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中共禁民企涉传媒 马云帝国危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10月11日,星期一。

今天关注的焦点:又是泄洪惹的祸?河北一满员大巴坠河13死;中共拟禁民企涉足新闻界,马云媒体帝国危险?大陆房企藏雷恐连环爆,多地政府大撒币救楼市;丑闻!IMF总裁偏袒中共,美日促其下台。

又是泄洪惹的祸?河北一满员大巴坠河13死

10月11日,河北省石家庄平山县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

根据多家陆媒报导,11日早上7点左右,当地敬业集团的一辆通勤车载着51名员工,在途径王母桥时,车子被湍急的水流冲进滹沱河。截至当天晚上7点,共50人被救出,其中37人平安,13人抢救无效死亡,还有一人失联。

事发当时的视频显示,大巴车泡在河中呈倾斜状态,大部分车体已经被淹没,只有车顶部分还在水面上,上面站了十几个人,焦急地等待救援。可以看到,车子离开河岸有一段距离。视频拍摄者说,“一车人哪!”

可能有人纳闷,这车子过桥,怎么会被水冲进河里呢?事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据平山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的说法,因为近期雨水多,“地势低洼的地方涨水了,车过桥的时候,桥面是被淹没了。”但是,事发前这座“漫水桥”是否已经被封,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具体情况还要等警方调查。

涉事公司的一名员工告诉《南方都市报》,事发路段的王母桥正在修新桥,所以大巴走的是临时使用的旧桥。由于“水流太急,结果涉水了”。

10月11日下午,大纪元记者从周边居民那里了解到,王母桥附近的道路已经施行交通管制,车辆无法从桥上通行。

虽然平山县委宣传部说,“雨水多”是河水上涨、桥面被淹的原因,但其他人却给出不同的说法。

附近度假村的一名员工对大纪元记者说,是(上游的)岗南水库在泄洪,对河段造成了影响。“澎湃新闻”也从平山县水利局人员那里得知,近日,该区域上游有水库在放水。

看来,这似乎又是一起和水库泄洪有关的事故。

我们说“又”,是因为近期,大陆华北部分地区持续降雨,不少水库因此开闸放水,导致下游洪灾频发。比如,截止10月10日,山西省因洪涝受灾的人数已经超过一百七十多万。

中共拟禁民企涉足新闻界 马云媒体帝国危险?

而与水库的“大放特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对言论管控的进一步收紧。

前几天,大陆知名媒体人罗昌平,因为评论电影《长津湖》、质疑朝鲜战争的正义性,被官媒口诛笔伐,8日被三亚警方刑事拘留。这种杀鸡儆猴的做法,目的是让民众更害怕,不敢在公众场合说不符合“主旋律”的话。

就在罗昌平被刑拘的同一天,中国发改委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其中提到,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它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等等。

有网民找出2010年的报导,显示当时,新闻出版总署还是鼓励非公有资本进入新闻出版产业。不少人感叹,短短十年发生这样颠覆性的政策转变,北京开倒车的速度真是太快了。

北京时事评论人张天琪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当局这么做,是要让国企垄断新闻行业,对民众进行更加彻底的洗脑。

张天琪说,中共当年得到政权靠的就是枪杆子和笔杆子,1949年以后靠的也是这两个杆子。作为笔杆子,新闻传媒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10年前,胡温当局允许民营资本进入传媒行业,因为当时尤其是一些传统媒体江河日下,出台政策是为拯救传统媒体。现在当局试图从民企手中收回新闻产业,说明对言论和信息的控制,比以前更紧。

在讨论中共的动机的同时,不少人也在想,那些民营媒体还能不能继续生存?特别是马云,在过去几年建立了庞大的“媒体帝国”,这个“帝国”是不是危险了?

据媒体统计,马云实控的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目前掌控的媒体资产可以大致分为四大类。第一,社交媒体,包括持有微博近30%的股份;第二,商业类期刊和平台;第三,娱乐影视平台,包括阿里巴巴影业、华谊兄弟、淘宝天下等;第四,主流新闻媒体和新媒体平台,包括收购了香港《南华早报》等等。

今年3月,《华尔街日报》曾接连放出消息,说是阿里积聚了庞大的媒体资产,习近平整肃马云,就是担心阿里利用资本左右舆论,北京有打算拆分阿里旗下的媒体业务。

我们把《华日》之前的报导和这次拟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新闻的消息放在一起看,不难得出结论:阿里的媒体帝国,已经岌岌可危。

大陆科企豪捐表忠心 房企藏雷恐连环爆

说到阿里,还有这么一条消息。

目前,山西遭洪涝灾害肆虐,“阿里系”的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集团、马云公益基金会和蔡崇信公益基金会,10日宣布向灾区总计捐出7,000万元人民币。

但是,带头巨额捐款的科技巨头,并不是阿里。有朋友可能猜到了,是腾讯。

10日,腾讯率先在微信公众号宣布,集团旗下的公益慈善基金会将捐赠人5,000万元人民币,来援助山西。腾讯的宣示,简直像示意起跑的枪声一样,随后,字节跳动、百度、拼多多等科技公司纷纷宣布捐出5,000万元;阿里系则捐出7,000万。

