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北京14候选人退选 专家:中共步苏联后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2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11月1日(星期一),北京时间11月2日(星期二)。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北京14名独立候选人宣布退出选举,完美诠释习近平的中国式“民主”真相;正在自掘坟墓?专家:中共正犯下苏联在冷战中的错误。(秦鹏直播)

Sydney:北京时间11月1日,709律师家属王俏岭发布了14名独立候选人退出选举的联合声明,称由于担心“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决定退出北京市基层人大代表选举。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却完美地诠释了习近平的中国式“民主”的本质。

秦鹏:美国著名智库企业研究所专家,日前发表文章,称中共已犯下苏联在上世纪冷战时期的错误。他认为,这将使北京在国际上更加孤立,陷入华府的战略包围。不过,为什么习近平敢于挑战美国,他依仗的力量到底在何方?也有很多人也担心,拜登政府似乎在很多方面正对中共放水,美国还能战胜中共吗?

14独立候选人退选 中共“全过程人民民主”成笑话

Sydney:二个星期前的周五(10月15日),被称做“橡皮图章”的中国2021年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开始了,14位北京市民,包括709维权律师大抓捕案的家属王俏岭、李文足,以及知名维权人士野靖环,宣布参加北京市区县的代表选举。她们提出的竞选口号,是要做民众能找得到、忠实代表民众意愿的人大代表。

关于竞选初衷,她们说,是因为他们经历了一系列的案件,共同依法维权的过程中,虽然经过无数辛酸苦楚的诉讼,但是她们的任何诉求都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她们开始找人大代表,但是根本找不到人大代表。这让他们萌生了一种愿望,就是自己要去当人大代表,“要让社区的街坊四邻,让选民能随时找到我们”,要替老百姓说话办事。

秦鹏:很美好的愿望和出发点。而10月15日她们参选的这个时间,正是习近平高调阐述中国式民主的话音刚落:10月13—14日,中共召开了首次中央人大工作会议,习近平说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始终不渝坚持的重要理念。他还进一步强调,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

可以说,她们的参选,是中国式民主的一块很好的试金石。中共本来可以利用这些人上演一出民主的真人秀,让世界看看中国式民主的魅力。

Sydney:不过,现实是,中共做的完全相反,党媒说“全过程人民民主,习近平向世界讲述民主的‘中国叙事’”,这个动听的故事,被北京市政府揭穿了。

11月11日,14名独立候选人发出联合声明,说他们不仅竞选活动无法正常进行,而且个人的人身自由也被限制、还遭到各种骚扰,10名候选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或者不让离开居所小区,甚至不让出门,或者被请到派出所喝茶,有人深夜被警察从家中带走旅游,有人直接遭乡政府威胁,有些派出所对参选人发出警告。

秦鹏:声明接着说:“我们万万没想到,这第三次的独立候选人参选行动,虽然不像2011年第一次被人民警察暴力镇压,也不像2016年被人民群众暴力镇压,但是,这次却让我们感到了恐惧……在这样的恐惧和压力之下,为了我们14人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我们宣布停止独立候选人的参选行动。”

14人参选 官方阻挠手段层出不穷

Sydney:我们来回顾一下,10月22日,他们参选第一天遇到的麻烦。

秦鹏:后来官方阻挠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这14个参选者,有的(周秀玲、张善根、郭树梅)被警察强迫旅游,错过了选举宣传日,被迫宣布取消;有的(李海荣、郭起增)被威胁强拆房屋;李文足被强迫搬家,然后找人大代表也不让进政府大院。

Sydney:后来,他们发现对王俏岭和李文足这些709家属硬的不行,又来软的。对李文足,选举办公室上门宣读外地驻京人员的参选有关规定,结果被发现理由居然是编造的,我们来看看这个滑稽的场面。

秦鹏:最后,那个上门念“纸”的,被李文足问问能把念的纸留下么?回答:不可以……

Sydney:工作人员很明显是底气不足,结结巴巴的。后来网友发现,工作人员说的相关规定居然是假的,编造的。

秦鹏:我查了一下,还真是,《北京市区、乡、民族乡、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实施细则》第三十一条根本没有他说的什么要原户口所在地县级以上人大常委会开具证明这一项,实际上只要当地派出所出具证明即可。

Sydney:所以,有网友说:可能是诈骗人员上门,建议报警。不过秦鹏,这个结果,你意外吗?

