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瑞丽前副市长为何公开呼吁救救瑞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云南瑞丽市长期封城防疫,市民苦不堪言,当地网民称,瑞丽“差不多快成人间地狱了!”

日前,一则网络刊出的视频显示,一个男人从当地东方温泉酒店6楼跳下,“跳之前还唱了几句国歌”。

据法广报导,一位熟悉情况的网友称,瑞丽今年一直处于半封闭状态,大家无法正常工作和经营,但银行的房贷、车贷,并没有因为大家没有生意而暂缓,本来做生意就难,再加上高额的租金,银行的债务,还有家里老小吃穿的负担。“于是,这件事在这个不景气的初冬,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的故事,是整个瑞丽人的缩影。在他含泪自杀的背后,是瑞丽所有正当行业快速衰退,是每个瑞丽人对于长达一年封控的失望。”

瑞丽市前副市长戴荣里10月28日也在微信公众号发文大声疾呼:“请救救这个英雄的城市吧!”

他在文章写道,“疫情无情地劫掠着这个城市,一遍又一遍,榨乾城市最后一丝生机。而一轮又一轮的疫情支出,已让这个城市不堪重负。”

“于是,百姓的抱怨,随时而起,政府的谨慎,越加小心,恶梦和虚幻此起彼伏,这个小城,正承受着千载难遇的大劫难。”

文章还说,尽管几次疫情都会有尽心尽职的干部被免职处理,但平心而论,捉襟见肘的财政和人困马乏的折腾以及承担的艰巨的国门防护责任,让这个小城无法再承受其重。

他呼吁,“请救救这个英雄的的城市吧!请关注这个美丽的边陲小城!”

戴荣里10月28日对凤凰网谈及为什么发出上述呼吁时说,“现在瑞丽确实很难。”戴荣里说瑞丽在防疫前后,给他一种强烈的反差。在防疫重压之下,公务员很长时间不能回家,有孩子不能上学,有人不能做生意……瑞丽原来的生机、气息“确实不存在了”。

是什么原因让瑞丽“差不多快成人间地狱了”?戴荣里认为是“疫情无情地劫掠着这个城市”。没错,疫情当然是一个不容否认的因素。但纵观全世界,疫情比瑞丽严重的城市多的是,但为何瑞丽出现了这样的惨状,别的地方没有呢?事实表明,导致瑞丽快成人间地狱的关键是中共一刀切的清零政策

瑞丽市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前后共经历五次全城封城,全体市民居家隔离,大多数行业停工,学校停学,但经过五次封城和人均几十次核酸检测后,依然无法清零病毒。《中国慈善家》杂志则称,近一年瑞丽3度采取封闭严管,而7月至今已经过去3个多月,瑞丽仍处在防疫关口。

网民“岁月炖了心情”在微博说,我们云南瑞丽从2021.7.4到今天2021.10.24,一直都是封闭管理,要出瑞丽必须申请同意后,去集中资费隔离7天或14天,核酸后,才能出瑞丽。差不多的瑞丽人到今天都是居家隔离,不能做生意,不能自由外出,……帮帮我们瑞丽人吧!救救我们吧!

从实际情况来看,这种过度防控的清零政策所导致的灾难性后果比疫情带来的危害更为严重——是一遍又一遍的隔离,榨干了瑞丽的最后一丝生机,是一轮又一轮的封城,让这个城市不堪重负,“承受着千载难遇的大劫难”!

其实何止是瑞丽,自疫情爆发以来类似的惨剧不是一直都在大陆各地轮番上演吗?!

目前,世界其他地区正在重新开放,包括曾经采用过清零政策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全世界只有中国还在坚持病毒清零政策。近日中国疫情略微反弹,十几个城市便草木皆兵,兰州一周累计出现39个病例,就把一座400多万人口的城市封城了。北京市当局近日宣布,未接种第3剂疫苗不得从事重点工作。从网络披露的情况看,一些不小心违禁的人甚至被当作罪犯一般抓了起来,而且公之于众。

尽管外界普遍认为清零代价巨大,而且不可持续,但中共非但没有放弃清零政策的迹象,甚至还在变本加厉。之所以如此,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中共是个极权政权,是从维稳的立场出发来对待疫情防控的。在实施防控中,中共首先考虑的不是民众的生命安危和利益,而是政权的稳定、政权的面子,以及如何利用防疫来证明和强化政权的合法性。多伦多大学政治学家王慧玲认为,中国政府害怕其战胜疫情的说法受到任何挑战,“该政权认为它需要维持‘清零’政策以维持其合法性”。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明年将举行一系列重大活动,因此中国政府更有理由竭力遏制疫情。中国将主办冬奥会,按计划是在2022年2月4日开幕。中国还将在明年秋天举行中共二十大会议,届时习近平料将史无前例地获得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第三个任期。该报引述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表示,清零做法有助于在二十大会议前加强中共统治的正当性。而现在若放弃清零政策,就等于承认以前的做法不起作用。

不难判断,只要中共继续维持和强化一刀切的清零防疫政策,类似于瑞丽的惨剧还会继续上演,甚至可能更惨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