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最严监管出台 中国传媒全面“姓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4日讯】最严监管出台,中国传媒全面“姓党”?25家金融机构将被清查,金融整肃剑指谁? | 热点互动 方菲 10/13/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0月13号星期三。10月8日中共发改委公布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全面限制非公有资本进入新闻采编等领域。这个规则是细化成了6条,有分析认为这可谓是最严厉的,对民间资本进入传媒的管制,将造成行业的大倒退。随后就传来消息,蚂蚁集团已经将其持有的财新传媒的股份全部卖出。

那么为何此时出台如此严厉的管制?下一部中国的自媒体是否也会遭到整顿?另据外媒报导,中共近日锁定25家金融机构,将展开为期2个月的反腐调查。聚焦这些金融机构与民企的关系,其中包括恒大的主要贷款人中信集团、中国农业银行,投资蚂蚁和滴滴的中投、中国人寿等。那么这一轮风暴又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呢?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来讨论这些热点事件,两位都在线上,一位是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我想先请横河先生来解读一下,我们看到最新的,对于非公有资本不能进入新闻采编领域的这样一个最新的监管条例。我想先请您解读一下,因为这一次它这个监管条例它分成6条。就包括什么非公有资本不得引入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不得从事新闻采编业务等等。请您解读一下这些规定,特别是包括什么叫“非公有资本”?

横河:先讲一下这个规定其实不是第一次了,在这之前也有过。最早的时候是2012年的时候,新闻出版总署,就是它的新闻业务的主导部门主管部门,它就有一个规定,非公有资本不能进入这些领域,报刊、出版这些领域,这是2012年,这可以认为是一种专业指导。到了2017年的时候,网信办出了一个,就是关于互联网的新闻信息,是非公有资本不能介入。然后从2018年开始,就是由发改委,发改委它不属于专业指导部门了,它是属于一个普遍的。

所以它这个2018年的时候,出了一个叫负面清单,这负面清单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中国的法律经常是,法律和规定都很含糊,那么出负面清单的这个目的是,把不能的就是禁止的部分公开出来,凡是不禁止的,就都可以做。实际上原来是起这个作用的,2018年就开始了。后来当时推进的时候,就是发改委和商业部,就跟这次一样的,所以每年它会有一个负面清单。

这次负面清单其实是减少了很多,但是在新闻管制方面,它把它细化了。原来只有一句话,后来这次细化成了6条,就是在几百条里面,有这么几条是关于新闻管制方面的。这里头就是有一个具体的它是代表什么意思,你看6条规定,第一个就是非公有资本不能从事新闻采编。所谓新闻采编的话,就是到第一线去采新闻。

主持人:对。

横河:那就是媒体的最原始的职责,那么这个它说私营经济是不可以的。就是说你如果是一个互联网的机构,你比如说什么腾讯或者是网易,你不能自己去采访新闻,你只能拿中共中宣部,就是中共的几个大的喉舌它们采的新闻,你可以拿来转载,你自己不能去采,这是第一个,就是新闻采编一定要是中共自己垄断的。

第二个是非公有资本你不能够投资涉猎和经营新闻机构,就是说采编是技术上的,你专业方面去采编,但是投资也不可以。只要是这些新闻机构,非公有企业、非公有的资本就不能够去入股,不能入股的话,我想这个可能就是说是禁止投资吧,就是说在财务上不能够干涉,通过财务试图来干涉新闻这方面的中共垄断地位,我觉得这是在财务方面。第三点就是它不能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什么频道这些东西。

主持人:包括公众账号也不行。

横河:对,也就是说你不能够,这有点像subcontract。

主持人:对,我把其中一个。

横河:转包给你,包给你一部分,让你来经营,这也不行。所以说以后媒体,就中共的喉舌这一级的,它每一个细节都得自己经营,它不能再去找私人企业来帮它承包了,这不能做了。第四个就是它列举了一大堆,政治、经济、军事,我没有看到任何一条不包括在内的。这方面的直播业务不能做,凡是涉及到,我看了一下大概。

主持人:所有各个方面。

横河:除了你自己家务以外,自己家里做的事情以外,你转播你自己在烧菜这是可以的,除此之外,可能都不能转播,只要是跟公共有关的事件,都不能转播了、不能直播了。所以这点我估计将来会影响到自媒体很严重,因为自媒体现在有一部分,除了评论以外,还有娱乐以外,确实有一小部分是赶这个新闻热点的,这些以后可能就是禁止的部分。然后就是非公有资本不得引入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这什么意思呢?