秦鹏:说实话,结果不意外,但是,过程中当局的蛮横无理,特别是一些花式干扰方法,挺让我意外+惊喜的。

“你们用行动戳破了一个谎言”

Sydney:是,从推特网友评论看,他们也大多不意外,但同时,也认为王俏岭、李文足她们这一次做的意义重大。王俏岭推文下评论有的说:“全过程民主——全过程不许民做主”,有人说:“wow,好令人羡慕的全程式民主”。“你们是挑战皇帝新装的勇敢的小男孩!”

“很棒的尝试!”“你们用行动戳破了一个谎言。”

秦鹏:这里还有人说:“你们的行动让全世界看到了皇帝的新装,谢谢!致敬!”

这句话让我想起地产大亨任志强的那个评论“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

还有人说:致敬十四位女勇士。历史将铭记你们!

不过,我看里面也有男士,比如,张善根,2016年就和野靖环等一共18人一起参加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独立选举,也遭到打压,当时《纽约时报》还有一篇评论:《中国“伪选举”:没有搅局者,只有庄严的投票》。

Sydney: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就总结道:“从公民宣布参选,到当局限制参选人行动并警告选举人不得接近参选人,到参选人被迫宣布停止参选——这就是全过程,民主的全过程,中国的民主的全过程。”

不过,你觉得到底是谁干扰了他们合法参选?是中共的内部政策或命令,还是地方政府干的?

你怎么看?

秦鹏:他们的遭遇,是中共一个普遍性的做法,就是不让他们正常参选,因为一旦口子一开,中共就控制不住局面了,那么你也来竞选、我也来竞选,中共人大的橡皮图章就不好用了,其它官员的假选举也会彻底崩溃。所以,虽然直接作恶的是下面的警察和地方政府,但是这是中共的内部政策。就是要通过打压任何敢冒头的独立候选人,杀鸡骇猴,让其他人不敢再出来。

“独立参选人”被监管、被软禁、被旅游

作家高瑜,对独立候选人的命运做过总结,她说,唯一成功的是1998年,姚立法以“自荐参选人”的身份成功当选当届湖北省潜江市的人大代表。2006年之后“独立参选人”参选没有走得通的,被监管、被软禁、被旅游是共同的命运。外省市还发生过独立参选人新余钢铁公司职工魏忠平拘押期间被群殴,造成三根肋骨和横突骨骨折。

2011年,还有一个著名的例子,郑州亿万富翁、著名作家曹天宣布个人出资1亿元人民币,作为独立参选人竞选郑州市长,结果被失踪、查税、噤声。

Sydney:是,中共不会允许这么多不同声音出现的。像著名的人大常青树、举手机器申纪兰,2019年9月17日,被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共和国勋章”。这就是向世界赤裸裸地宣布:只有无原则、唯党的命令是从的人,才是中共唯一喜欢的。

秦鹏:嗯,申纪兰甚至可笑地对记者说出“我们这是民主选举的,不和选民交流,你交流就不合适”。这段视频也是被网络当时传疯了。真实地暴露出中共的人民代表是什么样的角色。

Sydney:嗯,中共制定的所谓“宪法”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但同时又说“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各级人大常委实际上都是党委指派的,所以,人大代表就变成了党的橡皮图章。我们知道,真正的重大决定,都是政治局常委那几个人小圈子做出来,然后让党代会和全国人大给他们背书。

秦鹏:现在的全国人大,早变成了亿万富翁俱乐部,与中共权贵阶层勾兑的圈子了。代表们的每年的责任,就是二会期间穿着各种简朴的或者花枝招展的民族服装,载歌载舞扮演盛世欢歌,或提出各类雷人提案。(秦鹏直播)

