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共加入联合国50年来的野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2日讯】50年前,联合国创始成员之一的中华民国,被中共政权篡夺了席位。不同于前任为联合国的成立,做出了抗击日本法西斯,扭转二战局势的伟大贡献;50年来,中共给世界带来巨大挑战,正借助联合国的平台,试图建立它主导的国际新秩序。

独家:中共的联合国维和部队干了些什么


2006年8月6日,一名黎巴嫩人被以色列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击中倒地。(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2019年4月10日,在时刻可能遭遇恐怖袭击和炮火轰炸的黎巴嫩,黎巴嫩提尔市精英学校和中国惠州市第七小学的学生们透过视频连线,一起演唱了一首中共夺取政权后在50年代向全中国推广的儿歌。

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说,这是中共第17批赴黎巴嫩维和建筑工兵分队为中黎学校搭建文化交流平台。

不过,大纪元最近获得的内部文件披露说,这是中共军队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执行党交付的政治任务。

2019年3月,中共第17批赴黎巴嫩维和建筑工兵分队发给中共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教育局的加急公函。(大纪元)

2019年3月,中共第17批赴黎巴嫩维和建筑工兵分队给中共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教育局发送了一份加急公函,要求组织惠州市第七小学与黎巴嫩提尔市精英学校开展跨国视频连线活动。该分队在公函中称,“为传播中国文化、扩大中国影响”,他们在当地不但举办了各种晚会,开办中国武术班,还组织了中文教学。

2019年3月,惠州市第七小学与黎巴嫩提尔市精英学校《视频连线活动方案》截图(大纪元)

惠州市第七小学在《视频连线活动方案》中透露了“宣传保障”的安排,包括“暂定维和部队负责联系”当地媒体、央视、新华社、中国新闻社(中新社)、人民网、中国军网、国防部网站,南部战区公众号、集团军钢铁先锋号、广东省电视台、惠州市电视台、惠州日报等各级地方媒体。

然而,联合国官网上载明的,授权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的维和任务为“监测停止敌对行动,并协助确保人道主义援助送达平民”。

另据2021年5月27日的联合国新闻采访中共赴黎维和军人的专题报导介绍,中共赴黎维和部队的任务主要包括扫雷排爆、蓝线栽桩、观察哨建设、巡逻道路修复、医疗救助和人道主义援助等。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军事战略暨产业所长苏紫云表示,中共维和部队在当地传播所谓的中国文化,应当不属于联合国维和任务。“除了维护交战区域的安全之外,它的维和部队还会透过与驻扎国学校进行文化交流等方式,输送中共的文化和意识形态,为中共塑造形象。”

他说,“这是中共参与联合国事务的复合战略,就是利用一切形式,包括维和行动,来输出中共威权。”

1945年成立的联合国,宗旨是防止战争和维持和平,其核心任务包括由联合国授权的维和行动。

中共在2020年9月发布的《中国军队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30年》白皮书中,将自己描述为“坚守多边主义”,“履行大国担当、维护世界和平、服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负责任大国。

但在现实中,不仅有大纪元曝光的文件,揭露了中共军队在维和行动中执行党安排的政治任务;中共参与维和行动的公开记录,尤其是出兵数量和部署地点,也暴露出不一样的信息。

联合国维和官网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中共目前参与的8个联合国维和行动中,共派出了2158名军人;其中近半(1031人,占比48%)部署在南苏丹。

中共从2006年5月起就向非洲的南苏丹地区(当时尚未独立)派遣了维和部队。2014年9月,中共宣布向南苏丹派遣一支700人的维和步兵营,这也是中共首次派出成建制的作战部队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路透社等外媒当时曾报导说,中共此举是为了保护在当地的石油投资。中共官方既未承认也未否认这一说法,仅表示是因联合国邀请出兵维和。

在2011年南苏丹独立、从苏丹分离出来之前,苏丹是中国在海外最大的石油投资国。中共国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简称中石油)”在苏丹投资了数十亿美元,拥有苏丹大尼罗河石油作业公司40%股权。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原油主要依靠进口。

截至目前,中共将其维和部队的81%都派驻在非洲。据中共外交部旗下“中非合作论坛”数据,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非洲第一大直接投资国,而且是非洲能源和基础设施的最大投资国。

同时,非洲也是中共区域扩张战略“一带一路”最主要的合作方。截至2021年2月,非洲55个国家中已有45个与中共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在140个签约国中占比超过三分之一。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中共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主要是出于一党私利,目的至少有三。其一是政治目的,塑造大国形象,在联合国抢夺话语权;其二是经济目的,保护中共国企在海外石油、矿产等战略资源的投资;其三是向派驻国输出中共文化和意识形态。”