就是新闻其实分两类,一类就是一类新闻,一类新闻就自己去采,自己去做的,这是一类新闻,二类新闻就是转载的。以前有些私营的,非公有的这些媒体它可以转载,你像互联网就是,它可以转载。但现在转载的话,显然它把海外转载都给堵死了,只要是海外的新闻媒体的,你都不能转载,你不能自说自话转载。除非是中共媒体转载了,你才能跟着中共媒体转载。

主持人:那这个的意思就是说比如说腾讯、网易你们不能转载《华尔街日报》,就海外媒体的这个报导的新闻,你们只能转载国内党媒的新闻。

横河:对,就是这个意思了,所以这几条路,等于把非官方喉舌的这个路全部都堵死了。最后一个就是不得举办那些新闻舆论的论坛、峰会,或者是评选活动。我想这个就是禁止非公有的经济,在这个领域有任何发言权,或者任何影响力。就是你搞什么评选,你影响力不就上来了吗?别人就知道你有这么一个管媒体的东西,你可以评选谁好谁不好,对中共来说的话,它就不希望这一部分评选的东西可以给非公有的资金去增加影响力。

我想这6条其实是非常有针对性的,因为它现在是这样的,只要上了这个规定,那叫负面清单,上了负面清单就要严格禁止的,只要它不禁止的你都可以做,所以以前是只有一条,当中有很多很多灰色地带、漏洞,你可以怎么解释都可以,现在它这一次把这个漏洞全部堵死了。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非公有资本,实际上那个含意就是说,公有资本之外,那么公有资本就是是不是比如说除了中共政府直接投资的,地方比如说广州市或者什么,它也算公有资本对不对。

横河:对。

主持人:那么除了这些政府的投资之外,那么其他的一律算做非公有资本,也就不管像您刚才说的互联网企业也好,还是民营企业也好,还是甚至比如说我自己掏腰包来做这个事情,这也属于非公有资本。

横河:只要不是政府投资的,实际上政府投资所谓就是,以前说起来就党报,早期的时候我们知道党报也不是不赚钱,当时就是说党报要自我经营,所以南方的一些党报它就自己去开了一些媒体,在它下面办媒体,就像《人民日报》办《环球时报》一样,但是当时广州日报它就办了,广州党媒集团就办了什么像《南方日报》、《南方窗》,就是这种。这种实际上它是党报的附属的一些小报。

利用这些小报就打破一些党报的禁区,这样的话来吸引观众,让大家来付钱,就可以反过来养这个党报。那么这种都是属于党报系统的,后来这些擦边球不让打了嘛,所以他们就开始到民间去集资,就用媒体集团去用一个非党报的,成立一个媒体集团,或者是一个什么新闻集团,用这种集团,因为它名字已经看不出是党报的了,然后到民间去收集一些民间的资本,那现在可能也不让做了。所以说说党报的话,就包括中央级的,各省级的,只要是党委办的,它都属于公有的,因为是财政拨款的。

主持人:那如果这样的话,如果非公有资本不能进入媒体,因为你其实新闻采边是媒体最基本的职能。基本上所有的媒体,我觉得绝大部分媒体都是有这个功能的。如果非公有资本不能进入这些媒体,这些媒体要是都只能靠党和政府的钱养着,那能养多少媒体啊?那部大部分媒体全部都要倒闭了吗?

