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传奇女祭司 三千年后重回神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家好,我是扶摇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考古界的传奇人物。她虽然文化不高,也并非科班出生,却对埃及的考古工作贡献卓著,受到很多考古学家的推崇。英国广播公司BBC更是把她传奇的一生拍成了纪录片。她就是多萝西‧伊迪(Dorothy Eady),埃及名字塞提妈妈(Omm Sety)。

我家在埃及

1904年,多萝西出生在英国伦敦。她3岁的时候,有一天从楼梯上不慎跌落。医生赶来的时候,发现孩子已经没气儿了,于是当场宣布她死亡。然而,一个小时后,她却若无其事地坐在床上玩了,好像啥事都没发生过。

然而在这之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死而复生的多萝西像变了一个人,说话带上了浓重的外国口音。她还开始向父母讲述自己在一座巨大的圆柱型建筑中的生活,吵着要回那个家,弄得父母无所适从。

第二年,父母带她去大英博物馆长长见识。当他们走进埃及神庙展厅的时候,小姑娘忽然指着一张照片大喊了起来:“这是我的家啊!但是树木在哪里?花园又在哪里?”照片上是位于埃及古城阿比多斯(Abydos)的塞提神庙(Temple of Seti I)。

在那以后,多萝西开始迷恋埃及文化,以埃及人自居。这在青少年时期给她带来了一些麻烦。比如说,她因为在课堂上宣讲古埃及宗教被老师赶了出来。她还因为拒绝唱赞美诗中“诅咒愚蠢的埃及人”(curse the swart Egyptians)这句歌词而被学校开除。

多萝西也就不再回去了。她从图书馆借书回来自学埃及文化,找老师学习古埃及像形文字,跟着爸爸全国各地旅行,参观博物馆,还去艺术学校上兴趣班,在学校戏剧社的演出中扮演古埃及女神伊西斯(Isis),日子倒也过得充实自在。

27岁那年,这个特别的业余爱好还给多萝西带来了一份理想中的工作。她开始在伦敦为一家埃及杂志社撰写文章并绘制漫画。藉由这份工作搭桥,她还认识了未来的丈夫埃曼‧梅吉德(Eman Abdel Meguid),一位埃及人。1931年,她跟随丈夫回了开罗。双脚一踏上埃及的土地,她就开始亲吻大地,高兴地说,她回家了。

本特修特的故事

可是婚后不久丈夫就发现,妻子老在半夜梦游,写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丈夫觉得很奇怪,就去请教学者。学者说,这些是古埃及文,内容涉及埃及法老塞提一世(Seti I)。这时多萝西才向丈夫解释说,她总在梦中见到前世的事情。

那一世,她生活在3000年前的古埃及,名叫本特修特(Bentreshyt),出身卑微,母亲贩卖蔬菜,父亲是一名士兵。3岁的时侯,母亲去世了,父亲一个人养不起她,就把她送进了塞提神庙。

12岁那年,大祭司问她是想出去过平常人的生活,还是愿意留下来修行,成为一名圣女祭司,侍奉女神伊西斯。从小被祭司们呵护长大的小姑娘选择了留下。因为在她心中,神殿是世上最温暖的家。

之后,本特修特向神立誓守一生的贞洁,成为了圣女祭司。可是自古以来,修行之路都是充满考验诱惑,曲折而艰难。两年以后,她一生最大的劫难来了。

那天天气不错,她在神庙花园里小憩。14岁的她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姿态迷人了。刚好法老塞提一世来神庙朝拜,四处走走,也进了花园,跟这位圣女祭司不期而遇。四目相对之际,两人一见钟情。不久以后,本特修特怀孕了,向大祭司坦白孩子父亲就是当今的法老。大祭司痛心地说,违背了对神的誓约,结局只能是公开审判后被处死。为了保住塞提一世的颜面,不在公审中出丑,本特修特只好自尽了。等法老闻讯赶来时,佳人已经香消玉殒。

这虽然是千年以前的事了,但在多萝西心中却是无法冲淡的记忆。为此她给儿子取名为塞提(Sety),用来纪念那段时光。

1937年,与丈夫渐行渐远的多萝西离婚了。之后,她在埃及文物局当了一名绘图员,为吉萨金字塔的发掘工作服务。她在这里结识了当时许多著名的埃及考古学家,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多萝西毫不费力就能对古埃及像形文字做出精准的解读,英文写作和画图的能力也相当高超,委实是帮了他们大忙。著名埃及考古学家塞利姆‧哈桑(Selim Hassan)就在他最得意的作品,《吉萨的发掘》(Excavations at Giza)这本书中特别感谢了多萝西。

