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酒庄酿出中国“名贵权势”圈大财富

作者:扬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说到洗钱,很多人会想到现金走私、构建存款、参保、置办实体等,很少人会想到国外去置买酒庄。因为置买酒庄基本都是大亏的。为什么?因为酿酒的原料需要好多年培育,比如法国红酒,单是葡萄种植都要等到30年以上葡萄树龄,前5年种植出来的葡萄是不能酿酒的,20年树结出的葡萄也酿不出好的红酒,只有40、50年的葡萄树结出的葡萄,酿出来的红酒才醇香浓厚。那么,置买酒庄,前期投入打水漂不说,还要维持园区建设和购置更换设施设备,还要培养工人,还要维持营销团队和物流开销等等。因此,法国大多数酒庄打对折狂销还是无人问津,波尔多的60%酒庄标出“血本跳楼甩”价,长期门可罗雀。

但是,十多年前后,突然有一大群中国人,涌向了外国酒庄。姚明在美国加州的NapaValley有“姚家酒庄”;赵薇在法国圣埃美隆(Saint-Emilian)有梦陇酒庄(ChateauMonlot);赵的酒庄边上是马云的酒庄;2014年前后,大连海昌集团在法国以4亿人民币购置了24家酒庄……据陆媒报道,中国大佬突然全球四处搜购酒庄,除美国、法国外,还涉及智利、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法国居多,据统计那些大佬单在波尔多法国红酒产地购买有160多家有规模的大型酒庄。

怎么了?外国酒庄怎么突然中国化了?当然,一方面,由于中国的葡萄酒消费量遽增,而在中国适合种植葡萄的农地不多,有钱人走出去生产再把产品回销中国,这是明着来的,另一方面,“名贵权势”人物在国内有些赚钱活动和渠道不能太露,到国外找个名正言顺的场所,开开“派特”,会会客人,谈谈生意,搞搞活动,这是暗中来的,还有一个就是黑着来的,那就是洗钱

来自法国警方消息,大连海昌集团在法国的24家酒庄有10家被法国查封,原因是伪照证件、洗钱和逃税,还有14家被调查。

据中国国家审计署和陆媒新浪网披露的消息,海昌集团购置的4亿人民币中,有2.68亿是中共作为科技企业的补贴拨款给这家企业的,占67%。一般来说,购置一家酒庄价格约在三千万人民币左右,那么按在法国的一座城市160家计算,就得48亿人民币,按全球7个国家计算,就是336亿,按67%的非法款计算,就有225亿,也就是说有近230亿的钱款在7个国家的一个城市里通过酒庄由黑洗白。

中国有个英文网站“悦聊酒”(Vino JoyNews),专门报导“酒”和“中国”有关的新闻。其中有一篇《中国殖民全球酒庄》的新闻。美国大学教授翁达瑞分析,殖民全球酒庄是中国的“一条龙”经济的表现,由于中国人的外国酒庄,有的不重视品质管控,有的涉嫌违法,让当地政府、商会伤透脑筋。翁达瑞在脸书分析,中国是澳洲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国,金额比第二大的美国高出一倍。澳州当地政府部门对中国人的酒庄乱象甚是头痛,但又无可奈何。根据澳洲媒体统计,著名的南澳BarossaValley酒庄,有10%控制在中国人手中。在Yarra的葡萄园,也有15%被中国人收购。

位于法国波尔多东北部35公里处的梦陇酒庄(ChateauMonlot),占地约9公顷据称曾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产业。

2011年赵薇以400万欧元(约476万美元)买下。据说这里是世界最大的葡萄酒产地,葡萄价格全球最高。赵薇的酒庄种植80%美乐和20%品丽珠 ,出产4款红酒。

据专业记者Natalie Wang 2019年在其网站Vino-joy.com上的报导,除梦陇酒庄外,赵薇还在法国拥有4个酒庄,包括2013年购入的9公顷的帕塔拉贝酒庄(ChâteauPatarabet)和16公顷拉薇酒庄(Château LaVue),2015年购入的57公顷的圣那亚酒庄(ChâteauSenailhac)和2019年购入的12公顷的罗氏酒庄(Château La Croix de laRoche)。

据领英网信息,Natalie Wang是常驻香港的葡萄酒行业的记者,专注于亚洲特别是中国葡萄酒市场的工作和报导,并创立了www.vino-joy.com网站。该网站是唯一专门报导中国和亚洲葡萄酒行业动态的英文网站。除葡萄酒新闻外,她还为酒厂提供中国社交媒体营销策略咨询。

梦陇酒庄的网站上,赵薇踱步在两排翠绿的葡萄架之间。当她手捧红酒杯,抬头望着远方的时仿,她是否看到,每一片葡萄树上的叶子都是一张张随风舞动的人民币,那些钱,都浸透着中国人的血汗和权贵圈的酒醉金迷,多年后,她自己,会看到醉倒在酿出的祸害圈中吗?一场热闹的派特在喜洋洋的锣鼓声中开场了,剧情以小燕子却入了圈开始,吃瓜群众在剧幕拉开后期待的是,这场戏该怎么谢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