横河:它党报的话可能就是,现在不知道在经济上怎么管,我现在发现有一些问题是这样的。就是在政治上卡紧了以后,其实现在很多政策它并不考虑后面的经济问题,那么党报的话,如果说是省一级党报的话,它应该有省的财政来出,但这样的话实际上收入会大大的减少。如果你不去到民间去筹款的话,要维持下去很困难。但是显然现在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考虑它的政治效果的问题。

关于经济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一系列的行业的整顿,它都牵涉到一个经济问题。很多人失业,或者这个行业就运行不下去了。但是目前看还看不出来,就这方面政策会有考虑这部分人失业的问题,或者这个领域的经济状况,经营好和不好的问题,可能还没放到议事日程上来。所以我们现在可以预计的是,这些报刊、这些杂志、这些媒体都会遇到很严重的经济问题,但怎么解决,目前我们没有看到有相应的政策出笼,或者是相应的规定。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同样这个问题我引申的请教一下您,就是我们且不去管党媒生不生存得了,但是有一些民间媒体,你比如说这个消息刚出来,我们就看到有消息说蚂蚁把财新的持股全部卖掉了。那一个蚂蚁一个财新,最点的两个,一个是互联网的资本,一个是民间的媒体。所以这样一个规定出笼,您觉得是不是针对这样的个体来的?然后会造成什么效果?

Jason:其实是的,我们知道了财新集团,胡舒立大概是2010年建立的。当时事实上是顺应中共当时的一个政策,大致是在2011年初出的一个政策,但是它内部人应该是知道这个政策知道早一点。它就说这个政策当时是鼓励民间资产进入到新闻传媒行业,她是顺应这个潮流,然后建立。财新在国内也小有名声,包括马云,各个财团都给它投资。那么这个政策出来以后的话,我感觉像财新这样一个民营的经济或者媒体,应该就已经要淡出整个产业了,那么马云自然在这个时候就把这个资产放弃掉了。

这个我想的话,前一段时间,比如说胡舒立突然莫名奇妙地挂出一个烧烤猪头的一个消息,大家很多人在解读。后来这个消息,我后来就看到完全封闭所有的非公有资产,非党资产进入传媒行业,我大概意识到,会不会不是胡舒立提早几天看到这个消息,气愤不过,然后开始烤猪头。但是我的感觉上,其实这事实上是一个消息又团灭了中国的一个产业。这个产业基本上就是跟媒体所有相关的民营资产。

刚才横河已经全面的把6条都分析了,其实你可以注意到,它不光是你不能做媒体,不能投资媒体,甚至你有一点点的媒体的影响力都是不可能的。你比如说给媒体举办会议,给媒体发奖,这些全都不可能。甚至包括你去转播一个海外的篮球赛或者足球赛,这都不允许。就是一切你作为一个非党产去影响很多人的活动,哪怕你表面是一个体育比赛,这都不允许了。

这个事实上,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一个极端的,把整个媒体各方面严格控制起来的一个非常非常强的举措。所以说这个消息星期五星期六出来以后,我就一下意识到,整个中国未来实际上的传媒可能已经消失了。因为这个消息出台以后,它把所有的民间的资本媒体拿走以后,那么以前跟所有的这些比如说党的媒体,产生市场竞争的这些因素就消失掉了。

那么真正的党媒它就会更左,因为它没有跟它在内容上,或者说是抢新闻上各方面跟它竞争的这样一个市场大环境。那么党媒,就跟历史上你经济转入计划经济以后,完全是党的意志来说话的时候,那么媒体基本上也就是,包括现在的一些党媒,也会丧失它真正的去采编各方面这样的一个运营状态。所有的中国传媒很可能因此都会进入一个消失的状态。以后中国真的是没有媒体。习近平的那个媒体是党的喉舌的这样一个说法,真的会非常准确,非常严格地在中国开始实施进行下去了。

主持人:可以它怎么去执行呢?你比如说中国这么多省市,这么多地方。它如果有个地方报纸,它从哪哪哪企业拿点捐款,它每一个都可以发现吗?它发现了以后,每一个都可以做惩罚吗?

Jason:现在中共其实它是双管齐下,它对于用很多方式在限制私有的财阀,马云这样。或者私有的这种资金进入教育,进入媒体,这是对于私有方面的一个往出排斥。那么另一方面,对于它党的整个这个体系,从上到下,它有很多的方式,就比如说我们知道现在中纪委和国监委,它时不时的一轮一轮地去全国巡视。这个巡视这个运作方式本身的话,其实就是让从上到下,各层官员你必须严格按最中央的一个人的思想去行动。

那么整个这样一个运作方式也让它保证的话,你不敢去做。底层官员他不会说为了我这个媒体能多赚点钱,我把我的乌纱帽丢了,或者说我直接跟对中央的政策对着来,这是不可能的,在中国的官场。为什么它把整个中国的官方资金还允许它做媒体这个事情,是因为钱是它给的,那么它对于这群人的控制是百分之百的。那么你比如说像胡舒立这样的人,它最终是个私人媒体,赚钱是她的唯一目的。

