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钥】悍妇的妒嫉心 是怎样治好的?

作者:泰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30日讯】唐初名相房玄龄的夫人的妒忌心怎会强到让唐太宗生畏呢?清朝燕地一书生家的悍妻的嫉妒心是怎样被驯服的呢?无限制放纵妒忌心,将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来呢?

许多人都知道这个故事:唐朝初年的名相房玄龄是唐太宗得力的左右手。在唐太宗为秦王时,房玄龄就是秦王府中的重要智囊。唐太宗贞观三年二月,房玄龄拜为尚书左仆射。后来,房玄龄辅政三十余年,官至司空,佐助唐太宗实现了贞观之治的千秋万代洪业。

唐太宗关怀房玄龄,要赐一个美女给房玄龄,然而,房玄龄一次又一次地推辞,不敢接受。太宗皇帝就令皇后召见房玄龄夫人,告诉她,官员取妾如今是有常规制度的,且司空年暮,皇上要颁赏他。但是房玄龄的夫人并没有回心转意。

唐太宗就问她说:你是选择放下嫉妒而活下去呢,还是宁愿因嫉妒而死呢?

房夫人回答说:“臣妾宁愿因嫉妒而被皇上处死。”

唐太宗听了以后,就令人给她一杯酒,并且说:“若是这样,就把这杯毒酒喝下去吧!”

房玄龄夫人听完话,拿起酒杯,毫不犹豫一仰而尽,没有一点儿后悔的脸色。其实,唐太宗只是要试试她的心意,给的不是真的毒酒。

太宗一看她的表现,很是感慨地说:“这般嫉妒心的执著,我看了尚且害怕,何况是共处一家中的房玄龄呢?”

一个人为了一点妒嫉之气活着,值得吗?生命除了妒嫉的执著之外,就没有任何更有意义的价值了吗?

(资料来源:《隋唐嘉话》)

因宽容而爱,因爱而宽容。 (pixabay)

时间来到清朝。当时燕地有个胡姓书生,妻子牛氏以凶悍善忌出名。后来牛氏的嫉妒心被驯服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胡生耕读过日子,虽然没能在科举考试中取得功名,但是温饱自如,住在乡间倒也算是个安逸快乐的人,只是胡生年过四十之后,有一事令他牵挂,就是子嗣。他和妻子到如今还没有子嗣,为了传宗接代曾经买过一个小妾,却被妻子牛氏苦苦责打。小妾不堪忍受,吓得逃走了,胡生也不敢把她追赶回来。

胡生的好友钱生听说这件事以后,很是为胡生抱不平,便想寻找一个比牛氏还要强的女子,送给胡生为妾,好让胡生能有儿子延续后嗣。

有句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钱生恰好就捡到了这样的机会。有个来自河间的女子,名唤周姬,跟随着父亲跑江湖卖艺,来到燕地。此女子有练武底子,能够在头上顶起二百斤重的旗杆,用脚蹬起一百二十八斤重的大瓮。因为她的父亲年老病死在燕地,而弟弟年少体弱,家境贫寒的一家竟是不能将父亲人殓,因此周姬就想出了下下之策,卖身为父亲购置棺材,办理丧事。

钱生出资一百贯替周姬的父亲操办了丧事,让她的弟弟护送父亲的灵柩返回故里。钱生告诉周姬:“我买下你,是为了我的好友胡生,他年过四十了还没有子嗣。”周姬静静地点了点头。

钱生接着说:“胡生的妻子牛氏非常凶悍,妒嫉心不得了,胡生以前有个小妾,被她牛氏打跑了。”周姬专注地听着,没有现出惊讶的神色。

钱生又说:“希望你施展你的功夫治一治牛氏,可以为我老友生个儿子,延续后嗣。”

周姬说:“小女子愿意努力试试。”

周姬被领入胡家,以小妾之礼拜见了胡生夫妇。胡生感激钱生的盛情,这天夜里就让周姬留在身边,但是心里很是忐忑不安。

第二天早上,胡生起身出了门,而牛氏早已经手持棍棒掩在卧室门边,等丈夫一出门,牛氏就陡地冲进寝室。

只见周姫还半掩着被子躺在床上。牛氏用棍子威吓着周姬说道:“你的胆也太大了,竟然敢到我家来!你可知道我家的规矩吗?凡是新到的媳妇,必须先挨一百棍!”周姬没有答话,牛氏的棍子已经胡乱打在她身上,从后背到大腿,共打了一百多下。

这时周姬说:“该打的棍数已经足够了,我也应该起床了,不要伤了您的手。”牛氏一时无话可说,退了出去。

周姬在胡家过起小妾的生活,其实是服侍一家子。她打扫屋子,生火做饭,洗衣烫衣,得空闲就绣鞋子,牛氏该做的事,周姬也都殷勤代做了。但牛氏还是不高兴,常常横暴无理地对待周姬,动不动就令周姬脱去衣服,趴在地上挨打。

