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瑞丽封城半年多 市民崩溃 20万人逃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9日讯】云南省瑞丽市今年3月爆发新一轮疫情后,几乎一直处于封控状态。很多民众在网上求助,迟迟没有受到关注。10月28号,瑞丽“原副市长”发出一篇为瑞丽呼吁的文章在网络热传,但现任市长却出面否认瑞丽需要援助。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我们访问了当地民众和公职人员。

10月28号,瑞丽市原副市长戴荣里在微博发文,表示瑞丽市因疫情反复封城导致了社会困境、民生危机。他呼吁给瑞丽更多“到位的关心”,“铁丝网挡不住求生的欲望,到位的防护才是救济之本”。

这篇文章在网络热传。不过第二天,瑞利市长尚腊边的否认却冲上了热搜。他回应“澎湃新闻”称,戴荣里的文章只代表个人,用的资料是过时的,现在瑞丽暂时不需要外地援助。

这篇报导下面,近千人留言“我是生活在瑞丽市的居民,市长不需要援助我需要”,“官商结合他们自然是不需要,基层百姓被压榨得苦不堪言······消息一直被压着,没想到上热搜却是这样的方式”,“可能因为国家已经支援了很多了,却没有到我们手里,被谁吞了。所以只能说‘我们不需要’”。

封控长达半年多,瑞丽人究竟需不需要援助呢?

瑞丽民宿经营者周先生:“应该有这样的需要,没复工,没工资,半年多了。”

瑞丽公务员杨女士:“现在民众反映的问题就是,大家的银行贷款、生活需要、房租水电,各种经费就付不出,所以生活压力是巨大。瑞丽的受困群众可能有好几万人呢。除了我们公职人员以外,其他社会上的大部分都感觉到了这个生活的压力。”

杜先生在一家隔离酒店工作,因此幸运的有收入。

瑞丽隔离酒店员工杜先生:“缺啥?缺钱呀!我们倒是隔离点在上班倒还好。人家正常的,有家庭的,或者是本地的,班又不能上,收入又没有,要离开还要隔离,一隔离就是要一两千块。这差不多都半年,从3月份开始到现在,唉,真的是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杜先生说,严厉的封控措施让大人孩子都很压抑。

杜先生:“(核酸)三天一做。就算在外面正常的老百姓,估计都做了不低于一两百次了。但是很多人还是没法上班,没有收入。压抑的人肯定是很多的,不止一个两个,一封城这房租,这贷款,各种,而且现在学生也是,课也不能上,上网课都上了三四个月了,孩子也没有保障。不管大人小孩都有一种心理压力了现在。”

身为公职人员的杨女士虽然收入有保障,但在防疫压力下也很崩溃。

杨女士:“一去(边境)就是一两个月,也崩溃呀。就这样家里面管不了老人孩子,一去就是一两个月,这样子待着。然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长期封控引发大量居民逃离,之前有媒体报导,瑞丽40万人只剩10多万。新唐人向杨女士核实情况。

杨女士:“少是少了很多,外地人走了。但是还是有部分的。不是只有10万人,核酸检测他还有接近20万人的。”

根据去年11月份的全国人口普查,瑞丽常住加流动人口总数是40多万,目前只有近20万人,意味着超过半数人口已经逃离。

而目前瑞丽的封控仍在持续。

杨女士:“没有(营业),几乎都在关门。市里面疫情防控的这个工作规定,是要求珠宝销售中心所有的这些店是关门的,(餐馆)也没有堂食,也没有这些商店是开门可以进去的,都是以外卖为主。前段时间超市都封锁,只有近期这十天以来才可以进入菜市场和超市。”

瑞丽市的疫苗接种率并不低。根据央视的报导,今年7月爆发疫情前,瑞丽所在的云南德宏州,应当接种中共病毒疫苗的人群,全程接种率达96.92%。但10月29号瑞丽当局声称,当前疫情多点散发,形势依然严峻。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