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土匪还是英雄?还原“座山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8日讯】他,经历了极为动荡的年代,外敌入侵,内战残酷。他,曾是驰骋战场的将军,也曾是屈辱求生的战俘,从富甲一方到家破人亡。对他的评价,毁誉两极,到底哪个是真?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百年真相》节目。今天,让我们来还原《智取威虎山》里“座山雕”的原型谢文东

京剧《智取威虎山》,取材于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是江青在文革时期一手扶持的八大样板戏之一,当时可谓是家喻户晓。剧中的座山雕被描绘成一个盘据在东北深山里的土匪恶霸,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最后,被中共侦查排长杨子荣生擒活捉。

2015年,央视主持人毕福剑在酒桌上翻唱了剧中的著名选段,还唱一句点评一句。他唱道:“共产党!毛主席!”然后小声说,“可把我们害苦了!”接着又唱:“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然后说,“这啥打扮啊?”他的即兴点评,引得哄堂大笑,在场的人还报以掌声。
这段短视频流出后,在网上爆红,也引发轩然大波。几天后,党媒发文炮轰毕福剑;紧接着,他从央视的萤幕上“被消失”了。据知情人透露,当时,毕福剑只不过是一人兼两角,唱词中有两个版本,其中的评论部分,来自《智取威虎山》的民间版本。

这出京剧有不同版本,那么,剧中的角色座山雕,是否也有另外的形象呢?翻看资料,我们发现果然如此。而且他非但不是大反派,还是一位了不起的抗日英雄。

影评人马庆云曾发文透露,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丢失东北,座山雕却仍然坚守那片土地,领导抗日,曾作战到只剩一兵一卒。日军试图以高官招降他,让他投靠溥仪政权,被他断然拒绝。

中共政协主办的《纵横》杂志,也曾在2006年第5期刊登一篇文章,题为“千秋功过谢文东”。文章说,座山雕本名谢文东,在日本占领东北期间,曾组织“自卫团”与日军多次作战,后来被民众推荐为抗日民众救国军总司令,是东北抗日联军的重要力量。据传,当时日本人无奈地哀叹“小小的东三省,大大的谢文东”。

谢文东应该说是座山雕的原型之一,因为还有不少人认为,另一个叫张乐山的土匪才是座山雕的原型。但是,关于张乐山的材料,不少细节禁不起推敲,甚至互相矛盾;而且原始资料来源不明,无法辨别真伪,所以我们在此不提。

那么,谢文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1887年,谢文东出生在辽宁省宽甸县永甸村,原名谢文翰。1925年,他因卷入一场官司,举家搬到了黑龙江省依兰县土龙山的西太平镇。在地广人稀的大东北,谢文东带领全家养蚕、置地,在几年内就过上富裕的生活,还当上了依兰县土龙山区第五保的保长。当时,民国政府实行保甲制,一保大约管辖100户。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占领了东北三省。原东北军的李杜将军组织了抗日自卫军,谢文东就带人参加了李杜的队伍,被任命为土龙山骑兵旅的团长。后来,抗日自卫军反抗失败,谢文东又回家组织了一个几十人的自卫团。

从1932年10月开始,日本政府分批向东北派遣“开拓团”,进行武装移民。日本扶植的伪满政权,经常以执行“警备”任务为借口,骚扰当地百姓;还以极为低廉的价格收购农民土地,并强行收缴地契和私人枪支。

谢文东组“抗日民众救国军”被日军抓捕逃走

大家都知道,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枪支更是安全保障。被逼到这份上,大家只好武装反抗。1934年3月8日,谢文东和土龙山区的其他保长带领两千多人,拿起武器,直冲太平镇政府和警队,解除了日伪警署的武装,还袭击了前来安抚的日伪县长和三十多名伪军。

3月10日,谢文东又率队阻击了前来增援的日本关东军第十师团六十三联队。联队长饭冢朝吾大佐被打死,伪警察大队长盖文义、铃木少尉等17名日军被击毙。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土龙山暴动”。当时,《纽约时报》、《泰晤士报》都进行了报导。

谢文东将这支队伍取名“抗日民众救国军”,还打出了“宁做中国鬼,不当亡国奴!”的口号。由于奋勇抗战,他们得到民众的响应,很快就发展成为东北抗日的主力。眼看着“民众救国军”声势越来越大,日军急忙调集大批部队前去镇压。

1934年10月,谢文东率领的队伍遭到日军围剿,伤亡惨重。他带领剩下的十几名部下,逃入了深山。

此时,中共出现了:谢文东遇到了赵尚志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1936年,谢文东的队伍被革命军收编,后来改编成东北抗日联军第八军,他本人任军长,并入了党。在谢文东的率领下,第八军转战依兰、宝清、桦川、桦南、勃利、方正等县,屡屡重创日本关东军。

