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六十七回 姜子牙金台拜将

作者: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龙吉公主被迫嫁人,被迫嫁给洪锦,她自己根本都没有想到。

当时(书说到)是“月老”来了。月老跟她讲,反正你们两是有这么一段故事,你得把这事办了。龙吉公主说:“哎呀!我那是受罚,罚到人间,把时间凑够了,我还是回瑶池。回瑶池就完了,你给我弄一段婚姻算怎么回事儿?”那月老就说服她,说这段婚姻是有原因的。

你看他里头说半天,都没有说破,只说月老来了,说:“你有这么段事,这段事你得办了,如果你不结这个婚,我跟你说,你搞不好瑶池还回不去。”

瑶池怎么回不去?不说。

我能理解:可能当初龙吉公主在上界犯事儿,是跟人情世故有关系,或者,跟洪锦之间曾经有过什么样关系?等于是在一定的仙界当中,出现了净化、修整。

其实,这有另外一层故事:在过往时间里留下的恩怨、缘分,你都得在这一茬过程中,把这事儿给圆啰!你欠人家什么东西得还人家;人家欠你什么,人家得还给你——欠人还人,欠身子还身子,欠婚姻还婚姻。

所以,不能说人间的婚姻——男、女结合是好?是坏?这事不好这么说的。小道修行,讲究比较多;大道,我以为就讲了一个真正的“境界”。这是我能理解的。所以,不在乎形式。

按照“红水阵”那个说法,人身体是“自我循环”——封闭的、不被破掉的。是!是那么回事儿!但是,这只是在一个层面的道理……她龙吉公主好不好,她还得跟洪锦结婚——她还得来这么段夫妻(关系)。

所以,什么东西都不能绝对,但是我以为:身在其中的人如果自己能够悟通这其中的生命道理,其实他又不在其中,又不在乎了。(恩怨、缘分)很大的原因是跟人自己生命的来处有关;跟生命来处的“过程”有关。在天意环境中遭遇到的是平常的“一般时候”呢?还是赶上了千年难遇的“大改变”?身在其中的人,一般都很难悟懂。不到那儿,是悟不懂的。就像广成子,没到那儿,他没悟懂;那赤精子也没能懂。

所以各自都在自己的难中,原因不外乎因为在过去时间里有着生命不纯净的地方,在这个大的背景环境出现之后,生命的遭遇就是自己的纯净过程。我以为是这样。

所以龙吉公主那段故事也满有趣的,他讲明一个道理:她是天庭来到人间的,结果她得结一段婚。对她生命来讲,是非常不干净的事,但是,她这事得办了,而月老来……那是神仙来办这个事。

所以反过来就是说:“人与人之间的婚姻,是有因缘关系的。”是有背后相关的真正缘分,如果人们在现实环境中追逐自己欲望,从而出现乱来,其实就打破了、侮辱了自己在过去时间里“生命之间的关系”,给自己以后带来更大的麻烦。因为,在应该了去恩怨的时节非但没了去,却增加了更多的恩怨。以后偿还不了。

啥意思?

因为那是多少年才能遇到这么一个大的天象的变化!所以元始天尊都让他自己的小弟子下来送死,然后赶上这一波,成为了“在一定境界”的生命和神仙。

龙吉公主如果这个时候就不结婚,月老跟她说了,如果你真不结,可能后面麻烦就更大。原因就是:这是一个天象变化的时候!(如果)她没顺应天象变化,本应该由她所完成的使命,从而改变了。

这个“时间点”是天底下不能再有的。封神,就这么一次!换神仙的大时节,她龙吉公主如果做了错事(不结婚),以后她想还,就得等到类似的时间;这些相关的生命再出现的时候,她才能还这个麻烦。我相信朋友能理解。

就这么讲吧!你十七岁的麻烦,你七十一岁想还,还不了!时间过去了,就得等着下一回你十七岁的时候,而且是相关的两人正好凑在一起的时候,你才能还这码事。那不瞎了吗!

本来(这个时间点)是把自己弄干净,非但没弄干净,反而更复杂了!因为你现在赶上特殊的时候。现在,我以为就有着完全雷同的环境。所以不能造业,不能作恶,还不起的!

因为,如果各种书籍都说弥勒(弥赛亚)再世,什么时候出世?不知道!上一次弥勒什么时间曾经来过?在这个时间点上,在一个根本都没有技术;不可能知道的背景之下,如果你做错了事情,那你咋还?还不了了。因为,也得对应这种天象的改变。这种天象只此一回,不再有了。

所以,真正明白的人就会先约束自己,而不是放纵。

第六十七回“姜子牙金台拜将”。

金台拜将完了,走入第二步,就该讨伐纣王,所以,跟前面就是完全不同的章节。

诗曰:
金台拜将若飞仙,斗大黄金肘后悬。
梦入熊罴方实地,年登耄耋始朝天。

从周文王梦入飞熊,到金台拜将,姜子牙七八十岁了才落实(开始他的仕途)。

延绵周室承先业,树列齐封启后贤。
福寿两端人罕及,帝王师相古今传。

姜子牙金台拜将,整个历史、文化从他封神开始。

月老仙翁红线牵 瑶池公主还俗孽

话说子牙见捉了洪锦,料知龙吉公主成功。将洪锦放下丹墀。少时,龙吉公主进相府。子牙欠身谢曰:“今日公主成莫大之功,皆是社稷生民之福。”

公主曰:“自下高山,未与丞相成尺寸之功;今日捉了洪锦,但凭丞相发落。”

龙吉公主道罢,自回净室去了。子牙令左右将洪锦推至殿前,问曰:“似你这等逆天行事之辈,何尝得片甲回去?”命:“推将出去,斩首号令!”

