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年轻人中流行的“躺平文化”

编译:信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借用中国社会当下“躺平”文化一词的用法,近日,大纪元专栏作家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刊文表达了他对现在不少美国年轻人亦选择“躺平”(Lying Flat)这一现象的看法。

格里昂首先引用《城市杂志》(City Journal)特约编辑艾莉森‧施拉格(Alison Schrager)的文章观点:认为,美国出现的“躺平”现象,对于美国经济并不是好兆头,并表示赞同。施拉格是位于纽约的曼哈顿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

Z世代和千禧一代正在以创纪录的数量离开劳动力市场。为什么呢?施拉格认为,正是由于“高额的失业福利和刺激性消费支付”政策。此外,由于全球疫情整个国家基本上被封锁了18个月,许多人后来发现自己“有一大笔存款”。毕竟,他们没有地方去消费政府免费发放的这些补贴。这是施拉格的观点。

但格里昂表示,这并不完全正确。根据雅虎-哈里斯(Yahoo-Harris)的民意调查,年轻的投资者都寄希望于赌博,因为11%的Z世代已经用他们的刺激性补贴购买了加密货币。同时,15%的千禧一代,即年龄在25至40岁之间的人,已经投资了加密货币。这是使用“免费”政府补贴的明智之举吗?相信读者诸君自有判断。

在美国,那些选择“躺平”的人应该认识到,美国人“从未工作得这么少”。施拉格指出,这个说法得到了《美国全国经济研究》(NBER)期刊2006年一项研究成果的支持。自2003年以来,美国男性每月平均获得28小时的额外休闲时间;而另一方面,美国女性平均增加了24小时。

2020年7月25日,华盛顿州西雅图举行“青年行动日与声援波特兰”示威活动,消防员刚从一家被暴徒破坏的星巴克咖啡屋中走出来。(Jason Redmond/AFP via Getty Images)
格里昂提出疑问并回答:有了这么多额外的休闲时间,为什么美国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仍然选择“躺平”呢?是因为他们天生懒惰、忘恩负义吗?不是的,不是天性如此。他们的精神迷失了,其中一些人迷失程度令人难以置信。

格里昂说,作为一个具有心理学背景的人,他相信这个问题千丝万缕,需要追根溯源。频繁“跳槽”和拒绝上班为我们国家的未来描绘了一幅令人担忧的画面。这个问题存在着一种根本性的脱节,无法通过立法来消除。

权益与自我吸纳
格里昂做了两点说明:“首先,虽然我讨厌使用这个词,但我是一个千禧一代。第二,本文提出的观点不是为了给所有Z世代或所有千禧一代成员贴标签。本文观点旨在对我们国家及其公民所面临的问题进行广泛的描述和探讨。拒绝上班其实是颓废社会的一种更深层次症状。

“我认为,‘躺平’的决定与自恋和权益有更大关系,而不关乎懒惰。公众都认为,千禧一代是痛苦的自恋者;Z世代的人似乎更糟糕;而上帝眷顾那些2010年以后出生的人,即阿尔法一代(Generation Alpha)成员。”

接着,格里昂引用心理学家卡瑞尔‧麦克布莱德(Karyl McBride)的说法,权益被定义为“自己应该得到特殊待遇或外界应该主动达成自身目标的不合理期望”。麦克布莱德撰文认为,在自恋者的世界里,他或她自己必须永远是第一位的。这被称为自恋权益。

麦克布莱德警告称,自恋权益主义者缺乏“对他人产生共鸣”的能力。因此,他们被冲动和疯狂的欲望所支配,或者像弗洛伊德所说的,被身份或地位所累。自恋者说话时,其他人都必须洗耳恭听;所有人都必须服从。他们认为自己是卓尔不凡的,甚至是出类拔萃的,为此,外界必须把他们当作皇亲国戚来对待。

自然而然地,由于具有操纵和欺骗别人的倾向,自恋者发现自己极难与他人建立或保持良好的沟通。在这个“自拍时代”,个人需求是第一位的,而社会需求则被抛在身后了。《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科普期刊2011年一项相关主题研究结果显示,在过去30年里,美国大学生的自恋程度增加了30%。30年后,预计情况仍将恶化30%。

格里昂表示,随着社会的原子化和对于一夫一妻关系的长期承诺逐渐减少,美国年轻人逐渐选择向内转。传统的价值观已不再具有吸引力,取而代之的是虚无主义风靡于世。目前的社会正变得越来越自私。

他认为,在美国,要维持一份工作,听起来似乎很容易,实际上却非常艰难。盖洛普(Gallup)统计数据显示,85%的美国人讨厌自己的工作。作为一个美国人,就是要以希腊神话人物西西弗斯(Sisyphus)般的毅力坚持下去,至少以前历代美国人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与前辈们相比,当前的年轻美国人似乎缺乏几分韧劲。

“复原力与社会福祉密切相关,要求具备足够能力,不仅能够适应新环境,而且能够经历磨难砥砺前行。”格里昂说,“然而现在,对于年轻一代而言,坚韧不拔的精神却是一种稀缺资源。当前,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对婚姻的承诺减少了,对社区的承诺减少了,对宗教的承诺减少了,因而他们对工作理念的承诺也在减少。这个趋势令人深感担忧,而且目前尚未发现行之有效的解决之道。”

译注:千禧一代(millennial),也称为Y世代(Gen Y),指1980~1995年间出生的一代人,即在跨入21世纪以后达到成年年龄的一代人,这代人的成长时期几乎与互联网的形成与高速发展时期相吻合。

Z世代(Generation Z,简称Gen Z),意指在1995~2010年间出生的一代人,又称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科技产物影响很大的一代人,是第一个自小同时生活在电子虚拟与现实世界的原生世代。

阿尔法一代(Generation Alpha),指2010年以后出生的人,他们手持智能手机成长,是迄今为止最受科技影响的一代,用阿尔法(Generation,α)这个希腊语第一个字母来定名是因为他们是完完全全在21世纪出生的第一代。)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员和散文作家,其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新闻周刊》(Newsweek)、《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美国观察家》(The Spectator US)等国际知名媒体。他也是《美国保守派》(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期刊的撰稿人。

原文:I Refuse to Work: China’s “Lying Flat” Culture Comes to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