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山西暴雨时间罕见 无预警泄洪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一(10月25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主持人)。今天专访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

今天焦点:山西洪灾无预警泄洪内幕:计划经济,算不准的“决策时机”;海绵城市花5万亿,又一个大谎言;水库盈亏自负,藏祸端;山西的“地下迷宫”;“灾”字变简体 背后有荒谬含义;

10月初,中国山西、陕西等多个省份发生了洪灾,灾情严重,但是却缺乏舆论的关注,被形容是“无人问晋”。那么这波灾情,天灾与人祸的比重各有多大?今天我们有请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来谈一谈他的观察。

林澜:王维洛先生,您好!

王维洛先生:林澜,你好,观众大家好!

林澜:欢迎您!我们知道这一次山西是从10月2日开始下暴雨的,山西的黄河流域,还有周边的吕梁、晋中、临汾、运城等等地方,都发生了洪涝灾害。

其实在不少人的印象中,山西似乎是比较少发生洪涝灾害的。官方宣称说,这次比较罕见的秋汛,是气候变迁的拉尼娜现象,加上山西特殊的地理位置结合导致的。但是拉尼娜现象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山西的地貌也是稳定的,为什么这一次导致创纪录的洪灾呢?

【山西暴雨时间罕见 雨量并非极值】

王维洛:我们说这次洪灾发生的时间,根据报导,是从10月2日开始的,持续了将近一个星期左右。那么对于山西来说,它的降雨的季节主要集中在每年的6月份-8月份;从9月份就慢慢地转变进入了旱季;那么10月份就是明显的旱季的开始。

所以,中共的这个报导里面说“非汛期”,就是不是汛期(不是发洪水的时期)发生了降雨。那么从降雨量来说,从降雨的绝对的量来说,它并不是山西全年里面的最大的降雨量,但是在山西的10月份的季节里头,它是一个比较大的降雨量。

如果我们查找一下它的资料的话,可能在山西、河北这一带,在1951年的时候,也发生过。在10月份的时间发生过这样的暴雨。因为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的气象资料常常是报的平均值,就是年的平均值、每个月的平均值,都是从平均值的这个概念来理解天气的。

但是,自然界并不是以一个平均值来不断重复的,而是它有很大的偏差,特别是像中国受季风影响的气候条件,它的偏差就很大。我们所指的这个偏差,它有2个,就是最大值、或者是最小值,对于平均值的每一个比例;还有一个偏差值,就是最大值和最小值之间的比例。

那么中国在气候或者在降雨方面,它的偏差值是偏得很大的,偏差相当大;有的时候它的降雨量就很小,在一年的降雨量就很小,有的时候它的降雨量就在一年里面,它就相当的大。那么我们把它平均一下,可能是另外一个数。

如果大家比较容易理解的话,这个平均值,就是大家理解的工资,就像工资一样,这最大值可能是马云、马化腾他们挣的钱;那么最小的值,可能就是 6亿人每个月挣1,000块的钱,那么平均值就是马云和这些很多的贫穷的人,平均下来的一个值。

所以,你要从平均值这么去理解的话,有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错误的理解。对这次的洪灾来说,它发生的时间比较少(见)、比较罕见的,但是它的暴雨量并不是很大。因为黄土高原的降雨,它本身就有暴雨频繁、暴雨量大的这么一个特点,这是它的特点。

但是中国的这次洪灾,特别是山西的洪灾,它的一个特点是什么呢?它不单单是降雨大,而是降雨引起了地质灾害,比如说山体的土崩、山体的岩崩、滑坡和地的塌陷,这一系列的灾难,再加上气候上出现了寒潮。

所以我们理解山西的这个洪灾,是一种综合性的灾难,所以造成的灾难是相当的严重。

林澜:是,您刚才提到,这次的洪灾是由多重因素叠加导致的,您也提到这样的降雨量,其实山西在这个季节比较罕见,但在历史上并不是前所未有的。那能不能请您具体谈一下到底是哪些因素叠加,可能是导致这次洪灾发生的一些诱因呢?

