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限电危机:中共偷解禁澳煤船 解燃煤之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7日讯】近期中国多地限电,对企业生产带来巨大冲击。为了解决“燃煤”之急,浙江日前首次从哈萨克斯坦采购煤炭。另有消息显示,中国悄悄解禁开放澳洲煤船卸货。中共银保监会则通知要保障煤电企业融资需求。

为缓解电煤紧张,第一批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煤炭,10月4号运抵浙江。

这批13.6万吨的高热值(6000大卡)优质哈萨克煤,是浙江最大的煤炭购销企业──富兴燃料公司采购的。该公司今年6、7月也曾首次采购美国动力煤。

过去中国主要向澳洲买煤,但是去年底中共禁止从澳洲进口,目前仍未放宽禁令。

不过,据英国《金融时报》 报导,有船舶经纪公司分析师表示,中国已开始卸载少量澳洲煤炭,这凸显出中国缺电的燃眉之急。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它因为和澳洲打贸易战,它不愿意让澳洲赚钱,所以它就不进口澳洲的煤。但是现在它要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它只有在外面拚命的买煤。所以在国际上澳洲的煤被人贴个标签,变成越南煤,再贴个标签变成孟加拉煤,然后直接就运到中国来。这其实也是一个笑话。”

瑞银最新报告指出,限电可能使中国第四季的经济成长率,下降0.3到0.5个百分点。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经济增长事关中共政权合法性,中共被迫减弱能耗双控政策力度。

李林一:“最近有传闻,说韩正说要不惜一切代价,要加大电力的供应。国资委主任郝鹏也是发了很多的指令。现在有的煤企已经是到了不顾限额的那个地步了,原来它说每年你煤只能生产这么点限额,现在你就算超过额度,你也可以照样生产。”

台湾经济专家黄世聪表示,冬天是传统的用电旺季。面对困局,中共只能放弃能耗双控目标。

台湾经济专家黄世聪:“确保供电的稳定已经变得是中国官场目前最重要的一个目标。走到今天这个局面,会让它觉得说,好像之前的努力全部都白费。”

10月5号,中共银保监会发布通知,要求保障煤电、钢铁等生产企业的合理融资需求,防止运动式减碳和信贷一刀切。

李林一认为,中国这一轮大缺电,主要是政策所致。大陆煤价根据市场供应上下浮动,电价却受政府控制。

李林一:“当煤价涨价的时候,电价它在那里按着不让你涨,这就出现了这个煤价和电价的倒挂了。也就是最近出现的怪现象,你越是发电,它越是亏本。”

黄世聪表示,国际煤价和天然气价格居高不下,对中国电力公司的营运造成很大压力。这种结构性问题,让电厂的发电意愿和发电水准比以往更低。

据报导,许多在东北的电力企业负债率已非常高,甚至资不抵债。

中共在内蒙古、山西等煤炭领域搞反腐,被认为是煤炭生产减少的重要原因,尤其是不在官方统计范围内的黑煤。

李林一:“这些表外的煤矿全部都消失了。而且比如说山西,它那个黑煤矿,它想运往山西以外,现在都不行,各个省份都有配额。”

黄世聪:“名义上是淘汰了一些可能它能耗量比较大,发电能力比较差的旧电力,但是并没有新的电力公司能够补上,电力缺口慢慢的扩大。”

彭博社报导,中国2/3以上电力来自燃煤电厂,虽然9成燃料在当地开采,但短时间内很难提高当地产量。

李林一表示,限电事件可以看出中共在多个领域的治理通病:一收就死,一放就乱。

李林一:“它一下子把那个能耗双控打出来,马上你看所有的地方都不行了,电也跟不上了,煤也跟不上,这就叫一收就死。什么叫一放就乱?就是它不管这件事情的时候,好了,你看各地煤矿拚命的弄,把整个环境都糟蹋的不像样,就弄得一塌糊涂。”

9月下旬,中国东北无预警拉闸限电,引发严重民怨。

包括吉林在内各省,近几天纷纷要求从印尼、俄罗斯、蒙古进口煤矿。

采访/易如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