中共靠援助外国取得支持票 夺得联合国席位

2021年10月25日,习近平在讲话中回顾了50年前中共靠着多数票支持夺得联合国席位的往事,并倡议多边主义,坚称联合国“一国一票”制定规则。

不过知名中国民主运动期刊《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认为多边主义已被中共滥用,“一国一票使得联合国已为中共所控制,它会利用援助拿下很多小国的支持。”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也认为,“习近平现在有信心了,因为在联合国能花钱收买小兄弟站在中共这边。”

中共外交官吴建明在其著作《外交案例Ⅱ》中披露了当年赢得联合国席位斗争的关键—毛泽东的“两个中间地带”战略,以及周恩来的对外援助八项原则。吴是中共首个联合国代表团成员之一,90年代先后出任中共驻荷兰和法国大使。

1964年,毛泽东提出了“两个中间地带”的观点,认为亚非拉地区是中共可以争取的中间地带,西欧是另一个争取对象。同年周恩来提出了对外援助八项原则。

吴建明在书中回忆说,60年代大批非洲国家独立,中共同几内亚、加纳、马里、刚果、坦桑尼亚、赞比亚等非洲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并向他们提供了经济技术援助”。

1971年10月25日,阿尔及利亚、阿尔巴尼亚等18个国家(后增至23个)提出的“两阿提案”最终在联合国大会表决中被通过,成为所谓的第2758号决议。该决议让中共夺取了中华民国的联合国席位。

这18个提案国包括: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古巴、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坦桑尼亚、罗马尼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和赞比亚。

其中,除了阿尔巴尼亚、古巴和南斯拉夫几个共产党政权是中共的天然盟友,其它绝大多数都是中共的援助对象。

例如吴建明在《外交案例Ⅱ》中披露说,中共援建的坦赞(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是20世纪60年代中国在自身经济条件仍很困难的情况下,对非洲援助的大项目”,“但它的建成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对新中国的外交带来极大的益处”。

而《外交案例Ⅱ》所提到的60年代“困难时期”,维基百科数据显示,1959-1961年间,中共发动的工业化及大跃进导致中国大陆发生大饥荒。中共最初称之为三年自然灾害,后改称为三年困难时期。这个被海外称为三年大饥荒导致死人数,中外研究人员估计饿死的中国人在1500万到5500万之间。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周弘2013年出版的《中国援外60年》披露了中共对外援助信息。该书称,即使是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1959-1961),中共仍向亚非拉友邦援助了大批粮食,其中仅1960年,中共就向几内亚援助了1万吨大米。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档案也证实,1960年中共还向阿尔巴尼亚援助了15000吨小麦。

吴建明在书中谈及中共入联时承认,毛泽东曾说过“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

中共在联合国发展的四个阶段

2021年10月26日,被视为中共大外宣的“多维网”总结了中共在联合国的四个阶段,分别为:第一阶段“学习观望”(1971-1978);第二阶段“跟跑适应”(1978-1989);第三阶段“主动有为”(1990-2012);第四阶段“积极引领”(2012年中共十八大至今)。

1)学习阶段。《外交案例Ⅱ》承认,周恩来在中共外交官们前往联合国之前,要求他们“向我们的对手学习”。

2)适应阶段。彭博社资深政治记者Peter Martin在2021年出版的新书《中国的文装解放军:战狼外交的形成(China’s Civilian Army)》中描述说,中共“以非凡的速度融入”国际社会。例如中共1971年入联前只加入一个政府间国际组织,签署了6个国际条约,但到1989年它已加入了37个政府间组织,并签署了125项国际条约。

3)主动阶段。该书还关注到中共是如何将自己塑造为“负责任的大国”,例如在发展中国家中建立声誉,尤其是那些对中共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反应并不激烈的政权。

该书举例说,1989年夏天中共外长钱其琛访问了非洲11国,1996年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非洲6国并签署了里程碑式贸易协议,1997年中共在联合国的代表,拒绝将在柬埔寨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共产党头目交给任何国际法庭,理由是这属于“柬埔寨内政”。

该书总结说,国际社会对北京人权记录的批评,实际上成为中共与一些国家建立联系的方式。

冯崇义表示,中共就是不惜任何代价去收买这些人权记录不佳的国家,“因为这些国家跟民主国家作对。所以哪怕饿死再多中国人,中共都不在乎,就是要援助这些小兄弟。”

《外交案例Ⅱ》也披露了直到20世纪90年,中共都是靠着非洲国家的支持,才能在人权委员会上否决批评中共侵犯人权的“反华提案”。

4)争霸/引领阶段。在过去十多年中,中共的国际参与已经蜕变成更为积极地争霸,甚至在某些领域取得了领先优势。

最近的一个典型例子是国际社会在联合国对中共镇压新疆民众做出的反应。

2019年7月,22个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发表声明,批评中共在新疆的人权暴行。数天后,37个国家致信联合国支持中共的新疆政策。