有南宫适为监斩,候行刑令下,方欲开刀,只见一道人忙奔而来,喘息不定,只叫:“刀下留人!”

南宫适看见,不敢动手,急进相府来,禀曰:“启丞相:得知末将斩洪锦,方欲开刀,有一道人只叫‘刀下留人’。未敢擅便,请令定夺。”

子牙传:“请。”

少时,那道人来至殿前,与子牙打了稽首。子牙曰:“道兄从何处来?”

道人曰:“贫道乃月合老人也!因符元仙翁曾言龙吉公主与洪锦有俗世姻缘,曾绾红丝之约,故贫道特来通报,二则可以保子牙东进五关,助得一臂之力。子牙公不可违了这件大事。”

咱们谈了“红水阵”,说了前后的原因。人间只要两个生命曾经因某种原因在人间造下了俗世姻缘,无论他们在哪儿,连神仙都得让路。这是相生相克的道理。

子牙暗想:“她乃蕊宫仙子,吾怎好将凡间姻缘之事与她讲?”乃令邓婵玉先去见龙吉公主,就将月合仙翁之言先禀过,方可再议。

邓婵玉迳进内庭,请公主出净室议事。公主忙出来,见邓婵玉,问曰:“有何事见我?”

邓婵玉曰:“今有月合仙翁言公主与洪锦有俗世姻缘,曾绾红丝之约,该有一世夫妻,现在殿前与丞相共议此事,故丞相先着妾身启过娘娘,然后可以面议。”

公主曰:“吾因在瑶池犯了清规,特贬我下凡,不得复归瑶池与吾母子重逢。今下山来,岂得又多此一番俗孽耶?”

邓婵玉不敢作声。少时,月合仙翁同子牙至后厅。龙吉公主见仙翁稽首。

仙翁曰:“今日公主已归正道,今贬下凡间者,正要了此一段俗缘,自然反本归元耳!况今子牙拜将在迩,那时兵度五关,公主该与洪锦建不世之勋,垂名竹帛。侯功成之日,瑶池自有旌旛来迎接公主回宫。此是天数,公主虽欲强为,不可得矣!所以贫道受符元仙翁之命,故不辞劳顿,亲自至此,特为公主作伐。不然,洪锦刚伏法行刑,贫道至此,不迟不早,恰逢其时,其冥数可知。公主当依贫道之言,不可误却佳期,罪愆更甚,那时悔之晚矣!公主请自三思!”

她就是瑶池金母之女,她来到凡间,她也得走此一遭。这事对神仙就是个孽障,但是当你来到人间时,这反而是必须要做的过程——当人,不容易!

龙吉公主听了月合仙翁一篇话,不觉长吁一声:“谁知有此孽冤所系!既是仙翁掌人间婚姻之牍,我也不能强辞,但凭二位主持。”

子牙、仙翁大喜,遂放了洪锦,用药敷好剑伤。洪锦自出营招回季康人马,择吉日与龙吉公主成了姻眷。

正是:
天缘月合非容易,自有红丝牵系来。

龙吉公主跟洪锦两个人成了婚姻。所以凡是有婚姻缘由的,一定会有一些特别的故事在其中(真正的缘分)。除此之外,很多都是纵欲来的。但是,每个朝代、环境又有它自己的规矩!其实这个规矩,又吻合了天时、天象、背景……

八十岁子牙进“出师表” 武王遵循拜将之礼

话说洪锦与龙吉公主成了姻亲,乃纣王三十五年三月初三日。西岐城众将,打点东征,一应钱粮,俱各停当,只等子牙上“出师表”。

翌日,武王设聚早朝,王曰:“有奏章出班,无事朝散。”

言未毕,有姜丞相捧“出师表”上殿。武王命:“接上来。”

奉御官将表文开于御案上。武王从头看完:

“进表丞相臣姜尚。臣闻唯天地万物父母,唯人万物之灵。天祐下民,作之君,作之师。唯其克相上帝,宠绥四方,作民父母。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下民,流毒邦国,剥丧元良,贼虐谏辅,狎侮五常,荒怠不敬,沉湎酒色,罪人以族,官人以世,唯官室、台榭、陂池、侈服以残害于万姓。遗厥先宗庙弗祀,播弃黎老,昵比罪人,唯妇言是用,焚炙忠良,刳剔孕妇,崇信奸回,放黜师保,屏弃典刑,囚奴正士,杀妻戮子,唯淫酗是图,作奇技淫巧,以悦妇人,郊社不修,宗庙不享,商罪贯盈,天人共怒。今天下诸侯大会于孟津,兴吊民伐罪之师,救生民于水火,乞大王体上天好生之心,孚四海诸侯之念,思天下黎庶之苦,大奋鹰扬,择日出师,恭行天罚,则社稷幸甚,臣民幸甚!乞赐详示施行。谨具表以闻。”

