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中共高调释义“共同富裕” 五大忧患紧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15日,中共各党媒称《求是》10月16日第20期中,将刊发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关于8月17日财经委员会第10次会议上的讲话《扎实推动共同富裕》文章节选。就党媒引述的部分内容来看,该文对共同富裕的目标和具体路径做了进一步的描述。

10月12日,美国之音发表题为《渴望“秩序和权威”,习近平全方位整顿中国社会》的文章提及,仅10月8日一天,中共办了四件大事:发改委发布《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对非公有资本参与新闻采编播发等业务进行限制;美团遭34.42亿元的巨额罚款;上交所终止联想在科创板上市申请;罗昌平并被提起公诉。

美国之音文章称“这四件事只是中国近期对金融、经济、媒体和文化等产业进行整顿的最新事例而已。”并回顾了李光满“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一文,曾给外界带来的巨大影响。

自8月17日中共正式挥动共同富裕铁拳至今不到两月,类似10月8日的整顿事件已成中共治理常态,如今,再次高调发文阐释共同富裕,透露了背后若干忧患缠身。

忧患一:呼吁勤劳致富,喂药“躺平”“内卷”重症

《扎实推动共同富裕》一文要求促进共同富裕需要把握好的第一条原则就是“防止社会阶层固化,畅通向上流动通道,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形成人人参与的发展环境,避免‘内卷’、‘躺平’。”

中共目前面临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社会财富分布的严重不均和官商勾结所形成的权贵阶层固化,让社会的中下层及年轻一代失去对未来的希望,在共同富裕的旗号下,大幅度左转进程中的每一次运动,给各阶层造成的精神冲击、财富清洗与威权秩序重整,使社会失去了运转的原动力,不仅是年轻人选择躺平,各行业各业内卷,就连中共官员也普遍出现怠政、懒政和躺平现象。

比如,针对仍在大规模上演的中国拉闸限电问题,德国CORS工程事务所工程师王维洛认为,这不是中国电力不足和煤炭缺乏导致的,而是中共的政策互相矛盾,下面官员很不满意,集体躺平抵制。

9月11日,中共国家发改委下发《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下达能耗双控5年分解目标。于是出现了各地为达标而运动式减碳限电的闹剧。王维洛解释说,“你上面发互相矛盾的(指令)。我就照着你互相矛盾的去干。——指令打架了,不是我的事情,所以大家都躺平。”

中共呼吁勤劳致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在中共割韭菜财富分配模式下,勤劳永远无法产生归属于自己的财富,勤劳与财富流失呈反相关关系,越勤劳的人被剥削的程度越深。

忧患二:资本市场恐慌,口头松绑民营企业

中共数月来对平台资本、教培、房地产、影视等行业的打击和高压使资本市场噤若寒蝉,万亿美元凭空蒸发。国际资本对中国市场的深深担忧。此次电荒也引发台商在中国投资的忧虑。外资企业也在快速撤离其在大陆的商业链,韩国三星、美国沃尔玛纷纷撤离大陆市场。

国内的民营企业更是风声鹤唳。《南华早报》9月11的一篇文章谈到,共同富裕的话题将浙江和广东这两个相距1000多公里的两名互不相识的民营企业主联系在一起,展开了频繁的对话,猜测着政府下一步的行动会对自己的资产有什么影响,“我们都开玩笑说,浙江的官员和亿万富翁这些天都在低调——他们希望每个人都忘记他们的存在。”

学者张维迎则公开表示,共同富裕将导致共同贫穷。华尔街金主索罗斯多次警告美国投资者们面临的中国市场风险。

资本市场的低迷和投资者的疑虑加速了经济下行风险,为此,中共诠释共同富裕,“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路透社解释说,这无疑将进一步缓解资本市场疑虑,有助于恢复民营部门信心。

可是,这颗宽心丸好使吗?万达王健林表示高管要带头买红旗轿车。10月8日,30名民营企业家参加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专题研讨班在上海一大纪念馆举办开办仪式。新华财经推特账号@XinhuaFinancial10月14日发文称,研讨班在浙江嘉兴结业,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江苏万顺机电集团董事长周善红、杭州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江苏永刚集团董事局主席吴耀芳、中企万盟董事长田源、泰康保险董事长陈东升等结业。

国进民退越演愈烈,党时刻都在惦记着民企们,民企们能睡踏实吗?