【水坝防洪 矛盾目标集一身 酿灾祸 】

王维洛:我这里给大家讲,比较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共政府就把建设水库大坝,作为防洪抗旱的最主要的工程手段,就是建立水库大坝。

山西在1949年以前,是没有水库大坝的,那么它现在有将近600多座水库大坝,最大的水库(大概有10座左右)8座水库大坝,它的库容量将近有70亿立方米。

就是说山西省一年的用水量,大概也是70亿立方米,它可以把山西省的所有的用水量都装在水库的库容里。

林澜:这是600多座大坝的总库容是吗?

王维洛:它有8座大的水库,还有600多座中小型的水库,把所有的都加起来它有这么多。

我们不讲2013年以后,中共的政策的转变(依靠海绵城市),它(之前)主要是靠水库大坝来防洪的。当时从苏联引进的概念,主要是来自于斯大林的《苏联政治经济学》这本教科书里面所写的,就是说“大坝怎么好呢?”大坝能够把汛期的洪水,全部都存在水库里头,然后到了旱季的时候,再把这个水放出来供人们使用。

大家听清楚了,就是说大坝要能够把洪水全部都装下,然后到了旱季的时候,再把它放出来供大家使用,所以就说“既能抗洪,又能抗旱”的作用,它两个都能用。

那么中国的水库大坝,它不单单是要抗洪,要防洪要抗旱,它还有其它很多的功能。就比如说像供水、灌溉、发电、旅游这么一系列的功能,要水库来发挥的、承担的。

那么我们来形容水库的话,可以说它的这些功能是互相矛盾的。比如说供水,山西的很多水库大坝都是给城市供水用的。那么供水的话,那你就要保证这个水库里面都装满了水,不断的、源源不断的给,比如太原、长治这些城市提供水源。

但是如果你说,同时又要防洪,又要抗旱的话,那这就比较难了。

【中共玩花招 虚报水库库容】

中共在水库大坝设计的时候,就是给大家玩了个花招,它把水库大坝的库容给重复的强调了一遍,就是说有多少库容是可以防洪用的,有多少库容是可以给兴利,就是说为了经济利益而用的,就是比如说像发电,供水用的。

它两个东西用的是同一个库容,它是重复的用了一遍。如果我们用日常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仆人要服务于两个主人,就是“一仆二主”的情况,或者我们用另外一个语言来形容,就是“1个瓶盖要盖2个瓶子”,那你就盖不过来了。

那么它就在这里打了一个时间差,就是说“这个水库在汛期的时候,担任的任务是防洪”,是防洪用的;但是到了非汛期的时候(就是洪水一般不会来的时候),这个水库担任的任务就是发电、供水、灌溉、旅游、养鱼这些经济功能。

那么大家这么理解的话,如果听仔细,大家就会知道,它是在时间上进行了切割,就是说在汛期的时候,在平时一般降雨期的时候,你就把库容倒空了,准备来防洪用,腾出地方来准备来存蓄洪水用;但是到了汛期过去以后,就赶紧把水库里的水给灌满了,然后用来供水用,它是这么一个东西。

【计划经济 算不准的“决策时机”】

那么这次的问题就出在什么呢?就是说汛期已经过去了,山西的水库里面几乎都装满了水。这时候突然之间,10月份在很少下雨的时候,就开始下雨了,这时候水库没有库容来存蓄洪水了。

那么水位上升的话,就对大坝产生了危险,大坝自身的安全就受到了威胁。所以它就必须泄洪。因为这是它没有料到的、可能会出现的洪水,就开始泄洪。

那么在山西,这次受灾最严重的是山西的汾河流域,那么汾河流域上有两座大坝,一座叫汾河大坝,一座叫汾河二库,就是第二座大坝。

汾河大坝是1958年开始设计和建造的,设计是2个苏联专家帮助设计的;那么建造是中共动用了4万将近5万的农民、工人、学生,用了2年多的时间建造起来的这么一个大坝。

大坝库容是7亿多立方米,在山西来说,现在是第二大,但是山西人永远把它称作是第一大的水库,它能够控制山西汾河上的洪水的,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那么山西的汾河水库建的造价是相当的低,当时只花了6千万人民币,所有的这些劳工几乎都是义务劳动的。大家想一想拍一个《长津湖》电影,花了13个亿,那么要将近能够造20座汾河大坝的造价,所以说现在的钱,和过去的钱是不能比的。

