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为什么那么多瑞典人反感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瑞典曾经是对中共最友好的西方国家之一。但是,到了2021年,美国尤皮中心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80%的瑞典人反感中共。

为什么在中共与瑞典建交71年后的今天会有那么多瑞典人反感中共?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瑞典于1950年1月14日承认中共政权,并在同年5月9日与中共建交,是第一个与中共政权建交的西方国家。长期以来,瑞典一直对中国非常友好。但是,近年来,瑞典与中共关系不断恶化。

比如,瑞典是欧洲最早成立孔子学院的国家。2005年,中共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成立了欧洲第一家孔子学院。但是,15年后,2020年4月,瑞典关闭了境内所有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成为欧洲第一个彻底关闭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国家。

如今,有相当多的瑞典人反感中共,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五个原因:

第一,中共战狼外交桂从友的言行遭致极大反感。

桂从友是中共与瑞典建交72年来最不受瑞典人待见的驻瑞典大使,任职四年,被瑞典外交部传唤约40次。瑞典基督教民主党、左派党、民主党都曾要求将他驱逐出境。

9月24日,桂从友卸任。瑞典《每日新闻》以《很少有外交官这么没外交手段》为标题替他送行。瑞典另一家媒体《快报》则评论说,桂从友让瑞典吓了一跳,因为在他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的大使!

桂从友曾多次恐吓、辱骂、威胁瑞典记者、政治人物、智库甚至瑞典政府。

2018年9月2日,中国游客曾先生一家,在瑞典住旅店时,无理取闹,撒泼撒野,被瑞典警方依法带离旅店。对中国人来说,这是一起很不光彩的丑闻。但是,桂从友硬是将这起丑闻“炒作”成国际性事件。

他在接受瑞典《快报》记者采访时,厉声质问:“瑞典的《警察法》有这么不人道、不道德吗?”(这是在骂瑞典立法机关)“瑞典警察就这么残酷无情吗?”(这是在骂瑞典警察)“警察是执法者,代表政府行事,难道瑞典政府也不尊重人权、不尊重人的尊严吗?”(这是在骂瑞典政府)

瑞典检方经过调查后认为,瑞典警察没有违法,瑞典警方也拒绝了曾先生一家提出的道歉和赔偿的诉求。对此,桂从友仍坚持要求瑞典“彻查事实真相、道歉、惩处涉事警察、赔偿”。(这是胡搅蛮缠)

中国某些网民在微博上留言:“如果再来一次世界大战,恨不得把瑞典这个国家从地图上抹掉!”“瑞典应该被灭国、分裂、种族灭绝,全部放进毒气室毒死”。瑞典《快报》记者问桂从友:“您对此感到惊讶吗?”桂从友回答:“现在是自媒体时代,我们都要适应这个现实。”

桂从友还多次抨击瑞典媒体,声称某些瑞典媒体如同“一个48公斤级的拳击手,天天跑到一个86公斤级的拳击手家门口挑衅”。他还以“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来评论中瑞关系。

旅居瑞典的作家张裕说:“这个大使他经常主动出击来干预瑞典社会舆论,他的言论一向都非常具有侵略性,真不像一个职业外交官,像是新闻宣传部门甚至军方发言人,动不动就采用非常强硬的、政治恐吓和讹诈性的说法,非常令人反感和厌恶。”

第二,中共对瑞典的打压政策令人反感。

去年10月8日,瑞典前总理毕尔德对记者表示,瑞典民众反感的不是中国文化,而是中共的政策,中共压迫性的外交政策只会在各国遭致反效果。

2019年11月17日,瑞典笔会举行一个颁奖典礼,瑞典文化部长林德决定出席颁奖典礼,竟遭到中共威胁。林德说:“一个外国政府告诉另外一个国家的政府应该如何行事,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林德坚持出席了颁奖典礼。瑞典总理洛夫文也表示,瑞典“永远不会屈服于这种威胁,决不!”

瑞典林克平市长维金格去年2月告诉瑞典“Dagens Samhalle报”,由于中共大使馆威胁瑞典政府,他们决定断绝与中共的所有政治联系。

同样是在去年2月,瓦斯特拉斯与市长塔里耶别克告诉《金融时报》,之所以决定停止与中国城市合作,是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中共)打压加剧。”

第三,中共迫害人权令瑞典人很反感。

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但是,在瑞典,民众不仅有信仰法轮功的充分自由,而且,法轮功学员曾得到瑞典国王嘉奖。

2011年10月17日,瑞典国王亲自将“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奖”颁给瑞典法轮功学员瓦西柳斯。瓦西柳斯说:“国王陛下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所有评委也都知道。”

瑞典是批评中共迫害人权最多的国家之一。瑞典国会议员福纳尔维说:“中国(中共)搞的是独裁专制,在人权方面犯有重大罪行,没有朝着正确方向发展。作为政治家,我们在人权问题上用各种方式向中国(中共)施压、提出批评,是非常重要的。”

瑞典国家电视台专门报导过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长期关注法轮功问题的瑞典国会议员Ann-Sofie Alm表示,中共活摘器官,“残忍程度令人难以忍受”。她呼吁国际社会应该立即行动起来,制止这种群体灭绝罪行。

去年7月20日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1周年之际,来自欧洲、北美、中东、亚太和拉丁美洲的30个国家的六百多位政要,共同签署一份联合声明,谴责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其中包括24位瑞典国会议员和2位省市议员。

第四,瑞典有识之士对马克思主义有深刻反思。

中共对内大搞高压与欺骗,对外大搞战狼外交,都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

2018年5月,瑞典前首相毕尔德在《新视野》网站撰文说,马克思的理论被历史证明是错的。马克思主义导致了数千万人无法估量的痛苦,他们被迫生活在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的政权下。在20世纪很大部分时间里,40%的人类在那些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手下遭受饥荒、古拉格、审查和其它形式的压迫。

在马克思主义驱使下,中共制造了大饥荒、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当今,中共国企的低效,中共对异议的打压等,都马克思主义影响的结果。中共的一党专制跟现代化、多元化的社会根本不相容。

五,瑞典是一个信奉普世价值的高度发达的西方国家。

瑞典是一个信奉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国家。

据“经济学人智库”发布的2020全球民主指数,瑞典排第三名,属于全球民主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据“自由之家”公布的“2021年全球自由度报告”,芬兰、挪威、瑞典并列第一,属于全球最自由的国家。据“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2021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瑞典排第三名,属于新闻自由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

据“透明国际”发布的2020年度清廉指数,在全球180个国家中,瑞典排第三名,是腐败程度最低的国家之一。据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发布的2021年全球竞争力报告,瑞典排名全球第二。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2019年“人类发展指数”报告,瑞典排名第七,属于“极高人类发展指数”序列。

中共是独尊马列主义的。马列主义是与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根本对立的意识形态。中共统治中国72年,将中国人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全部剥夺。

中共在国内外大打超越道德和法律底线的超限战,令瑞典人非常反感。

结语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年,中共内政外交败象大显。中共战狼外交官桂从友的言行,就是这种败象最典型的体现。

瑞典作为第一个跟“中共国”建交的西方国家,曾经给中共以巨大帮助的国家,永久中立国,有很多值得中国学习和借鉴的国家,竟然被中共几乎逼到了对立面。

如果跟瑞典这样的国家都搞不好关系,中共能长得了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