人,是万物之灵;天、地,乃万物父母——三才——天、地、人。

“出师表”从前到后,列出纣王罪名。

这里面讲述纣王“以悦妇人”,就是“诱惑所在”,跟女人的生命属性、特点相关。当有“诱惑”的时候,就会坠落到“人的情”之中。我觉得原因是背离了人的元神(灵魂)的方向,而取其“乐”,所以就叫“恶”。

为什么托身成女人?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对或错。就像那禽兽都是公的漂亮,偏偏人是反的。因为对情的满足,是透过诱惑,而落在人的身体上,从而使得被诱惑的人更加忘却了自己生命的本来,或自己也乐在其中,同样忘却了自己生命的本来。

武王览毕,沉吟半晌。王曰:“相父此表,虽说纣王无道,为天下共弃,理当征伐,但昔日先王曾有遗言:‘切不可以臣伐君。’今日之事,天下后世以孤为口实。况孤有辜先王之言,谓之不孝。纵纣王无道,君也!孤若伐之,谓之不忠。孤与相父共守臣节,以俟纣王改过迁善,不亦善乎!”

子牙曰:“老臣怎敢有负先王,但天下诸侯布告中外,诉纣王罪状,不足以君天下,纠合诸侯,大会孟津,昭畅天威,兴吊民伐罪之师,观政于商,前有东伯侯姜文焕、南伯侯鄂顺,北伯侯崇黑虎俱文书知会,如那一路诸侯不至者,先问其违抗之罪,次伐无道。老臣恐误家国之事,因此上表,请王定夺,愿大王裁之。”

当时,商朝一共有四大诸侯,已有三大诸侯反商。

武王曰:“既是他三路欲伐成汤,听他等自为。孤与相父坐守本土,以尽臣节,上不失为臣之礼,下可以守先王之命。不亦美乎?”

说他武王憨厚?他说的也是一套一套的!

子牙曰:“唯天为万物父母,唯人万物之灵,亶聪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今商王受荼毒生民,如坐水火,罪恶贯盈,皇天震怒,命我先王,大勋未集耳!今大王行吊民伐罪之师,正代天以彰天讨,救民于水火。如不顺上天,厥罪唯均。”

姜子牙讲半天,跟周武王讲的就是 :“顺其天意,别顾及人间七情;尊重先父的遗愿,这都是小,顺天意是大。”武王他听不懂,不干!就不去。

“反正先王说了别去讨伐,我就听先王的。”所以这事儿就给拧在这儿。

只见上大夫散宜生上前奏曰:“丞相之言乃为国忠谋,大王不可不听。今天下诸候大会孟津,大王若不以兵相应,则不足取信于众人,则众人不服,必罪我国以助纣为虐。倘移兵加之,那时反不自遗伊戚。况纣王信谗,屡征西土,黎庶遭惊慌之苦,文武有汗马之劳,今方安宁,又动天下之兵,是祸无已时。以臣愚见,不若依相父之言,统兵大会孟津,与天下诸侯陈兵商郊,观政于商,俟其自改,则天下生民皆蒙其福,又不失信于诸侯,遗灾于西土,上可以尽忠于君,下可以尽孝于先王,可称万全之策。乞大王思之。”

武王听得散宜生一番言语,不觉忻悦,乃曰:“大夫之言是也!不知用多少人马?”

武王就是个人,他不管天象,他只怕自己做错了事。姜子牙讲了半天,都是:“你要顺天意、顺天象!”

武王:“哎呀!我觉得我先父说的话就是天意、天象。”

散宜生就改说“人”话:“八百诸侯都说好了,你不能自个儿撂挑子不干哪!我们都一块到孟津,然后屯兵在商朝外头,等着看纣王改不改!我们都希望纣王改。大家屯兵过去,在那儿待着,不打他。你不打纣王,你就没违背先王之遗愿,你随着大家一块儿去,那你对诸侯没失信啊!因为人都冲你来的,你没失信,你是一个守信誉的人,但是你又不打,你又不会伤及什么生命,那不就两全其美。”

这个武王就听懂了。所以他听懂了什么?——利益。

“我谁也别得罪,我什么事都干好,我谁也没得罪,哪头也没伤到。”

所以:碰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宜生奏曰:“大王兵进五关,须当拜丞相为大将军,付以黄钺、白旄,总理大权,得专阃外之政,方可便宜行事。”

武王曰:“但凭大夫主张,孤即拜相父为大将军,得专征伐。”

宜生曰:“昔黄帝拜风后,须当筑台,拜告皇天、后土、山川、河渎之神;捧毂、推轮,方成拜将之礼。”

武王拜姜子牙为大将军,得先拜天地、拜先皇,还得给他推车——就是大将坐在辇上,皇帝推三步(大概是)。拜天、敬地,都走一遍才行。哪来的?当年黄帝传下来的。黄帝是天皇、地皇、人皇中的人皇。由人皇传下来的。皇天、后土就是天皇、地皇。

