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中国限电秘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突然发生了全国性的限制用电运动,对企业的正常生产造成了巨大压力,部分城市甚至影响到居民的生活用电。为什么会突然大范围断电、停电?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其实,这次全国范围的拉闸限电,不是电力供应部门本身出了问题,而是中央政府用行政强力,把拉闸限电作为政治任务下达的结果。

一、全国突然限电

正当不久前恒大集团陷入危机导致全国房地产业一片灰暗之时,又一个突发事件冲击了中国经济。今年9月中旬以来,江苏、广东、云南、浙江等二十多个省份相继限制用电,工业企业被要求避开用电高峰。沈阳市甚至中断了部分居民用电,有的城市主干道红绿灯都停电了,引发了车辆拥堵、电梯停运、停电导致停水等等;入夜后的沈阳市多个住宅区漆黑一片,连给手机充电都没办法。

在吉林市,当地自来水公司发布公告宣布,按照国家电网要求,将执行东北电管局和吉林省能源局的要求,不定期、不定时、无计划、无通知地停电限电,这种做法将持续到明年3月。当地泵站随时可能因断电而无法正常为居民提供生活用水,只能让居民做好储水准备。

《新京报》记者9月26日采访国家电网客服人员后获悉,东北地区首先是对企业等机构执行限制用电;但由于东北的企业用电不像经济发达地区那么多,当地大部分变电站和电厂都是为民用服务为主,为了达到限制用电的目标,就采取了对居民限电的措施。东北已经快进入取暖季节了,一些城市居民还依靠电采暖,如果入冬前限电不结束,那居民取暖需求显然就会面临困境。而电网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他们也要等通知,目前没法确定恢复正常用电的具体日期。

在中共的媒体管制之下,如此这般震动全国各地的广泛停电现象,居然没有各地活跃的新闻追踪报导,只有部分媒体发表一些为当局作解释、试图安抚民心的消息;而所有这些消息中,独独缺一点读者们最关心的事:何日电再来?

二、企业缺电停产

之所以要限制用电,官方的说法是电力不足,因此要限制用电大户的电力消耗。所以,限制用电措施之下,首当其冲的是一些高耗能企业。山东、江苏、湖南、浙江、广东、云南等许多省都实行了针对企业的限电措施。贝壳财经披露,到9月24日,在经济最活跃的山东、江苏、浙江、广东等省,许多城市都有企业接到停产限电的通知,特别是那些高能耗的化纤、水泥、纺织、印刷、冶金、石化、光伏、电镀等行业。接到停产限电的企业分布在山东的烟台、淄博,江苏的徐州、淮安、连云港、盐城、泰州、无锡和苏州,浙江的绍兴,广东的东莞、佛山、汕头、揭阳等地。江苏的徐州钢铁集团宣布,为响应上面的限制用电要求,从9月16日起停产半个月;广东揭阳则有企业每周“开一停六”。实际上,东部和中部省份多半都受到了限产停电的影响。

而许多中小企业为了应付突然停电的局面,开始了自救。比如,深圳北面的东莞市一家鞋厂花6.5万租了1台发电机维持生产,租金加上柴油成本,工厂的用电成本高达电网供电的2倍。于是柴油发电机一时间在中国供不应求了。真正的问题在于,近两年饱受原物料飙涨和疫情冲击的中小型制造企业,如果扛不住这样的限产停电,势必爆发又一波倒闭潮。

中国号称“世界工厂”,现代工业的基础就是供电,突然中国一夜之间仿佛又回到了发展中国家小企业得靠自备小发电机的年代,倒退了几十年。中国那庞大的电力系统怎么就突然发生大问题了?电力不足基本上就是两个原因,或者是用电突然暴增,或者是电厂突然停止运转。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就是电厂发生事故了。诺大一个人口超级大国,区区一两家电厂出事故,应该不致于影响到全国供电;如果多家电厂同时发生事故,就不像是意外事件了,但中国好像并没传出哪家电厂发生重大事故的消息。难道是中国的电网全都同时垮了一部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三、中国七成供电靠烧煤发电