【汾河大坝 库容半数被泥沙占据】

那么汾河大坝有个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汾河大坝后面的水库里面,泥沙淤积相当厉害。从1975年的时候,大家知道板桥水库溃坝以后,中国水利部就开展了一次全国的水库大坝的调查,汾河水库就当时就被列为是“病危水库”了,它不安全了。

因为它的泥沙淤积太大,一直到现在为止,还是泥沙淤积太严重,50%以上的库容已经被泥沙所占据了。
那么从2003年以后,汾河水库又增加了一个任务,就是从黄河万家寨的水库里面,从黄河上面那个地方调水,调入万家寨水库,然后

向山西输水,把这个水存在汾河水库里面。

那么汾河水库里面的水,都是从黄河里面调水调来的,分给山西省的水资源的份额,对于山西省来说,它是很重要的,汾河又担任了这个任务。

那么1996年还是1998年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汾河水库淤积太厉害了,又在汾河水库下游再建一个水库,叫做汾河二库,现在叫汾河二库,它也是一个大型水库,但是它库容不如汾河水库大,大概只有1.4亿,还是1.3亿立方米的库容。

因为它靠太原近,它直接承担了给太原供水的任务,所以山西的汾河上游的这2个水库,它基本上就是名义上、理论上它是能抗洪的,实际上它是根本就不能抗洪的。所以降雨来的时候,这两座水库就开始泄洪。

当山西的汾河水库和汾河二库开始泄洪的时候,你就不能阻止山西省的其它的几百座水库同时都泄洪。因为中国现在实施的一个水库管理的制度,叫做“库长制”,水库有个库长,每个水库有个负责人,他是学什么人的管理的方式呢?是学日本人的“保甲制度”。

【库长制度藏祸端: 盈亏自负 出事负责 】

如果你这个水库出了问题,我就拿你这个库长的脑袋是问。库长由谁担任呢?按照水库的归属,分别有3个人来担任。

第一 最大的水库可能是由省长或者副省长来担任,我不知道山西的汾河水库,是省长来担任库长,还是副省长来担任库长呢?这是第一;

第二 是技术干部,应该是水利厅的厅长,或者是副厅长,他来担任副库长;

还有第三个人是谁呢?就是汾河水库的直接的管理机构的主任。

他们3个人是库长,2个副库长。那么出事儿,就拿你的脑袋是问。

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现在中国也面临了这么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在过去已经所谓的“解决的问题”,就是事业单位的改革制度。

现在的水库,除了中央水利部管大概100多座水库,下面的这个水库,都是分属于省、市、县、镇来管理的,按照大小管理。中央就说了,这个水库我不管了,我直拨给你的钱是只够工人的基本工资所用的。

就是一个人,现在如果你拿一万块钱的工资的话,他的基本工资可能也就是一千块钱,基本工资是很低的。那么中央政府只是原来的财政里面管理的基本工资,你们其它的工资部分都要由你们水库单位通过卖水也好, 发电也好,养鱼也好,通过收门票也好,你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你去把这个钱给挣来。

那么水库部门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他是不愿意放空的,他要把自己的水库都灌得满满的,卖水也好,发电也好,他都是要为本企业的人员设想,因为关系到他们的收入,他们的奖金,就这么一个制度在那里。

所以,这样的制度下,水库是没有钱来搞维修的,他不维修的,没有钱,只是维持着这些收入,能够来养这么些人,大家能够拿到比较好的工资。所以水库部门永远是尽量的多蓄水。只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降暴雨的时候,对他来说就是万不得已了,就是超过了一定的水位线,他就开始放水了。

真的,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水,他只是从他的利益出发来决定是放水,还是不放水。大家说他为什么老是无预警的放水?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放水,他如果把水都放下去了,水续不上来的话,他这一年的这个钱,他没地方去筹去,他没办法去要,对不对?