你中共有政策,她可以沿着你的政策打擦边球。这个擦边球本身就让中共,包括习近平非常恼,就是反感。因为你不断地打擦边球的过程中,它就不断地得监管。同时,你又使得它的党媒有这种竞争的压力。所以说当它把所有的这些比如说财新这样的媒体,从整个媒体行业拿走之后,那么它对于党这个体系的管辖,就直接可以让它做到对于所有媒体,全方位的,非常准确的,没有任何人跟它耍心眼的,打擦边球的,来进行它的这种喉舌宣传。

主持人:这听上去是个非常可怕的前景,因为我记得以前中国南方,像那个南方周末,那是属于是比较好的一个记事报纸,最终在中共的政策下就被打掉了。现在可以说中国也就是财新,我记得前一阵有关限电,有关恒大还出了一些深度报导。你像这样的媒体,如果以后没有的话,你真的是万马齐音。

Jason:你包括郑州当时的很多消息,其实都是像这样的媒体爆出来的。党媒现在是不做事情的,就是躺平的状态的。所以说这个,我感觉这次这个清单出来,订得这么细。细到了各方面的影响力,包括你给奖,组织会议这样的影响力都不允许存在的这样的情况下。就是说这方面它是真的是下狠心,下决心,来煞住整个所有的党外因素,对于中国媒体的任何影响。

主持人:你提到郑州,其实我们再来说一下自媒体。我觉得这6条可以说有一些直接也是针对了自媒体,你比如说当时武汉肺炎的时候,我记得有一些武汉的市民,武汉病毒出来的时候,他在家里,他就记录我今天做了什么,明天做了什么,我上武汉街上去看到了情况。这就属于民间自媒体了。那你说像这种算不算非公有资本的新闻采编,或者说我在郑州大水边上,我在那直播,然后这就算非公有资本的直播?

Jason:这当然算。你看我们前几年洪水,武汉,我当时一直看一个频道的人,一个武汉的人到江边去看水涨到哪了啥了,这样的一个情况,这其实都是新闻采播,那么未来这都是不行的。所以说中国的整个自媒体行业,可能又要,我就说一个政策再次团灭一个产业,这个产业就是中国整个民间新闻媒体这个产业。那么这群人当然他很多人都是以此为谋生的,那么他们只能庸俗化。

其实呢中国你去看整个中国的自媒体行业,庸俗化的程度已经是非常非常可怕了,就是插科打诨的成为主体,个别的有新闻价值的,我现在是一个一个看不见了。就是基本上这个政策出台以后,它就有法律依据的去打击你。这就是在我看来,基本上你要说点有思想的东西的这种自媒体,将来应该都要悄然声息的在整个世界中消失掉了,剩下的就是插科打诨,就剩一个插科打诨。

主持人:横河先生也请您来谈一下,就是您觉得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中共要出台这么严厉的这个舆论控制和新闻管制呢?甚至是把整个媒体、把整个行业团灭。

横河:其实中共对媒体方面的控制,一向是比较严格的。就是说在其他的领域有所放松的情况下,这个新闻媒体这个部分,它也是相对各个行业来说是开放的最少的,卡得最紧的一个部分。因为中宣部一直管着所有的媒体,所以后来这为什么就是,你看BBC那个报导里面就谈到这个,就是财新投资的问题,阿里巴巴在财新的最大的股东就是华人文化集团。华人文化集团实际上是上海的,它是上海市委、上海市的宣传部门的一个集团。

