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乱世才子的悲歌 陈梦家文革文字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2021年6月初,中共教育部发表报告,建议在香港确立简体字的法律地位。消息一出,各界人士议论纷纷。中共在大陆推行简体字时,曾以简化文字笔划,降低文盲数量为理由。那么,在经济发达,民众受教育成度高的香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而且还要用法律来强制民众学习?

有人说,文字是一个文明的纽带,它记载了历史,承载了文化。改变了一个地区或者国家的文字,就阻碍了那里的思想传承。这么看来,中共在香港推行简体字,用意可不简单。这也让人不由地想起它篡政初期,在大陆推行的文字运动,差一点,汉字就被完全废除了。

而我们今天节目的主人公,乱世才子——陈梦家,他的人生也就是因此而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1911年,陈梦家出生在南京的一个神学家庭。天资聪颖的他,16岁就考入南京中央大学读法律,不过,法律并不是陈梦家的兴趣所在,诗歌才是。到了1931年,年仅20岁的陈梦家,便出版了第一部诗集《梦家诗集》,从此声名大震。后来,他与闻一多、徐志摩、朱湘一起被称为“新月诗派的四大诗人”。

在众人眼中,陈梦家少年得志、洒脱不羁,这份才情和性格倒也适合在诗歌领域发展。可是呢,陈梦家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1934年,他在燕京大学宗教学院读研究生,由于对中国上古神秘的宗教文化抱有极大的好奇心,他很快就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古文字学和古史学研究中去了,而且还成果颇丰,仅1936年便发表《古文字中的商周祭祀》、《商代的神话与巫术》等7篇论文。

在燕大读书,陈梦家不仅找到了事业上的发展方向,也找到了人生挚爱。他与才女兼校花赵萝蕤相识,俩人在1936年1月喜结连理。1944年,经美国汉学家费正清和清华教授金岳霖介绍,陈梦家前往芝加哥大学教授中国古文学,随行的赵萝蕤也在该校攻读美国文学专业的博士生课程。

在海外执教期间,陈梦家还致力于收集、汇整流散于美国的古代铜器,最终编撰了《美国所藏中国铜器集录》一书,其中包含青铜器共八百四十五件,大多是流落海外的青铜器精品,为研究中国铜器留下了宝贵材料。在美国教学3年后,36岁的陈梦家回到北京,在清华中文系执教。次年,妻子赵萝蕤取得博士学位后回国与他团聚,在燕京大学任西语系主任。

当时正处在国共内战末期,北京被中共攻下时,很多人劝陈梦家夫妇去台湾,但他们最终还是选择留下,因为受中共的宣传蛊惑,他们对新政权充满了幻想。那么,他们留在大陆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呢?

1951年,中共发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知识分子必须自我改造和检讨,清算“美帝文化侵略”,而且要“人人过关”。可想而知,有着浪漫派诗歌风格,而且曾经出过国的陈梦家自然在劫难逃。

之后的一年,陈梦家配合运动,多次在学校大会上作检讨。但是,他心里还是明白的。一天,校园的大喇叭广播一项通知,要求全体师生参加“集体工间操”。陈梦家听到后私下说:“这是‘1984’来了。这么快。”《1984》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小说,预言集权社会的情景,陈梦家借此含蓄地批评中共体制。

1952年,运动结束后,中共在全国展开高校的院系调整,陈梦家被分配到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在考古所的最初几年,陈梦家的生活相对平静,在考古方面的学术研究建树颇丰。他借鉴西方学术规范,先后完成《殷墟卜辞综述》、《西周铜器断代》、《尚书通论》等专著,成为名副其实的古文字、考古学大师。1956年,陈梦家还用丰厚的稿费购置一套四合院,在家中悉心收藏、展示自己购置的明清家具,朋友戏称他的收藏“比博物馆还博物馆”。

然而,中共精心设计的一场“阳谋”,打破了陈梦家暂时平静的生活。1956年,中共在大陆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政策,第二年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鼓励“大鸣大放”,制造出政治气氛变暖的假象。生性纯真的陈梦家与其他知识分子一样,以为中共真心纳谏,就将多年前想提而不敢提的意见真诚吐露——那就是希望中共不要将汉字拼音化。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把汉字拼音化呢?其实这个想法最先来自苏联。在苏联的十月革命后,列宁就提出了“拉丁化之东方伟大革命”运动,开始打着“协助远东地区中国人进行扫盲”的旗号,意图废除中国的汉字,斩断中国人与中华文明的联系,从而便于日后苏共的奴役统治。

