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元独家】郑州医院遭疫情问责 文件泄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7日讯】7月以来,河南省会郑州市先遭暴雨袭城,紧接着爆发医院内COVID-19感染,导致全市封城,多名卫健官员被免职、甚至立案调查。不过,大纪元最新获得的六院内部文件不但泄露了背后内情,还间接证实了郑州的雨灾和疫情是人祸,而非天灾。

2021年7月20日郑州遭遇暴雨洪灾,伤亡惨重。期间定点防疫医院——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简称 郑州六院)发生院内感染(简称“院感”),并令疫情扩散。据河南省卫健委8月11日通报,7月30日聚集性疫情爆发后,郑州六院“院感”已致146人染疫。

7月31日中共将郑州市卫健委书记、主任付桂荣郑州六院党委书记马淑焕、院长贺瑞免职,并于9月4日对贺瑞等人立案审查。

而大纪元最新获取的郑州六院内部文件,披露了不一样的内情。

引爆疫情的郑州六院 如何通过“三甲”评审

中共在官方通报中,除了甩锅境外输入之外,主要将这一轮疫情归咎于郑州六院防控不力,爆发“院感”。

8月16日中共国务院专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医疗机构感染预防与控制工作机制的通知》,要求加强防范医院内的感染。

郑州六院院长贺瑞2021年3月10日的讲话文稿截图(大纪元)
郑州六院院长贺瑞2021年3月10日的讲话文稿截图(大纪元)

但在数月前,2021年3月10日,郑州六院院长贺瑞还在全市卫生应急工作会上宣讲该院的防疫成绩,例如“收治数量近全市一半”,“实现了医务人员和外包服务人员零感染”。

贺瑞在讲话中称,该院从组织管理、环境工程控制、个人防护三个方面层层把关,第一时间实施院区闭环管理,严防院内交叉感染;做到对病毒“零感染”,对环境“零污染”;疫情防控转为常态化后,始终高标准落实感染防控各项措施,依然做到“零感染”。

郑州六院“三级甲等”评审文件截图(大纪元)
郑州六院“三级甲等”评审文件截图(大纪元)

郑州六院另外一份“三级甲等”评审文件显示,3月5日下午评审专家组组长张庆宪代表专家组郑重宣布:河南省传染病医院“三级甲等”医院现场评审通过。

评审文件显示,“在历时三天的现场评审过程中,17位评审专家分别从医院管理、医疗管理、医德医风管理、药事管理、医学检验和临床用血管理、护理管理、感染防控管理······对河南省传染病医院进行了多维度、多层面和全方位的检查。”

在评审大会上誓言“零感染”的院长贺瑞,现已被撤职,并被立案审查。

大纪元记者多次致电郑州六院,询问六院是如何通过三甲评审,以及院内感染是如何发生的。六院工作人员回复说,“现在是非常时期,院方明令不接受采访。”

郑州六院,又名河南省传染病医院,是河南省的防疫定点医院。

根据六院内部文件,郑州六院在2021年3月5日通过“三级甲等”医院的现场评审,成为全省唯一一家三级甲等传染病医院。三级甲等,是中共医院管理体系中的最高评级。

六院在郑州雨灾中的真实场景

郑州市在7月20日的暴雨中受灾严重,郑州六院也不例外。

大纪元获得了郑州六院的7·20汇报材料,其中披露了郑州六院的房屋建筑、以及电气和医疗设备、物质的受灾情况。

汇报材料中的现场图片显示,郑州市的医院大楼不但屋顶积水严重,而且还有裂缝,导致雨水大量灌入大楼内部,室内仿佛也在下暴雨,甚至医院大楼内的电梯都泡在雨水中。

郑州六院7·20汇报照片显示,医院大楼屋顶严重积水。 (大纪元)
郑州六院7·20汇报照片显示,雨水从屋顶灌入医院大楼。 (大纪元)
郑州六院7·20汇报照片显示,医院大楼的电梯都泡在雨水中。 (大纪元)

库房受灾照片显示,郑州六院的药品库房都浸泡在积水中。

郑州六院的药品库房浸泡在积水中。(大纪元)

受灾设备情况汇总文件显示,郑州六院有大量电气和医疗设备,以及医用耗材在雨灾中受损或损毁。

值得一提的是,郑州六院7·20汇报材料还披露说,7月22日郑州市卫健委主任付桂荣视察了六院灾情,并进行现场指导。

7月22日郑州市卫健委主任付桂荣对六院进行灾后视察。图中三女从左至右为六院院长贺瑞、市卫健委主任付桂荣、六院书记马淑焕。(大纪元)

付桂荣在视察中对六院书记马淑焕、院长贺瑞指示说,水灾后容易发生大疫,要严防灾后传染病疫情。

孰料一语成谶 ,7月30日六院“院感”引发的新冠疫情被当局公开。7月31日,付桂荣、马淑焕、贺瑞等人被免职。

依据中共《三级医院评审标准(2020年版)》,三级医院的建筑规范、医疗设备和设施、人员需符合《传染病防治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要求。

因此,2021年3月新晋三甲医院的郑州六院,其建筑和医疗设备、设施等理应合规达标。然而郑州六院7·20汇报材料中的现场照片,曝光了医院大楼在暴雨中近乎豆腐渣的真实场景。

记者也向郑州六院医护人员询问,鉴于该院建筑设施在7月雨灾中的不堪表现,该院是如何通过河南省卫健委系统的三甲评审。但六院医生均回复不能置评,只能联系宣传科。郑州六院宣传部门暂时无法联系上。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说,“郑州六院通过了中共最高级别的医院评审,中共也出台了各种严防院感的政策措施,但这一切都未能阻止疫情爆发,以及雨灾中巨大的生命损失。罪魁祸首其实是中共及其弄虚作假的腐败体制。”

他相信郑州六院和河南卫健官员的关系可能不一般,但不认为对个别官员的追责能有助于疫情防控,“跟甩锅境外一样,当局只是转移民愤,把责任甩给个人而已”,他补充说,“品质不合格的医院是如何通过评审,卫健系统这些官员又是如何被选拔上来,对于这些稍微深层的问题,中共都置若罔闻。”

中共官宣称,2021年7月17—20日的特大暴雨,导致郑州市截至8月1日共遇难292人,失踪47人。

不过,中共这一说法受到外界的普遍质疑。不少中国民众和境内外媒体都质疑郑州雨灾更像是人祸;并批评中共的无预警泄洪,以及未及时停运地铁等失职渎职行为,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

(市六院)市卫生应急工作会院长发言稿
郑州市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主任付桂荣到市六院视察指导灾后恢复工作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