那么这个集团就是以这种民间组织的身份,民间团体的身份出来,就是为了骗外面的钱,还有一个作用是骗国际社会。所以当时我记得有些人就是为了搞清楚这些集团怎么回事,做了很多研究,要把它揭出来,这实际上是中共在背后,是中共的喉舌,而不是什么所谓民间文化团体,或者是民间这个新闻团体。那现在就好了,中共把这个理清了。以前有很多事情,在海外要跟这个海外的这些政治人物要说清楚,中共的那些就穿着马家的这个中共机构还不容易,现在习近平倒是很干脆,把这些一个一个的都归到,完完整整的就归到党的系统里面去,也不搞那些伪装了,我觉得这倒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从两方面,一方面呢是从这个,就是目前习近平要走的中国这个方向来看,它不是一个行业,不是一个企业,不是一个个人,而是说他整个方向很清楚,就是要把这个私营的资本,排除出对中国的政治有任何影响力的这个程度,完全排除出去。那么当然对于宣传领域的话,应该是最重视的,他绝对不容许在宣传的调子上有任何区别,这是他的一个整个的,就是从他的世界观,从他对这个国家的愿景来看的话,这是这么安排的,就他自己。所以说你可以跟最近的一系列这个行业和领域的这个清洗结合起来看。但另外一方面来看的话呢,和中共当前这个形势是有关系的。

一个就是说目前你看,房地产,原来这个国内的经济,现在房地产业本来是这个国内经济最主要的一支推动的,拉动的力量吧,现在房地产已经不行了,那很可能其他方面也会出问题,有的地方已经出问题了。再加上今年的各种灾害也特别多,所以这时候他更要把这个媒体控制住,就是不能够让这种,就是中共认为不稳定的因素,在这个媒体上面披露出来,或者是在自媒体上披露出来,要完全管控。再一个呢,目前我们看台湾问题比较紧张嘛,那有人说习近平要备战,是不是备战这个不清楚,但是肯定的是说,在这段时间之内中共还会有一个是危机的处理,还有一个是不是在处理危机当中,需要对外做一些事情。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媒体的控制就非常重要。因为他最终的目的是要控制住中国的老百姓,不能够让中国的老百姓知道任何真相,任何海外发生的事情,或者是国内发生的事情。已经有很长时间,国内发生事情要到海外来看,那现在把这条路,国内发到海外的这条路,和海外送到了国内那条路,比较大的官方途径给堵塞掉,我觉得可能有这几方面的因素。

主持人:好的,Jason博士对于这个为什么现在出台这样的严厉的监管,你有什么补充吗?

Jason:对,我同意横河的分析。其实是两方面,一方面是被动的,一方面是主动的。就是被动地说就是说中国现在就是好几头灰犀牛,就是扑面而来。比如说刚才就是谈到的整个经济领域、金融领域,就是房地产各种企业,就大的暴雷的事情不断的发生,然后这个金融领域,再包括这个就是整个能源还有其他的灾难,这些东西就是对中共来说,它是必须捂着。你就像是你提个塑胶袋,这个塑胶袋已经快烂了,你怎么办?你抱着它。就说就是你控制得越紧,就是因为它这个方式已经快烂了,撑不住了,这是被动一方面。主动一方面,就是确确实实有人分析说,就是说它想打仗。

那么如果它想打仗的话呢,它必须得控制媒体,把中国人的思想变成一个劲儿,就跟现在这个《长津湖》这个电影一样,这个电影千疮百孔的历史错误,但是他不能说,因为这个电影需要把中国人训练成愿意跟它打仗的一个状态。那么这就是要求就是它就是主动的,就是我有这样一个目的,有这样的一个开始快速塑造人的这个思想的这样一个要求。那么最快把这个人塑造好呢?就是给他一个完全封闭的状态,高压式的塑造这一批人,这也是一个主动的原因。所以说这两方面原因,可能共同都有,所以说它出现非常极端的,开始控制中国的媒体,不管经济问题。经济就是说你投资我都不要了,我就是要把所有的媒体、所有的声音控制在我手里头。

主持人:是,我们看到最近中共的做事,这一年来做事都是一个特点,就是说极端的一刀切的运动式去做,然后至于说后果是不顾的。还有最近另外一件事情,我觉得也是同样类型的,就是最近中共又开始了对金融领域的整肃,这个好像是首次它这么大规模的,对二十五家金融机构,而且很多都是国有的这种金融机构,来做一个巡视。那像我刚才一开头说的,跟恒大有关系的,跟滴滴有关系,跟蚂蚁有关系的,甚至包括跟海航有关系的,您怎么解读中共这个最新的这样一个对金融领域的整肃?

