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沙杨会无实效?美方火力不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8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10月7日,星期四。

今天关注的焦点:沙杨六小时会谈,难成美中关系新开端?中情局成立高级别小组,专门应对中共威胁;用戴琪破抗共联盟?中共学者献计,恐难奏效;山西无预警泄洪,多人失踪;曾庆红侄女再发敏感文,暗示靠山已倒?

沙杨六小时会谈 难成美中关系新开端?

10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中共级别最高的外交官员杨洁篪在瑞士苏黎世举行长时间会谈,前后持续6个小时。随后,美中双方发布声明,给予会谈正面评价;白宫官员还透露,拜登和习近平已经达成“原则性”共识,将在今年底举行视频峰会。

根据这些信息,很多人不禁想,这场“沙杨会”,会不会预示着美中关系有了新开始?

其实,不少学者并不这么认为。比如,华盛顿知名中国问题专家葛来仪(Bonnie Glaser)对美国之音说,她不认为最新的会谈是“重新开始、重新启动或解冻”;对于中国(中共)是否愿意和美国合作,并且放下前提条件,现在就做出判断为时过早。

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和国际事务学教授范亚伦(Aaron Friedberg)说,虽然沙杨会谈的氛围比较友好,但是不会让美中关系的总体方向发生根本改变。因为中方肯定得出结论:双边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而且是竞争更加激烈的阶段;拜登政府也是这样判断的。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如果要说“新开端”,实际上是开启美中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这与此前不断降温、激化的状态有差别,但并不一定代表会“止跌回升”。

拜登政府一位高级官员在背景简报会上表示,苏黎世会面不应被看作双边关系的解冻。他说,“我们试图达成的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一个稳定状态,让我们能够激烈竞争,但是可以负责任地管控这个竞争。”

唐靖远表示,这就是他说过的“控温”——不升温,但也不想继续降温,怕再降温会爆发冲突就失控了。现在,双方开始从曲线的下降期进入一个平台期。中美矛盾是结构性矛盾,这个大格局不可能倒回去了,所以只能是大概维持。

中情局成立高级别小组 专门应对中共威胁

正如学者们分析的,不管美中对“沙杨会”的官方评价有多高,我们看到,双方开完会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美国方面,10月7日也就是沙杨会的第二天,中央情报局(简称中情局,CIA)表示已经成立一个新的高级别小组,专门应对中共及其带来的国家安全挑战。

据路透社报导,这个小组将成为中情局运作的几个任务中心之一,每周举行一次局长级会议,目的是统一情报机构的对华工作。中情局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强调,他们应对的威胁是来自“日益敌对”的中共政府,而不是中国人民。

另一位中情局高级官员把伯恩斯创建中国部门,和中情局在冷战期间密切关注俄罗斯,以及9·11事件后聚焦反恐相提并论。他说,之前,中情局从来没有因为“关注中国”,设立过如此高级别的部门。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最高共和党人卢比奥(Marco Rubio)对成立新的中国小组表示欢迎。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中共造成的威胁是真实的,而且在不断增长。我们政府的每个部分,都需要在信息、结构和行动中反映这种大国竞争。”

除了中情局的最新抗共行动,就在沙利文和杨洁篪会面的同一天,美国国家网络安全局局长乔伊斯(Rob Joyce)出席了一场会议。他在会上表示,国家网络安全局未来的工作重点,是应对中国等国家对美国的网络攻击。

乔伊斯特别强调,中国(中共)有能力展开高端网络攻击行动,所以国家网络安全局将增强防备能力,包括保护美国的尖端武器装备和敏感军事技术,还要提高对信息数据的加密能力。

用戴琪破抗共联盟?中共学者献计 恐难奏效

美国这边是公开宣布接下来对中共的动作,那么北京那边又是什么状态呢?目前,官方还没有动静,但是10月7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王鹏,在《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了一篇并不友善的评论文章。

文章针对的是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4日的演说内容。当时,戴琪宣布将采取四个具体做法,调整对华贸易政策。在坚持原则问题的同时,戴琪也释出善意,提到“重新挂钩”(re-coupling)和“持久共存”(durable coexistence)两个概念。

不过,王鹏认为戴琪的“‘诚意’、‘善意’都是非常有限的”,他建议中共“看破不说破”、“揣着明白装糊涂”、“就坡下驴”,还要利用戴琪“重新挂钩”一说的正面外部性,达到自己的目的。

什么目的呢?就是破坏拜登抗共“统一战线”的形成。

王鹏声称,美国盟友对中共的态度,和美国的态度有一定的正相关性。如果美国表现出缓和迹象,哪怕只是表象,那么印度、日本、澳洲等中国周边的美国盟友或伙伴,将裹足不前。

所以,中共要在这些第三方国家面前“用好戴琪信号”,“策略性扰动”美国盟友,以此破坏抗共“统一战线”的形成,破解拜登对中共的外交围堵。

王鹏给中共出的这个主意,真的能奏效吗?