那么如果他把水蓄了太多的话,这水库一下子垮了,他脑袋也没了,企业的收入也没了,所以也挺为难的,是这么一个情况。

那么从2013年开始,中国中央政府对防洪政策,它就有这个,我们不说防洪政策,说水资源政策吧。它就有了一个更改,就是说什么呢?就是要发展“海绵城市”。

【海绵城市花5万亿 又一个大谎言】

“海绵城市”的这个基本概念和水库是一样的,就是下雨的时候,我把水全部都吸进来,海绵,都把它吸进来;到干旱的时候,我要把你放出去,和水库是一样的。水库是你下雨的时候,我把水都放在水库里头;那么干旱的时候,我给你放出来,那“海绵城市”它就更悬了。

它说要把它放在海绵里,什么是海绵呢?它的意思就是说下面的土壤(城市下面的这个土壤),就“海绵城市”,2013年的时候,到2014年的上半年,习近平做了3次讲话,详细的论述了什么叫“海绵城市”,就是要把水资源留在当地。

把降雨留在当地,把它化作水资源,来解决我们中国特别是城市的水资源短缺的问题,就叫“海绵城市”。如果对于在海外生活的人来说,什么是“海绵城市”呢?也许你在你们家旁边,你就能看见这样的这些措施。

“海绵城市”它最初的想法,是来自于西方国家的一些,就是生态环保的概念。比如说你把停车场的原来的水泥地,你给它改做是透水的砖头、或者是砖和草的,或者是草地这样的地面,以增加雨水下渗的这样的措施,我想很多人也许自己就这么做了,用自己的钱就把它花了,就是自己脑袋里有环保的思想,就觉得这是件好事。那么自己花点钱就把自己的停车场给改造了。

或者比如说原来的雨水管道,西方很多国家又把它重新敞开了,在旁边是用草沟,回到原来的那个状态下,用草沟的状态,这也是这样的措施,或者说你们家把雨水给攒起来,攒到一个水桶里,或者在一个水罐里头,用来浇你家的花园。或者是更好一点,你用这样的雨水把它清洁以后,过滤以后,就重新来用来换你们家的冲厕所的水,用雨水来替代自来水。这样的这些措施,都是西方国家的这些生态环保概念,一个个都是很小的,不费钱的概念。

到了中国,就把它无限的放大、放大化,“高大上”,它的目标是什么呢?它就是说,我们要把降雨,降在城市上空雨的70%,大家记住70%,全部都留在当地,把它变作水资源,那么郑州更厉害,它说我要把80%,我要把它变作水资源。那么这在自然界里是不可能做到的。你把一个工程的目标无限的放大,那么这个工程就是一个很荒唐的工程。

如果说西方的这些人,他在那里把停车场的地面,什么广场的地面,变做是透水性更好一些,更接近原来的自然状态下的一个东西的话,它也许能够增加一点下渗的量,水资源的下渗的量,它能够改造的利用水资源增加3%、 5%,这是很好很好的一个目标了。

那中国就给它弄得很大,那么目标大了以后,这个工程“伟大”了吗?

你要把这个城市的上空的降雨全部都留在当地,雨多的时候把它收起来,雨少的时候我把它放出去,供大家用。那么就要花很多钱,大家知道一个“海绵城市”,1平方公里的城市土地面积上,所谓的这个“海绵城市”,它要花1.9亿元人民币。

那么北京大学的一个姓李的教授,他给算了一下说,“十三五计划”用于“海绵城市”建设的将近是5万亿人民币。

中国的GDP的增长主要就是靠这些大的工程,来拉起来的。以前是高速公路,后来是高速铁路,再后面就是城市地铁的建设,房地产的建设,现在这几年,习近平上台以后,经济一直发展不是太好,但最近好像这几年GDP还是有5%、6%的增长、,靠的什么?靠的就是“海绵城市”的发展。

那么山西省这次受洪灾很厉害的地方,太原、临汾这些,都是“海绵城市”的试点城市。长治是第一批列入试点城市的,大家都看到了,它没有效果。那么城市雨存在那里、它存不下来,它内涝。城市里的人,开车也开不了,怎么办呢?

