瘟疫,母亲兄弟染疫身亡,生父也弃他而去,年幼残疾的他尝尽艰辛苦难。成年后为探寻父亲,他辗转于大江南北,历经十五年,犹如浮萍浪迹天涯,终受梦中点化,找回了父亲······

清朝时期,商丘有一人名叫赵江。此人天性方正固执,但又不乏慈善。虽读书,但不求仕途。每次他见到贫穷的人或者乞丐,就会给其一枚钱。看到上百的乞丐,也就给百文钱,也不会吝啬。日常用度,诸如盐米等物都是自供自给。赵江行事谨慎细心,因此多有营利。他的妻子李氏端庄淑美,为人贤惠。他还有二妾。李氏为他生了二子,二妾各生一子。家庭和乐陶陶,乡邻都很羡慕他们。

李氏为赵江生了二子,二妾各生一子。家庭和乐陶陶,乡邻都很羡慕他们。图为宋 苏汉臣《灌佛戏婴轴》局部。(公有领域)

后来,李氏又生了一子。分娩的那夜,室内弥漫着奇特的芳香。然而,婴儿落地后,却是一只脚短,是个跛脚小婴。婴儿周岁时,又坏了一只眼睛。赵江嫌弃这个孩子,想把他扔到杂草丛中。李氏爱子心切,坚决不同意,就为孩子取名为“榛”(意为丛杂的草木)。

赵榛七岁那年,乡里时逢旱灾,粮食歉收,百姓逃荒,乡里几乎十室九空。赵家殷实,全家人免于饥荒。然而到了夏天,却爆发了瘟疫,赵江的妻妾诸子等人都染疫而亡。惟有赵江和残疾儿赵榛幸存。赵江呼天抢地,悲痛欲绝,他自问生平虽没有大善,但也没犯大恶,为什么全家遭难,妻妾诸子尽绝?每日触景伤情,于是他打算离开家乡。离去前,赵榛牵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然而赵江心意已决,抛下还没有殓葬的妻妾,以及残疾儿,就离开了。

父亲离去后,赵榛就用布巾兜土,掩埋亡母、亡兄,然后锁上大门,渡河去母亲的父母(外祖父母)家。一个月后,外祖父母带着赵榛返回商丘。他们隔着窗棂看到里面的床上是一座座土丘。赵榛哭着告诉他们,那里埋着亡母亡兄。他们可怜赵榛,遂即着手安葬,经理家事。散去的家仆婢女渐渐都回来了。

外祖家请来老师,教赵榛读书。赵榛十三岁时,入校学习。后为经营家业,放弃了科举功名。在他的治理下,家产比以前还要多十倍。赵榛结婚后,妻子生下一子。过了一年多,他对妻子说要外出寻父,不找到父亲绝不回家。妻子及外祖家的亲戚都劝阻不了他。于是家人穿着白色的衣冠,为他践行。

赵榛飘然南下。由于南方多山水,他想父亲可能出家为僧。他到维扬,登上金山、焦山,寻访吴淞各地名胜,绍兴会稽山、湖南九嶷山、福建广东境内的高山。凡是有茅庐草庵、僧人居住的地方,他无不遍访探寻,却毫无所获。

寻访三年后,旅费用尽,赵榛就到闹市街头,向人打听父亲的消息。长年累月而行,他乞食果腹,衣着褴褛,夜里就在破庙里过夜。人们见状,以为他假扮乞丐,骗人钱财。

一天傍晚,赵榛来到赣江,想要渡江,舟人以为他是乞丐,不让他乘船。然而,那艘船行至江中后,被一阵大浪掀翻,全船人遭祸。赵榛感叹道:“上天不让我死,我一定会见到父亲的。”

又过了三年,他向西而行,从四川、贵州进入云南。古人云:“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蜀地都是山路,难以攀爬,走这样的路,比上天还难。然而滇地、黔地的路比蜀道更难走。赵榛通过城门,来到城外的郊野。

这一带盛产白银、宝石,赵榛以此为财货,拿到都市里贩售。有了旅费,他出行就不像先前那么落魄。由此,他走出汉中,度过阴栈。一天由于天色晦暗,大雾迷漫,路径颇滑,一个不慎,赵榛坠到悬崖下。幸得天佑,并无损伤。在樵夫的帮助下,他找到了出路。辗转来到了太原。

那一年,天降大雪。赵榛饥寒交迫,冻倒在地上。恍然中,他忽然看见一个人,头戴峨冠,穿着朱色的衣袍,身后跟有车马与随从。那人指着他说:“这是我的孙子。”随从赶紧抢救赵榛。一行人随后来到一座官署,头戴峨冠的人安抚赵榛说:“孙儿,你寻父亲,应当出边塞关口,不在这儿。你的父亲就在不远的地方了。”说着,取出一个药丸,让他吞下。不久后赵榛就苏醒了。起身后的赵榛发觉身体不冷了,也不饿了,全身通畅,精力充沛,可以一连几天不吃东西。

后来赵榛经过燕都,走出居庸关,向东走来到了辽阳。关东一带土地肥沃,人口众多,物产丰饶。有不少河南人在这里做生意。河南商得知赵榛为寻父而来,对他说:“我们同乡人在这里不多,惟独没有赵姓,你应当到别处找找。”

赵榛相信梦中出现的神迹点化不会错,所以徘徊于当地没有离开。忽然一天,赵榛看见一个蓄着白色胡须、年纪不到七十岁的老翁。老翁来到赵榛前,随手投去了几枚钱。赵榛刚想要开口询问,老翁却已走远。赵榛追上去,走了三里多,他看见老翁走进了一处篱笆柴门。

不一会儿,老翁走了出来,见到赵榛,说:“刚才在路上见过你,现在又为何经过我家门口?”赵榛说:“听您的口音像是河南人,想问您一件事。这里是否有一个河南赵姓的人?”老翁听了觉得很诧异,看见赵榛是跛脚,说道:“你是榛儿吗?”

说着,将赵榛扶到屋内。稍微平复后,赵榛又哭诉着寻父始末。明 仇英《东林图》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顿时,赵榛放声号哭,几乎气噎欲绝。赵江也哭着说:“我以为你死了呢。这都是我的罪过啊。”说着,将赵榛扶到屋内。稍微平复后,赵榛又哭诉着寻父始末。十五年来,赵榛如浮萍,浪迹海角天涯,辗转于大江南北。父子二人几经磨折,如今终于团聚,赵江也开颜欢笑。

赵榛带着老父回家。他们走到离家还有十多里时,发现家人都已在道上等候,不免大吃一惊,问他们怎么会预知父子二人回乡的消息呢?家人说:“十天以前,村里很多人都做了同一个梦,被告知某日,赵孝子迎接其父回家。前一夜,旧坟上有千百只慈乌聚集在杨树巅上。”所以他们知道,赵家父子要到了。当时,赵江的孙子赵环已经成人,将要成亲。

乡民感佩赵氏一家,所以不远数百里都来相庆探望。他们说:“赵榛瞎了一只眼,又瘸一脚,且又黑又瘦。却能担当大任,立身修行,实为第一流人。真是奇人啊!”

(事据《小豆棚》卷一)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