武王曰:“凡一应事宜,俱是大夫为之。”

武王朝散。宜生又至相府恭贺。百官俱个个忻悦。众门人个个喜欢。

宜生次日至相府对子牙说:令南宫适、辛甲往岐山监造将台。当时二人至岐山,拣选木植、砖石之物,克日兴工。

也非一日,将台已完,二将回报子牙,宜生入内庭回武王旨,曰:“臣奉旨监造将台已完,谨择良辰,于三月十五日,请大王至金台,亲拜相父。”

武王准旨,侯至日行礼。

三月十五日,其实就是女娲的生日。同时,纣王惹出事。也是:“姜子牙拜将”的那一天。上、下就给连到一起了。

因为,人是神造的(中国人讲:人,是女娲造的),所以“时间是个神”!时辰最关键!相互对应的。

且说子牙三月十三日立辛甲为军政司,先将“斩法纪律牌”挂在帅府,使众将各宜知悉。辛甲领令,挂出帅府。

“斩法”就是斩脑袋的军法。因为姜子牙他要拜大将,在拜大将之前先把军法列出来。

什么情况下(被罚)斩脑袋:

“扫荡成汤天宝大元帅姜条约示谕”大小众将知悉:──只见各款开列于后:

其一:闻鼓不进,闻金不退,举旗不起,按旗不伏,此为慢军,犯者斩。

其二:呼名不应,点视不到,违期不至,动乖纪律,此为欺军,犯者斩。

其三:夜传刁斗,怠而不报,更筹违度,声号不明,此为懈军,犯者斩。

其四:多出怨言,毁谤主将,不听约束,梗教难治,此为横军,犯者斩。

其五:扬声笑语,蔑视禁约,晓詈军门,此为轻军,犯者斩。

其六:所用兵器,克削钱粮,致使弓弩绝弦,箭无羽镞,剑戟不利,旗帜凋敝,此为贪军,犯者斩。

其七:谣言诡语,造捏鬼神,假托梦寐,大肆邪说,鼓惑将士,此为妖军,犯者斩。

那时候也叫“假托梦寐”!因为人家没办法证实你(梦)是真?是假?在军队当中就会出现“涣散”,那是真的。但是,因为是在军中——“一层理说一层理”。

其八:奸舌利齿,妄为是非,调拨士卒,互相争斗,致乱行伍,此为刁军,犯者斩。

其九:所到之地,凌侮百姓,逼淫妇女,此为奸军,犯者斩。

其十:窃人财物,以为己利,夺人首级,以为己功,此为盗军,犯者斩。

其十一:军中聚众议事,近帐私探信音,此为探军,犯者斩。

其十二:或闻所谋,及闻号令,漏泄于外,使敌人知之,此为背军,犯者斩。

其十三:调用之际,结舌不应,低眉俛首,面有难色,此为怯军,犯者斩。

其十四:出越赴伍,搀前乱后,言语喧哗,不遵禁约,此为乱军,犯者斩。

其十五:托伤诈病,以避征进,捏故假死,因而逃脱,此为奸军,犯者斩。

其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为弊军,犯者斩。

其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为误军,犯者斩。

话说子牙将“斩法牌”挂于帅府,众将观之,无不敬谨。

如黄帝拜风后 方成拜将之礼

且说宜生至十四日,入内庭见武王,曰:“请大王明日清晨至相府,请丞相登坛。”

武王曰:“拜将之道,如何行礼?”

宜生曰:“大王如黄帝拜风后,方成拜将之礼。”

武王曰:“卿言正合孤意。”

次日乃三月十五日吉辰,武王带领合朝文武齐至相府前。只听里面乐声响过三番,军政司令门官:“放炮,开门。”

只见三声炮响,相府门开。宜生引道,武王随后,至银安殿。军政司忙禀:“请元帅陞殿,有千岁亲来拜请元帅登辇。”

武王是王,反过来去请帅——国家的一切、国家的安危全都交给帅了。

给我的感觉是:姜子牙实际上全权代表武王。也可以说:姜子牙现在等于是周朝的主一样。

按照现代人的观点:“这武王太傻了!把天下都交给人家了。人家有兵权,不就有天下吗?”大陆人都会这么想。

古人那时候是讲个“信”字,而不是人间的尖滑。这一份信,很大原因:他们是“半人半神”的状态,他们知道自己的生命涵义在其中。

我举个例子:

截教的人在跟阐教的人对手的时候,阐教的人都说:“你别打了,那些人封神榜都挂着名的。”

截教的人心里就不开心:“封神榜挂着名,没说他们死啊!(只不过给他们定位在那儿),说他们没修成啊!”

