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权斗来得太猛 习曾必有决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7日讯】这几天,有几件事密集曝出,一个是,赵薇又有了新消息,在网上传出的一份“全渠道封杀”问题艺人名单中,赵薇的名字,出现在了“政治问题”类别的榜首。与此同时,中共前司法部长傅政华被抓了,据说傅政华和去年落马的孙力军,可能参与了对习近平的暗杀和谋反。

另外,在前几天的限电风潮中,10月3日,中石油前副总裁凌霄突然因“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官方称其是“主动投案”,而这段时间的中石油系统,已经有多人传出被查的消息。还有就是,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的花样年公司,近期因债务问题,连番被官媒点名。

最近,我们看到,习近平不仅在收紧财权,清洗江曾派系的“白手套”,同一时间,也在打击政法系统中的江曾派系。而目前发生的,这些看似相互独立的事件背后,其实都指向了一个地方。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些话题。

赵薇被封杀

我们先来说这份网上的“全渠道封杀”艺人名单,名单上共有25名艺人,封杀原因被分成了三种类别,“政治问题”、“违法乱纪”,以及“失德失范”,开头我们说了,赵薇被列在了“政治问题”类别的榜首,而身居榜首的赵薇,封杀原因到底是什么,直到目前,官方都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不过,前段时间,网上曾经传出过一张赵薇和中共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弟弟曾庆淮的合影,照片上的赵薇两手环抱着曾庆淮的胳膊,显示出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赵薇夫妇,一直跟曾家派系人物走得很近,如今赵薇突然被封杀,很多消息都认为,是因为卷入了曾庆红和习近平之间的政治斗争。

曾宝宝不妙

说到曾庆红家族,我们就要提到,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创办的花样年公司。这段时间,关于花样年的负面消息一直不断,10月4日晚间,花样年发布公告称,公司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没能在10月4日,如期支付2021年票据的剩余本金大约2.05亿美元,目前,公司已经成立了应急小组,应对债务问题。

想当年,花样年2009年在香港上市的时候,可谓是风光无限,像是郑裕彤、刘銮雄等香港富豪都跑去捧场,原因就是花样年的背后,是曾庆红家族。不过,花样年债务缠身的窘迫现况,显示背后的曾家已经是江河日下了。而其实,就在9月份的时候,中共官媒还曾经两次点名花样年。

一次是《经济日报》,用“卖子求生”来形容面临债务问题的花样年。另一次,《经济日报》报导了花样年旗下公司因为价格违法被罚款了5万元,不过,因为罚款的金额不多,所以,看上去,报导更像是为了突出花样年的风光不再。官媒如此大胆地披露中共顶层的家族,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似乎也暗示着,曾庆红家族快要凉了。

许家印危险

而花样年的连串坏消息,还只是曾庆红势力被削弱的信号之一,更大的信号来自于现在全球关注的恒大。

恒大老板许家印,就被认为是曾庆红家族的“白手套”,之前,许家印之所以能够在香港春风得意,就离不开曾庆淮的关系。在之前的节目中,这方面的故事我们已经说了不少。

也正是因为许家印和曾家非同一般的关系,习近平不会出手救许家印,而是将恒大有价值的资产收归国有,目的是打击江、曾的钱袋子。

大家知道,中国的金融、资本市场一直被江、曾所控制,不过,在9月26日,中共中纪委宣布巡视25家重量级金融单位,这也是习近平上任以来,最大的一次金融巡视。这足以证明,习最担心的是金融领域出现大问题。此前,江曾派系曾不止一次发起过金融政变,这也让习近平有点谈虎色变,所以,做好金融系统的防范,就成了重中之重。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就是这次巡视的时间点也很敏感,刚好发生在11月的六中全会之前,所以,很多分析认为,这表明习近平要清理被江、曾控制的金融领域,为明年二十大连任扫清障碍。

所以,习近平是要必须确保在六中全会举行之前,经济领域不会再有人生出事端。

限电风波

而在习近平连番动作的同时,反习联盟也没闲着。我们看到,这一波限电潮,影响了中国20个省市,连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都无法幸免。有分析认为,这次断电并不简单,实际上,是反习势力暗箱操作的结果。

中国最主要的煤炭基地,是在山西和内蒙古,而这些能源产业,都是由曾庆红、吴官正和刘云山等家族把持的。比如内蒙古,是中国煤炭产量最大的省,原煤产量占到全国产量的将近30%,超过10亿吨。而内蒙古是江泽民心腹刘云山的发迹地,刘家在内蒙拥有数百亿的资产,早已经建立了庞大的利益关系网。

2020年2月,习近平到内蒙古,进行煤炭资源领域的专项巡视,要求对相关官员“倒查20年”,随后,内蒙古官场持续震荡,尤其是在能源、煤炭领域任职的官员频频落马,涉及人数上千人。其中,落马的潘逸阳、云光中等内蒙古高官,都是曾庆红、吴官正的“江西帮”马仔。

