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1999年7月 华盛顿纪念碑前的“坚如磐石”

《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下篇 绽放(22)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7日讯】【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北京开始抓捕法轮功学员,这一天就成为中共对法轮功公开迫害的起始日,“七.二○”也成为法轮功学员的一个专词。然而,在迫害刚开始发生的初期,许多台湾的法轮功学员虽然感到沉痛、担忧,觉得不可理解,不可思议,但却没有意识到迫害会延续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意识到迫害会发展得如此残酷。

由于迫害事起突然,原本在旧金山要召开的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会也临时取消,台湾学员因此匆忙改换行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子时,黄春梅、张清溪等二十来人抵达纽约,再转搭深夜三点的火车到华盛顿特区,当下火车时天已经亮了。根据美国学员事前所告知,大家得再转搭地铁。从伍德利公园–动物园站(Woodley Park–Zoo)下车之后,一群人拖着行李走往中共领馆,行经塔夫脱桥(William Howard Taft Bridge),在近二十四小时的奔波后,张清溪只记得当年这座桥好长、好长……

与此同时,位在华府近郊一栋连排透天屋子里,陆续走出一些法轮功学员,有的人手上拿着刚刚做好的横幅,有人拿着小张的传单,那是两位学员三夜未眠赶着做出来的。

七月二十日,当中国开始大规模的抓捕法轮功学员,消息很快传开,中国境内的法轮功学员不约而同地赶往北京请愿,而在美国等海外的学员却也不约而同的前往华盛顿特区。“去华府,虽然不知道做什么,但也许能做点什么!”这是当时许多人的想法。而居住在华府当地的学员也尽力收容来自各地的学员,以降低学员们出门在外的花费。“有时连餐桌下的地板都睡着人”,一位屋主薛女士如此说道。

在华盛顿特区康乃迪大道的中共驻美大使馆前,有一个面积不大的街心花园,人称“小天安门广场”。当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千里迢迢奔赴北京的时候,海外的学员们则聚集到了这里,与去北京上访的学员们遥遥呼应。他们要向中共领馆反映:不应该禁止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街心花园炼功。(博大出版社提供)

当台湾学员到达时,街心花园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落脚,大家只好在附近道路旁寻觅空隙加入请愿行列,台湾学员们因此分散在好几个地方。学员们站在人行道边上,行李则放在身后,有人拿来了一些展板,大家就在烈日下举着不同的诉求。虽然一路奔波到此,展板举得久了,未曾用餐的身躯仍颇为疲累,但是台湾学员们心里清楚现在是非常时期,肃穆的气氛,激励着大家坚持着。

黄春梅等人寻找着华府当地的学员,以探询情况。几次的沟通之中,她从当地同修口中得知更多、更即时关于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现况。虽然台湾学员没有经历过共产党的统治,无法真正感受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也能从同修的话语与神情中感受到事态的严峻,个性沉稳的黄春梅也因此不自觉的变得更加沉重、肃穆。最后决定:台湾学员全部转往华盛顿纪念碑前静坐。

高中美术老师周怡秀也是那次的成员之一,她原本报名参加旧金山举办的修炼心得交流会,让自己能“比学比修”,在修炼上得到激励与促进。未料“七.二○”让交流会临时取消,她与众人从台湾飞抵纽约,再一起来到华盛顿特区。

华盛顿纪念碑与美国国会山庄彼此遥遥相望,中间由数个方形草坪连结成如长条的青绿地毯,草地两侧是人行步道,步道旁则是两列矗立的森林绿荫,像是两条绿色墙篱,把俗世喧嚣阻绝于外,让自由、人权的精神通行其间。法轮功学员就在其中一块草地上集体炼功,一遍又一遍的炼。而台湾学员在返台前每天都是在这里参加活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的华盛顿纪念碑前,来自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在烈日曝晒下依然安静地在草地上炼功静坐。(博大出版社提供)

在炼功休息之际,周怡秀有机会好好打量周遭:“多少人在这炼功?”“说不定有上千人吧?”她思量着。天空没有云朵,想来已遭太阳蒸干,这是炎热异常的日子!草地旁的走道没有多少人,而更远方的森林,虽听不见鸟鸣,却看得见绿荫,它的阴凉多么的吸引人!

多年之后,她仍然记得当时灼热得毒辣的阳光,她因盘腿打坐而上翻的脚底被晒得疼痛不已,她形容说,就像烙刑一般。事后大家得知当时华盛顿特区高温达摄氏三十八度。晚上回到了住宿处脱下袜子,发现自己脚底竟然被晒得红通通的。她后悔自己没有戴帽子来,而她也突然发现怎么其他人也都没有戴帽?而后,她以美术老师的巧思,将泡棉坐垫挖了个洞,做了一个“帽子”。不过,之后她看见一些比她晚得法的学员却能无遮无蔽,在一样的阳光底下,几天来一直都这样端坐着,鲜少离位,这真的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差距。

草地前方某位女士正向大家报告大陆传出来的消息。她认真地听着:消息说许多大陆学员去天安门请愿,警察拳打脚踢粗暴地把学员推上大公共汽车,被集体送往丰台体育场,学员们在沿途大声地背诵着师父《洪吟》里的诗词〈无存〉: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

