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游故事录:白髯长者

孟道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8日讯】

前言

乱世中,尝尽人间苦乐悲喜,经历太多生死离别。追忆往事,足够写部人生回忆录。由于阅历与层面,纵横穿插于人生旅途,不知从何处着手。几次提笔又放下,踌躇数年,静心思考后,决定从我亲身经历的神奇故事开始撰写。没有评论、解释和教化。

这些故事都是独立出现在另外空间,现实生活中摸不着看不到,往往会被认为是迷信。

据了解,这人神共在的物质世界中,很多人都有与我类似的经历,而且内容更丰富精彩。今天抛出的这块砖若能引出更多金和玉,将是我此生大幸!

上部【惑】身置欲海红尘中,迷一样的奇遇故事。
下部【归】得正法修炼后,回归路上的奇遇故事。

白髯长者

那天中午睡着了,听到有人说:马上到雍和宫西门传达室。我跟着声音,很快就到了传达室的门口。一位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招呼着我说:师父等着你去拿粮食呐。我心里嘀咕着,我什么时候有师父啦!拿粮食干嘛,我也不缺吃的。

我跟着他来到雍和宫最后面院子的东北角,也就是喇嘛住的禅房前,一位头盘白发髻、长长白胡须、飘逸白色太极服、仙风道骨仪表、面容威严的长者,盘坐在禅房前的土丘上,令我肃然起敬!我想:大概是我师父吧。想到这儿,我立即跪下来。长者给我抛过来一个布袋。我刚要去拿袋子,无意中抬头,看到在长者左肩上方,一位年轻人正在笑容满面的看着我。啊!?只有久别重逢的亲人才会有的笑容!觉得在哪里见过!很熟悉,很亲切,很近很近…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年轻人,周围一切都凝固了…醒来时,发现自己的眼睛是睁着的…清醒后,心里虽然很高兴,但是心头却笼罩一种焦虑。

人字街头送长者

梦游雍和宫后的当天晚上,再一次神游。我来到了两条尽头相交成人字型的街道口,道口两边有城墙。城墙上站着在雍和宫见到的年轻人,好像在等着接什么人。再看两边街道站满人群,也好像在迎送什么人。

我站在街角,环顾着周围。不一会儿,那位长者,从左边的街道,飘飘洒洒的走来,人群涌动着…惜别着…长者走到人子街的尽头,准备登上城墙时,突然转过身来,严厉的看着我,飞过来一句话:你有罪!!那声音在空中振动着!我听到后,不知所措的想,我这么好的人能有什么罪呀?!再看城墙,那位年轻人和白髯长者都不见了…

天安门广场上空的汉墨

送走白髯长者的第二天夜梦中,来到天安门。广场一片黄色尘雾。尘雾中,数不清的灰衣和尚在种树。一个和尚交给我一棵一人多高的无叶树,要我跟他去种。我不高兴的说:我是大学老师,怎么让我去种?他瞪了我一眼,向广场东侧跑去,我只好举着树在后面跟着跑,到了历史博物馆前方的一个位置,和尚让我把树种上。我一看树没有根,就问:没有树根,树怎么活呀!?再看和尚不知跑哪去了。我只好一个人用铁锹把无根树埋进土里。

刚种上树,和尚跑过来,指着北面天安门方向说:师父叫你过去。我赶紧跑到华表前方,没有看到师父,却看到广场上,所有和尚面朝南方合十。只见南面横空天幕上,墨迹向西方移动着,一笔一笔的显现出汉字:随师…显出“师”字后,后面的字走远了,看不见了…我扑倒在地上…醒来后,惊恐至极。从此,心再无宁日…(待续)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