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原“610”高官彭波神秘的特务身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6日讯】日前中共“610”办公室前副主任彭波因涉嫌受贿罪在江苏无锡被提起公诉。有关彭波的背景和涉及中共国安特务身份的内情,陆续被曝光。曾与彭波早期在官媒有交集的知情者向大纪元披露部分情况。分析人士则认为官方通报彭波的政治罪名或涉及参与反习政变

老同事曝彭波特务秘辛

现居美国的原大陆《中国青年报》记者郭军告诉大纪元记者,1980年代曾与彭波共事几年。

1957年生于北京通州的郭军,1985年3月进入中国青年报社当记者、编辑,在那里度过了近33年的工作生涯。1999年中青报搞“全员解聘全员竞聘”,郭军成为“待岗职工”,曾因讨薪维权与报社多次打官司,2017年8月他以主任编辑职称退休。当月离开中国到美国。

图为1986年郭军参加《中国青年报》组织的旅游,在圆明园。(本人提供)

据郭军介绍,他进入中青报时,彭波在国际部,后者1990年代初就调去中国青年杂志社。他说彭波“应该是受过特务训练”。

“他的身高一米六不够,也就是一米五八的样子,非常女性化的。他那个身高选拔为特务的话,主要是属于文化特务,就是说搜集情报,进行文化渗透,主要是这方面。”

郭军说,中共培养特务也是学历化,所谓改革开放后有两个途径。一个是通过国家安全部,另一个是通过大学。

1983年7月,原中共中央调查部整体、公安部政治保卫局部分、中共中央统战部部分单位、国防科工委部分单位合并成立国家安全部。

郭军说:“共产党特有的一个途径,就是早期80年代初的时候。国家安全部在大学里边选择一些他们认为政治上比较可靠的,比如根正苗红啊,历史上没有跟国民党、跟所谓的反动派有什么关系,海外关系不是很复杂的这种学生,他们安全部会找这样的人,然后进行短期的培训。彭波是这种情况。”

郭军举例说,国际关系学院就是“特务大学”:“它有特务专业跟非特务专业。主要就是外语学院,我有一个亲戚的孩子,也是这个学院毕业,但他是属于非特务专业。90年代的时候,我采访国际关系学院这个特务大学,主要是采访刘欢,就那个国内的歌星。他就是这个学院毕业的,但他不是特务专业的。”

“特别是各省公安厅的家属子女,一般只是形式上参加一下高考,但是会被特招进入这个特务大学。专业特务都是世袭的,爹妈是特务,儿女是特务。”郭军说。

据大陆公开资料介绍,国际关系学院(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简称“国关”,地处北京市西郊,由中共教育部直属,是以外语、国际问题为教学科研的全国重点大学。资料未显示学校与国安系统有关系。

郭军说,彭波受过训练之后,可能因为什么原因,没有进入国安系统,到了中青报的国际部当编辑,然后当到副主任,后来调走。彭波在中国青年杂志社的时候还向郭军约稿。

多家海外中文媒体曾报导,彭波落马后,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今年3月14日在推特上披露说,彭波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1977级学生,与自己曾是宿舍室友。彭波在1982年春大学毕业时,被国安部(当时国安部未正式成立,或指其前身)选中,并在国安部接受了两年的“专业培训”。

大纪元记者查看吴仁华推特,已看不到相关推文。记者曾在美东时间10月13日、14日多次试图致电吴仁华核实,但对方没接电话,发简讯息也未见回应。

有关彭波的国安人员身份,大纪元记者无法向中共国安部求证或置评。

“610”老虎彭波案官方简历被删

今年3月13日,中纪委官宣,原“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涉嫌严重违法问题,接受调查。

8月17日,中纪委官网通报对彭波立案审查时公开其问题,除了贪官常见的大搞权钱交易等,显眼的是“对党不忠诚,背离党中央关于开展网上舆论斗争的决策部署,放弃对网路阵地的管理,公器私用、靠网吃网”。

8月26日的官方报导指,彭波涉嫌受贿一案调查终结,移送起诉,彭波被逮捕。至10月11日彭波被起诉。

彭波落马后,官方随即删除他的官方简历,以及中国商业网站上的个人讯息。目前大陆百度词条也只有彭波的被查信息。

海外维基百科上后来整理的彭波词条介绍说:彭波生于1957年3月,湖南南县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本科毕业,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博士。

据介绍,彭波高中毕业后任教于南县一中,后参加恢复高考首届考取北京大学中文系,并在毕业时接受国家安全部系统招聘,进入北京语言学院等院校进修。此后任职于《中国青年报》国际部,1989年随丁望创办《中华工商时报》,与胡舒立、杨大明等人皆为同事。1994年,转任中国青年杂志社副总编辑,后任社长。2003年,调任共青团中央网路影视中心总编辑、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副社长。2006年,调入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历任五局(网际网路新闻宣传管理局)副局长、九局(网路新闻协调局)局长、十局(网路新闻应急局)局长。2012年,获任命为国家网际网路信息办公室专职副主任。2015年,改任中共中央政法委网路舆情应对与依法处置协调小组组长、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2018年,任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学系教授。