那时候,在前线征战的谢文东还不知道,日军打听到了他一家老小的藏身之地,将他的妻子杀害,还抓捕了他的老母、儿媳和孙儿等亲人。随着日军兵力不断增加,第八军的处境也越来越艰难。

1939年初,日本出动70万关东军和30万伪军,对抗日联军大规模进攻。联军浴血奋战,但因寡不敌众,十一个军三万多人,最后只剩不到2,000人。谢文东的第八军二千多人,也只剩一二百人受困深山,弹尽粮绝。那时正值冬季,士兵们冻死、饿死的越来越多。

很多人饥饿难忍,偷偷下山投降了日军。全军7个师中,除了战死的之外,有5个师长率部投降。扛到1939年3月19日,谢文东无奈领着剩下的24名部下,从深山中走出,向日伪军投降。

之后,谢文东被押送到伪满洲国首都新京,也就是今天的吉林长春。日军和伪满政府对他礼遇有加,还许诺可以让他做伪满洲国高官,但都被拒绝。即使这样,日满当局也没杀他,而是将他押解回依兰。

途中,谢文东试图从船上跳入松花江自杀,被及时发现。此后,日伪当局一直对他实行严密监控。回乡后,谢文东借口自己年过半百,坚持不为日伪政府做事。他提出需要养家糊口,后来被允许到勃利县城子河煤矿当了一名普通矿工,直到东北光复。

抗战胜利 谢文东选择国军 与共军作战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内战紧接着爆发了。国民党和共产党都劝说谢文东,希望他重组队伍,加入自己一方。中共方面,谢文东的老战友李延禄将军派人给他送去亲笔信。但谢文东最终选择国军,被蒋介石任命为合江省保安军第二集团军的中将司令。他给李延禄回信说:“我已无路可走,再说国民党是中央政府,代表国家,你们共产党都归他管,何况我了,我既受到了政府的委任,就只有听政府的了。”

谢文东只读过四年私塾,没多少文化。但他认定,国民政府是唯一合法政府。而且,受够了日伪政权欺压的谢文东,对苏联扶植的共产党政权,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感。他最后投奔国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内战中,谢文东率领国军,与共军作战。经过几场恶战,他领着剩下的少数人马,逃入深山老林。

1946年11月20日,谢文东和他的儿子被中共侦察排长杨子荣诱捕,第二天,父子俩被押解到依兰县城。同年12月3日,勃利县举行了公审大会;会后,谢文东被枪决。

在行刑的头天晚上,谢文东看到给他拿来酒和菜,按当时风俗,他知道共产党要杀他了。谢文东让看守找来中共合江军区司令部保卫科长王世芳,他说:“我是中央国民政府任命的第十五集团军上将总司令,我老谢头儿当过抗联的军长,也参加过共产党,打过日本鬼子。历朝历代、中国、外国都讲投降不杀,优待俘虏,日本鬼子都没敢杀我,你们共产党就这样说杀就把我杀了?我抗日有功啊!”这成了他最后的遗言。

相信杨子荣 被诱捕枪决

《智取威虎山》里讲述的,就是谢文东被杨子荣活捉的那段历史。那么,谢文东到底是怎样被“智取”的呢?据杨子荣的战友回忆,当时,杨子荣冒充自己是另一支抗日队伍将领“九彪”的人,用暗语和谢文东的联络人搭上线。

之后,他先被引荐给谢文东的副官和一名连长,俩人答应带他们进山,但连长对杨子荣一行并不放心,曾想缴了他们的枪,却反被杨子荣带的人给制服。

到了谢文东所在的棚子里,杨子荣举枪质问:为何让手下冒犯自己,坏了江湖规矩,并要求谢文东去向自己的主子“九彪”道歉。为了表示诚意,谢文东连枪也没有带,一边穿衣服,一边向手下说道:“是我们对不起人家,没办法了,去说说吧。”下山后,他傻眼了,等着他的,竟是中共军队。

就这样,谢文东被活捉,不到半个月,就被枪决,人生永远停在了59岁。他更不会想到,自己在死后被写进《智取威虎山》,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

半个多世纪以来,京剧《智取威虎山》以虚假的剧情,煽动仇恨,成了中共用来给民众洗脑的工具。还原“座山雕”原型的真实人生,不仅是为了告慰被中共杀害的中国英魂,也是为了还原中国人走过的真实历史。

观众朋友,谢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