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军事】AI竞争 美国是否会输给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1日讯】今日社会,武器和军队作用,被赋予比杀戮更深的意义。强大的军力,往往用作威慑,维持世界和平及人类安全。战争,虽然变得隐蔽,但从未停止。【时事军事】带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争的细节和真相。

今天人工智能正在对世界的经济和安全产生变革性的影响,就像电脑和网络在过去25年里所产生的影响一样。然而,在美国及其盟友全力打击中共的大局势下,人们担心与毫无伦理道德可言的中共相比,美国会失去其原有的优势。

10月10日,有消息说,曾担任空军首席软件官的尼古拉·查兰(Nicolas Chaillan)上个月卸任后,抨击五角大楼未能跟上其竞争对手中共的步伐。他认为美国和中共在网络能力、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竞争是一场失败的战斗,使一种悲观的情绪开始蔓延。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

的确,中共出于称霸全球的野心和对内维护政权的需要,在人工智能的商业及应用方面,已经成为一个全方位的竞争者。中共认识到,对14亿人实施专制统治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人工智能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中共正在利用技术来完善独裁统治。

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说过,“如果苏联能够利用今天亚马逊领导人所采用的那种复杂的数据观察、收集和分析,它很可能已经赢得了冷战。”

中共在大规模数据收集方面的优势使其在过去十年中缩小了与美国同行的差距。从面部识别、无人机到5G,中共在某些情况下比如对社会大众监控等方面的力度恐怕无人能比。

在2020年的面部识别国际竞赛中,中共团队包揽了前五名。中国公司如海康威视和大华技术,它们控制着世界上1/3的摄像机市场。

2017年,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创造出一种人工智能算法,仅通过扫描一张照片就能以惊人的准确度检测出个人的性取向,使西方人感到震惊,最近加州政府禁止了面部识别技术。不需要太多的想像力就能判断中共政权将如何应用这项技术。中共四大面部识别公司已经获得了超过14亿张公民照片的数据库。一位在这一领域消息灵通的风险投资家估计,中共的面部识别公司拥有的图像是美国同行的一百万倍。

在中共治理下的社会中,政府、法律和公众对隐私的态度,都为中共的人工智能发展开了绿灯。中国15个人口超过1000万的城市和100个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在公共交通系统中部署传感器,在“锐眼”计划中部署摄像头,监视公共和私人财产,以及一系列类似的信息采集技术,打造所谓智慧城市。

西方文明社会的普世价值与中共的做法完全相悖。由于个人隐私问题、对这一技术的使用受到道德、法律和价值观的约束,所以美国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在这个领域中与中共的竞争。

中共的人工智能技术在社会控制方面大力度投入所形成的能力,并不代表在军事领域同样拥有优势,更不意味着中共一定有机会在这一技术领域全面超越美国。在美国认识到这一挑战的情况下,可以制定并执行能够轻松取胜的战略。

今天,领先的信息技术公司包括脸书、亚马逊、苹果、Netflix和谷歌,以及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他们大部分都在美国。亚马逊的贝索斯(Jeff Bezos)形容说:“我们正处于人工智能黄金时代的开端。”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认为,虽然中共在掌握数据的数量和质量上占有优势,但世界上一半的人工智能超级明星在美国公司工作,而且美国可以从世界范围吸引人才。这使美国能够在人工智能创造性发展上,如深度学习等方面占有不可撼动的优势。这是中共严密控制下的社会所无法比拟的。

这种创造性在历史上曾经颠覆了战争的形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就发现了潜艇的威力,因此它引领了当时潜艇的发展。1914年,比利时外海一艘德国U型潜艇发现了英国军舰,在90分钟内,它击沉3艘排水量高达12000吨的英国装甲巡洋舰。直到这时,英国的海军将领们才意识到潜艇致命的攻击效率。但一切都为时已晚,英国人已经把他们的财富投入到能力已经过时的水面舰队的建设上。