习近平以反腐的名义打击政敌,而对手也不会坐以待毙。习近平要求产业升级,对方就继续滥挖滥采;习近平限制煤矿开采,不得超标,于是对方就“躺平”,随后,内蒙古的煤炭产能增速就大幅下降。

虽然产能减少了,但是这些人又钻了一个空子,就是电价受国家调控,但是煤价却是市场定价,于是煤价暴涨,这些人大赚,而发电厂因为亏损减少发电,造成了大规模停电。所以,有分析认为,这是反习势力在给习近平挖坑。

中石油官员落马

而习近平对江曾派系的打击,也继续在石油系统延伸。10月2日,陆媒报导,中国石油浙江销售分公司原总经理李多,因为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被调查。

紧接着,10月3日,又曝出了中石油原副总裁凌霄主动投案。凌霄,一个月之前的9月3日,刚以个人原因为由,辞去了中石油副总裁的职务。而在凌霄辞职的前两天,凌霄曾经的下属,西南管道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邹永胜,也因为“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同一天,还有已经退休7年的、中石化集团有限公司的前副总经理曹耀峰,也因为“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华夏能源网引述了内部人士的话说,凌霄之前的主动辞职,大概是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试图平稳落地,而现在又主动投案,也是希望争取所谓的“宽大处理”。

大致整理一下就可以看到,在中共十八大后,中国石油系统内已经有大批高管落马。

这些落马的官员,都是曾庆红和周永康的“石油帮”人马,而曾庆红更是被称为“石油帮”的帮主,就连周永康也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

孙力军、傅政华被抓

在能源领域之外,中共的“刀把子”——政法系统,也正在被密集清洗。10月2日,中纪委发布消息,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前司法部长傅政华落马。而9月30日,中纪委刚宣布去年落马的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被移送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孙力军和傅政华先后被查,相信两件案子一定有关联。

从中纪委的通报看,孙力军的问题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控制要害部门……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这说明什么呢?很可能是指孙力军和他的团伙,合力控制了公安、政法部门,对中共党魁构成了安全威胁。换句话说,孙力军也很可能涉及到反习政变中,甚至可能涉入暗杀。

从目前中纪委通报的落马政法高官来看,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原江苏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原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可能都属于孙力军的这个团伙。

而在9月14日,曝出“企图对国家领导人不轨”的原江苏省公安厅刑侦局的局长罗文进,可能也是这个团伙的。

刚落马的傅政华,相信也脱不了关系。武汉亿万富商徐崇阳,曾经在控告傅政华的信中提到,傅政华监听习近平的私人电话。

刚才提到的这些落马的政法官员最多也就是副省部级官员,傅政华也只是正部级官员。而如果要谋反、搞掉习近平,这六位政法“老虎”的级别都低了点儿,幕后肯定还有更高层的人物。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孟建柱,因为这几个人中大部分都是被孟建柱提拔的。

而傅政华,曾经是周永康的得力干将。但是在周永康倒台后,傅政华为了保官位而卖主求荣,随即成了孟建柱的手下。而傅政华的落马,也几乎是人人拍手称快,不但中共基层警察和监狱系统的人高兴,就连江曾一派,也通过所控制的多维网,发了一篇所谓重提中共党史的文章,叫做“向忠发叛变后为何仍被蒋介石枪决”,表达了幸灾乐祸的心态。最近几年,有关傅政华落马的传闻不断,直到目前,这只靴子总算是落了地。

还有一只靴子相信很快也会有回应,那就是孟建柱。那么孟建柱又是谁提拔的呢?是曾庆红。2001年,曾庆红担任中央组织部长时,把孟建柱调到了自己的老家江西担任省委书记。之后,在曾庆红的运作下,孟建柱又被调任公安部长,后来又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接替了落马的周永康。

自2013年习近平“反腐打虎”以来,曾庆红的势力不断被打压,持续受到清洗。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习近平的“打虎”目标,一度直指曾庆红。但是,当时的习近平没有下决心清洗曾庆红,留下了巨大后患。

我们看到,习近平的声望从高峰跌入低谷,海内外反习、倒习、政变、兵变的传闻从未间断,虽然原因众多,但其中之一,就是刚才提到的这些官员,在背后给习近平制造麻烦,而源头正是来自曾庆红。追溯背后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江派的这些官员,都是迫害法轮功信仰团体的元凶,而他们最害怕的,就是下台被清算,因此中共内部的权斗从未停止。

在2013年,薄熙来落马之后,江派曾经对上台不久的习近平一度感到“绝望”,甚至还在所控制的海外媒体上公开喊话习近平说——“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江、曾送我情!”江曾的意思是,把你习近平拉上位,他们做出了“巨大牺牲”,要习手下留情。不过,时间走到了今天,9月18日,中纪委官网发了篇文章《不能做桃花源中人》,再次提到“没有什么‘刑不上大夫’‘铁帽子王’”。这样一来,不知江曾还会有力气再喊话吗?

在中共二十大前,习、曾斗已经进入白热化。习近平“双开”孙力军,抓捕傅政华,下一个高危的,恐怕就是孟建柱了,而且已经在逼近核心圈,曾庆红、江泽民都难逃法网。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陈思雨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