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美中贸易战持续 最终选项是脱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就美中贸易关系发表讲话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USTR)随即公布了拜登政府“处理美中贸易关系的新方法”(New Approach to the U.S. – China Trade Relationship)。美中贸易战还会持续,但与前川普政府一样,拜登政府最后的选项实际也只剩下了与中共脱钩

美国认定中共不会改变

拜登政府“处理美中贸易关系的新方法”(以下简称“新方法”),核心战略仍然是之前所说的“竞争”,而且“希望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新方法”描述,“拜登总统和他的政府很清楚,北京拒绝进行有意义的改革,以解决美国和许多其它国家的担忧,即中共以国家为中心的经济体系扭曲了全球市场”。

拜登上任还不到一年,基本得出了与前川普政府一样的结论,即促使中共改变的方法已经行不通。

前川普政府2018年发动了美中贸易战,一直试图用关税杠杆迫使中共承认并纠正一系列违法贸易规则的做法,包括政府补贴、强迫转让或窃取知识产权、操纵货币、市场准入和非关税壁垒等,并在2020年1月15日迫使中共签下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然而,中共隐瞒疫情、故意散播病毒后,川普政府彻底认识到中共完全不可信,也无法继续合作。随后,川普暗示美中贸易协议已经没有多大意义,并很快开始与中共政权脱钩

拜登政府的“新方法”也表示,“我们的目标不是加剧与中国(中共)的贸易紧张局势,也不是在前任政府有缺陷的战略上加倍努力”。

美国两届政府都认识到,中共不可能改变,即使继续使用以往贸易战的关税手段,也无法真正令中共改变。

2020年,前川普政府开始与中共脱钩, 5月底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后,川普政府很快展开了与中共的全面对抗,双方外交系统陷入“无线电静默”状态。

拜登政府上任后,大致放弃了脱钩,也不公开承认全面对抗,而是提出了“竞争”的概念,同样没有指望中共做出改变。

美国有什么“新方法”?

“新方法”首先表示,总统任职的头几个月里,“通过投资于国内复兴和振兴我们在国外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将美国定位为增强我们的优势”,包括“美国救援计划、政府对供应链弹性的关注以及我们对技术领先地位的投资”。

这属于提升自我竞争力或避免风险的方法,应该不算直接针对美中贸易关系的新做法。“新方法”随后描述了如何“重新调整对华贸易政策的初步步骤”。

第一,“将与中国(中共)讨论其在第一阶段协议下的表现。中国(中共)做出的承诺确实有利于某些美国产业,包括我们必须加强的农业”。

这里所指的,重点应该是中共曾承诺增加购买美国产品和农产品2,000亿美元。

第二,如果中共能够执行第一阶段协议的上述承诺,美国“将重启我们有针对性的关税排除程序”,以减轻美国的购买成本。

以上这两条,相当于美国将继续努力确保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这恐怕将是下一步美中贸易交锋的一大看点。

第三,美国“仍然对第一阶段协议中没有解决问题保持严重关切”,特别是中共“以国家为中心的扭曲竞争的非市场政策和做法”,美国“将使用拥有的所有工具并根据需要开发新工具来捍卫美国的经济利益”。

这第三点算比较模糊,明知中共不会改变,目前又没有看到真正有效的约束工具,美国若停止继续使用关税手段,或放弃部分关税,中共连第一阶段协议都不会兑现。以上三点,拜登政府恐怕难以取得比前川普政府更大的进展。

关税之外,拜登政府或许可以针对中共实施更多、更严厉的制裁措施,但若不想加剧“贸易紧张局势”,使用的程度可能会受到控制。无论激烈与否,美中贸易战将会持续。

“新方法”的最后核心还是脱钩

“新方法”的第四个步骤描述为,“最后,我们知道我们不能独自完成。我们将继续与在确保竞争条件公平方面有着共同强烈兴趣的盟友和合作伙伴进行协商和协调,共同制定21世纪贸易和技术道路的规则,并为我们的工人和企业加强全球市场”。

这第四条才是“新方法”的核心,而且美国“不能独自完成”,需要与盟友共同合作。“新方法”最后还称,与盟友的合作“已经取得成果,G7、美国-欧盟峰会、四国集团、经合组织和 TTC 的努力证明了这一点”,“我们将加快这一进程,并期待继续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就中国(中共)的非市场做法对他们的影响进行对话,共同寻找解决方案”。

美国目前与盟友的合作,最大特点就是排除了中共,无论印太地区的经济合作,还是美欧、全球经济合作规划中,中共都没法参与。拜登政府没有公开承认与中共的对抗、冷战,也没有公开提出脱钩,实际却在联合盟友共同与中共脱钩。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一直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态度也更加明确,并成功联合盟友排除了华为参与5G项目;随后对华为的制裁,令孟晚舟的引渡、起诉变得无足轻重。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10月4日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CSIS)的演讲更加详尽。她称美中双边关系“复杂且竞争激烈”,并认为中共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获得了巨大利益,但中共的“计划不包括有意义的改革”。美国与中共的接触策略,和立足于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都未能使中共做出改变。

戴琪表示,她打算与中共代表讨论第一阶段协议的执行。可以预见,在后续的贸易战中,美国政府若不希望激化与中共的贸易紧张局势,几乎没有办法迫使中共兑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拜登政府若准备运用所有工具并探索新工具,与中共的贸易关系就没法不紧张。拜登上任至今,中共一直采取了高调对抗、挑衅的姿态,不断要求美国取消前川普政府针对中国产品提高的关税。

戴琪最后表示,“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将与我们的盟友和志同道合的伙伴密切合作,以建立真正公平的国际贸易,从而实现良性竞争”。

美国政府明确暗示,将建立一个没有中共参与的国际贸易体系,这也意味着,所有参与的国家都将在不同程度上与中共脱钩,否则就无法保证“良性竞争”。

美国新政府正在绘制一张与中共“激烈竞争”又不冲突的蓝图,但拜登团队应该很快会发现,中共不会甘愿被排除在外,也不会接受“公平竞争”。美国政府不想冲突,中共却偏要摆开冲突的架势,最终拜登政府恐怕不得不思考,如何能令中共害怕冲突、不敢冲突 ,才可能筑起竞争的“护栏”。2020年,前川普政府为何能令中共高层感到害怕,或许值得借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