Sydney:不过,申纪兰去年去世了,官方说她是死于癌症,但是爆料人说,她是去年两会期间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死亡的。

秦鹏:新华社10月15日发布的习近平甚至一本正经地说“一个国家是否有民主,要看人民有没有投票权,要看人民有没有广泛的参与权,要看人民在选举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口头许诺,要看选举后这些承诺实现了多少”。

真是绝妙的讽刺。

专家:中共正犯下苏联在冷战中的错误

Sydney:要聊的第二个话题,是美国智库专家指出,中共已犯下苏联在上世纪冷战时期的错误,北京会在国际上更加孤立,陷入华府的战略包围中。

最近,美中竞争日趋激烈,自由世界阵营再次对上了这个极权政府,许多分析人士都在讨论,美中关系是否已进入了“新冷战”时期。

一位在华府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的外交和国防专家哈尔‧布兰兹(Hal Brands)撰文,说中共已经不再避免与美国敌对,越来越不掩饰对西方世界的敌意。但恰恰这么做,可能会是自掘坟墓,步入苏联的后尘,他从两个方面分析,我们会来谈谈。

秦鹏:尽管美国总统拜登在一个多月前,曾于联合国大会表态,美国不寻求新冷战。但这只是一个表面“政治正确”的说法,美国也不可能承认,实际上现在的国际布局,不管是印太地区络绎不绝的联合军事演习,AUKUS军事联盟,还有芯片等下关键产业链转移,都很明显是自由世界在围堵中共。

Sydney:是,美国也对中共的武器进展感到担忧,例如美军最高将领马克‧米利(Mark Milley)上周说,北京的高超音速武器试验已接近历史上的“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

秦鹏:斯普特尼克危机由1957年10月4日苏联成功发射史普尼克1号开始,是冷战的转捩点。当时美国一直认为自己在导弹和航太领域上站于领导地位。美国曾经在史普尼克1号发射前尝试过两次试射人造卫星,但均告失败。史普尼克1号的成功令美国芒刺在背,由此引发了激烈的冷战高科技竞争。随后,美国第一个登月成功,牢牢地树立了太空优势。

Sydney:所以一般来说,斯普特尼克时刻,讲的就是人们认识到自己受到威胁和挑战,必须加倍努力,迎头赶上的时刻。

智库专家布兰兹说,尽管中共似乎很重视历史,中共当局资助的研究也分析了苏联兴衰的原因,但是,却“没有从美苏竞争中,吸收到最重要教训”。

1991年12月25日,世界成立最早、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共产主义国家解体了。

布兰兹引述了习近平对苏联解体的看法,习近平在2012年12月视察广东时谈到当年苏联亡国教训时说,“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秦鹏,习近平对于苏联解体的看法,说“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你怎么看?

秦鹏:习近平说的苏联解体时“竟无一人是男儿”,这句话出自五代后蜀国王孟昶的妃子花蕊夫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全文是:“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习近平竟然用后来被北宋灭亡的后蜀亡国之君妃子的诗词来表达感情,看得出来他应该也不了解后蜀为什么灭亡。

其实中共自己的专家和官方媒体CCTV都报导过,苏联共产党解体的根本原因,是特权阶层腐败。再加上军备竞赛,第三还有内部戈尔巴乔夫搞新思维改革,最终解体了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因为失去了民心,所以它垮台之前,很多人就盼着它早死。

Sydney:是,但从习近平的这句话还有种种,智库专家布兰兹认为,中共在苏联解体和天安门事件之后,为了避免党内分裂,开始“加强意识形态忠诚度,并在异议失控之前密切监督”。

