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在全球破坏公民自由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天的香港和十年前相比,已经是面目皆非了。中国共产党修改了香港的大学课程,令集体爱国主义取代了个人自由。对北京的忠诚不仅仅是被要求的,也是强制性的。拒绝效忠往往会招致惩罚。

迄今为止,中共香港的镇压行动包括了方方面面。

今年7月,5名言语治疗师因涉嫌“阴谋散发煽动性材料”而被捕。事实上,这五人都是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的成员,他们只是出版了几本儿童图画书。据中共称,治疗师试图“煽动”儿童的仇恨。“不要以为这些都是简单的故事书”,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高级警司李桂华告诉新闻界,“这三本书里面有很多煽动性材料。”这是一派胡言。这五位治疗师只是准确地描述了今日的香港。众所周知,威权政权对真相漠不关心。

香港曾经以宽容和开放着称,然而现在正迅速成为不包容和狭隘的党派政治的乐园。9月19日,它进一步落入不民主的深渊。秉承中共的“只(允许)爱国者”的旨意,香港的政治精英们,北京的“傀儡表演者”,挑选了一个新的委员会,它将最终选出香港新一届由中共支持的领导人。

据《美国新闻》(U.S. News)助理总编辑凯文‧德鲁(Kevin Drew)说,北京通过了香港法律之后,香港就开始演变成“一个归属中国大陆的类似奥威尔式的社会,异议被迅速消除和惩罚”。换句话说,香港与中国大陆其它地方没有什么不同。

德鲁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研究员、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郭台铭交谈过。当被问及香港的衰亡时,郭台铭说:“我认为国际社会显然把香港看成一个警告,一个与中共签署国际协定及其后果的警告。”他接着说:“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应该孤立地看待香港。我们应该考察中国的国内政策,包括新疆、香港,以及中共对台湾和南中国海的政策。”

2021年10月1日,在香港湾仔区举行的抗议活动中,民主活动人士举着印有政治犯照片的横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郭台铭还讨论了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敌对态度,以及对两名加拿大人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的任意拘留(上个月,两人被允许返回自己的祖国)。他补充称:“我认为,所有这些都需要从全局来看,才能了解中共在做什么。”

郭台铭当然是正确的。在香港发生的事情不再只是香港一地。中共对全球主导地位的渴望不是我们想像中的假象。这是一个现实。中共通过“一带一路”倡议(BRI),使一些国家对它唯命是从。

根据绿色BRI中心(the Green BRI Center)发布的一份报告,在过去18个月里,“在COVID-19疫情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BRI签约国“看到他们的主权债务变得不可持续”。刚果、吉布提和安哥拉等国对北京负债累累。他们并不是个例:巴基斯坦欠北京200亿美元;肯尼亚欠75亿;埃塞俄比亚欠65亿美元;老挝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80亿美元,现在欠了北京50亿美元。

用法国作家弗朗索瓦‧拉贝莱斯(François Rabelais)的话说,债务和谎言往往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通过“一带一路”,中共已经将昂贵的谎言兜售卖给了一些国家。受害者别无选择,只能买单。话又说回来,他们可以选择像恒大集团一样,拖欠付款。希望他们会这样做。

无论哪种方式,无论上述国家是否偿还了巨额债务,北京的影响力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上,几乎世界上每个国家都能感受到中共的存在。更糟的是,正如记者谢国忠(John Xie)所指出的那样,北京现在控制着“比任何其它国家都多的航运港口”。中共“至少控制了60个国家的100个港口”,而且还正在寻找更多的。这些交通枢纽的重要性怎么强调也不过分。研究表明,港口在一个国家的经济稳定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毕竟,控制了水的人就控制着世界。

中共对国际社会的掌控是没有限制的。它不仅控制着一些强国,而且对一些世界上最强大的组织也施加了邪恶的影响。正如观察员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所指出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和中共是亲密的犯罪伙伴,前者帮助后者掩盖了COVID-19的起源。

去年,中共,地球上侵犯人权最严重的政权之一,获得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席位。小说都不会有这么离奇的情节。授予中共在安理会的席位相当于授予白俄罗斯独裁者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诺贝尔和平奖。

最近,根据一些高度可信的报告,世界银行的工作人员篡改了数据,以提高中国的排名。我们被告知,这些数据改动是在时任世界银行行长金永年(Jim Yong Kim)和时任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的要求下做出的。人们认为,北京对金和格奥尔基耶娃都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让我们回到香港事态的恶化。我们不应孤立地看待香港问题。事实上,中共所做的一切都不应该被孤立地看待。那些怀疑中共政权日益增强的国际影响力的人,如果把头从沙子里抬起来,就会看得更清楚。

作者简介:

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员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国保守党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公共话语》(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体。他还是《硬币电报》(Cointelegraph)的专栏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How the Chinese Regime Plans to Destroy Our Civil Libertie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