值得关注的是,彭波曾任职的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又称“610”办公室,是已被裁并的正部级中共中央直属机构,最初成立于江泽民主政的1999年6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报告认定,“610”办公室是听令中共中央的国安“法外机构”,主责协调各机关镇压法轮功。

2018年3月中共搞机构改革,“610”办公室职能并入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和公安部。不过,政府文件及网路公开讯息显示,中央以下的省市县级别的“610”办公室依然存续。

在彭波落马之前,外界并不知晓其原“610”办副主任身份,也未知何时担任“610”相关职务。

分析:彭波或涉参与反习“政变

官方通报彭波的罪名中有一条:“对党不忠诚,背离党中央关于开展网上舆论斗争的决策部署,放弃对网际网路阵地的管理”,引发外界关注。

对此,香港《大纪元时报》社长郭君分析,彭波实际上是长期掌管宣传的江派前常委刘云山的人,主要是跟鲁炜在一起。他们的问题可能就是在外面一直在说的针对习近平的政变。

2012年9月,彭波担任网信办副主任,当时的网信办主任是鲁炜,后者已于2017年11月落马。官方称:鲁炜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肆意妄为,野心膨胀,以及“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是“典型的两面人”等等。

郭君说:“2015年中国出现了非常大的事情,就是天津爆炸案,是在北戴河会议结束的那个时候发生的,一直有消息说是(涉及)暗杀习近平,就是他在离开北戴河回来的路途上(动手)”。

2015年8月12日23时34分左右,天津港危化品仓库发生大爆炸。爆炸现场产生的冲击波巨大,天津市及河北省局部地区均有震感。北京地震台网检测显示,两次爆炸引发微型地震,现场出现蘑菇云。官方称事故共造成165人遇难、8人失踪,798人受伤。

这年还发生了东方之星号翻船事件。2015年6月1日在湖北监利县容城镇横岭村对开长江水域,观光游轮东方之星翻船。官方称6月13日寻获所有死者共442人。

郭君说,这两个事件发生都是非常敏感的时候,中共党内斗争很激烈。再有就是2015年发生一个大的股灾,也被外界称为江泽民、刘云山势力对习近平的一场金融政变。“刘云山的儿子,还有车峰,就是当时的太子党起了很大的作用,就是利用网路舆论先把股票调起来,制造这个金融事件。相关的人后面陆陆续续都出事了,这都针对习近平。”

2015年夏天中国罕见股灾期间,A股证券市场超过90%的股票跌幅超过50%,千股跌停的巨幅震荡持续上演。股灾发生后,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以及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等先后遭到当局调查。证监会主席肖刚也于次年下课。

肖钢2019年9月曾在一场演讲中首曝股灾内情。他表示,媒体传递信息、助推情绪的特质使其在股票市场中的作用变得日益重要和复杂。

郭君表示,很多事情其实是通过彭波做的,比如通过网信办控制舆论,“针对习近平的用网路制造金融事件,那能操盘的就是彭波。他是江派一个主要干活的人。”

在中共十九大前还发生了雷洋事件。2016年5月7日晚在北京市昌平区发生的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便衣警察怀疑市民雷洋嫖娼,在拘捕过程中雷洋逃脱后被再次拘捕,押解途中雷洋死亡。

郭君说,习近平当时本来是查办北京警察。当时傅政华就组织了北京的警察跟习近平示威,所以习没办法,一下就退了。

曾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握实权的傅政华,已于2021年10月2日落马。中共大外宣多维网10月15日发文引述消息再暗示傅政华的罪状之一,就是“在雷洋案处理中拒不执行中共中央领导‘公平公正处理’批示,暗中纵容北京基层警察抵制拘捕涉事警察。”

在彭波执掌政法系统新闻宣传和舆情工作的2015年至2018年期间,中央“610”办公室主任正是傅政华。

郭君说,2017年中共十九大开完了以后,因为刘云山下去了,很快鲁炜就出事。到最近孙力军出事,傅政华下台,也就波及到彭波。

“目前习和江派之间斗得非常激烈,习报复性的把彭波抓起来,退了也不放过他,实际上是对正在帮政敌干活的人有很大的震慑作用。”她说。

另外,彭波的“610”身份在落马后才第一次公开,郭君认为,现在把他这个职位公开,把他处理了,“也是对现在政法委系统镇压法轮功的那批人,一个很大的打击。”

郭君认为,彭波牵扯到2015年天津爆炸和中国股灾,还有东方之星的沉船事件,“这里面的内幕要真的揭出来是会触目惊心的。这个人知道的秘密非常多。”

2015年彭波担任中共政法委网路舆情应对与依法处置协调小组组长,是在时任政法委书记主任孟建柱任内。近期习近平当局不断清洗政法系,包括孙力军、邓恢林和龚道安等大批政法系高官落马,不少分析认为剑指孟建柱。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