所以那时候的人都知道人“不死”,只是一个位置、境界不同。截教的人修不出三界,他成不了神仙,他只能成为低层轮回转世的神,是他不成功的一个标志。

另外,截教出现的一个状况就是:他们都是以自己“教派”为借口——“你污辱了我截教……”里面有打抱不平,甚至表面说法是“不是为了个人的恩怨”,而来维护他们自己本教派,从而出手。

这种借口在今天的环境中很多人是类似的:义愤填膺的个人情感的表达,包括宗教的那种愤恨、愤怒的表达,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个人私怨,但是他行为的一切全是个人的私怨、恩怨,跟个人仇恨的情感表达。给我的感觉就是“魔”来的——虽然他表面上“不是为了自己”,其实是自己“生命品质的表达”。

子牙忙从面道服而出。武王乃欠身言曰:“请元帅登辇。”

子牙慌忙谢过,同武王分左右并行至大门。武王欠身打一躬。两边扶子牙上辇。宜生请武王亲扶凤尾,连推三步。

推三步:天、地、人。凡事都是天、地、人。

姜子牙封的神是三界里的神——修不成(正果)的。我以为他封的神就是二十八星宿框架中一些影响人间事情的神——三百六十五,一天一个。这样去对应人这个环境。其实,又有在三界当中“再造”的成分。

这是文化的传递,与真实的情况多少有些差距,因为天上的时间跟地下的时间不同,所以我们只能站在人的角度去表述。

我跟大家讲“推三步”的涵义,就是进到“人的环境”,就是这三项。能出了天、地、人,你就不得了——修成的人,就是出了天、地、人。

所以说“死在三下”——凡是经三,就完蛋了。经三,就灭掉了,完全不存在了。

后人有诗赞子牙末年叨此荣宠,诗曰:
周主今朝列将台,风云龙虎四门开。
香生满道衣冠引,紫气当天御仗来。
统领貔貅添瑞彩,安排士马尽崔嵬。
磻溪今日人龙出,八百开基说异才。

话说子牙排仪仗出城,只见前面七十里俱是大红旗,直摆到西岐山。

我们解释过姜子牙他为什么用红的,红是(代表)火。西岐的位置是“金”,以火锻金!

西岐百姓,扶老携幼,俱来观看。子牙至岐山,将近将台边,有一座牌坊上,有一幅对联:“三千社稷归周主,一派华夷属武王。”

这是指开天辟地,中华民族(从周武王开始)真正有了文字、朝代。因为当时有了八卦、《周易》一连串的东西。但是,所有的这些都在三界里面。

三界,讲述了天、地、人中,一个生命周而复始、转换的过程。生命是不死的,只是一个过程。

话说众将分道而行。武王至将台边一看,只见将台高耸,甚是嵬峨轩昂。

怎见得?但见:
台高三丈,像按三才。阔二十四丈,按二十四气。
台有三层:
第一层台中立二十五人,各穿黄衣,手持黄旗,按中央戊己土。
东边立二十五人,各穿青衣,手持青旗,按东方甲乙木。
西边立二十五人,各穿白衣,手持白旗,按西方庚辛金。
南边立二十五人,各穿红衣,手持红旗,按南方丙丁火。
北边立二十五人,各穿皂衣,手持皂旗,按北方壬癸水。

“台高三丈,像按三才。”应该是按人、地、天(排列)。第一层就是“人”。

“阔二十四丈,按二十四气。”按时间、节气。

“台有三层”,第一层中间及四方,各站立二十五人。为什么二十五人?——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各含金、木、水、火、土。五×五=二十五。

第二层是三百六十五人,手各执大红旗三百六十五面,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

按周天(一个循环),都是三百六十五,其实是对应着“每一天”。

第三层立七十二员牙将,各执剑、戟、抓、锤,按七十二候。

五天为一候——金、木、水、火、土,加上日、月,就是七天(一个星期)。既包括着时间;上、下(层次);金、木、水、火、土;人;方位(东、西、南、北、中)。

也就是:时空、物质、人,都在其中。

三层之中,各有祭器、祝文。自一层之下,两边仪仗,雁翅排列。真是衣冠整肃,剑戟森严,从古无两。

只见散宜生至鸾舆前,请武王出舆。武王忙下舆。

宜生曰:“大王可至元帅前,请元帅下辇。”

武王行至辇前,欠身,曰:“请元帅下辇。”

大家记得:周文王请姜子牙的时候是带着辇去的,也是散宜生陪着去的。当时文王请子牙上辇,子牙说什么不敢上。结果子牙是骑着逍遥马被文王请回来了。现在,姜子牙在西岐拜帅、出征,他理所当然坐辇。这是一个礼数的问题。

当时的姜子牙,还没有展现他的雄怀才智,还没有到他坐辇之时。不是他不能坐辇,而是他懂得进退;懂得时辰;懂得规矩。这没有什么对、错!就是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节,懂得进退;懂得这天象的概念。你做得再是那么回事,如果天象没到,你做了,同样是过。时辰、定数相当绝对的。

子牙忙令中军扶下辇来。宜生引导子牙至台边。

散宜生赞礼,曰:“请元帅面南背北。”

散宜生开读祝文:

散宜生什么都明白,但是,散宜生不是帅才。从姜子牙开始,真正的帅才都是通天、地的。不通天晓地的不能被称为帅才。换句话说,当只局限在人的一切,你仅是秀才。散宜生是秀才,他什么都懂,懂得这些形式,但是他自身生命的境界不具备。姜子牙、武王可能不懂,但他们的境界却是在那个位置上。

所以“以知识论长短”,在人的环境中,表面上这是个非常对的事情,在生命上却有着莫大的缺陷。

“维大周十有三年,孟春丁卯,朔丙子,西周武王姬发遣上大夫散宜生敢昭告于五岳、四渎、名山大川之神,曰:呜呼!唯天惠民,唯辟奉天,抚绥众庶,克底于道。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下民,唯妇言是用,昏弃厥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唯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发夙夜祗惧,若不顺天,厥罪唯均。

散宜生指出纣王的十大罪状。以顺天、顺意、顺道、顺民,来讨伐纣王。

谨择今日,特拜姜尚为大将军,恭行天讨,伐罪吊民,永清四海。所赖神祇相我众士,以克厥勋。伏唯尚飨!”

