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拜登在台湾问题上的红线

美国新的战略清晰立场公开誓言保卫台湾 / 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拜登总统毫不含糊地表示,一旦中共发动军事攻击,美国将保卫台湾。他逐渐清晰的公开承诺加强了威慑力。

10月21日,拜登说了我们喜欢听的话。一位来自康涅狄格州的观众问道:“你如何才能在军事上做到与他们(中共)匹敌?你能发誓保卫台湾吗?”拜登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拜登回答道:“从军事上讲,中国、俄罗斯和世界其它国家都知道,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不要担心他们是否会更强大。但是,你需要担心的是,他们是否会采取可能使他们犯严重错误的活动。所以……我已经和习近平交谈过,花的时间比任何其他世界领导人都多。这就是为什么你有……你知道,你听到人们说 ‘拜登想与中国开始新的冷战’。我不想与中国(共)冷战。我只想让中国(共)明白,我们不会后退。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观点…”

拜登的意思就是说,美国不仅会在军事上保卫台湾,而且暗示他以前曾私下向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传达过这一信息。私下的威胁发生在如此公开和相应的威胁之前,这是说得通的。私下的威胁更委婉地给了习近平一个退让的机会,而公开的威胁是因为习近平没有接受这个机会。

拜登的新红线应该令北京非常清楚,美国不太可能在中共军事入侵时放弃台湾。如果我们那样做,拜登将在下次选举中付出代价。

拜登在CNN市民大会的最初声明可能让主持人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感到紧张。他插话进来,要求澄清:“那么,你是说,如果中国(共)发动袭击,美国会保卫台湾吗?”

库珀的话还没说完, 拜登就打断他,并重复“是的”。

然后,拜登第三次重复自己,“是的,我们承诺这样做。”

库珀随后切断了总统,“好吧, 我们再休息一次……”

这是一份重要的总统声明,在几分钟内三次申明美国将在军事上保卫台湾。它需要更多的解释,然而CNN打断了拜登的话。

但台湾民主的支持者们欢呼着,因为美国政府从台湾问题上的“战略模糊”,即有意模糊其是否将在军事上保卫台湾,转向“战略清晰”,这意味着美国公开承诺保卫台湾。

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威斯康辛共和党籍)第二天发表了一份声明,内容是:“战略模糊不再符合国家利益。显然,拜登总统同意这一观点。同样清楚的是,中共会认为这些言论反映了我们真正的台湾政策。现在是结束关于我们对台湾承诺性质的学术辩论的时候了,而要着手努力捍卫台湾免受中国(共)入侵,而中国(共)入侵的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大。这意味着我们要诚实地告诉美国公众,在近期内成功阻止针对台湾的既成事实(注:指中共的入侵)美国将付出什么代价,以及我们所需要的能力、姿态和资源。”

《中国入侵的威胁:台湾的防务和美国在亚洲的战略》(The Chinese Invasion Threat: Taiwan’s Defense and American Strategy in Asia)一书的作者伊恩‧伊斯顿(Ian Easton)在推特上回应拜登,称他的言论“太棒了”。

伊斯顿随后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拜登总统最近公开保证美国将保卫台湾,这是美国外交政策史上的一个分水岭。防止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国(共)发生重大战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安全挑战。

部分解决方案是加强威慑力,说服习近平和中共精英,对台湾采取侵略行动对他们来说将是一场灾难。拜登总统的勇敢言论将使北京的决策者以新的眼光看待美国,并(令美国)重新获得尊重。美国的决心降低了中共侵略和冲突的可能性。”

拜登谈到他与习近平的频繁讨论,以及他关于将保卫台湾的声明的背景,可能并非巧合。

10月5日,拜登发表声明说,他和习近平就遵守《台湾协议》达成共识。这引起了华盛顿和媒体的困惑,但它很可能指的是一项长期公认的共识。这种共识在罗纳德‧里根总统(Ronald Reagan)对1982年公报的解释中最为明显,而且可能在拜登总统向中国独裁者发出一条私人红线后得到证实——不以武力来决定台湾的命运。

这将有助于解释拜登在这两个公开话题的关联,以及为什么中共在入侵台湾问题上一直到现在都默不作声。

然而,冲突正在升温,任何一方都可能出现灾难性的情报失误。独裁者特别容易出现情报失误,因为,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他们的手下只会报告他们想听到的情报。因此,在等级体系之外与习近平进行清晰的沟通尤为重要。