重回神庙

1956年,吉萨金字塔的发掘工作结束后,多萝西失业了。一位考古学家向她介绍了在开罗的一份薪资丰厚的工作。然而,她却选择了去阿比多斯做一名薪水微薄的绘图员,因为塞提神庙就在那里,那是她记忆中前世的家。她说:“我一生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去阿比多斯,住在阿比多斯,然后埋葬在阿比多斯。”这样,52岁的多萝西再次搬迁,在塞提神庙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安了家。村民们按照当地习俗管她叫塞提妈妈。

多萝西每天早晚都会去神庙参拜两次。在那里,她感觉自己被古埃及众神们仁慈地看护着。记得咱们一开始提到过多萝西小时候看到神庙照片,说花园不见了吗?其实花园还在,只是被千年的风沙遮盖掩埋了。在多萝西的指点下,考古学家们很快就挖出了神庙的花园,样子和她描述的一模一样。大家为什么那麽相信她,说让挖哪里就挖哪里呢?因为埃及文物局曾经对她做过一个测验,证明她确实在古代生活过。那这测验是怎么做的呢?

塞提神庙有很多保存完好的古代壁画。文物局的一位督察请多萝西在完全黑暗中站到指定的某幅壁画跟前。这看不到怎么找呢?对,就是要看不到才行。因为考的是记忆力。

那时多萝西还没搬过来。神庙那麽多壁画,就算她之前来参观过,也不可能记得住每幅画的具体方位,而且有些画是还没有对公众开放的。不过不管测多少回,多萝西每次都能摸到正确的壁画跟前。这种“闭着眼睛都能找到”的熟稔程度,只有在自己家里才能有的,是吧?所以文物局的鉴定结果是,多萝西所言不虚。

之后文物局大开绿灯,允许多萝西在神庙内拥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多萝西欣喜若狂。重回神庙,那可是她一生的夙愿啊!为了这个心愿,从3岁开始到现在52岁,她已经努力了将近半个世纪了。

多萝西在这个神庙办公室里一直工作到65岁退休。在这里,除了画图外,她还为考古学家们整理翻译出土文物上的文字,并且以塞提妈妈为笔名写文章,介绍古埃及文化和风俗习惯。虽然没有人公开承认她这些文章的学术价值,但是也没人怀疑她为人方面的真诚,所以许多考古学家是把她的文章作为可靠的参考资料来看待的。

退休后,在伊拉克工作的儿子打算接多萝西过去同住,颐养天年,多萝西没答应。她舍不得神庙。文物局后来返聘她做兼职顾问,引导游客参观神庙并讲解壁画的寓意。虽然报酬很低,退休金也只有每月30美金,多萝西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不过她甘之如饴。只要能让她每天回神庙就好,因为这里是家啊。

慢慢的多萝西就成了塞提神庙的活招牌。她的故事越传越广,不少跟古埃及有关的电影和纪录片都来找她出镜。其中最著名的就是BBC为她量身订制的《塞提妈妈和她的埃及》(Omm Sety and Her Egypt)。这部纪录片让多萝西和她的故事为大众所熟知。

1981年3月,美国的国家地理频道(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拍摄纪录片《埃及:追求永恒》(Egypt: Quest for Eternity),需要一些多萝西在神庙的镜头。不过这时她已经卧床不起了。摄制组把她抬进了神庙。多萝西很高兴,面对镜头笑容灿烂得像朵阳光下的向日葵。她不知道的是,这是她今生最后一次进神庙了。

一个月后,77岁的多萝西在自己简陋的小泥屋中安然过世,传奇女祭司的两世人生就此落幕。

有人说前世最深的遗憾会成为今生最大的心愿。多萝西的一生似乎呼应了这种说法。只是虽然神庙还在,一砖一瓦依稀旧时模样,但大祭司们的谆谆教诲再也聼不到了,那个可以修行的年代已经走远了。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机缘,错过,或许真的就是错过了。

今天的故事又讲完了。咱们下个故事见吧。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