就是奉天意正人间之道,修正人间之道德,重树人间之规范。

人间道德、人间规范由“人”来做,但是背后有“神”的意思。这是《封神演义》最不同的地方。对今天有告诫的涵义——今天(当前)的环境中,其实是一样的。

我们常说:“人战胜不了共产党,只能与神同行,等待着天灭中共的定数。”而当定数发生的时候,人们会再见神、佛、道现于人间,重树人间的道德。

而人间之所以出了共产党,正是人间出现大疫情的原因,也是人远离了神、佛、道本来的生命之精髓,从而才出现了这样的大疫情。

话说散宜生读罢祝文,有周公旦引子牙上第二层台。周公旦赞礼,曰:“请元帅面东背西。”

一层一层来!第一层拜将台,散宜生讲的是“人”的理。第二层要讲“地”的理。

为什么“面东背西”?——东进伐纣啰!

周公旦开读祝文:

“维大周十有三年,孟春丁卯,上朔丙子,西周武王姬发遣周公旦敢昭告日、月、星、辰、风伯、雨师、历代圣帝明王之神,曰:呜呼!天有显道,厥类唯彰。

在第一层的时候,散宜生告知的是五岳、四海、名山、大川之神,神放在先。而这些五岳、四海、名山、大川是跟人同在的。

第二层:日、月、星、辰、风、雨、历代圣王明王之神,就是大家讲的“天帝”。当我们讲地、水、火、风(风伯、雨师)的时候,应该是讲太阳系(三界)之内的神仙。

今商王受乃夷居弗事上帝神祇,遗厥先宗庙弗祀,沉湎酒色,淫酗肆虐,唯宫室台榭是崇,焚炙忠良、刳剔孕妇,以残害于下民,牺牲粢盛,既于凶盗,乃曰‘吾有民有命’,罔惩其侮。皇天震怒,命发诛之。发曷敢有越厥志。自思欲济斯民,匪才不克。今特拜姜尚为大将军,取彼凶残,杀伐用张。仰赖神祇翊卫启迪,吐纳风云,嘘咈变化,拯救下民,恭行天罚,克定厥勋,于汤有光。伏唯尚飨!”

(祝文)列举了纣王的罪恶,姜子牙拜帅要去伐纣,请诸神辅佐他。

周公旦读罢祝文。有召公奭引子牙上第三层台。召公遂捧武王所赐黄钺、白旄,祝曰:“自今以后,奉天征讨,伐此独夫,为生民除害,为天下造福,元戎往勗之哉!”

子牙跪受黄钺、白旄,乃令左右执捧。

礼官赞礼,曰:“请元戎面北,拜受龙章凤篆。”

子牙跪拜。左右歌中和之曲,奏八音之章,乐声嘹喨,动彻上下。召公奭开读祝文:

“唯大周十有三年,孟春丁卯,上朔丙子,西岐武王姬发敢昭告昊天上帝、后土神祇,曰:呜呼!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今商王受狎侮五常,荒怠弗敬,自绝于天,结怨于民,斮朝涉之胫,剖贤人之心,作威杀戮,毒痡四海,崇信奸回,放黜师保,屏弃典刑,囚奴正士,郊社不修,宗庙不享,作奇技淫巧,以悦妇人,无辜吁天,秽得章闻,上帝弗顺,祝降时丧。臣发曷敢有越厥志,祇承上帝,以遏乱略,华夏蛮貊,罔不率俾。唯我先王,为国求贤,聘请姜尚以助发,今特拜为大将军,大会孟津,以彰天讨,取彼独夫,永靖四海,所赖有神,尚克相予,以济兆民,无作神羞,克成厥勋,诞膺天命,以抚方夏。恳祈照临,永光西土,神其鉴兹。伏唯尚飨!”