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表示,拜登政府虽然继承了上届政府的大部分做法,他们的对华政策目标其实“软”了很多;但是,由于反制中共已经在美国形成了广泛的共识,拜登的后退空间不大。所以戴琪讲话是一手施压、一手对话,硬不起来,也不敢退让太多。

这就给了中共可乘之机。第一,中美态势,从过去的“美攻中守”倒过来了,成了“中攻美守”,原因不是中美实力对比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而是美方政策思路变了。第二,中共对美进攻分两大部分,一个是中美双边交锋,另一个是在全世界渗透、拉拢、离间,来瓦解美国的抗共联盟。

王赫分析,就目前的美中态势来看,双方攻守呈现出胶着状态,各有各的问题。美国组建民主国家联盟不容易。中共这边,一是经济有困难迹象,二是战狼外交让许多国家敬而远之。

所以,这些国家巴不得利用全球供应链重组的机会加快自身发展,不用在美中之间轻易站队(倾向性还是有的)。这时,中共如果利用戴琪释放的对华缓和信号,扰动美国盟友,可能会取得一些进展,但不会太大。

山西无预警泄洪 多人失踪 黄河第3号洪水形成

下面,我们再来关注中国大陆的最新消息。

连日来,山西的太原、晋中、沂州、临汾等数十个县市持续降雨,导致铁路及大桥垮塌,公路受损。

10月6日,网上有视频显示,山西晋中祁县的昌源河大桥桥台被洪水冲垮,铁路地基被冲没了,导致数米长的铁轨悬空。一列货运列车紧急停在悬空的铁轨上,场面惊险万分。当地居民介绍,目前只剩下铁轨和枕木,在空中架着,像铁索桥一样。

7日,重灾区晋中介休一带有村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地至少有两幢危房倒塌,造成人员死伤,而当局一直封锁消息。

另一个受灾严重的临汾蒲县,有村民表示全村的房屋和水井,都被山泥冲毁,民众求助无门。

一名蒲县村民介绍,她所在的村庄,大部分房屋和水井已经被山泥冲毁;村里的水管全断了,“水喝不上没有人管,村支书也不管、干部也不管”,村民求县政府、省政府,他们也不接电话,大家只能自己安排。

灾区的民众求援无果,更雪上加霜的是,有当地政府竟然无预警泄洪,造成多人失踪。

10月7日,山西晋中市祁县古县镇涧法村的一位村民对大纪元表示,他所在的村地势比较高,村民没有被要求撤离。他的66岁的父亲也没有得到要泄洪的通知,结果在村外被大洪水冲走,到7号还没找到。

这位村民多次强调,就是因为无预警泄洪,导致他父亲被洪水冲走了。“村里说,是在群里发通知了,但是村里年纪大的人,根本就不用智能手机,所以根本不知道泄洪。”

村民都能听到的大喇叭广播,村里只用来发过一次通知,而且是说“1号-4号”会泄洪,但是水量都不大。他认为,政府是提前就做了“泄洪”准备的,5号这天突然把泄洪的水量加大了,桥都被冲塌了。

罕见的山西大暴雨,态势丝毫不减,同时,黄河第三号洪水已经成形。

综合大陆媒体报导,中国水利部汛情通报显示,受渭河、黄河北方支干流量增加影响,5日晚间11点,黄河中游潼关水文站测得水流量上涨到每秒5,090立方公尺,达到洪水标准。水利部将其编号为“2021年黄河第3号洪水”。

6日,黄河水利委员会发布洪水黄色预警,表示当地水库当天测得42年来最大洪水,流量高达每秒8,360立方公尺。

官方表示,这次形势极其严峻,三门峡水库目前已经打开了26个泄水孔洞紧急泄洪。此外,陕西、山西、河南、山东、重庆、四川等地,都在紧急应对。

而真实的灾情,还需要进一步核查。

曾庆红侄女再发敏感文 暗示靠山已倒?

受灾地区的老百姓处境艰难,我们希望洪水能早日过去,当地的人们可以尽快恢复正常生活。与此同时,不少中共权贵们,现在日子也不好过,最近引起外界较多注意的是曾宝宝

有的朋友可能看这名字眼生,但是说到她父亲曾庆淮,不少人就知道了,他曾经是香港和大陆政、商、文圈内的风云人物。曾宝宝还有个更有名的大伯叫曾庆红,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等要职。

正因为有厉害的爹和大伯,曾宝宝1996年创办了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主要在深圳和成都等地开发房地产项目,2009年公司在香港上市。作为创办人兼执行董事,曾宝宝拥有公司65%的股票,市值约70亿港元。去年初,她还意气风发,计划在深圳、北京、上海、武汉、成都五大区域,全面扩展事业版图,业绩目标是销售破千亿。

但是10月4日晚,花样年突然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表示公司4日到期的约2.06亿美元票据未能如期支付。花样年爆雷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曾宝宝从大陆银行借不到钱了。

4日当晚,曾宝宝在微博发出一部电影的海报图片,电影名叫“DARKEST HOURS”(至暗时刻),引起舆论猜测。大纪元专栏作家王友群指出,中共经济实际是权贵经济,中共的银行就是为权贵子女开设的。曾宝宝之所以面临“至暗时刻”,关键原因在于:曾庆红大势已去。

10月7日,曾宝宝再发出一条敏感微博,称“专业的事交给专业人,屁股决定脑袋的决策,交给屁股坐得最定的那个,其它七嘴八舌,致谢不虑。”这几句话,似乎有弦外之音,引发外界关注。

中国金融学者陈有成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这可能意味着曾宝宝有意逐步放权,拱手将自己持有的花样年股份让给国企或“公私合营”,还反映曾家在中共的内部权斗中正节节败退。

陈有成分析,曾宝宝提到“交给屁股坐得最定的那个”,“明显说明她的靠山好像已经靠不住了,现在只有习近平或在十九大、十八大后当权的这一派,他们的屁股和靠山才是最稳的……”

陈有成还认为,中共高层的排序斗争已经呈现白热化,习近平现在想要打击江泽民、李鹏、曾庆红这些家族势力,从查经济问题入手,最终目的是要把他们“从政治影响力版图彻底除掉”。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文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