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华民国与联合国的六重关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一份声明中,呼吁联合国所有会员国支持台湾“在整个联合国系统中的有力的、有意义的参与”。

中共一直自称代表2300万台湾人民。但是,近些年来,中共一直拒绝台湾参加联合国所属的世界卫生组织的活动,将2300万台湾人民排除在世卫组织编织的全球卫生防疫网之外,在国际上引发强烈反对声浪,以至于许多国家不得不为推动台湾参加联合国相关组织的活动而努力。

2300万台湾人民申领的护照,是“中华民国”护照。台湾人民持“中华民国”护照,可到除中国大陆、香港、澳门之外的其他国家旅行。也就是说,在中共的国门之外,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都承认台湾人民是“中华民国”国民,都承认有一个“中华民国”存在。

但是,现在,中华民国却不是联合国会员国,很多年轻人对中华民国与联合国的关系知之甚少。其实,中华民国与联合国的关系,比“中共国”与联合国的关系要深厚得多。

第一,中华民国是《联合国共同宣言》的签字国。

1941年12月,美国总统罗斯福为二战时的反法西斯联盟(即同盟国)构思了一个名称“联合国”,这与《联合国共同宣言》都成为现代联合国的基础。在当时,联合国是“二战同盟国”的代名词。

1942年1月1日,美、英、苏、中华民国,英国的四个自治领,英属印度,以及其他17国,共26个国家,在华盛顿签署一份文件《联合国共同宣言》。

这份文件确认:签署国“必须要战胜敌人以捍卫生命、自由、独立和宗教自由,并在自己和他人的土地上维护人权和正义,而且他们正参与一个共同对抗及阻止野蛮和残暴的势力征服世界”。

也就是说,成立联合国的初衷是:为了捍卫生命、自由、独立、宗教自由、人权与正义。

第二,中华民国是联合国的创始成员国。

1944年8月21日至10月7日,美、英、苏、中华民国代表,在华盛顿附近的一座古老庄园——敦巴顿橡树园,举行会议,规划了《联合国宪章》的基本轮廓,解决了建立联合国的主要问题。

1945年3月5日,美、英、苏、中华民国,作为联合国四个创始成员国,正式向46个国家发出参加“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的请柬。

1945年4月25日,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美、英、苏、中华民国等46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中华民国代表团共有10名代表,其中,宋子文为首席代表,顾维钧、王宠惠、胡适等9人为代表,施肇基为高等顾问。

第三,中华民国是《联合国宪章》的签字国。

1945年6月26日,旧金山会议通过《联合国宪章》。为表彰中华民国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作出的重大贡献,中华民国获得在《联合国宪章》上第一个签字的荣誉,顾维钧代表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宪章》上签了字。

《联合国宪章》的中文翻译者,是中华民国时代国际顶尖的法学家杨兆龙。1948年,荷兰海牙国际法学院在全世界范围内评选50位杰出法学家,杨兆龙是其中之一。

第四,中华民国是联合国最早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联合国宪章》第23条规定:“中华民国、法兰西、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及美利坚合众国应为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

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6周年。76年前通过的《联合国宪章》,仅在1965年有过一次修改,即将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从原先的六个增加到十个。至今为止,第23条关于五个常任理事国的表述,一字未改。

第五,中华民国曾有26年是联合国会员国。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1945年8月24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在重庆签署《联合国宪章》批准书。

1971年10月25日,中华民国代表团在阿尔巴尼亚所提《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之合法权利案》表决之前退出会场。自此,中华民国正式退出联合国。

从1945年至1971年,中华民国有26年是联合国成员国。这2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不是联合国会员国。

第六,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的特殊原因。

1971年10月26日,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发表《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告全国同胞书》。其中特别谈到,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违反宪章规定,通过阿尔巴尼亚等国的提案,牵引中共窃取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及安全理事会中的席位。

中华民国“本汉贼不两立之立场及维护宪章之尊严”,在该案交付表决前,宣布退出中华民国参与缔造的联合国。同时声明,对于本届大会所通过此项违反宪章规定的非法决议,中华民国政府“决不承认其有任何效力”。

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

当时,中共在国内正在干什么?搞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是从1966年爆发的,到1976年结束。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曾形容,十年文革是“全党、全军、全民发疯的十年”。

