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因恐惧而镇压信仰和宗教

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撰文/云川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为什么中国共产党(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要不遗余力地迫害和消灭基督教信徒和法轮功修炼者

中共“勇敢的、无所不知的、杰出的”领导人在惧怕什么?

谁会害怕温良平和的人?

说到在中国发生的宗教迫害,中共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青天白日底下,习近平在害怕什么?

当然,党的领导人并不害怕温顺的基督教徒,因为耶稣告诉他的追随者们要 “爱你的敌人 ”和 “(有人打你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

那么,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修炼者也绝不可能让党有理由产生任何恐惧。在公园里舒缓的炼功和打坐怎么可能威胁到中共呢?

按理说,中共用高压强权控制了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根本不可能被这些手无寸铁和反对暴力的群体所威胁。

然而,这两个群体正是中共和其领导者最害怕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恐惧之党

首先,需要了解的重要一点就是中共依赖制造恐惧来实行专制。这种恐惧表现在关键和基本的行为上,也表现在决策上,比如把消费者储蓄率提高到34% 和大幅减少人口。当人们对未来感到恐惧时,他们就不敢消费或生育后代。

更重要的是,中共本身就体现了恐惧,并在恐惧中治国。这听起来可能很矛盾,但实际上确实如此。每个党员都非常害怕说错话,甚至害怕被指责想错事。整个中共内部无论男女,都害怕触怒高层领导。

最后,中共领导层也弥漫着恐惧。对这种不同寻常的焦虑最好的解释就是偏执狂,所有的非法政权都无一例外地体现出这种特征。

合法政权的领导人是可以容忍反对党或反对意见的,不需要或动用秘密警察或发动全国性恐怖活动来维持权力。然而,在中共的整个统治期间,其独裁者和领导人从来都听不得反对意见,也从来都是依靠暴力和制造恐怖才能生存。恐惧暴君的算计很简单:国家的领导层越不合法,暴君就越害怕被政治对手甚至是人民废黜。

政治清洗和社会信用体系

此外,就像过去毛泽东的清洗运动一样(斯大林也是如此),习近平利用政治清洗来排除来自革命、国家或其领导层的真正和假想的敌人,这些绝不是巧合。

当然,这些官方行动是在“根除腐败”的名义下进行的,这只是一种委婉的借口。现实情况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和政治结构都建立在裙带关系、窃取和欺骗的基础上。习清洗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消除腐败,而是为了清除政治对手。当然,同时也能达到杀鸡儆猴的额外效果。

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也有类似的目的,同时适用于整个社会。它也涉及识别那些可能以“错误的方式”说、写、读或想的人。然后它会导致某种形式的纠正措施,如失去工作或交通特权,甚至将违法者从社会中彻底清除。可以合理地断言,整个中国社会的人们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恐惧方程式的另一半

尽管这种恐惧是全面的,也只是等式的一半。中共还惧怕宗教、精神信仰和修行。中共政权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残酷迫害令人发指,包括强迫劳役、再教育营改造和对穆斯林妇女的性虐待,这清楚地证明了北京对维族人的憎恶。

再让我们回到了基督教和法轮功的问题上。

北京对精神信仰和宗教的仇视与迫害是广泛而深入的。比起党内的其他成员,中共更惧怕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基督教和基督徒。原因很简单:建立在唯物主义意识形态基础上的共产主义,根本无法像超越世俗的精神信仰那样丰富人的精神和思想。

害怕向上帝祈祷的人

因此,对那些向中共坚持认为不存在的上帝祈祷的人,中共感到非常害怕。然而,基督教正在 “像野火一样 ”在中国传播开来。而且,对肉体的迫害和物质的剥夺并不能压制基督教信仰,反而加强了它。情况越糟,信徒的人数就越多。重温罗马帝国迫害基督教的历史,北京也许能从中得到教训。

事实上,北京试图虚报中国的基督徒人数,官方统计约为4400万。但实际上,2020年中国大陆约有1.16亿基督教新教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在地下教会。

2021年4月4日,天主教信徒在北京附近一个村庄的天主教堂参加复活节周日早晨的弥撒。(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更令中共担忧的是,到2030年中国的基督教新教教徒人数将居世界首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领导人非常担心基督教在中国的兴起,因此用自己的习思想取代了上帝的十诫命,让人们顶礼膜拜。

马克思主义敌不过古老的智慧

对于那些数百万法轮功修炼者来说,他们也获得了精神的愉悦和身体的健康,这是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中无法得到的。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包含佛道两家修炼传统,其价值观、智慧和准则领先和超越中共暴政几千年。

然而中共对待法轮功修炼者却是各种迫害,包括在劳教所监禁和活体强摘器官。但是,与基督教一样,这些严厉的措施未能阻止法轮功在中国和世界其它地区的传播和修炼。

中共及其暴政最终将会解体,那些参与迫害和奴役的人将同时接受人和神的审判。如果中共明智的话(这是不可能的),它就会惧怕这些,特别是神的审判,并停止对人类的迫害。它还会意识到,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我们在这个地球上只是短暂的停留,随后的一切才是永恒的。

作者简介:

詹姆斯‧戈里(James R. Gorrie)是《中国危机》(The China Crisis, Wiley, 2013)的作者,并在其博客TheBananaRepublican.com上发表文章。他居住在南加州。

原文:Fear and Loathing in Beij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