伊斯顿写道:“目前人们只能猜测。但拜登总统给习近平主席关于美国对台湾防务承诺的私人通信,似乎可能发生在前段时间。通信可能发生过多次。如果是这样,私人谈话显然不起作用。威胁只会恶化情况。不乐观的情报可能使拜登总统重新考虑他的选择,并决定公开他的意图。”

过去,美国在台湾防务问题上含糊不清,而现在美国理所当然地画划了一条更强、更公开的红线。拜登将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红线公之于众,有意使包括他本人在内的美国政客更难在北京发动袭击时退缩。

这是一个受欢迎的强制功能,增加了美国威慑的可信度。他的选举对手会不失时机地利用任何对台湾的“誓言”来说明总统的弱点,从而迫使他下台,让位给一个有脊梁的总统。

通过锁定美国的反应,美国通过消除既成事实的可能性来阻止中共。在美国民主竞争的背景下,这一承诺增加了拜登对中共威慑力的可信度,而习近平无法与之匹敌,因为习近平从来不用担心某个选举对手会因他的言论而攻击他软弱。

拜登的新红线使得北京一开始就不太可能发动攻击,因为这样的攻击可能会升级为战争。尽管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对人的生命,特别是对长期受苦受难的中国公民本身持傲慢的态度,但中共领导人也不能免于恐惧。与毛泽东在谈到核战争时所暗示的相反,美国人口较少,这给了我们一个不对称的优势。

美国海军频繁过境台湾海峡也强化了拜登越来越合理的红线。过境不仅涉及航行自由,那是它的官方目的,而且涉及美国参与保卫台湾。“保卫台湾”现在成为急需的公开承诺。

鉴于中共日益增强的军事力量和对台湾的敌意,这是美国战略的正确方向,包括多次两栖军事演习和几乎每天试飞台湾的边界。

很少有人会赞成习近平关于大规模暴力的梦想,因此,随着中共的变化,我们的政策必然会发生变化。拜登正在通过战略清晰取代战略模糊。

战略上的明确性符合台湾的要求。去年在接受《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采访时,台湾事实上的驻美大使萧美琴明确了这一点。她说,“我们需要一定程度的明确性。”

外交关系委员会(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现任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对此表示赞同。《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援引他的话说,“现在是从战略模糊到战略清晰的时候了。”

2020年1月15日,在台湾南部嘉义的一个军事基地,一架美国制造的F-16V战斗机正在展出其武器装备。(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15日,在台湾南部嘉义的一个军事基地,一架美国制造的F-16V战斗机正在展出其武器装备。(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战略模糊”自有其目的。它阻止台湾宣布独立,也同时阻止中共的攻击。一些人认为,台湾宣布独立将激怒中共。美国对保卫台湾的承诺保持模糊,台湾就必须顾及来自美国和盟国的外部压力而不擅自宣布独立,从而减轻了美国所要承担的,因台湾主张独立而引起的道德风险。

战略上的模糊性也确保了台湾不会太放松——台北时刻需要有一个不依赖美国军事支持的防御计划。台北知道美国想要这个,所以进口大量的美国军事硬件,并经常公开声明,它专注于自卫,同时提到美国的“坚如磐石”的支持。

但模棱两可是一把双刃剑。这也给北京带来了一些希望,即在“统一”的目标中,也许军事“解决方案”是一个选项。事实上,这给北京带来了很大的希望,以至于北京正在迅速建立一个世界级的军队,有朝一日可能会打败美国。

然而,随着北京的力量和威胁的增加,模糊的面纱开始落下。在面纱下面,我们看见了一个对台湾更加强硬的承诺。无论过去的政策和行动怎么样,美国总统在寻求增强对北京的对抗力并阻止其入侵计划时,可以而且必须公开澄清这一战略。当入侵没有迫在眉睫时,政府可以再次回到模棱两可,并通过与中共接触和幕后谈判使之退让的政策。

许多政策专家、媒体和北京显然不明白,或者不想明白(为了战略上的模糊性)这种微妙的动态。这表明,北京最好尽快变得聪明起来,否则中共军方对美国和盟国在台湾入侵期间的军事反应会感到惊讶。没有人想要这个,包括拜登。因此,他被迫让自己的政策越来越清晰,这与他的执政团队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美国对台湾军队的军事训练、台湾海峡的海上过境增加、亚洲联盟的深化,以及现在对台湾防务的公开承诺,共同说明了一件事:美国又回来了。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Biden’s Red Line on Taiwa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