疯到什么程度?中共取代中华民国进入联合国前一个多月,1971年9月13日,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九一三事件”,被写入中共九大党章的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在蒙古温都尔汗坠机身亡。中共九大党章称赞林彪“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诚、最坚定地执行和捍卫”毛泽东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转眼间,林彪却成了“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叛徒、卖国贼”,企图“谋害毛主席”,“阴谋篡党夺权”。

十年文革中,中共“发疯”干的事,正是与联合国建立的初衷,即“捍卫生命、自由、独立、宗教自由、人权与正义”相反的事。

1978年12月13日,中共元帅叶剑英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讲话时说:“文化大革命”死了两千万人,整了一亿人,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

仅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一个冤案,就牵连138万多人,打死1万7千多人,6万多人被打残。仅昆明地区就打死1,493人,打残9,661人。

十年文革,中国到底有多少人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致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难以计数。

当时,中共之所以能够被阿尔巴尼亚等小国“抬进”联合国,是因为中共不顾中国人民死活,在中国饿死几千万人的情况下,仍然大力“援助”阿等国的结果。

比如,1959-1961年,中共搞大跃进运动,活活饿死4000多万中国人。但是,1961年,阿尔巴尼亚与中共谈判的代表PupoShyti说:“在中国,我们当然看得到饥馑。可是,我们要什么中国(共)就给什么,我们只需要开开口。”

1969年至1971年,耿飚任中共驻阿尔巴尼亚大使。

1969年5月16日,耿飚飞抵地拉那。他了解到,中共对阿尔巴尼亚的经济、军事援助是“有求必应”。1954年以来给阿的经济、军事援助将近90亿元人民币,阿总人口才200万,平均每人达4000多元。

中共帮阿尔巴尼亚搞了纺织厂,但阿尔巴尼亚没有棉花,还要中共用外汇买进棉花给阿尔巴尼亚。阿尔巴尼亚织成布,做了成衣,还硬要卖回中国。

耿飚在阿尔巴尼亚还看到:马路边的电线杆,都是用中国援助的优质钢管做的。他们用中国援助的水泥、钢筋到处修建烈士纪念碑,全国共修了一万多个。中国援助的化肥,被乱七八糟地堆在地里,任凭日晒雨淋,浪费现象不胜枚举。

从国际上说,当时,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与美国对中共的严重误判有直接关系。

当时的美国政府对中共在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指导下“与天、地、人斗”导致的灾难性后果,并不了解,对中共存在严重误判。为了联合中共对抗苏联,谋求与中共关系正常化,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派基辛格1971年7月9-11日秘密访华。

其结果是,使既反美、又反苏、又在你死我活的内斗、深陷重大危机的中共,得到喘息机会,进而给中共在联合国取代中华民国以可趁之机。

结语
中华民国之所以能成为联合国创始成员国,是因为中华民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作出了重大贡献。据中华民国国防部统计,对日八年抗战,历经22场重要会战,1117次大型战役,3万8931次小型战斗,其中268位国军将领殉国,321万8125位官兵伤亡。

在抗日战争中,中共“一分抗战,十二分宣传,一百分发展”,甚至勾结日本,专打中华民国军队。日本筑波大学名誉教授远藤誉所着《毛泽东勾结日军的真相》一书,详述了中共与日本驻上海的特务机关——岩井公馆、与日军参谋总部驻南京的间谍机构——梅机关等合作的史实。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特务无孔不入地打入中华民国党政军要害部门,窃取绝密军事情报,以至于中华民国军队屡战屡败,最后,中华民国不得不撤退到台湾。

1971年10月25日,中共不择手段在联合国取代中华民国后,一直对完整继承了中华民国宪法、国体、政体的台湾进行打压。至2021年,越来越多国家的政要,实在看不下去了,纷纷站出来,替台湾说话。

5月12日,欧洲几十个国家的1,084议员联名致函世界卫生组织干事长谭德塞,力挺台湾出席世卫大会及世卫组织相关活动。美、日、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许多国家的政要,也纷纷力挺台湾出席世卫大会。

可以预见,中共越打压台湾,力挺台湾的国家将越多。或许有朝一日,中共把自己折腾垮了;中华民国重返联合国,未尝不可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