要了解中国的全国电力供求,需要具体分析一下这个行业的实际情况。

今年9月限制供电之前,1月至8月全国用电累计54,704亿度,第一产业(农业和采掘业)用电660亿度,占1.2%,这部分无足轻重;第二产业(制造业)用电36,529亿度,占66.8%,这是用电的主要方面;第三产业(服务业)用电9,533亿度,占17.4%;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7,982亿度,占14.6%。

中国的电力供应,按发电方法不同区分,火电第一(烧煤电厂),占71%;水电第二,占16%;风电第三,占5.6%;核电第四,占4.9%;太阳能发电第五,占1.9%。从发电所需要的条件来看,风电最不稳定,核电比较稳定(只要不发生核反应堆事故),水电取决于水库蓄水状况,火电取决于煤炭供应和煤炭价格。

水电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区;风电和煤炭供应集中在华北地区,特别是山西和内蒙古;核电因为要考虑到冷却水排放,所以主要在沿海地区;火电厂则中部和东部都有,使用的燃料既有国内供煤,也有进口煤炭。从电力供应的地区差别来看,由于经济发展主要集中在东部,而水电和火电用煤都在西部或中部,因此就有一个在水库集中地区多建水电站发电,也在煤矿集中地区多建火力发电厂发电的能源供应布局;然后,需要从西往东输送电力,即“西电东送”,但远距离送电受到物理上的限制,不可能规模太大、输电量太多。

相对而言,东部地区用电多,比较可能缺电;而西部地区发电多,比较不会缺电。这里需要补充一点,从发电厂对空气的污染来看,水力发电、太阳能发电和风力发电本身没有污染,但火力发电会产生空气污染,而中国电力供应的七成是火电,所以,如果要减少火电的空气污染,一定会影响到东部经济活跃地区的用电。

中国二十多年前建有东北、西北、华北、华东、南方电网,而山东、福建、四川、海南、新疆和西藏都是和周边省区互不相连的独立电网;后来这些电网之间有了一些联网建设,可以跨网调电。比如,位于深圳的大亚湾核电站建成之前,由南方电网供电的深圳市电力不足,当时曾经从华东电网的新安江水电站调电补充深圳用电。同样的道理,如果此刻某发电厂供电能力下降,可以先网内调整,让其它正常运转的火电厂增加火电出力;如果这样还不行,也可以从其它有多余电力的电网购调电力。所以,如果听说目前中国某个电网缺电,这似乎还有一些可信性;如果说,中国所有电网都突然缺电了,这显然就有外部原因了。

四、火力发电遇到大麻烦?

既然火力发电是中国东部地区主要的电力供应来源,而火力发电受煤炭供应量和煤炭价格影响,那么多省市同时缺电,是不是全国煤炭突然短缺,比如,8月动力用煤的国内产量和进口量开始吃紧?或者煤炭价格意外暴涨了?如果真是这样,煤炭短缺和煤价暴涨并非国家机密,应该早有消息;而且,这两个因素也不像地震、疫情那样无法预测,总该有一些先兆吧?至少大规模停电前的上一个月8月,就应该知道,9月可能发生供电不足的问题。怪就怪在,全国大范围限制供电的前一个星期,相关的信息仍然是“平安无事”。

9月10日,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例行地公布了到8月底为止的今年煤炭市场走势。其分析报告认为,首先,8月有一系列煤炭增产增供措施,随着一批煤矿投产,可增加七千多万吨煤炭的年产量,煤矿产能有较大增产潜力;其次,8月煤炭进口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了36%;再次,8月工业复苏势头减弱,高温之下的夏季发电用煤旺季已临近尾声,煤炭消费量的增长速度明显回落;第四,动力煤价格涨势趋缓,8月末山西动力煤价格比上月回落8个百分点;唯一的负面消息是,因疫情影响经济,8月底火电厂存煤比去年同期下降26%。

根据以上信息,这个全国性行业协会作出了9月份的发电用煤量预测:一、煤炭增产增供将稳步推进;二、煤炭进口将继续恢复;三、9、10月份是煤炭消费淡季,随着气温下降,电厂煤耗水平将明显回落;四、气象部门预计,9月全国多地降水偏多,预计水电出力将增加,水电对煤电的替代作用会增强。