今天的人工智能是否会使投入巨大资金建造的各种导弹、飞机和舰艇,就像当年英国的装甲战舰一样过时了呢?最先知道答案的国家将是推动研发具有开拓性前沿装备的国家。

五角大楼正在塑造未来的战争模式,让美军在先进的人工智能参与下,从确定攻击目标,到选择攻击手段,到下达攻击指令,再到实际发起攻击,全部动作在几秒钟内完成。

美国陆军有“聚合项目”(Project Convergence)、空军有“先进战斗管理系统”(ABMS)、海军有“超配项目”(Project Overmatch),这是三军各自的人工智能自主网络。

这些网络可以相互交织。它打破了军种的界限,使战场上无论是战斗机、坦克、地面控制站、卫星还是水面舰艇,不仅可以作为独立的作战实体运作,还可以作为关键的监视和战场信息节点运作,能够实时收集、处理、组织和传输大规模部队的时间敏感数据。

五角大楼的联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正在将这些相对独立又互相融合的网络服务整合成一个协调、高效、高速的全能战争机器。人们称之为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JADC2)。这是一个多元网络,它跨陆、海、空、太空和网络空间等五个“域”,将美国和盟军部队连接起来。在这样的系统中,互连的复杂性、海量的数据和机器毫秒级运算速度,是人脑难以达到的。指挥官们需要某种形式的人工智能,帮助其管理细节并对要采取的行动给出建议。

这个系统将成就所有军种实现在极短时间内打击敌人的目的。敌人的目标与周围的地形、来袭的敌人火力、导航信息以及在具体情况下最优的攻击方式,所有信息都可以在这个系统中交流并给出决策,使攻击者可以更快地赢得战斗。

当然,要使这个庞大的网络系统能够有效地运作,前提是远程、高分辨率传感器和精确制导武器等硬件装备能够摧毁它们的目标。

全域指挥控制系统的职责就是接收所有战场数据,经过人工智能分析后,将目标判断和决策指令传递给前方作战的武器装备,如导弹、火箭、枪支、炸弹等其它武器,完成最后的攻击。

以陆军为例,可以从深入敌方阵地的无人机开始,将前方情报传输给人工智能系统,经过威胁等级和目标数据分析,将优化的决策方案提供给武器终端,实现最佳的攻击。从无人机或卫星发现目标,到使用地面战车、直升机或地面部队摧毁敌人,整个过程可以从20分钟减少到几秒钟。

致命性自主武器(或者称武器化人工智能)是五角大楼关注的重点。那些来自于对手的致命自主武器系统,有可能不受伦理、道德或人类决策的限制。俄罗斯和中共这样的专制政权对手就是五角大楼担忧的对象,他们快速发展的自主机器人、无人机和其它武器系统,可能脱离人类的控制。

五角大楼联合人工智能中心指挥官迈克尔·格伦(Michael Groen)中将表示,先进的武器开发者、科学家和国际盟友认为,在坚持道德的基础上,仍然可以取得战斗的胜利。他说:“我们相信,通过从一开始就引入人工智能原则和道德,我们实际上已经获得了节奏、速度和能力。我们并不孤单。根据五角大楼的记录,我们目前已经与16个国家建立了人工智能防御伙伴关系,所有接受同样的道德原则的国家正在联合起来,思考和研究如何在这种结构下真正发展人工智能。”

有趣的是,考虑到人工智能支持的系统需要进行从传感器、火力控制、武器系统和数据分析等一系列处理过程,也有运行速度和系统效率的问题。有时,人类的决策速度并不亚于无人控制的自主系统。

问题的关键在于,需要在整个杀伤链的循环中,在决策的顶层保留一个人类决策者的位置,以此来规避道德风险。而这个决策机制不一定就影响整个杀伤链的运行效率。

撰文:夏洛山(《大纪元时报》记者,曾经历过十几年的军队生活,主要从事军队的教学和一些技术管理工作)
制作:时事军事制作组
订阅时事军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3V8J3zzkEXK8SJFR7Vg-9H1Ct0NU8Ay9
订阅《时事军事-夏洛山》YouTube频道:https://bit.ly/3EqiiTG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