他提到,苏联在解体之前曾犯下的两项重要错误,北京正在重蹈覆彻。

第一,是陷入华盛顿的包围网。

布兰兹称,美国学者杜如松(Rush Doshi)曾分析,中共早在1989年就将美国视为主要对手。然而,正因畏惧美国的力量,当时中共领导人邓小平侧重于培养与美国和其它主要国家的良好关系,以此来争取时间,获得全球贸易和先进技术。

布兰兹表示,中共领导层现在认为已到了“东升西降”的时刻,说的言论和政策都有明显的冷战色彩。中共外交官公开指责美国官员的“战狼”言论,也让人想起冷战期间的言语交锋。

尤其北京的侵略行为,正引发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英国,以及亚洲和其它地区小国的反击,并可能导致美国的政策更加强硬。

秦鹏,我觉得他这边说的很突破盲点的地方是,是中共自己在搞冷战,但外界总是说的好像是美国要搞冷战,媒体逼问的是美国是不是要搞冷战,要其它国家选边站,但却不去看真实背后原因。看来海外媒体也被中共一贯的“外来势力欺负压迫”等等言论给带了风向。

秦鹏:你说得很对,中共自己违反世界规则,在搞冷战、包括之前打贸易战,后来逼着世界被迫反击。

中共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

Sydney:智库专家布兰兹分析的第二个,中共步入苏联后尘犯的错误,是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布兰兹认为,“军备竞赛最后使苏联筋疲力尽,并发挥了美国的经济优势。”

他提到,过去,北京一直保持着低限度的核威慑力,但现在情势已有所不同。中共认为现在可以利用经济和军事能力,在国际事务上得利。

他指出,中共正不断新建核导弹发射场,推进高超音速武器研发,北京当局可能希望于2030年代中期,在核能力上与美国并驾齐驱。中共建设核能力,是为了与美国在常规战力上争锋。

他说,中共不再回避与美国敌对,因为中共领导人认为,美国对中共的敌意已持续了两届总统,已成定局,没有必要减少挑衅。战狼外交似乎是为了迎合国内民众的期待。

他还说:“这似乎是乐观主义和宿命论的不稳定组合。”他的意思是习近平过度乐观到狂妄自大,膨胀了。但这会让中共在国际上失利。

他举例说,例如中国在先进半导体等技术方面还很仰赖外界,但习近平却表现得像中国可以自给自足,这让北京很容易受到像类似莫斯科的战略包围。

他说:“中国最终可能会后悔忘记它曾经从冷战获得的教训。”

秦鹏,苏联当年那么强大,当年的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远比中共今天庞大,但是最后也解体了,中共和习近平为什么没有吸取教训,敢挑战整个世界的秩序、人类普世价值?

因为中共和习近平认为自己吸取了苏联解体的教训,而且今天的世界局势和以前不同了。他们认为,当年的美国和自由社会实力强大,今天的美国已经在衰弱,而且中共通过经济利益和恐吓,让欧洲一些国家如德国和法国等俯首帖耳,甚至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很多人也受到了中共影响,它还成功地诱惑了华尔街帮助它游说美国政府。这种情况下,中共就变得越来越狂妄。

独裁政权 没有一个人敢讲真话

另外一点,独裁政权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敢讲真话,听到的都是“厉害了我的党”之类的颂歌,所以,它们也不可能正确判断世界局势。

Sydney:你觉得中共可能避免重蹈苏联覆辙吗?

秦鹏:比较苏共解体的三个原因(腐败、军备竞赛、内部人解体),我们会发现前两者都一模一样,腐败的程度还远远超过当年的苏共。而第三条很多人可能说没有看到党内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啊?别忘了,我们有加速师,成功地让世界也在发生改变,特别是大瘟疫之后,世界在觉醒开始围堵中共。

在中国国内,我们也看到了,习总书记的一波波政策,包括反腐、大力的国进民退和一个政策摧毁一个行业,也让中共权贵阶层和民心早就发生了很大变化,早就不是铁板一块了。不要被《长津湖》之类的电影播放之后的局面欺骗,很多观众走出剧院,很快就会被各种生活上的困难和各种铁拳打醒。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