忧患三:人口老年化冲击波,恐引发债务与金融危机

人口老年化问题已成中共心头大患。40年的改革开放,廉价的劳动力供应是中共经济腾飞和外资注入的主要动力之一这使得中共GDP在2010年跃升世界第二。

有学者分析,中共2010年左右的经济发展转型时的增长率、城市化率和出口指标及制造业竞争力和1968年的日本、1987年的台湾、1991年的韩国大体相当。但2010年之后的十年,中共在债务杠杆率、城市化进程、制造业工人实际工资指标、人口老年化等方面越来越向着经济衰弱周期发展。即杠杆在不断加高,城市化率饱和,人口红利在消失,制造业工人工资成本爬升。

第一财经10月14日报道,1949年以来,中国先后经历了1950-1958年、1962-1975年和1981-1997年三次“婴儿潮”,年均出生人口分别达到2077万人、2583万人和2206万人。这三次“婴儿潮”出生人口会对应2010-2018年、2022-2035年和2041-2057年三次人口老龄化“冲击波”期。文章分析,与其他国家相比,根据2020年“七普”数据,中国人口老年化呈超大规模、超快速度、超高水平、超级稳定的老龄社会形态等四大超级特征。

发达国家一般在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时进入老龄化社会。2000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达10%,标志着中国老龄化社会。2000年中国GDP排名世界第六,人均GDP只是美国的2.64%,日本的2.49%。中国提前1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

中国社会的老龄化主要拜赐于使中国失去4.5亿人口的计划生育政策。老龄化的显而易见的结果就是适龄劳动力人口的减少和劳动力价格的提升,失能和半失能人口比例增长迅速,政府及居民养老、医疗、住房等压力大增。

界面新闻10月14日报道,据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彦斌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副教授刘哲希日前撰文分析,2020-2025年,老龄化将推动政府部门杠杆率每年上升3个百分点左右;2026-2035年,老龄化将推动政府部门杠杆率每年上升5.5个百分点左右。人口老龄化还会加剧系统性金融风险甚至诱发金融危机。

未富先老、老而不康、城乡同老等问题都会对经济发展提出严重挑战,加上年轻人的躺平、官僚的腐败与不作为,中共所谓的GDP世界第二像是一块巨大的空心巧克力,在各类社会问题热火的炙烤下明显液化,此时呼吁共同富裕,是想让全社会共同养老,替党分忧吗?

忧患四:高投资下的内需疲软与外贸依存度高企

中共号称第二个百年要共同富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根据发达国家经验,中等年收入国家经济增长中资本形成率(投资率)一般应为25%以下,最终消费额率一般应为75%以上。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从1980年至今,中国的投资率基本保持在30%-40%区间,2010年达到峰值的47%,2010年消费率同时达到历史最低点的49.3%,而2010年至今,GDP从10.6%逐年下降,一直降到2020年的2.3%,2020年投资率高达43.1%,消费率仅为54.3%。

1991年至2015年连续35年,中共的GDP年年均处于大于7%的高增长期,2015年退出高增长期,2015年的中国人均GDP不足6500美元,2020年人均GDP达到10000美元,也就是说,人均GDP的增长并没有对经济增长起到提升的作用,间接可以推测一方面社会财富分布非常不合理,人均收入增长并没有刺激总需求,另一方面,经济下滑的主要因素是结构性问题,资本形成率和消费率始终倒挂,这似乎是国有资本主导经济运行和凯恩斯主义扩张经济政策的通病,也是不可调和的无解难题。