胡生偶尔与周姬同房,可怜她无缘无故挨打,又疼爱她的柔顺,流出怜惜的泪。周姬笑着说:“郎君不必为妾担心。夫人的力气,能够有多大呢?妾身所忍受的就像是小孩玩的游戏罢了。郎君看妾身上可有一点伤痕吗?妾所担忧的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为郎君怀上子嗣。如果能生一个儿子,才不辜负钱先生的恩情。”

半年后,周姬果然怀了身孕。牛氏发觉以后,当丈夫一出门,就把周姬关在屋子里,操起大棍,对她喝道:“我要审问你!”周姬按照向来的规矩,自己脱去衣裳,趴在地上听候牛氏的处分。

牛氏微微冷笑着说:“你怀有身孕了,是真的还是假的?”周姬回答道:“是怀孕了,才一个多月。”

牛氏说:“听说你是低贱的艺妓出身,究竟怀的是什么人的野种,竟敢来乱我胡家的宗谱吗?你必须用腹部来承受我的棍子,我替你将这个孽种打掉。如果再怀孕了,我才放心。你还敢用臀部来敷衍我吗?”

这时周姫放声大笑,站起身来,将牛氏摔倒在地,用一只脚踏在她的背上,顺手接过她的棍子,先打了她几十下,教训她道:“按照正妻小妾的礼节,我应该替你操持家务,来侍候郎君和夫人你。如果我有什么过错,受到杖责是应该的。如今我来到你家,已经半年多了,肚子里也应该有孕了。你却还用外心来怀疑我,只不过是想找借口毁掉我腹中的胎儿。这种做法是甘心断绝胡家的宗嗣,斩断祖先的享祭,像你这样的大罪人,人人都可以将你杀死!我今天要代替胡家的前辈伸张家法,你如果能洗心革面,改正错误,倒还可以原谅宽恕,否则的话,我就撕裂你的肌肤,拧断你的骨头,你可不要后悔。”

牛氏开始还高声叫骂,接着就忍受不了棍打的痛苦,苦苦哀求周姫的饶恕,周姬才将她放了。牛氏披散着头发,一路奔回娘家哭诉。她家的兄弟叔侄都是乡间愚蠢的人,听了牛氏的话,便纠集了三十多个人,各自拿着器械,来到胡家寻衅挑战。

周姬听到门外人声嘈杂,整理好头发和衣服,用布带扎好腹部,便开了门,走了出来,问道:“你们都是夫人的亲戚乡党吗,如果有明白事理的人,请出来与我论个是非曲直;如果不讲道理,想以武力取胜,也请施展你们的武艺吧。”

牛氏的族人非常愤怒,一窝蜂地拥上前来。周姬一跃就出了门,夺过一根棍子,在手中旋转飞舞起来,与他们格斗。攻击她的人无不受伤摔倒在地,纷纷丢下手中的器械,抱头逃窜而去。

周姬大笑着进了家门,丈夫也回来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以后,说道:“目前倒是痛快,以后可怎么办呢?”周姬说:“郎君不必害怕,请你约好一帮秀才,准备打官司吧。趁着这个机会,一举获胜,未必不是长治久安的方法。”

牛氏的族人们大败而归,果然请了讼师,以周姬争夺正室的罪名告上官府。县官便将周姬传来问讯。周姬自己投案,陈述事情经过,众秀才都为她作证。

县官认定周姬有理,于是判决道:“牛氏没有儿子,产生妒忌心理,已经触犯了七条休妻法条中的两条,况且还依仗一帮愚蠢的同党,想要杀妾灭口,欺骗丈夫,所犯罪行无处可匿,按照律令,将她休掉。其他助纣为虐的人,每个人罚八十杖,以为警戒。”

于是县官令衙吏杖打牛家的亲戚乡党,令胡生休了牛氏,而将周姬立为正妻。牛家人回去以后,因为在胡家、在官府都挨了打,也不再理睬牛氏。牛氏无所依靠,只能靠乞讨活命。

到了第二年,周姬儿子的满月宴上,前来祝贺的客人很多。一个乞妇挎着草筐来到胡家,手中拿着一根棍子,一见到周姬,就长跪在地,连连叩头。周姬抱着儿子登上大厅,当着众人问她情况,牛氏放声大哭,表示愿意痛改前非。

周姬说:“我替夫人暂且代理正室的位置,早就料到有今天了。夫人既然诚心悔改过错,我请求以礼相让。”牛氏当然不敢答应,而胡生也老大不高兴。周姬却己经替牛氏换了衣服,众人都夸赞周姬的贤惠。钱生说:“请成全周姬的意愿吧。”说完,就拉着胡生和牛氏进了屋子,众人畅饮之后散去。

然而牛氏从此自怨自恨,竟然不再干预家事,另外打扫了一间屋子,常年吃斋念佛经,度过一生。@*#

资料来源:《客窗闲话》

─点阅【人生之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