1931年9月26日,苏联为推动中国废除汉字改用拉丁化文字,在海参威举行“中国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会”,中共代表瞿秋白等人与苏联共同草拟“北方话拉丁化新文字”,并发表13条共同宣言,表示“要根本废除象形文字,以纯粹的拼音文字代替”。1936年,毛泽东更对记者公开表示,中文字母化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1949年,中共掌权后,就成立了“中国文字改革协会”,开始正式着手废除汉字的工作。一些中国语言学家在中共的指示下,先后提出千百种改革方案,最终决定使用简化汉字作为过渡,逐渐实现字母化。

作为用汉字写作并探寻古文字脉络的文人,陈梦家深知传统汉字对中国人的重大意义。汉字如果被废除,将真正成为中国人了解中国文化与历史的障碍,中华文化的传承也随之被切断。这对拥有五千年璀璨文明的中华民族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损失。

之前,陈梦家想说不敢说,到了“鸣放”时期,他便积极地向中共发起呼吁。他多次发表文章与演说,反对将汉字拼音化。比如,1957年5月17日,陈梦家在《文汇报》发表文章《慎重一点“改革”汉字》。他写道:“用了三千多年的汉字,何以未曾走上拼音的路,一定有它的客观原因。”“我看汉字还要用上若干年,要把他当成活的看待,这也是我们祖国的一份文化遗产。”

然而,陈梦家却不知道,就在他发表这篇文章的两天前,毛泽东写下《事情正在起变化》,发出打击右派的信号。这样,陈梦家关于反对汉字改革的言论,成为他在“反右斗争”中被批判的最大证据。

陈梦家被划为右派后,学术活动完全停止,在单位里遭到“降薪停职使用”的处罚,在社会上更要忍受师长、助手、同行的联合批判。从此,等待他的是参加不完的批斗会、做不完的自我检讨。陈梦家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情绪低落,身体消瘦;妻子赵萝蕤因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灾祸,患上精神分裂症。1958年12月,陈梦家被下放到河南农村接受劳动改造,一代古文字专家只能做些种田、踩水车之类的农活。

虽然后来,陈梦家重回考古所,并摘掉了“右派”的帽子,但是他内心遭受的伤害却是难以平复的。就在陈梦家准备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做研究时,文革爆发了。

1966年8月,陈梦家被划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重新被揪出批斗。考古所副所长夏鼐目睹了陈梦家遭受迫害的经历,并在日记中留下第一手资料。夏鼐记录到,考古所成立了监督小组,每天强制陈梦家与其他“反动分子”上午劳动,下午写检查。烈日当头时,他被迫长时间跪在院子里,有人往他身上扔脏东西,甚至吐口水。

他的四合院被红卫兵查抄,苦心收藏的明清家具、藏书被一扫而空。期间,赵萝蕤两次精神分裂症发病,都因为在文革的非常时期而无法送医。8月23日,红卫兵闯入考古所,揪斗陈梦家;24日继续批斗,还给他戴上“流氓诗人”的纸帽,并勒令他写检查。陈梦家捱过了一天的批斗,来到一位朋友家。屈辱与绝望带来的悲愤之情一瞬间爆发,他放声呐喊:“我不能再让别人把我当猴子耍了!”

他何曾想到,这一喊,又喊出了祸事。原来他被考古所的“造反派”一路跟踪。听到陈梦家的呐喊,一群人冲了进来,强行按着他下跪,进行又一轮的辱骂和毒打。最后,陈梦家又被押回考古所。那一晚,他悄悄写下遗书,吞下大量安眠药。

陈梦家被送到医院抢救过来,然而他一心求死,在9月2日,趁众人不注意自缢身亡。3天后,考古所召开“声讨陈梦家畏罪自杀大会”,为这位终年55岁的饱学之士“送行”。

陈梦家是一位浪漫洒脱的诗人、苦心钻研的学者,他本无意蹚入政治这潭浑水,然而却因为一次次相信中共的花言巧语,而失去自由,在一轮轮政治运动中任人凌辱,直至殒命。而在那个时代,如此遭遇不幸的大师何其多。后世有人发问,为何1949年之后,中国再无大师?或许,我们可以从陈梦家的经历中,找出一些答案。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