中共从2001年加入WTO,外需的扩大为内需的不足和投资扩张造成的产能过剩,似乎是寻找到了出路。此后中共20年外贸的依存度均在30%以上,高峰时为60%以上。出口额年增速超过20%,净出口2008年前一度占比GDP8.7%。实现经济增长的真正要素一是生产要素和以技术革新为核心的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而中共20多年的经济腾飞几乎就是靠着政府投资、吸引外资和满足出口外需来拉动经济,而不是内生型的依靠技术进步和市场配置投资与需求来实现经济增长。

中共此时再次呼吁共同富裕,目的之一是想用均贫富的方法来实现财富转移,让低收入者能参与到内需中来。问题在于本身就是由于政府权力介入资源配置过多而导致的结构性经济衰退,和中共官员权力寻租形成的权贵财富模型,这些根本的东西不变,单靠增加赋税和支付转移来平衡财富,对经济的增长一定是再一次的打击,对市场的信心是进一步的摧毁。第三次分配是需要建立在整个社会具备市场自主、开放包容、道德信用、民主与法制等良性运转机制基础上,而中共的威权体制是根本无法做到的。

忧患五:债务危机,去杠杆化如履薄冰

凯恩斯主义无法良性解决信用扩展而导致的债务周期下的经济衰退,反映在中共的改革红利上就是,政府、企业和居民的杠杆率都在不断加高,债务爆雷最终会引发滞涨性经济衰退,财政扩展政策不再有效,去杠杆化如履冰。

中共近15年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的发动机——房地产业将政府和居民拖入了债务陷进。中共热炒“房住不炒”,划定房企“三道红线”,推行贷款集中度、三线四档等政策,恒大、华夏幸福、花样年等债务相继爆雷。

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中国房产商的总体债务达32万亿,超过了2020年日本的GDP。法广报道,房产创值占中国经济GDP近1/3,在中国74%的家庭财富与房产有关,在美国为38%,在法国为61%。日经新闻中文网9月27日刊文称,中国民间债务余额与GDP比达到220%,超过日本在泡沫破裂之后创出顶峰的218%。

房产泡沫的破裂,必将会导致家庭财富缩水,相应的居民债务杠杆率将升高。按照中共的一贯思路,政府是不可能关门的,房产导致的政府财政赤字将会通过货币化解决,即由银行发行货币,通货膨胀掠夺民间财务来解决。

中共最近的煤电荒能源危机和地产债务爆雷,让9月的PPI和CPI剪刀差达到历史最宽,PPI达到历史新高的10.7%。分析师分认为,工业生产者价格飙升是供给瓶颈造成,生活价格指数下降是受猪肉等核心指标下跌影响造成的,反映的是内需严重不足。路透社表示,这种类滞涨的经济衰退让宏观政策进退失据,宽松政策会导致PPI持续升高,但紧缩调控又会使经济增长回转加大难度。

通常信用扩张而的导致的债务危机可以通过减少支出、债务重组、发行货币和财富再分配等方式来解决。中共前三个途径都已用尽,现在拿出共同富裕进行居民财富重组,变相的居民债务重组,这无疑会增加社会阶层的对立与冲突,从炫富羡富到仇富劫富,中共制造的种种社会问题和人祸,过程中挑起的人斗人,使社会永远处于暴戾、不安和狂躁之中。

“共同富裕”释义,是定心丸还是七伤拳谱?

共同富裕、高福利高税收、均贫富其实都是共产主义为祸人间的表现。结果平等并不意味着就是公平,中共杀人打家劫舍的借口就是要强求一个所谓的虚幻的人人平等,暴力与权力相互维持,人性在谎言和巧取豪夺中丧失殆尽。到头来,贫穷的人仍旧是大多数,共产主义运动史其实就是一部打着共同富裕名义作恶的荒唐史。

中共释义“共同富裕”,不是定心丸和大补丸,而是实实在在的七伤拳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