《香港经济日报》报导说,腾讯向来是最“识相”的,之前中共喊出“共同富裕”政策,他们马上宣布投入500亿,这次的捐款也发挥了“带头”的作用。

同时,有陆媒11日指出,在各方响应的捐款行动中,过去积极捐款赈灾、扶贫的房地产巨头们,比如恒大,到目前依然静悄悄。原因不是别的,正是房地产业陷入财务困境,已经自顾不暇。

恒大是中共打击房地产中第一个爆雷的,但这只是冰山一角。

据《华尔街日报》11日报导,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正在进入业内所说的“史上最大房地产泡沫”的最后阶段,地产开发商将面对的,是总额超过5兆美元的庞大债务。

这个数字,是2016年底的将近2倍,更超过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去年整体经济产出。全球市场都在面临可能来临的违约潮,约2/5开发商从国际债券投资人手中借出的债务,出现了警告信号。

台湾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近日也在脸书发文,表示中共的一连串监管行动,可能加速泡沫的催化。他还形容如今的恒大“已经跟死了没有两样,现在只看如何肢解而已”。接下来该关注的,是继恒大之后,谁会跳出来。(时事纵横

谢金河指出,花样年债务近千亿港元,看起来不妙;另外融创中国、富力地产、SOHO中国、华夏幸福、绿地集团这6家企业,都有可能逐渐浮上台面。

楼市太冷!宁波、哈尔滨买房有奖 最高百万

房企出现金融风险,大陆很多城市的楼市也已经从“过热”变成“过冷”,一些地方政府开始想办法救市。

10月11日,黑龙江哈尔滨市政府网站发布《关于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购房补贴政策。

文件给出发放补贴的标准,其中博士生可获得10万元人民币,硕士生5万元、本科生3万元、大中专生(含技工院校)2万元,到哈市学习或定居的新市民也可得到1万元补贴。文件还特别指出,补贴是以货币的形式一次性发放。

有网民调侃说,“中专也补助,真是出血本啊。”《证券时报》则报导说,“哈尔滨打响(救市)‘第一枪’。”

这第一枪可能刚打完还冒着烟呢,同一天,浙江宁波奉化区发布“人才购房补贴申请公告”,里面开出的补贴金额更加丰厚。

文件显示,符合条件的大专学历或初级职称人才,最高可获得8万元补贴;符合条件的本科、硕士、博士可获得的补贴分别为16万元、20万元和40万元;而通过奉化申报入选或全职新引进的国家级人才,最高可获得100万元补贴。

消息出来后,有微博网民说,“奉化房子卖不出去了”、“没人接盘,还想找人接盘。”

丑闻!IMF总裁偏袒中共 美日促其下台

下面,我们再来关注国际方面的一条消息。

10月1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召开董事会会议,决定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的命运。IMF发声明称,在审查过程中,董事会试图“厘清细节”。

无疑,这给同在今天开幕的世界银行的年度会议笼罩了一层乌云。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上个月公布的一项独立调查显示,2017年间,时任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CEO)的格奥尔基耶娃,和前任世银领导人金墉,曾在办公室里对员工施加“过度的压力”,来操弄数据,以便在世银的旗舰报告《2018年经商环境》中,把中共政府的全球排名从85位提升到78位。

通常来说,经商环境报告依据投资环境来进行评比,排名晋升可能促使更多外资流入、提振经济及金融市场。各个国家在评比中极力争辩,为的就是提升自己的排名。

当时,世界银行管理层正在寻求中共政府对一项重大增资行动提供支持,所以当时世银领导层就在排名问题上,暗中帮助中共。

对于调查的这些指控,格奥尔基耶娃都否认了。

10月8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举行了马拉松式的长会议。

英国《金融时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说,包括法国、德国、意大利在内的部分欧洲政府支持格奥尔基耶娃留任,选择与中共、俄罗斯站在一起。

不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两个最大股东,日本以及掌握IMF16.5%股份的美国,都希望格奥尔基耶娃下台。美国官员希望,可以有更多时间来研究关于世银数据做假的不同说法。英国此前曾发表声明说,英方支持事件透明化。

格奥尔基耶娃在担任世银CEO时曾表示,“《营商环境报告》倡导的公平、高效和透明的规则,有助于改善治理和打击腐败。”

但是我们发现,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中提到,中国是金砖经济体;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中更写道,“中国是今年十大改善最显着的经济体之一。”

《营商环境报告》多次为中共美言。不过,这却和中国的真实情况截然相反。

近年,由于中共的专制集权制度是致命伤,导致在中国的投资、劳动环境异常恶劣。又因为中国的劳工权益长期被贬抑,罢工、劳资冲突等问题,更是层出不穷,企业在中国经商的风险,与日俱增。

非营利监督机构“布列登森林计划”(Bretton Woods Project)协调员维艾拉(Luiz Vieira)指出,世银涉嫌篡改报告数据的危机,远不只是少数个人行为,而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治理上存在“更深层的结构问题”。

他说,“这件事凸显了世银和IMF在依据可靠研究、提供建议方面,真正值得信赖的程度。这令人质疑,哪些人得了好处?他们的分析有多扎实?又受到多少‘地缘政治’和‘出资国家’的压力?”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云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