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翁守信义 收丐为婿 不以为辱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1日讯】清朝时期,有一位张姓关吏负责管理关税。有一年他奉命押解银两到京城,途中遭窃,差事没完成,他想一死了之。一个开银号的商人慷慨相助,帮助他解除了难关。此后,两家定下婚约。还没等到儿子长大成人,银号商就去世了,他的幼子也沦落为乞丐。在浑噩的世俗中,有人好义,有人守义,在上天的安排下,他们各自有了归属······

清朝时期,顺天府人单廷玑,自幼就是小乞丐。他四十岁时,辗转来到江南芜湖乞讨。白天乞食,夜里就在人家的屋檐下过夜。有一年,夜里太寒冷,他打着哆嗦蜷缩着。这时,他看见一人提着灯笼,引导一位老者来到他的跟前,说:“什么人在我的房檐下?”单廷玑说是乞丐。老翁可怜他,招呼他进门,吩咐他到旁舍,不仅给他吃粥,还让他在家里寄宿。主人进入屋内,仆人也都离开了。

单廷玑走出舍外,在庭院中穿行。一个仆人出来看见了他,以为他要趁夜偷东西呢!被人诬陷,单廷玑不服。诸仆人聚集在一起,准备把乞丐打一顿。

老翁出来,唤来单廷玑说:“我可怜你寒冷,让你寄宿;可怜你饥饿,给你粥吃。你怎么能忘恩背德呢?”单廷玑解释说:“我感念老翁恩德还来不及呢,怎会反而盗窃您的财物呢?身为乞丐虽然不齿,但我也不做偷窃的事。我根本没偷,试问您的家仆,我盗窃什么了?明明就是诬陷我。老翁您怎么能听信?”

老翁立即喝止他,说:“你给我住口。看你年富力强,怎么会沦落为乞丐?”

单廷玑说:“我五岁时就成了乞丐。直到今日,我所见的人无非都是乞丐。所以除了当乞丐之外,从来没有过其它打算。”老翁得知他姓单,名廷玑,是京城里的人。

于是老翁问他:“你父亲做什么行业?”单廷玑说:“我那时还小,都记不得了。只知道,我父亲是在某胡同开银号。父亲死时,家业罄尽,身边没有一个亲戚族人。我就做了王家的奴仆,成了养子。后来,我又被王家抛弃了,就又成了乞丐。”老翁点点头,即命仆人送他到旅店。

到了第二天早上,张家派人送来裘衣冠帽,来服侍单廷玑。单廷玑不解是为什么,于是穿好衣冠来见老翁。经老翁解释,廷玑才知道,昔日单张二家定下婚约。这位老翁就是他的岳父,而他就是张家的女婿。

老翁回忆往事,他曾经担任关吏(管理关市或守关口的官吏)。昔日奉命押解银两到京城。但是途中被窃,银两不足。无可奈何之时,想一死了之,幸好他遇到单廷玑的父亲。单父慷慨地赠予他四百金,张翁才能交差回去。三年以后,张翁再次来到京城,拜访单父。那时,廷玑才两岁,张翁的女儿也两岁。于是两家为孩子定下了婚约。

后来四年,张翁又来到京城,得知单父已经去世,他遍地寻找单廷玑,都没有找到。众人都说:“单姓商贾不是本地人,他一死,人就散了,找也找不到。”几十年来,张翁都没能找到单廷玑。张家女儿信守婚约,誓不嫁他人,守志不二,为单家护守忠贞一直到今天。

苦等音讯几十年,如今人就在眼前。单廷玑拜张翁为岳父,完成婚约。张翁问女婿,是否擅长什么?单告诉老翁说:“我惟独善走南北,很熟悉道路,还懂得一些满洲话。”老翁听了,只好一笑了之。

时逢关督大人某某准备接官眷,将要选一个能干的人,张翁推荐单廷玑。廷玑入见,关督见了他很高兴,命他迅速出发。单廷玑回到家,对妻子说起迎接官眷的事。他想到,京师的官眷初到南方,他可以借机会在道中招待好他们,日后还可以谋些其它的差事做。单妻张氏同意他的看法,取出数百金鼎力相助夫君。

官眷一路走来,凡是器用、饮食、游览,单廷玑都使众人皆得欢心。关督夫人非常高兴,抵达官署后,盛赞廷玑能干,并且说他一路奉迎,破费不少,应当重重厚赏。于是关督大人就命单廷玑接替了张翁的关吏职位。

单廷玑接任后,受到岳父张翁悉心教诲。张翁将几十年来的阅历、关税等事务全部教给他。单廷玑做了三年关吏,又从事盐业,积累了上万金。他根据官府的规定,通过纳捐,取得了通判一职。步入仕途后,他并不避讳昔日为丐的经历,曾向同僚说起做乞丐时的往事。后来,他升迁为襄河同知,几年后死于任上。张翁每年仍会办置衣裤送给乞丐们,好施不倦。

昔日,张翁因为财物被窃,无法交差,遇到与张翁并无交集的单廷玑的父亲,他慷慨相助,帮助张关吏解除了难关。单父去世后,单廷玑沦落为乞丐,张翁不以其为辱,信守婚约,让女儿和廷玑完婚,并且收留他,教诲他,也不负单父昔日的恩德。张翁的女儿几十年信守约定,誓心守义,也真是一个贤淑的女子。故事中,无论是守义的人们,还是慷慨尚义的人,在上天的安排下,各得其所,各得所报。

事据《小豆棚》卷一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