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结束“美式共产主义”

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可能有些人还记得1961年由马塞洛‧马斯特罗安尼(Marcello Mastroianni)主演的喜剧经典作品《意大利式离婚》(Divorce, Italian Style)。六十年后,我们似乎正走向一个,甚至正生活在一个,远没有那么有趣的真实版的“美式共产主义”社会。

什么是“美式共产主义”?人们会认为它与苏联的古拉格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真的吗?

10月6日,洛杉矶市议会几乎一致通过(11票赞成;2票反对)COVID-19强制令,要求人们必须出示接种疫苗证明才能进入室内餐厅,电影院,沙龙,购物中心,和几乎每一个你可以想到的娱乐之都的公共室内空间。

另一些城市,在我们联邦政府的鼓励下,不久将不同程度地效仿洛杉矶,有些已经这样做了。

也许当整个社会都生活在古拉格里时,古拉格本身就没有必要了。

这发生在我国的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宣布他的“圣战”之后几天。加兰与其它几个政府教育机构相勾结。他的“圣战”针对的是那些反对学校董事会用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马克思主义的流毒)给孩子洗脑的父母。马克‧莱文(Mark Levin,美国著名保守派律师,电台主持人)将加兰的行为称作“东德国家安全部式的”。

加兰把这些全国各地不断涌现出来的忧心的父母们称为“国内恐怖分子”。

事实证明,司法部长自己的孩子把自己装扮成反种族主义者,然后通过“全景”公司(Panorama)煽动这种极权主义种族仇恨的所谓理论,从中赚取了大量利润。

当你认真思考,你会发现,共产主义,尽管它高调,不断变化,在道德上花言巧语,是迄今为止最能够让精英们赚钱的制度。所谓的精英就是共产党领导人和他们的朋友。

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前古巴独裁者)以亿万身家去世,而他的人民生活在地狱中,这并不是偶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住在华丽的帝王行宫,玉泉山,其部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川普总统的私邸,海湖庄园,似乎也相形见绌)。

权力确实属于(某些)人民。

不过,如果马克思泉下有知,他会认为,中国、俄罗斯,当然还有古巴,都太穷了,不能成为共产主义的样板,尤其是几十年前。波尔布特的柬埔寨可能更会让老马感到困惑。

马克思认为他的制度将首先在德国实现,因为德国是更现代化的工业化国家,可以为过渡做准备。

他错了(至少在东德出现之前,但东德成为共产主义国家只是由于苏联的干预。当然, 纳粹主义也有马克思主义的成分。)

但是,他真的错了吗?也许他只是太超前了。

哪个现代工业化国家比美国,这个最富饶的国家,更容易孳生共产主义?

在美国,共产主义甚至不需要一场革命。它可以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因为美国许多领导阶层的人似乎已经为迎接它做好了准备。

当然,他们并没有把目前在美国发生的事情称为共产主义,或者社会主义。因为那样做只会引起分歧。通常,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甚至不承认自己在做什么。

但他们正在这样做。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他们这样做的基础是一党制。这更像是中国,在宣传和社会控制上是共产主义的,但在经济上,或多或少是资本主义的。而大多数聪明人都知道,社会主义在经济上最终是要失败的。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列宁就明白这一点。他在掌权几年后就实行了有限的资本主义——新经济政策。

但是一党制仍然很有吸引力。当与不同程度的资本主义搭配时,它显然可以成功。所谓的“中国奇迹”就是数以百万计的人,主要是在邓小平的资本主义时代,摆脱贫困的产物。

几乎所有的民主党都相信中共是未来的道路,不幸的是,共和党的一部分人也相信这一点。而且,正如我以前指出的,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以行动与中共联手,如果不是用语言的话。

10月7日,在共和党的明显参与下,国会不成熟地、出人意料地取消了国家债务上限。这只是这种日益趋向于一党统治的一个例子。民主,特别是多党制民主,对于现代高科技时代来说,太难以驾驭,太老旧,太具“启蒙时代”色彩了。

在向加密版共产主义的过渡中,或者不管你称之为什么,有许多民众推波助澜。这些人宁愿被引导也不愿思考,或者只愿为自己的利益采取行动。是人性的这一部分造就了优秀的共产主义者。事实上,共产主义的存在要归功于他们。

他们是美国允许共产主义走进大门的部分原因。他们当中有一些是最富有和最成功的公民,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成为傻瓜。

此外,他们不是这个国家的建设者。那些建设国家的人是托克维尔在写《美国的民主》时看到的乡亲们。这些独立、自立的公民组建了如此多的非政府爱国组织,为所有人谋福。

谢天谢地,好消息是这些人并没有消失。意识形态战争还没有结束。歌剧还没有开始,演唱家甚至还没有打开她的乐谱。

梅里克‧加兰和他的盟友们在攻击美国父母时犯了一个大错误,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感到愤怒了。想想他们有多少人,父母们已经受够了残暴的公立学校系统,它没有为任何人服务,只是被用来洗脑。

家长们正在全国各地组建一支军队。对爱国忠诚的美国人来说,竞选学校董事会正在变成头号职业或副业。

但更大的事情正在发生。不仅是敏感的政治评论家才看到这一点——他们每天都在电台上谈论这个事。

足球赛季到了。这个国家对亲共产主义的领导人感到空前的厌烦。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从极权主义的COVID强制令,到阿富汗史无前例的国家耻辱,到主流媒体除了撒谎无所作为。

越来越多的人在足球场、纳斯卡车赛场(NASCAR)、音乐厅和街道上对这种情况表示不满。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运动。它展现了惊人的一幕: 成群的美国人聚集在一起,高喊:我们支持布兰登!(注:在10月纳斯卡车赛场上,观众齐声用不雅言辞指责总统拜登。在对冠军布兰登[Brandon Brown]的采访中,NBC记者故意将观众指责拜登的呼声扭曲为“我们支持布兰登”。)

“我们支持布兰登!” 这是一位 NBC记者对纳斯卡车赛观众呼声的解读。我们也可以将其解读为“再见,共产主义,再见。 我们热爱这里的自由。”

作者简介:

Roger L. Simon是一位获奖小说家,曾获奥斯卡最佳剧本提名,PJMedia的共同创建人),现在是《大纪元时报》的自由撰稿人/编辑。他的新书包括小说《山羊》(The Goat)和非小说《道德自恋如何摧毁我们的共和国》(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他在Parler的用户名是@rogerlsimon。

原文“Time to Stop ‘Communism, American-Styl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