从麦克风持续传来讯息:非常多的学员被抓到那里,不知道学员们……

听着这些消息,周怡秀不禁沉重了起来,她不能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有些茫然,又有一种悲壮沛然莫之能御般涌上胸臆。

周怡秀看见一位自己在欧洲留学时认识的德国学员,当她正想前去打声招呼时,却看见他红着眼,眼睛含着泪。“男人或许不希望被人看见自己流泪吧?”于是她停下了步伐。

那几天华盛顿特区的天气很奇特,艳阳之间,却可能突然下起雨来。没有人因雨而移动,就任由雨水打在身上,大家依然随着音乐悠缓的炼着功。而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感觉到这雨珠粒粒分明,像极了一颗颗的泪珠落在身上。有人说那些雨珠是神佛的眼泪……而雨后没多久,经常又是一片艳阳。

艳阳又或是雨。汗水湿了衣服,然后又干了。有时候大家一起背诵《洪吟》,周怡秀多年后回想,在当时的环境里对法理似乎特别能理解,几次背着背着她就潸然落泪。

隔天周怡秀突然被分派一个任务:代读朱婉琪律师以人权、法律认识当前事件的发言稿。因为朱婉琪自己不能到场,而周怡秀的国语又最标准,就由她代读。

炼功、不同学员发表自己的认识、主持人发布来自大陆的最新讯息,那段日子在国家广场上的活动就是这样交替着进行。

周怡秀深刻的记得,某天广场上突然一阵骚动,只见前方有人拿着一面红色锦旗,听主持人讲锦旗上绣着“勇猛精进 坚如磐石”八个字,是大陆学员亲手绣的,再托人带到海外。霎时间,现场响起长时间热烈的掌声。

几日来压抑、沉闷堵塞着学员们的胸臆:大法遭受着不公平的对待!又挂念着大陆的同修。在打压中,他们可能身受的危难,担忧着他们安全,也怕同修承受不住迫害失去修炼的机缘……“勇猛精进 坚如磐石”这几个字的出现,恰恰给大家指出了重点,拨云见日。也同时让大家担忧悬着的心有了安定。周怡秀看见不少人流着泪鼓着掌。这几个字似乎也像一道灵光闪进心里。那个片刻,莫名的,她意识到什么叫做“勇猛精进”。

在美国,上千人在国家广场的集会必须事先申请,华府当地学员得知规定之后才紧急提出申请,而原本至少一周的申请时间,破例在一天内获得核发集会许可。许多事情都不曾经历过,也不知该怎么做。几天来,周怡秀不时看到来自不同地区的学员在草地边上商议着,具体的作法似乎是不断的在讨论之中推动着。而台湾的学员则在草地区静静的坐着。

几经讨论后,大家认为应该让美国政府清楚当前在中国发生的事,“打通一个跟中国政府对话的管道”,于是决定向国会议员们说明此事。一些平常敢于表达、不怯场的人开始行动,而当地学员则把自己的正式套装借给了他们。后来,大家又决定在七月二十九日举办记者会,希望透过媒体唤起全世界关注中国正在发生的迫害。

台湾学员没来得及参加记者会就返台了。回台后,大家觉得也应该做些什么,但是要做什么?“四.二五”事件之后大家已经开始跟媒体接触,所以回来之后,大家就延续着之前的作法——集体炼功、让大众更认识法轮功。作法上没什么变化,只是不自觉的都更积极一些。后来中共发布越来越多的抹黑报导,台湾学员也不时地加以澄清。

一通来自大陆的电话

而在台湾本地,当迫害的消息一传来,与大陆学员最早接触的郑文煌、何来琴夫妇马上拿起电话,照着电话簿上的号码一一拨打。然而不是无人接听,就是线路不通。他们所认识的学员一夕之间全都消失,这让他们夫妻俩焦急如焚,何来琴因此连续哭了几天。

电话不通,写信吧!他们一封封的写,然后一封封的寄往大陆,希望能得到那些过去曾不断鼓励着他们的同修的回复。然而,苦等几个月也毫无回音。

几个月后一通来电,“喂——”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郑文煌一听就急促的说,“是某某吗?你们好吗?我打电话没人接,写去的信,你们收到吗?”

“嗯……”对方迟疑而低声的回答,“我很好,……‘老母亲’好吗?”

郑文煌顿了一下,一时不解。这时他听见话筒里嗡嗡的杂音作响,他明白也许被监听了!“老母亲”?他灵光一闪,应该是指李洪志师父的密语。

“他很好!”郑文煌回答道。

“那就好,台湾好吗?”

“很好,现在不仅台湾,全世界都弘传得很广喔!”郑文煌也很机警的避开了“关键字”。

“那就好。”对方传来宽慰的声音,“那保重,再见!”

“是,保重,你也要保重!”

郑文煌不舍地挂上话筒。此后迄今,这名学员一直毫无音讯,不知下落。

(待续)@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标题〈华盛顿纪念碑前 “坚如磐石”〉,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