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鲍威尔染疫去世 生前对中共友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美国CNN援引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的家人通过脸书发布的消息,称鲍威尔当天早上因新冠肺炎(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并发症去世,享年84岁。家人并表示他已完全接种疫苗。

1937年出生的鲍威尔,是美国历史上首位担任美国国务卿的非裔美国人,他的父母都是牙买加移民。在其大学毕业后,他在美国军队服役超过35年,1989年晋升为四星上将。他经常被描述为自艾森豪威尔以来最受欢迎的美国将军。

鲍威尔在1987年至1989年担任国家安全顾问,1989年至1993年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期间参与指挥了波斯湾战争。之后退役,并在2000年12月被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提名任国务卿,是知名的温和派。小布什称赞他是“一位美国英雄,一个美国榜样和一个伟大的美国故事”。2005年他正式离任。

对中国,鲍威尔有着特殊的感情。2006年,鲍威尔访问中国时,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中表示,尽管自己已经不是国务卿,但是对中国一直非常关注,对中美关系也非常关注。他透露,早在尼克松访华的第二年,即1973年,他就以美国军官的身份来中国访问。鲍威尔表示,那时美国军人到中国各处参观可是件非同寻常的事;而且,他在中国一呆就是几个星期。

显然,鲍威尔那时可以到处参观,应该是获得了中共最高层的特许,所到之处应该也是事先安排好的。因此,鲍威尔得出的好印象有多少是虚假的呢?

无疑,早年的印象对担任国务卿的鲍威尔的对华政策也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2001年7月28日,鲍威尔对北京进行了正式访问。在访华期间,鲍威尔向中共领导人传递有意改变因撞机事件美国对华政策强硬的倾向,他表示美国愿意同中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而不是对抗关系。他说“美国并不认为中国是敌人”,他还称赞中共领导人“勇于改革、不畏风险”。他亦主动表示,“加强美中高层往来是十分重要的。”

2003年2月,鲍威尔在在职期间第二次访问中国时表示,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中两国合作的领域不断扩大,美方希望这种合作关系得到进一步的加强和深化。6月,鲍威尔在会见时任中共外长的李肇星时表示,当前美中关系发展令人满意,双方在诸多的重大国际问题上具有类似的看法,并进行了很好的合作。

鲍威尔还在一次美国外交政策的演讲中如此说道:“不论在亚洲还是欧洲,你都不会看到发生重大战争的可能性。事实上,完全相反的是,我们和中国正建立起30年来最好的关系。”

2004年10月,67岁的鲍威尔再次到访北京。他在接受中共凤凰卫视和CNN采访时都明确表示,“台湾并不是独立的,它不享有作为一个国家拥有的主权。(坚持一个中国)仍是我们的政策,是我们坚定不移的政策。”此言论被视为是给北京政权的“厚礼”。

同年11月,鲍威尔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有线电视频道采访时再次评价中美关系,他称,目前美国与中国(中共)的关系良好,他认为这是两国30多年来“最好的关系”。他表示,美国想做的是与中国(中共)进行接触,目的是与中国共同前进,而不是“遏制”中国。

在2006年其卸任后的第一年,鲍威尔再度来到了北京,并接受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的采访。鲍威尔表示,“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而不是威胁”,美国不应该将中国视为“敌对者”。

如今回过头来看,正是美国政府包括鲍威尔在内的“拥抱熊猫派”推行的纵容政策,正是他们没有区分中共和中国,没有看清中共的野心,才使得中共借机发展,得以窃取美国高科技、军事、网络等各方面情报,并从各个方面渗透美国,影响美国,导致美国今日的混乱。

而即便后来意识到了中共的野心,鲍威尔虽然也表示出了些许担忧,但仍并未改变其根本想法。2015年,他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发展对美国而言将会是一种“挑战”,但美国不应该将中国(中共)视作一种“军事威胁”,应该用合作的态度来代替冲突。

有意思的是,作为共和党人和共和党政府的高官,鲍威尔却多次在公开场合力挺民主党的奥巴马,不仅在2008年总统选举时将票投给了他,还在2012年公开支持其连任。2016年,当希拉里和川普选情胶着时,鲍威尔再次公开支持民主党的希拉里,并在大选期间,公开指责同为共和党人的川普为“国际社会的弃儿”,还一再表达自己的厌恶之情。

川普当选总统后,鲍威尔时常与之唱反调,包括在对中共的政策上。2018年10月7日,鲍威尔和另一位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在接受CNN采访时,批评川普将中共视为头号对手的外交政策。鲍威尔依旧称,中国(中共)不是敌人,美国在处理双边关系时应当尊重中国(中共),不要和中国搞“冷战”。

在2020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中,鲍威尔又一次站出来直言,他计划将票投给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并称“我和拜登在社会事务、政治事务上都非常亲近。我和他一起共事了35-40年,如今他成为候选人,我将投票支持他”。他继续批评川普,认为他“不是一名合格的总统””。今年1月国会大厦事件之后,鲍威尔宣布自己“不再是共和党人”。

有限的资料使我们无法得知鲍威尔为何一直主张对邪恶的中共采取温和的政策,也不清楚他为何身为共和党人却多次倒戈支持民主党人,但背后一定有鲜为人知的内情。

不过,鲍威尔在打完疫苗后依旧染疫身亡,显而易见在告诉世人两件事:一是说明疫情的扩散其实与是否打疫苗并无必然的联系,疫苗对变异病毒效用有限,即便打疫苗同样会感染上,甚至会得上重症、死亡。二是正如大纪元特稿指出,病毒是针对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个人、团体、组织、政府和国家的,只有远离中共才能远离病毒,而一直对中共保持友好甚至存在某种密切关系的鲍威尔显然以身应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