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服饰将给人带来什么?

甘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4日讯】春秋时期,齐国的国君齐灵公喜欢看女扮男装。他命宫中的女子都装扮成男子的模样取乐。没多久,全国的女子都扮成男子的模样,导致整个社会风气逐渐变坏,女人叛逆刚强,失去了原有的温柔贤淑,家庭矛盾日渐突出。

《汉书》中记载:“风俗狂慢,变节易度,则为剽轻奇怪之服,故有服妖。”中国古代社会视人们穿奇装异服,或者穿着不符合自己身份的服饰,或者男着女装、女着男装,以及佩戴怪异的饰品、画奇特的妆容,皆称之为“服妖”。

狗加冠带绶 帝王着胡服失国

《后汉书》记载,熹平年间,宫中给狗加冠带绶而乐。有一只狗突然出宫跑到司徒府的府门,凡见到此情景的人,都感到奇怪。京房《易传》说:“国君行为不端,大臣将要篡位,其征兆是狗戴冠而出。”此后灵帝任用奸臣子弟,灵帝又派遣御史在西园买卖官职,根据价格的高低授予不同的官职。这些人中强横者贪暴,懦弱者如行尸走肉,实为戴上冠帽的狗。所以狗跑入官府之门。

灵帝在宫中西园用四头白驴套车驾驶娱乐。于是公卿大臣、贵族、皇亲竞相效仿,甚至用驴驾妇女乘用的帷幕辎车、耕车出行。驴是山野村夫所驱使出入山谷的牲畜,却成为贵族皇室的车驾用牲,一时间毛驴的价格与马相同。这是国家将要大乱的征兆,执掌朝政者、贤人、愚夫将本末倒置,像驴一般愚蠢。

大翻领胡服

灵帝喜好穿胡人服装,挂胡式帷帐,睡胡式床,坐胡式座,吃胡人食品,听胡人的箜篌和笛子演奏的音乐,看胡人舞蹈,京城、贵族、皇亲都纷纷效仿。灵帝多次命令后宫采女装扮成客舍主人,自己扮演商人,走入客舍,与采女一起饮酒作乐,这是服妖。

其后董卓统率胡人军队,占据京城,抢劫宫庭,挖掘皇家陵墓。

男着女装 不祥之兆

西汉末年,天下大乱,当时刘玄称帝,史称更始帝。更始帝十分妒嫉功勋卓著的刘寅、刘秀兄弟,找了一个理由处死了哥哥刘寅。

更始帝北上建都洛阳,京城的官员和绅士都来迎接更始帝。见更始帝的众将都头戴百姓的头巾,身穿绣花的短袖女人服装。人群中有的人窃窃私语,有的抿嘴偷笑,有的吓得跑开了,那些朝廷的元老们叹息道:“这是服妖的不祥之兆,看来不久就会有灾祸降到更始帝的头上!”

当刘寅的弟弟刘秀带着手下官员来到洛阳处理公务时,穿戴与旧时汉官一样的冠服入城,许多官吏看到后都激动的哭泣道:“没有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汉官的威仪。”从此城中的有识之士都期望刘秀能够成为他们的国君,复兴西汉所奠定的基业。

后来,刘秀建立了自己的军队,结束了西汉末年的纷乱局面,建立东汉,将汉代的基业延续了两百年。

乱用化妆用具 化啼妆招祸

灵帝建宁年间,京城显贵之家都用芦苇制的方盒作为化妆盒使用,普通百姓也是如此。当时有人私下说:“芦苇制的方盒,原是各郡国上报有疑问的案件时的用具;如今作为珍爱的东西使用,意味着天下人都将触犯法律而被司法官员议罪。”到光和三年癸丑颁布大赦召令,凡有疑案则重新审理,这些人的名字全部放入芦苇方盒中。

桓帝元嘉年间,京城妇女流行画细而弯曲的愁眉;在双目之下擦拭薄粉似有泪痕的啼妆;将发髻梳成堕马髻,就是将发髻梳在头的侧边;行走时扭动着腰部,仿佛双脚不在下肢的折腰步态;笑起来仿佛牙疼,不露出开心的笑貌。这种装扮,最初是大将军梁冀的妻子所作,在京城风行,中原地区争相效仿。这近似于服妖。

梁冀家两代连任大将军,与皇室联姻,权倾一时。梁冀的妻子的啼妆忧愁,仿佛是在预演被小吏士卒强拉硬拽时折断腰椎,皱眉哭泣,发髻也倾斜散乱,虽然强颜欢笑也难掩心中的愁苦。延熹二年,梁氏全族果然被处死。

《欧阳修集·辨左氏》云:“观其容,虽圣人不能知人之心,知其必祸福也。衣冠之不正,瞻视之不尊,升降周旋之不节,不过不中礼而已,天之祸福于人也。”

着装配饰明示身份

《左氏传》载,愍公二年,晋献公派太子申生在冬天率军出征,献公让申生穿左右两色的偏衣,佩上金块。

晋大夫狐突对此叹气说:太子出征的时间与着装、配饰都明示著身份与出征的成败。大王要疏远太子了。如果信任太子就让他穿颜色纯正的官服,佩带忠心无贰的玉,在年初命他出发。大王用服装配饰疏远太子,冬季出征预示无成。冬天寒冷肃杀之气很强,块状黄金意味着寒冷的诀绝,衣服上的杂色意味凉薄。太子已经没有依靠了。

梁余子养说:“领兵的人在太庙接受命令,在神社接受祭肉,还有规定的服饰。现在太子得不到正式的礼服而穿上这杂色服装,命令中的含义不问可知也。与其死了还落个不孝之名,不如就此逃走。”

