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谢伦伯格:气候灾难被严重夸大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1日讯】“关于即将到来的气候灾难的报导被严重夸大了”谢伦伯格说。

“但是如果你让你的图表足够高,然后可以任意挑选一个特定的时间段,你可以让任何事情看起来很可怕。这是他们没有给你展示的东西。”

从热浪到森林大火,再到海平面上升问题,什么是今天的记者通常不会告诉我们的?谢伦伯格说:“气候危言耸听者试图做的是,他们试图欺骗你,让你认为气温上升如同是一场灾难。”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最近的报告?为了找到答案,我采访了资深环保人士迈克尔·谢伦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

他是非营利组织“环境进步”(Environmental Progress)的创始人和总裁,著有《永远没有天启:为什么环境危言耸听会伤害我们所有人》(Apocalypse Never: Why Environmental Alarmism Hurts Us All)一书。

谢伦伯格说:“基本上是陷入一种宗教狂热,相信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然后他们在这个思维框架内解释他们周围的事件。”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杨杰凯:迈克尔·谢伦伯格,欢迎你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谢伦伯格:杨,谢谢你再次邀请我。

世界正在变暖 但是朝正常方向

杨杰凯:迈克尔,外面有很多关于气候变化和气温上升的新信息和新消息。几周前,我在《今日美国》上读到一篇文章,讲的是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调查结果,说7月基本上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月份,这预示着某种厄运。你有什么想法?

谢伦伯格:是的,气候变化是真实的。世界正在变暖。与前工业化时期相比,它已经上升了大约1摄氏度,但是从许多其它环境指标来看,事情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例如,最严重的热浪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那是一个炎热的十年,而20世纪30年代(至今)依旧是热浪规模最大的时期。对于一般人来说,死于极端天气事件的概率已经下降了99%以上。自然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总体下降了90%。

我们生产的粮食比所需的多25%。估计没有食物耗尽的情况。我们已经很好地适应了海平面的上升,我们还会继续很好地适应。

荷兰是一个很多地方都低于海平面7米的国家。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刚刚发布了一份报告,对海平面上升的估计中值约为半米。

所以我反对把人描绘成脆弱或超级脆弱的。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生命力,更安全,至少在身体上是这样的,尽管我们看到焦虑和抑郁的水平在上升,尤其是在年轻人中,可能是由于社交媒体。

人们需要听到的、但是却没有听到的信息是:绝大多数环境趋势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包括气候变化。

人类处于气候灾难边缘?实际比以往更安全

杨杰凯:这是很有趣。当然,当新的IPCC报告发布时,我们看到了很多头条新闻。我立刻就想到了你,因为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报导显示了一幅温度急剧上升的图表。我在这里引用一句:“人类正处于灾难的边缘,但是凭借创造性思维和集体意志,我们或许还有时间避免这场灾难。”这是一种非常非常不同的语言和信息,事实上,这与你所暗示的信息截然相反。

谢伦伯格:的确如此,来自联合国的讯息是不负责任的。他们在IPCC的报告发表的当天发出的口号是“没有人是安全的”。从技术上讲,我想这是真的。我们都会在某个时刻死去,但是这话是非常误导人的,因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安全。

没有人不同意这一点。今天,死于极端天气事件的概率比过去低了99%。自然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下降了90%以上。看看我们周围吧,我们有建好的基础设施。上YouTube看看1800年或1900年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那时候我们更容易受到天气事件的影响。

英国《金融时报》通过图形艺术的魔法创造了一幅可怕的图表。如果你能让你的图表足够高,然后可以任意挑选一个特定的时间段,你可以让任何事情看起来很可怕。这是他们没有展示给你的东西。他们没有向你展示粮食过剩的大幅增加,也没有展示我们有的这些不可思议的洪水管理系统。

在某种程度上,世界上有些地方,比如在欧洲,有更多人容易受到洪水的影响。与此同时,死于洪水的人数大大减少了,因为他们有非常好的洪水管理系统。在某种程度上,欧洲有更多的人经历过洪水,这是因为更多的人生活在历史上发生过洪水的地区,即河岸,而不是因为降雨多了一点。

进步运动更像是一种病态的利他主义

如今,那些自称进步主义者的人,以及这场进步运动,真正关注的是受害者,专注于拯救受害者、并扮演受害者,在很多情况下都是病态的。它决心救人,这是愿望。在某些方面,这是一种权力之旅。

你得坚持认为别人比你弱,这样你才能拯救他们。有些事让人毛骨悚然。这是对传统左翼进步政治崇尚人类的力量的诅咒,所以我现在不是一个进步主义者了。

进步主义已经变得更像是一种病态的利他主义,而不是一种赋权框架。我不在乎我们可以得到的任何标签,但是人们明白我指的是什么。我想按照人们庆贺战胜压迫的传统来描述自己,从摩西到马丁·路德·金,再到英勇抵抗中共统治的台湾人民,还有香港人民,以及抵制种族隔离的人民。

这些是我支持、重视的人们和运动。我不认为孟加拉人面对海平面上升半米的问题感到束手无策。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也是一种侮辱,它反映了一种相当神经质和歇斯底里的情绪。

杨杰凯:这是价值观的根本转变,真的。它的核心,是供奉受害者。你是这个意思吗?

谢伦伯格:是的,就是那么蠢。我希望我能说这背后有更聪明的东西,但它真是那么蠢,认为受害者比其他人更有道德,认为我们可以把人分为受害者和压迫者。我们知道人们是受害者,人们受了伤,人们被另一些人压迫,但是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局。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