然而,就在上述分析发布后不到一个星期,供电局势突然发生了180度的大逆转,全国发生了广泛的缺电限电,到处拉闸。供电紧张的区域从南方五省延伸到华北、华中,其中电力特别紧张的省份有河北、山东、内蒙古西部、湖南、湖北、江西、广东、云南、广西。受拉闸限电、限产停工的冲击,9月中旬以来,钢铁、煤炭、化工、冶金、水泥、汽车、纺织服装等多个行业开工率下降,其中钢铁行业9月前3周高炉的开工率已下降到55%,比上年同期低15个百分点。

五、限电源自中央号令

其实,这次全国性的限制用电运动,出自中南海的命令;简单地讲,是人为拉闸,而不是缺电限供。

9月11日国家发改委下发了一个(2021)1310号文件,发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这个文件的名称是,《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这个文件规定:中央政府设置了每年的能源消费总量指标,并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分解下达能耗双控5年目标,对各省市能耗强度降低的状况,实行基本目标和激励目标双目标管理,其中,基本目标是各省市必须确保完成的约束性目标。

这个文件说明,中共根据以往各地政府辖区内用电的数据,设定了每个省市的年度能源消耗上限,责令不许突破。那每个省市政府自然就奉命行事,从省市一级往下,给地级市分解下达能耗上限指标;然后,各地级市再向县级市分解下达能耗指标。这样逐级分解下达年度电力用量指标任务,花了一个星期,到9月16日,基本上中央的电力年度用量指标就分配落实到基层了。这是中央政府下达给各级地方政府的命令,属于强制性行政任务;地方政府必须按照这个设定的用电上限,来控制本辖区里企业的用电,直到中南海设定的全国性目标实现为止。随后不同地区就开始了“运动式”的停产限电。

这个文件并非保密文件,国内媒体也提到过,但是,谁也不敢把限电、断电的责任推给中南海。

六、各省拉闸令大汇总

由此可见,这次全国范围的拉闸限电,不是电力供应部门本身出了问题,而是中央政府用行政强力,把拉闸限电作为政治任务下达的结果。当然了,在一个高度集权的专制政权之下,地方政府必须执行上面的命令。

集权政府下达经济指标,自然像计划经济时代那样,全国一刀切。对火力发电大省,是限制发电量,这样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年度总量;对用电大省,则是限制用电量。所以,中共媒体说电力不足,字面上不算错;确实,限制了火力发电大省的发电量,用电大省当然就电力不足了。各省当中排名前三位的用电大省是山东、广东和江苏,这3个省因此成了受限制用电打击最大的地方;排在鲁、粤、苏后面的用电大省是浙江、河北、河南,这次也遇到很大打击。总而言之,哪里用电最多,限制用电的压力也最大。

但是,具体到每个地级市,情况就五花八门了。如果一个市管辖范围内有几家耗电特别多的大企业,那限电就简单了,断掉这几家企业的电,停上几天,全市的累计耗电量就降下来了,上面规定的年度耗电指标就可以完成,市长对上面可以交代了。但像沈阳这样的城市,民用的大企业多半都倒了,军工企业不敢拉闸,这就没有可以拉闸的用电大户了;平常市里用电主要是居民和中小企业用户,那市长就毫不犹豫地切掉居民家庭和商铺的电源。因为限制用电的指标是按行政区划分解下来的,比方说,要减少10%的用电,那本地没有工业用电大户,就连居民楼的电梯、马路上的红绿灯一起都断电。而中共的媒体还千方百计要掩盖真相,告诉民众说,不是政府拉闸,而是供电企业遇到困难。

中共的中央政府把用电限额分解到各省,每个省算完帐以后,就制定出了各自的限制用电时间长度,各地都不一样。台湾的《财经新报》整理了一些资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参照。陕西省规定,限制供电到年底;宁夏区规定,高耗能企业停电30天;四川省的说法是,暂停非必要生产,但不告诉企业,你的生产对政府来说必要不必要;河南省规定,部分加工业停电21天以上;重庆市宣布,限制用电的截至日期未定;广东省规定,每周停4天;山东省规定,每天停电9小时;江苏省规定,今年最后3个月里工作日半数停电;浙江省规定,每个季度停电20-30天。

从这些乱七八糟的规定中可以看出,中共下发了那个文件以后,中南海算是完成了限制用电的目标,至于各个省怎么规定,中央政府并不打算具体干预。

这就是这次全国性限制用电运动的由来及其内幕。何日电再来?请问中南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