罕夷说:“杂色奇服表示事不正常,金块表示去而无回,国君有害太子之心了。”

四年后,申生因受谗言陷害而自杀。此事近乎服妖之说。

尊卑无序自降身份

汉昭帝时,昌邑王刘贺经常与马夫、掌管膳食的厨子跑马、打猎、射鸟游玩。昌邑王刘贺派遣中大夫到长安,做了好多仄注冠,用来赏赐大臣,并让奴仆们戴这种仄注冠。冠本来是地位很高之人穿戴的服饰,以显示其尊贵的身份。刘贺制作这种仄注冠,是对尊贵施以凌犯;让奴仆戴这种冠,则意味着地位由尊贵降至卑贱。

昌邑王刘贺还看见没长尾巴的大白狗戴着方山冠,刘贺很奇怪。问郎中令龚遂是怎么回事?龚遂说:“戴冠的狗表示您身边有一些不识礼的人。您把他们留在身边可能会失去王位,辞退他们王位可保。这称为服妖,也叫犬祸。”

皇帝驾崩后,昌邑王刘贺继承王位,没多久就被废黜。等他去世时,连后嗣都没有,无人继爵,这应验了犬祸无尾的征兆。

《易传》上说:“行为逆乱,就要遭受人奴戴冠,天下大乱,国君无嫡子,妾子得大位的处罚。又说:君不走正道,大臣要篡位,这种形势下出现的妖孽就是狗戴冠出入朝门。”

君王甘做庶民

永始年间,汉成帝喜欢化装成庶民百姓悄悄出去游玩。他常带上私家奴仆、门客,挑选一些勇猛力大的人。他们不戴冠,用帧布把头发一扎,佩带刀剑,全都身穿白色衣服。少有五六人,多则十几个人骑马、乘坐小车,汉成帝与赶车的御者一同坐在小车的茵垫上。近则出入城内街巷、郊外旷野,远到长安之外的郡县。

当时,大臣车骑将军王音、刘向等人多次劝谏说:“《易经》记载, 得臣无家。大意是说天子以天下为臣,没有个人的私家。现在陛下放弃天子的尊贵与尊号,喜欢匹夫庶民的贱称,聚集剽悍轻薄不义之人为私客;在民间置买私田,在北宫养着私奴车马;离开宫室和卑贱之人游荡取乐,杂坐在一起吃喝, 无君臣之别。使皇宫成为无主的空宫,公卿百官都不知陛下在什么地方。古时候虢公做了有失为君之道的事,有天神告知虢公将要成为拥有田地的庶民百姓。如果诸侯在梦中得赐田地,都是丧位亡国的征兆。您贵为天子自己去置办蓄积私田财物,甘愿做普通百姓的事情。”

中国传统文化是半神文化,人类生活的行为规则也是神所规范的。古代的君、臣、子民有不同的服饰文化,即君、臣、子民各守其纲。从中国第一个朝代“周”开始,就有官任“司服”者,专管服制实施。《周礼・春官》说:“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辨其名物,与其用事。”即根据仪式内容而定服饰。古人观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绘,以五色制作服装。可见古人的衣冠服饰上也呈现出信守天命、敬天祭地的愿望。

古人认为:人的行貌不符合自己的身份,谓之不“恭敬”,有冒犯上天的意思。而且容易招致各种灾祸。如果国君自己的言谈举止,仪表态度不恭,没有威仪,就会在国事怠慢骄横、轻妄,而造成水灾,百姓衣食不足将受到刑罚,社会风气狂妄轻浮,还会出现强臣以下犯上之事;如果文武官员不修威严的仪表,形貌气度受损,将会产生鸡祸。凡是形貌有伤就会使木(肝)气受损。所以,形貌仪态有失,将导致秋季连阴下雨。其实祸与妖、病、祥、眚(音省,灾难)一样。

结语

今天,常听到人们喊宠物猫、狗为“儿子、孩子”,或者自称猫、狗的 “爸爸、妈妈”。人们不知道这样的称呼是对神灵、自己生命和祖宗的亵渎侮辱,自甘为畜生,甚至连自己的祖宗都骂了。走在街上也经常看到人们穿着睡衣、披头散发、花狸胡哨的;T台上男子穿裙子、街上男子留长发、阴阳怪气、扭扭捏捏,梳着怪异的发型;有的裤子上露出两个破洞,像乞丐似的装扮;有的穿着带有骷髅头的衣服、鞋、帽、背包、配饰等;女子流行哭妆,眼睛下面打上红红的眼影,好像刚刚哭过一样,已成为潮流时尚。人们把自己打扮成低于人身份的鬼模鬼样。这些现象表示人心中的光明浩然之正气在衰退,阴暗魔变之气正在扩散,审美变成了“审丑”。

身在这个时代的人们,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观念远离了神,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美,什么样的装扮可以给自己带来吉祥、好运与健康。其实,这是党文化给中国人带来的变异观念行为。中共篡政后,多次运动破坏中华五千多年的传统文化,文化大革命再次毁坏文物、古迹、打压文人、知识分子、篡改历史,学生教科书。使中国文化出现断层,用无神论、进化论取而代之。人们失去了对神的信仰,也就失去了分辨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美与丑的标准。

因此,人们在不自觉的把自己与畜生等同,与鬼装扮,男女魔变,阴阳反背。神已经不把这样人当人看了。那么,人就会处在一个很危险境的地上!贵州省平塘县有一块两亿七千万年前天然形成的“藏字石”,上面写着“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这是神给善良人逃离危险的机会,就是与中共划清界限,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选择神给人指的路,给自己生命一个吉祥幸福的未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转自正见网/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