他把水就往河道里面抽,它有这个排水的设备,能抽到河道里头来。那么河道里的水上去了,水上去了以后,农村地区的堤防常年没有钱修。而且我看了一下山西的这个河道的堤防的建设,都是标准都很低,而且为了给城市减轻压力,所以就把农村的这些河堤都给扒了。就是赶紧往你那里把洪水泄了,洪水泄了以后,这样减轻大家的压力。

如果大家仔细看一下,山西的受灾最严重的这些城市,我看了一个介休的这个城市,你去看那个城市的河道,汾河的城市河道,它宽的宽、窄的窄、窄的很窄很窄,它窄的很窄。你就仔细看一下河道宽的宽、窄的窄,那么什么是限制着河道的通过能力?就是最窄的那个地方,限制了河道的通过能力的。

中国的城市建设占据了太多的水的空间,占据了太多的河道,建了太多的所谓的水景房。所以当洪水来的时候、当暴雨来的时候,就很容易发生洪灾,特别是像山西这个地区。它是黄土高原,地质比较疏松,加上煤炭开矿,地下结构就像奶酪一样的。

而且,山西有一个特点,就是山西下面的煤矿,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可以告诉你,山西没有一个人知道的,它下面的坑道是什么样子,没有一个人知道的。我们当年到山西晋东南地区,去搞山西人员基地规划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这里的矿要开始挖了,用炮打一下,把那边矿的人给炸死了。他根本不知道他自己的矿挖到什么地方了,他自己的坑道往哪个方向做,都不知道!

所以山西这次的洪灾,它是一个综合性的灾害,它也是一次,主要是由人灾所导致的。

林澜:是,刚才王维洛先生分析了,就是中国的水库建设,它集合了很多矛盾的目标,尤其“库长制”,让很多对水库安危负责的人,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是保住自己的官位,及时的去泄洪。

其实刚才王维洛先生讲到了一点,其实非常重要一点就是说,什么时候续水?什么时候放水?这个是完全是一个人为因素决定的。而这个决定非常考验决策的时机和决策的能力。

但是恰恰中共在这方面好像似乎一直是一个短板。比如说刚才您提到的1975年“板桥水坝溃坝”的这个事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其实也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就是当时在水库溃坝之前,水库也是决定,因为好像那年河南是有旱灾,降水不是很多,就一直在蓄水。

王维洛:对,前面是比较旱,所以一降雨的时候,他们很高兴就开始蓄水蓄水……后来蓄多了以后呢,突然之间发现怎么雨还不停?这他们就比较慌了,就决定要放水(泄洪)。那么放水的时候,闸门就打不开了,其实和这个制度,就是说我们中国实行的并不是一个市场经济,而是计划经济。

计划经济,它就是按照过去的经验,来规划未来的行动。我们把它说的好一点,它是规划未来的行动。它认为它给你规划的那是“最好的”,是“你最好的选择”,比如说山西这次洪灾的同时出现了寒潮,对不对?

出现了寒潮温度很低,但是按照山西的取暖的规定,它是不能取暖的。因为中国各地都有取暖时间的规定。比如说北京的取暖的时间是11月15日开始的,在11月15日不管天气热天气冷,它就开始供暖了,对不对?