召公奭读罢祝文,子牙居中而立。

(拜将台三层)每一层昭告了每一层对应的神。到第三层,他昭告的应该是玉皇大帝,也可能是指伏羲:三界里人能知道的最高的神。

军政司上台:“启元帅:发鼓,竖旗。”

两边鼓响,拽起宝纛旗来。军政司请元帅戴护顶之宝。军政官用红漆端盘,棒上一顶金盔来。

怎见得:
黄邓邓,耀日镜。
玲珑花,巧样称。
竖三叉,攒四凤。
六瓣六楞紫金盔。
缨络翻,朱砂迸。
珊瑚碧玉周围遶。
玛瑙珍珠前面钉。

军政司将盔捧与子牙戴上。又传令:“取袍甲上台。”

军政官高捧袍铠,献在台上。

怎见得:
龙吞口,兽吞肩,红似火,赤似烟。
老君炉,曾烧炼,千锤打,万锤颠。
绿绒扣,紫绒穿,迸铜锤,扛铁鞭。
锁子文,甲上悬。
披一领,按南方丙丁火,
茜草茜,胭脂抹,五彩装,花千朵。
遍金织就大红袍,系一条四指阔。
羊脂玉,玛瑙厢,琥珀砌。
紫金雀舌八宝攒就白玉带。

话说姜元帅全装甲胄立于台上。军政司传:“取印、剑上台。”

军政官捧剑、印上台,又捧一架,架上有三般令天子协诸侯之物,内有令天子旗、令天子剑、令天子箭。正见印、剑上台来,有诗为证。

诗曰:
黄金斗大掌貔貅,杀伐从来神鬼愁。
吕望今朝登台后,乾坤一统属西周。

从拜帅台整个仪式的过程,其实是拜天、敬地、尊人。所以告天地,制诏书:我“奉天命”来讨伐。这样的礼仪如果我们做对比,就像人结婚“婚礼”的概念一样。所以人间所有的事情都要有这样的“礼数”去做。

这就像我们刚才说的,散宜生什么都懂(是个书生),姜子牙不懂,他得听散宜生的,按照他说的规矩走。所以在人的环境中很难说谁高?谁低?高、低是取决于境界,而不是知识的多少。

话说军政司将印、剑捧至子牙面前。子牙将印、剑接在手中,高捧过眉。散宜生请武王拜将。武王在台下大拜八拜。武王拜罢,子牙令辛甲把令天子旗将武王请上台来。

“令天子”旗,也就是姜子牙奉天命,武王都得听他的。

少时,辛甲执旗,大呼曰:“奉元帅将令,请武王上台!”

武王随令旗上了台。子牙传令:“请开印、剑。”

请武王面南端坐。子牙拜谢毕,跪而奏曰:“老臣闻国不可从外而治,军不可从中而御,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应敌。臣既受命,尊节钺之威,岂敢不效驽骀,以报知遇之恩也!”

这就是姜子牙他在台上拜天子,发誓。

武王曰:“相父今为大将东征,但愿早至孟津,会兵速返,孤之幸矣!”

子牙谢恩。武王下台,众将听候指挥。

子牙传令:“军政官与众将得知,俱于三日后在教军场听点。今日有三山五岳众道兄与我饯别。”

辛甲领命,传与众将知悉。武王同文武百官俱在金台。子牙离了将台,往岐山正南而来。有哪吒领诸门人来迎接子牙。只见甲胄威仪,十分壮丽。

所以,修行的人就是“半喇神仙”,不能用人的东西去对待、接待、看待自己与别人。

来至芦边,只见玉虚门下十二弟子拍手大笑而来,对子牙曰:“相将威仪,自壮行色,子牙真人中之龙也!”

子牙欠背打躬,曰:“多蒙列位师兄抬举,今日得握兵权,皆众师兄之所赐也!而姜尚何能哉!”

众仙曰:“只等掌教圣人来至,吾辈才好奉酒。”

话犹未了,只听得空中一派笙簧,仙乐齐奏。

姜子牙他拜帅东征是顺其天意。也就是说:天上要修正神界、仙界的一切,但,是从人开始,从人间的正与邪、善与恶,最基础的开始修正。也就是往上、往下修正。我理解是这样。所以当下界的姜子牙拜帅的日子,连他的师父元始天尊都来了。但是他的师父不被人看到。

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紫气空中遶帝都,笙簧嘹喨白云浮。
青鸾丹凤随銮驾,羽扇旛幢傍辘轳。
对对金童云里现,双双玉女珮声殊。
祥光瑞彩多灵异,周室当兴应赤符。

所以元始天尊来道贺,表明周朝的背后是元始天尊在坐镇。

金台拜将立三才 从此定数不再改

话说元始天尊驾临,诸弟子伏道迎接。子牙俯伏,口称:“弟子愿老爷圣寿无疆!”

众门人引道,酌水焚香,迎鸾接驾。元始天尊上了芦蓬坐下。子牙复拜。

元始曰:“姜尚,你四十年积功累行,今为帝王之师,以受人间福禄,不可小视了。你东征灭纣,立功建业,列土分茅,子孙绵远,国祚延长。贫道今日特来饯你。”命白鹤童子取酒来。斟了半杯,子牙跪接,一饮而尽。

元始天尊为姜子牙饯行。

天象也好、人间的事情也好,牵动的是(人能知道的、不知道的)神界、仙界、佛界,其所展现的故事。从中,也能品得出来“人之珍贵”!也就是:人间的一切,有着背后奇妙之处。

元始曰:“此一杯愿子成功扶圣主。”又饮一杯:“治国定无虞。”又一杯:“速速会诸侯。”

这三杯酒跟三件事情就定格了。时辰到了,一切都不改了。

当时,定下来拜帅的日子是三月十五号:女娲的生日。然后,出征是三月二十四号——往后九天。用的是“九”,最大的数字。

子牙吃了三杯,又跪下。元始曰:“子又复跪者何说?”