Jason:对,海外媒体有分析,比如说《华尔街日报》最近有篇文章,它分析说,说这次整肃可能是跟恒大跟滴滴,或者说是跟蚂蚁集团这边有关系。但事实上中共官方的说法,它事实上是想就是说,保证这些金融机构,就是中共自己的党产完全是有符合这个政治要求。什么意思呢?这个要求就是说完全符合习近平的意志。那么习近平的意志是什么呢?就是说党产就是党产,党产不应该被任何外部的这种私营的,或者是某个财阀,或者某一个个人所影响。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的话,他其实就是视察这个,我想一个重要的角度,就是看看你这个企业是不是跟私营企业有一些,就是不应该有的瓜葛……

主持人:你银行就是要贷款的呀,你银行就是给不同地方贷款的呀。

Jason :对,但是这就是中共这些金融企业,属于一个特殊的角色,它一方面承担着一个中共顶梁柱的这样一个角色,另一方面它又是一个企业,所以说还有一个企业正常运作的方式。那么正常运作,那么金融行业当然是觉得自己能赚钱的企业去投资嘛,这就是出现一个问题,这时候去查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回过头来看,那15年为什么中信集团你给恒大带来那么多钱。15年恒大正在往上走的呀,17年恒大,中国当时几乎是最大的一个房地产企业。15年的时候它在往上涨,给它投资应该是没错。但是如果说这个事因为这个事情,你把中信的相关人员查了,那么这个事实上就是在单一化这些金融企业未来的整顿角色。

他以后可能就把这个作为这个市场企业盈利这个部分,他不得不让位于政治的需要。那么政治需要什么呢?政治需要完全跟私营的这些大亨们,完全割裂,那么这个过程本身就使得,可能这些金融企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它可能是躺平的状态。我只给党企业贷,我这个私营企业我怕惹事,我就不给你贷了。那么这个过程中本身,其实呢对于中共一贯宣扬的,扶植中小企业等等,它都可能是个负面冲击。但是没有办法,中国这个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运动式治国,我一再说是运动式治国,它不是个制度性的治国,它是个运动式治国。

那么运动来了,所有的中共官员,你包括现在25个整个中国的这种金融企业的老板,都在密集的学习习近平的讲话,看看习近平思想到底在我这个行业怎么体现,然后到时候巡视官员问我问题我怎么回答,然后我怎么准备我的这个文件,保证我的每做的一项都有一个官方的文件作为背书,就像我们证明数学题一样,我每证一步都有个公理在那儿支撑着。就是整个他的心思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发在这个事情上,而巡视组互相会比较,你在那个公司查出问题了,我这没查出问题这不行,这成了一个中共内部互相整的过程。整的这个过程中共官员就得躺平。

但是另一方面从习近平的角度来看的话,这就是他的需要,因为啥呢?他保证中国任何一个领域不留白的听他的话,严格学他的思想。就某种意义上讲的话,金三胖在北朝鲜那个权威,我想中国可能逐渐会出现。就是原来胡锦涛和温家宝说我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那是因为他没有尝试这样的方法,你必须用这样的方法一个一个的去巡视,巡视这个方案就是最近这几年搞出来的。这个方案真的是像小时候抽那个螺旋那个东西一样的,就说抽得中共官员就不得不完全按中央的意志走,那么经济因素,经济发展这个时候就不得不让位于政治因素。

主持人:对,抽到后来就疲于奔命最后很多人自杀。但是就是说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你依然是很难理解习近平为什么要怎么做。你比如说现在恒大的债务危机,甚至可以引爆整个中国房地产的这种暴雷。在这个情况下,银行的坏帐它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办,就是银行本身有点自身难保。这种情况下他要去查银行,当然他的这个说法是说金融腐败。所以就说您怎么理解他最终想要达到的这个目的呢?

Jason:其实我刚才谈的就是控制。就是比如说恒大,我倒不认为他会真的针对中信当时对恒大的那笔贷款,把中信哪个人给抓起来。我倒不会是这样,他主要还是保证中信的所有人,未来思考的问题的角度,不是说是我跟恒大这个头关系不错,我们俩最近吃饭在这个会所交往不错,我来跟他贷一笔钱。那么你的所有的思路都应该是说党是不是有相应的政策,要求我在这某个领域贷款,那么我就给某个领域贷款。就是他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所有的人思维完全向中央政治靠齐,而放弃整个经济方面的考量,当然也放弃个人关系的这样方面的考量。

主持人:且不说他能不能达到目的,但是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中国的这个金融业。中国的这个权贵和资本是分不开的嘛,所以金融业很多后面其实都是太子党这种权贵阶层。他这样的一做的话,您觉得这个牵扯到的政治的因素和政治权斗的因素有多少呢?