天气冷的话,他也说有例外的处置,连续5天5°C以下,才能供暖。而且更荒唐的是,它以长江为界,画一条线,就是说长江以北有取暖的、有取暖费、有取暖的制度,长江以南是没有的,没有取暖制度。

我们那个时候在南京工作,南京长江大桥长江以北,那是可以取暖的,长江以南是没有取暖的,这就是它的计划经济,它就是这么死板。

到底是蓄水还是不蓄水?它给你下个命令,几乎是每年水利部,或者是中央叫做“防汛抗旱指挥部”都会下一个指令,就是说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必须把水库全部都倒空了,准备洪水的到来;到了什么时候,你又可以开始蓄水了,那么大家都蓄水,听你命令蓄水吧。

蓄到现在,水库满了怎么办呢?洪水来了。你这个计划经济,不能把老天爷计划进去的。老天不一定跟你玩的。

林澜:是的,听您这样分析,这种僵化的机制下,这种无预警的泄洪,几乎可以说是某种不可避免的老是发生、重复发生的一种灾祸。
另外,您刚才还提到了一点,我觉得也非常重要,就是他对这个“海绵城市”投入了5万亿的天量的资金。

但是对水库这种,它已经建成了嘛,毕竟已经建成在那里。按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民生的基本建设工程了,但是它却搞了一个所谓的市场化,让人想起中共对很多民生基础工程都是进行所谓的市场化。医疗市场化、教育市场化,结果就导致了种种的乱象。

王维洛:对呀,比如说医院市场化,医院市场化以后,它也是这样采取同样的,那么医生就靠卖药挣他的奖金,对不对?他就卖的药多,他就挣的钱多;他不是以治病救人作为他的目标。所以,整个社会的设计都扭曲了,它都是扭曲的。所以你要想像的话就是挺可怕的这么一个过程。

【“灾”字变简体 背后有荒谬含义】

山西洪水过程当中,我能看到的报导确实是很少很少,只是在10月9日以后,就出来一点点,而且都是“山西加油!”。

那么我们顺便随便聊一点点东西,就是说中国的“灾”字。中国洪灾的“灾”,或者是灾害的“灾”字,在古汉语,或者在现在的正统汉语里面,它是上面是“巛”就是个“川”字,“川”字下面一个“火”字,就是说“巛”“ 火”为“灾”。

到了现在的就是在简化的这个汉语里头,这个“巛”没了 这个“川”字没了,它上面变做一个“宀”,“宀”下面一个“火”是为“灾”。“宀”什么意思呢?“宀”下面一头猪(豕 ),那是“家”,在汉语里面“宀”是“家”的意思,那么“宀”里失“火”,为“灾”;那么“巛”字就没有了,水灾是没有的,它没有水灾。

那么大家都知道,这个简化汉字的目的是什么?它说是由于繁体字,就正统的汉字太难写,太难学。所以我们要把它简化,简化了让人都容易学。简化过的“灾”字和简化前的“灾”字都是一样的笔画。

上面“巛”(川字)和“宀”都是3画。它一点没有简化掉,它为什么要把它简化呢?

是到了50年代的时候,中共有一个目标,就是说我们要“基本消灭自然灾害”,没有水灾,没有旱灾,因为我们有了水库大坝,斯大林说“水库大坝能战胜远古的洪水”。那么就没有自然灾害了。

所以山西的这次洪灾第一次冲上热搜的时候,它是说“山西加油!”中国现在的简化的汉字是你家里着火了为“灾”,你再加点油的话,那“灾”就更大了。所以在洪水发生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加油”,我们需要的是援助,实实在在的援助。

那么中共(我这里指中央政府)对于山西的洪灾,它的救助是太少太少了。财政部拿出8千万人民币,来救助山西的洪灾,它自己报的山西的受灾人口是175万人,8千万人民币,一个人能分多少钱?一个人能分40多块钱,40多块钱在中国能干什么?

林澜:好的,王维洛先生刚才分析了,山西省这次洪涝灾害可能的诱发原因,我们可以看到,其中人祸的因素是不可忽视的。那非常感谢王维洛先生带来的分析,谢谢您!

王维洛:谢谢林澜,谢谢观众朋友!

林澜:也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下次节目时间和您再见。

网络收看方式:

新唐人网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gb/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纪元《直播节目》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