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的审查和宣传让投资者陷困境

北京在审查公正的商业媒体的同时 宣传反西方的博客/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鉴于受人尊敬的财经媒体受到审查,以及政府推动的共产民族主义的崛起,国际投资者发现,在中国投资将更加困难。

中共政权正在对财新传媒施加新的压力。财新是中国最受尊敬的财经新闻媒体之一。10月21日,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将财新从其1358家《网际网路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上除名。上一次更新是在2016年。

财新的文章将不再允许其它网络新闻媒体转载,财新的很多文章都是获奖的调查性新闻报导。财新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报导企业腐败、政府渎职和环境恶化的相对透明的新闻媒体之一。它也是最早报导武汉爆发COVID-19疫情的媒体之一。

中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本月早些时候,发布了针对中国民营新闻媒体(其中包括财新传媒)的规定草案,因此,禁止转载财新新闻的新规并不令人意外。

财新传媒是中国最重要的民营媒体公司之一,也是国际投资者最依赖的媒体公司之一。因此,国家网信办对财新网的压力是政府对财经新闻的压力,而投资者需要这些新闻的帮助,来指导他们在中国的数万亿美元投资和贸易。因此,政府对财新施加的压力实际上就是对国际投资者施加的压力。

与此同时,中共通过煽动反西方的民族主义,以及鼓励爱国的“自干五”博主,来毒化中国的国际贸易和投资的商业环境。“自干五”博主们简短、不实的视频迎合了数百万中国人的最恶劣的情绪和偏执的胃口,他们关注或分享这些视频。在某些情况下,对中共表忠心。试图使中共的论调被西方观众所接受的外国视频博主也得到了推广。

自干五是中共认可的网络俚语,全称为“自带干粮的五毛”,指自愿发帖的五毛党人。据说,“五毛”在网上撰写类似爱国主义的内容,每发一帖“能赚五毛钱”。

但是,最受欢迎的自干五的收入要高得多。在中国,粉丝超过100万的博主每年可以赚几十万美元。

据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撰稿人Patrick Wong说,共青团试图招募1,800万亲共的网络评论员。

中国名叫“孤烟暮蝉”的博主就是一个例子,她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有640万粉丝。 BBC记者黄晓恩(Tessa Wong)援引“孤烟暮蝉”最近的一则帖子,她指美国近期表面上“是要给欧盟松狗链”,让其有多一点军事自主权。另一则帖子,她形容美国德克萨斯州新冠病毒感染率的上升是“一场内战”,“美国人正在用生物战自相残杀”。

自干五博主们不仅批评美国,还批评女权主义、多元文化主义、人权、民主和分离主义,所有这些都被视为西方思想对中国社会的侵蚀。

对党不忠诚会受到严厉的批评,其中一个例子是中国作家方方,她在社交媒体上记录了武汉疫情爆发初期的情况。

黄引用专家们的话说:“这些账号每天可以发布几十个这样的帖子,它们往往是简短而情绪化的,而这也是能迅速传播的原因之一。”

她援引中国社交媒体分析师棵小曼(Manya Koetse)的话说,许多自干五“通常很年轻,在充满爱国主义和自豪感的教育中长大,并接受了那些关于民族屈辱的历史教育”。

“因此,你会看到一种仇外和亲华情绪交织在一起,呈爆炸式发酵,同时(他们)强调中国文化和身份的重要。”

有时,官方媒体的社交平台转发自干五的文章,帮助扩大影响,并被省级政府授予荣誉,与此同时,中共审查批评性媒体,如《纽约时报》、《大纪元时报》以及现在的财新网。

禁止转载财新新闻的新规定,将使该媒体公司本已面临的政府压力雪上加霜。预计不仅是财新,其它希望避免额外形式的国家审查的商业新闻媒体,也会进行更多的自我审查。无论财新继续发表什么样的批评性新闻报导,都应该被视为英雄新闻,并在普利策奖颁奖时予以认可。

审查受人尊敬的财经新闻,以及宣扬疯狂的自干五民族主义,正在中国制造一种有害的环境,这对国际投资和贸易来说越来越不合适,也越来越危险。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预计中国的经济将因中共对财经新闻和社交媒体日益尖锐的态度而受到影响。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和硕士学位(2001年)、哈佛大学政府学博士学位(2008年),也是科尔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负责人与《政治风险杂志》(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他曾对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广泛的研究,著有《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禁止闯入》(No Trespassing),编辑过《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等。

原文:With Censorship and Nationalism, Beijing Puts International Investors in Tight Spo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