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中共难主导阿富汗问题 承认邻国对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7日,中共外长王毅在阿富汗邻国外长会上发言称,“邻国之间难免存在分歧,但僵持对立不是长久之策”。这句话透露了周边各国在阿富汗问题上陷入了僵局,中共一时难以搞定阿富汗。

中共没能掌握阿富汗问题主导权

8月30日,美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完成,中共立刻准备填补真空。

9月8日,新华社报导,《阿富汗塔利班组建临时政府,治国先过这些难关》。中共恨不得马上就承认塔利班政权,但也知道周边国家各持己见。当天,王毅参加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议,称“要引导敦促阿富汗塔利班”,“在临时政府期间与阿各民族、各派别积极互动”。

王毅几乎成了塔利班的外交部长。这次会议,中共抛开了俄罗斯,试图单独与伊朗、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外长讨论阿富汗问题。不过,会后的联合声明却称,“阿富汗有必要组建开放包容的政治架构”。

显然,阿富汗周边国家不愿承认塔利班“临时政府”。9月11日,塔利班原本准备进行所谓“临时政府”就职典礼;但9月13日,中共党媒主动披露“阿富汗塔利班表示临时政府就职典礼已取消”,俄罗斯“不会以任何方式参加”。9月14日,新华社还主动报导,《伊朗外交部:现在谈论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为时尚早” 》。

俄罗斯变脸,伊朗不支持,中共被迫退让。9月17日,由俄罗斯主持的阿富汗协调会议上,王毅再次试图撑塔利班,不过仍然未获各国承认,会后的声明继续称“建立照顾到各民族利益的包容性政府”。眼看塔利班无法上位,中共仅承诺提供两亿元人民币的物资,暂时不敢向塔利班下更大赌注,也不敢独自公开承认塔利班政权。

9月17日,在上海合作组织和阿富汗问题联合峰会上,习近平在视频发言中建议,“推动阿富汗局势尽快平稳过渡”,“引导推动阿富汗新的政权架构更加开放包容”,“大家是命运共同体,也是安全共同体,关键时刻应该共同发挥作用”。

习近平亲自出面,变相支持塔利班政权在阿富汗“尽快平稳过渡”,同样没有被各国元首认可。9月18日,新华社公布了《上海合作组织二十周年杜尚别宣言》,仅称“成员国认为,在阿富汗建立由阿富汗社会各民族、宗教和政治力量代表参与的包容性政府十分重要”。

周边国家各怀心事,都准备在阿富汗扶植自己的势力,中共支持的塔利班始终未能获得各国认可,包括中共的“盟友”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以及中共不断撒钱的中亚各国。美军撤离阿富汗已经快2个月,中共迟迟没有承认塔利班政权,实际没能掌握阿富汗问题的主导权。

伊朗主持会议 王毅过门不入

10月25日至26日,中共外交部称,王毅在卡塔尔访问,并在多哈会见塔利班代表团,包括阿富汗塔利班“临时政府代理副总理巴拉达尔”和“代理外长穆塔基”。

王毅称,阿富汗正处在“由乱转治的关键阶段”,“希望阿塔进一步展现开放包容,团结阿各民族、各派别……”。中共外交部称,“阿方详细介绍了阿富汗临时政府奉行的内外政策,对中方和国际社会关心的有关问题做出了比以往更为积极的表态”;并替塔利班发声说,“阿大局可控向好,各级政府逐步建立,政令畅通……未来还将吸收更多各民族优秀人才参与国家治理”。

王毅假称中共“无意在阿构建什么势力范围”,实际再次试图公开力挺塔利班。这次会见实际为了准备10月27日在伊朗举行的又一次周边国家外长会议。

10月27日,伊朗在德黑兰主持阿富汗问题会议,参加的有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外长,俄罗斯外长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视频发言。王毅10月26日在卡塔尔会见塔利班代表,就在伊朗旁边,10月27日却过门不入,偏偏去了希腊访问,在希腊以视频方式参加这次会议。

王毅应该故意不参加伊朗主持的会议,或许不愿意给伊朗面子,或许在赌气。王毅仍然称,“阿富汗正处在由乱及治的关键阶段”,“要重视阿富汗临时政府的适应性和可塑性,以理性务实态度同其对话交流,增进相互信任,施加正面影响”,“邻国之间难免存在分歧,但僵持对立不是长久之策”。

王毅已经知道各国仍然不愿承认塔利班政权,塔利班应该也曾试图与各国沟通,但毫无结果。王毅在恼怒和无奈之下,被迫说了实话;各国“分歧”严重,陷入了“僵持对立”的态势。中共拚命想扶塔利班上位,怎奈各国不认同,王毅怎能不气恼。

阿富汗问题2021年难有眉目

伊朗主持的这次会议,仍然未能达成共识。中共外交部公布的联合声明继续称,“一个各民族和各党派都参与、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是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唯一途径”。

由此可见,塔利班获得各国认可仍然遥遥无期。

声明还称,“早日启动第一次外长会联合声明中提及的阿富汗问题特使(特别代表)和驻阿富汗使馆代表两个定期会晤机制,就相关合作事宜定期展开协商,共同推进,取得更多实质成果”。

这样的话语表明,好不容易组织的一次磋商没有取得进展,各国定期磋商的机制甚至还没有落实,更难有成果。声明最后称,“同意第三次会议将于2022年在中国举办”。

各国的下一次磋商至少被推到了2个月以后,塔利班在2021年很难被认可为阿富汗“临时政府”。中共支持塔利班的实质动作也被迫放缓,目前仅称“首批援助物资已运抵喀布尔,剩余物资正陆续发运”。

此时,中共又想起了美国和西方。王毅称,美国和西方国家需要“承担起应尽的职责,尽快采取实际行动,切实帮助缓解可能出现的人道主义危机”。

中共一心要控制阿富汗,现在终于知道自己料理后院难上加难,所谓的“盟友”一点也不靠谱,又开始指望美国和西方各国帮助买单。

伊朗主持会议,也没忘公开要钱,会后的声明“呼吁国际社会和捐助国向阿富汗难民接收国,特别是伊朗和巴基斯坦等阿富汗邻国提供持续、充分和相应的财政支持”。

中共及其“盟友”们大概开始怀念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在阿富汗的日子,不过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如今,中共及其“盟友”都感到拎不动阿富汗这个大包袱,两个月前拍手叫好、挖苦讽刺的心情应该荡然无存了。

阿富汗的故事远未结束,中共到底有多大实力,中共外交部到底有多大能耐,在阿富汗问题上算是揭开了一个盖子,后面的戏仍然难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城市。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