子牙曰:“蒙老爷天恩教育,使尚得拜将东征,弟子此行,不知吉凶如何?恳求指示!”

天尊曰:“你此去并无他虞,你谨记一偈,自有验也!”

姜子牙问师父还要遇到什么关?他的师父能跟他说出会遇到什么,也就成了“一切是不可更改的定数”。如果不是定数的话,那元始天尊又何能说出来?不是早已存在的定数,那元始天尊也说不出来。对不对!

偈,好像只有在修行人当中才会这么说,都是七律,七个字,四句话,或者八句话,几乎都是七。所以七的数,是我们经历轮回转世过程中,相当绝对、相当绝对的。

偈曰:
界牌关遇诛仙阵,川云关下受瘟癀。
谨防达兆光先德,过了万仙身体康。

元始天尊讲了:诛仙阵、再一次遭遇吕岳的瘟疫。然后,遇到了“达、兆、光、先、德”这五项。

为什么这个时候讲?

不动了。一切都定好了,改变不了。

所以,这是定数。就是说:姜子牙拜帅这一天是定数,这天一到,他在人间一拜帅,那神仙那儿全定了。

子牙闻偈,拜谢,曰:“弟子敬佩此偈。”

元始曰:“我返驾回宫,你众弟子再为饯别。”

姜子牙是在金台拜帅,武王先拜他,然后他才到蓬上去见诸位道友,然后元始天尊才来。元始天尊来,是因为姜子牙替元始天尊在人这个层面办这件事情。

为什么元始天尊自己不办?

(封神这件事)一定下到最底层,但这个人又能够跟神有所沟通(不太恰当的比喻,但大家去品那个意思,就能够知道现在人的环境中信仰的重要性)。选姜子牙封神,他既可以在“人的环境”中,同时,又有资格与元始天尊、老子之间有所沟通。武王从来没见过元始天尊、老子。为什么?——没资格。

元始天尊给姜子牙那三杯酒,第一杯酒“扶圣主”,(表示)这是天意。给他第二杯酒,要他治国,这是“地”。第三杯酒,要他去孟津会八百诸侯,以及现在眼前办的事,这是“人”。所以,你得从底下办这事儿,才能谈到治国,才能谈到这一切。但他们之间又是相互牵连在一起的,不是刀切豆腐(两面光)。

元始天尊说:“我返驾回宫,你们诸弟子再为姜子牙践别吧!”师尊在,所有人都不得放肆。师尊回去了,十二仙是同一辈的,再去给姜子牙敬酒。这样的礼数绝对是不能跨越的。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在西方社会,那孩子管他爹叫:“Hi,汤姆!”这根本就不是“人人平等”那码事,但是呢!现在就这文化,所以有了这文化,才有这灾难!

群仙送出蓬来,只见仙风一阵,回了鸾驾。

且说众仙来与子牙奉酒,各饮三杯。南极仙翁也奉子牙饯别酒三杯。

南极仙翁,比较特殊,因为南极仙翁不在十二金门里头。大家要理解:十二金门是特定的,是跟天地间时间的“定数”相关。

俱要起身作辞而去,众门人见子牙问师尊前去吉凶,金吒忙向文殊广法天尊问曰:“弟子前去,吉凶如何?”

众门人为什么都问师尊吉凶?

因为“都定下来了”。

姜子牙金台一拜帅,一切都不改。这是人间的事儿。

如果我没理解错:当人间一旦出现大瘟疫的时候,也就是“走到这儿了,再也不改了。”

真的,谁也改不了了。姜子牙金台拜帅,一拜,这事儿定了,到了三月十五号这一天,我觉得是死、是活,全定了。黄天化、土行孙他们去问的话,根本一点都改不了了。

道人曰:“你修身一性超山体,何怕无谋进五关。”

哪吒也来问太乙真人,曰:“弟子此行,吉凶如何?”

真人曰:“你汜水关前重道术,方显莲花是化身。”

木吒来问普贤真人曰:“弟子领法旨下山,不知归着如何?”

真人曰:“你进关全仗吴钩剑,不负仙传在九宫。”

韦护也问道行天尊,曰:“弟子佐姜师叔至孟津,可有妨碍?”

道行天尊曰:“你比众人不同,岂不知你历代多少修行客,独你全真第一人!”

所以看来韦护有相当的来处。他背后的因素,相当厉害。

雷震子来问云中子,曰:“弟子此去,凶吉如何?”

云中子曰:“你两枚仙杏安天下,可保周家八百年。”

杨戬也问玉鼎真人,曰:“弟子此去如何?”

真人曰:“你也比别人不同,修成八九玄中妙,任你纵横在世为。”

李靖来问燃灯道人,曰:“弟子此行,凶吉如何?”

道人曰:“你也比别人不同:肉身成圣超天境,久后灵山护法台。”

黄天化问清虚道德真君,曰:“弟子此行,凶吉何如?”

道德真君一见黄天化命运不长,面带绝气,低首不言,然而心中不忍,真是可怜!

真君复向黄天化言曰:“徒弟!你问前程之事,我有一偈,你可时时在心谨记,依偈而行,庶几无事。”道人念偈。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