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很难消减房地产泡沫危机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没有哪个经济体能够忽视房地产泡沫,抵消它所造成的影响,并且能够继续增长,用经济的其它领域取代房地产业的崩溃。从冰岛到西班牙,受到严格监管的经济体未能遏制房地产业崩溃的负面影响,中共也不会是例外。

中国有三个房地产方面的问题:规模庞大的房地产业、过度的杠杆,以及普通家庭和散户投资者手中的开发商债务。

牛津大学中国研究员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在《卫报》上写道:“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被称为世界经济中最重要的行业,其价值约为55万亿美元,是美国的两倍,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倍。”

加上建筑和房地产服务业,该行业占中国GDP的25%以上。再看看其它房地产泡沫的例子,这个行业的平均规模约占一个国家GDP的15%到20%之间。而且,这些经济体都没有对房地产行业的过剩进行管理。

当然,房地产泡沫的问题始终是过度的杠杆。开发商背负了太多的债务,而房价的最小跌幅都会使他们的股价蒸发、以及偿债能力比率的崩溃。

就中国而言,债务水平简直令人震惊。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最大的19家地产开发商的净债务与股本之比超过60%。恒大甚至不是负债最多的。有两家开发商的净负债率超过120%。中国十大负债最高的开发商远远超过了西班牙房地产业巨擘Martinsa-Fadesa破产时的资产负债率水平。

中国和外国的散户投资者也大量投资房地产和建筑市场。恒大是商业票据的最大发行企业,开发商的债务以不同的方式出售给小投资者。

成都西南财经大学和中国广发银行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家庭约78%的财富与房地产有关,是美国的两倍以上。据彭博社报道,中国还推出了9家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在短短一周内就从超额认购的市场上募集了超过50亿美元的资金,市场规模可能达到3万亿美元。

这三个因素意味着,中国将不可能遏制一个已经破裂的泡沫。据《金融时报》报道,9月份,中国各大城市的新房价格出现自2015年4月以来的首次下跌。与8月份相比,70个城市中有一半以上的新房价格下跌。

由于高杠杆,物价涨幅远远高于实际GDP和实际工资水平,再加上中国人口严重依赖于房地产业,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远远不止是金融领域。即使中国人民银行试图通过注入流动性、银行直接和间接纾困来掩盖财政影响,房地产泡沫也可能会打击消费产业,包括在空荡荡的建筑周围建设基础设施的水电业、服务业以及为建筑业提供零部件的产业。

中共政权或许能遏制房地产对金融的影响,但无法抵消房地产业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这意味着增长放缓、风险加大、消费水平下降、对中国投资的兴趣降低。央行不能用流动性来解决偿付能力问题。

以房地产泡沫驱动的增长总会导致债务驱动的停滞。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对冲基金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是《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离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场的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的作者。

原文:China Can’t Offset Its Property Bubble Easil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