Jason:历史上金融业查得很少,就是因为刚才你谈到一个问题就是说其实现在的高层官员他不会收贿赂的,他其实都是去做这个投资人员,比如说都是搞私募基金了等等这样的东西。因为那是冠冕堂皇的,而且赚的钱不是说是几亿的,他是上百亿的那个赚。上百亿的钞票你运到谁家里谁都挡不住的那种,就是不敢收的那种感觉。所以说整个金融这个领域一直是中共最高层,就是白手套最多的或者利益最深的一个方向。

那么其实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他查得比较少,那么这一次他去查一下子也有好处,就是至少从政治上能震慑住一些人,让很多家族在明年的这个二十大前,可能也产生一种震慑作用,就让他们不敢胡说什么,对习近平有任何的挑衅等等,可能也有这样的因素在里头,就是中国不可能没有一个政治因素去做一个事情,它一定背后有这样的政治因素在里头。

主持人:是,那横河先生也很快请您就这个问题谈一下您的看法,因为我们看到说像《华尔街日报》在谈到至25家金融机构的时候,它是提到王岐山的。那我们也知道说金融领域其实有很多权贵家族,王岐山以前在金融领域当然是人脉很深厚,其实也有比如说就是江家的一些势力在里面。所以您觉得他有没有针对这些势力去做打击的因素呢?

横河:这肯定有的。因为二十大之前,其实中共内部的这个争斗其实是满严重的,就虽然说现在目前我们看习近平是完全掌控了局势。但是你从另外方面看的话,这些中央级的或者是像解放军报这些,很多媒体都在谈这个政变或者甚至是连处理,像江苏省公安厅的一个处长。

主持人:姓罗的是吗?

横河:对,直截了当的就很可能是想策动暗杀这一类的行动了,就好像是。那么也就是说这里头其实是满严重的,就是你不停地谈政变,还列举了历史上很多这个例子。那显然是要在二十大之前,要把一些挑战性最强的这些家族给镇住。因为这些家族它都有强大的金融的势力在背后,就是说他不见得有政治,就政治上他已经不见得是在位的,很多不在位你比如说江、曾,他们不在位已经很久了,所以他们的影响力是要通过还在位的人去体现出来的,这就是我觉得为什么现在还要去肃清周永康的瘤毒,为什么要在这个政法系统大规模的清洗。

实际上这些人某种程度上很可能在代理那些已经退休的,或者是已经离开政坛了一段时间的人,代理他们的利益。所以说在这里两个方面,一个是把他们可能在现在体制内的还在掌权的那些人的给清洗掉。另外一方面是这些大家族把他们的钱的来源,金融这一方面的给切断掉,或者至少是有一个震慑作用,就是我现在查你这个了,你要动一动,那我马上就给你好看。所以这几个方面一动以后,我想可能是为了确保二十大的连任也好,或者是二十大的新的布局也好,可能这是能够其中起到一个作用吧。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就是中共所有的金融机构严格的说,每个金融机构都一定有一个很大的这种大家族的权力和这个金钱结合起来的这么一个集团,在多少控制着那些金融机构。

主持人:是。好,还有一点时间我想很快也请横河先生再谈一下另外一个事情,也是挺有意思的,就是这两天还有一个消息是哈佛的中国学院,它在北京的一个暑期班办了16年。就是每年有两个月时间,好像美国这边的学生去北京,然后就去做这样一个访问学生。他这样一个计划现在停了,他说他要把中国学院从北京搬到台北,而且要叫台北学院。所以很多人分析它是一种中共这个软实力再一次受挫,因为哈佛其实跟中共走得很近嘛。所以这样一个事情就引起了很多人关注,那您怎么看这个事情?它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呢?还是真的确实说明说,它在软实力方面,现在越来越多的受到脱钩的一个现象。

横河:你要说是软实力受挫呢,我倒觉得不见得,外面亲孔子学院这是软实力受挫,但这方一面这次看来的话,是中共这方面主动行动。因为从目前所知道的情况来看的话,说是跟他们合作的北京语言大学,不能够给哈佛…

主持人:什么宿舍什么。

横河:学习的学生提供足够的后勤供应,包括这个住宿都不能够保证。那这个只能说是中共方面主动提出来的。我们知道中国很多大学就是为了吸引非洲留学生做了很多很多安排,从来就没有什么住房的问题,还有那么多补贴。但是为什么这个时候对哈佛的这些学生就要这么苛刻呢?我觉得这实际上是故意做出来的。就跟当年奥巴马到中国访问,就忽然说是这个飞机的梯子坏了,让他从那个飞机下面自己放梯子一样的,在中国没有一件事情不是政治的。

如果说跟哈佛有一个项目突然之间说是床位不够了,那些哈佛的学生不能够都住进去,那肯定就是一个政治信号。所以哈佛这一点他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他们认为责任是在中方,那我相信这也是中方,所以很难说它是软实力受挫,而是说它自己主动放弃,在这方面。那么为什么呢?有人认为可能跟国外在取消孔子学院有关系。

还有一个可能性的就是和美国的关系现在,就像刚才Jason博士说的那条,就是中国的官员现在不敢在政治上面,去犯可能的错误,既然美国现在跟中共交恶交得这么厉害,而且中共现在表现出的一种就是战狼外交也好,或者是不买账也好。那么这时候如果跟美国合作的项目表示过多的热情的话,那可能会犯政治错误。于是这个时候不见得是上面有个统一命令下来,但是根据这个风向,人家会适当的调整,就是我不这么热情。而在中国你只要不热情,事情就办不下去,那就可能导致这个结果。所以这跟中国现在目前一个大的政治方向是有关系的。

如果我们看到如果非洲的留学生也受到同样待遇的话,那我们可以认为这是另外一件事情了。但是如果说现在没有看到非洲的留学生有这样待遇,而哈佛的留学生有这样的待遇,那么很可能就是一种反映了中国的一种政治风向的问题。这一点我觉得不可能说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一个我觉得是一个必然的现象。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您说中共那边主动在跟美国这边脱钩啰?不管是文化上、教育上还是其他方面。

横河:对,在多个方面其实现在脱钩的现象已经比较明确了,即使美国现在表态不想脱钩,其实中方现在表现出来的是非常愿意脱钩,只是说它不是作为一个大的政策一下推出来,而是说逐步逐步地实现的。就是说它很多表现是,脱钩实际上是双方面的事情,相对来说目前美国在经济上,甚至在金融上倒是有一股力量在推动不要脱钩。但是中方现在好像是顺其自然的脱钩,有的方面还在促进脱钩。

主持人:但现在哈佛搬到台北去了,中共不担心它的软实力受挫吗?就是台湾现在影响慢慢比它要大了,至少在文化方面。

横河:这就是我所说的可能在某一个角度上来说的话,这不是最高层下的,因为跟哈佛这个合作不见得最高层下的,但是他是看了这个政治风向以后,自然而然做出的这么一个决策来。所以说和台湾的关系及软实力的问题,是中央最高层的政策。但是最底下来说的话,他是以自己目前可能最大利益化,或者是最小损伤的方式来考虑问题的。你不可能让北京的某一个语言大学去考虑习近平考虑的这个,和台湾争夺朋友的这种事情上面去,不大可能考虑,所以目前来看,我们看中国的对外政策方面,或者是在一些文化交流,或者是合作方面会出很多问题,其原因就是因为大的风向和中共……

主持人:就是矛盾之处。

横河:大的政策上面它不见得是合拍的,所以底下的人不见得每件事情都能够请示到最高层,所以他们自己根据自己的判断做的决策,会发生这种矛盾的。

主持人:是,好的,那非常感谢横河先生,我们也感谢Jason博士给我们的解读,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那么节目最后我们也想提醒大家一下,欢迎大家订阅《方菲访谈》的频道,频道链接就在视频的下方。这一周我们刚刚发布了一期对台湾的财经专家谢金河先生的专访,那大家感兴趣的话,欢迎订阅、观看和转发。好的,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
时事评论员:杰森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