2021年6月22日,以加拿大为首的四十多个国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批评新疆人权。但白俄罗斯则代表65国在会议上声明支持中共。

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系统中的政府间机构,旨在在全球范围内促进和保护人权。

冯崇义认为,“中共收买了许多小国家,联合国已变成独裁者的俱乐部。”“中共在国内是绝对独裁,却在国际上要求民主,就是因为它控制了这些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

中共对联合国的影响:“为己所用”

50年来,中共一直在加大对联合国的参与,但其对后者的影响力与所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并不匹配。

例如中共直到2019年才将所负担的联合国会费增至12%,美国为22%。但中共拿下了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中的4个(27%的比例);其选派的代表已当上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国际电信联盟(ITU)、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最高领导。包括美国在内的其它任何国家,最多只得到一个联合国机构的领导职位。

1)国际电信联盟(ITU)。

中共原邮电部官员赵厚麟(Zhao Houlin)2014年10月当选ITU秘书长,并于2018年11月获得连任,任期至2023年。

赵厚麟上任ITU秘书长后,多次公开鼓励中国公司“积极参与各类国际电信标准的制订,在未来市场竞争中掌握主动权”,并多次表态支持华为5G。美国一直指控华为替中共军方服务,且华为5G威胁世界安全。

2018年4月17日,国际电信联盟与科大讯飞在瑞士日内瓦ITU总部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展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研究与应用。美国指控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被中共用于新疆人权侵犯。

2)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

中共民航官员柳芳(Liu Fang)2015年3月当选ICAO秘书长,2018年3月获得连任,任期至2021年7月。

柳芳2015年出任ICAO秘书长后,台湾在ICAO推出的全球货运榜单上的名称,从之前的“台湾台北”被更改为“中国台北”。

自2016年起,ICAO一直拒绝台湾出席国际民航组织大会。

2018年1月,中共以获ICAO批准为由,单方面开启了穿越台湾海峡的M503由南至北航线。此举遭中华民国政府反对,被视为减少台湾空防预警时间,大幅增加空防成本。

台湾国防专家苏紫云认为中共掌控的这些联合国机构和国际组织,“肯定会阻扰台湾的加入,同时也会偏向中共的利益。” 他强调说,“中共利用ITU等国际组织推广中共主导的国际标准,也威胁到世界各国的安全。”

3)联合国粮农组织(FAO)。

2019年6月当选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总干事的屈冬玉,之前担任中共农业部副部长。屈冬玉上任数月后,中共于当年12月在杭州市举办了2019中国乡村振兴暨首届“一带一路”农业农村发展论坛,FAO亚太区域项目负责人姚向君在论坛上称赞一带一路赋予各国粮食资源领域巨大合作空间。

除了“一带一路”外,屈冬玉执掌联合国粮农组织还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其它的忧虑,例如转基因农作物。

在中共竞选FAO总干事的过程中,美国驻FAO代表曾于2019年4月询问屈冬玉对转基因作物的看法。尽管屈作出了“我们必须谨慎”的回答,但这并不能降低外界的忧心。

中共现行政策禁止转基因作物直接用作餐桌食物,但一直在推进转基因技术在农业上的研发和应用。

2021年2月21日,中共发布了农业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要求“打好种业翻身仗”。依据中共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孔明、万建民等人对陆媒的解释,中央一号文件的部署包括利用转基因、基因编辑、全基因组选择、合成生物等新兴技术来保障粮食安全。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农作物进口国,2020年进口了逾一亿吨大豆,其中多数为转基因作物。

4)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工发组织)。

中共财政部副部长李勇2013年当选UNIDO总干事,2017年连任,任期至2021年底。

2019年4月,UNIDO与中共水利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向世界各国推广中共主导的小水电国际标准技术导则。

李勇也积极推动UNIDO参与中共的“一带一路”和“2025”战略。例如工发组织主办了“一带一路”城市大会,致力于推广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

中共官方宣传称,在联合国的推动下,截至2021年1月,中共已同140个国家和31个国际组织签署205份共建“一带一路”的文件。“一带一路”是习近平提出的发展区域合作的倡议,但被美国政府指责为输出地缘政治影响力,并利用腐败和债务陷阱加强对沿线国家的控制。

苏紫云分析了中国籍领导带给联合国的变化,“这是中共特色,它选派加入国际组织的官员必须效忠中国共产党,所以这些中共代表不可能真的为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服务。”

而且,中共对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掌控似乎并不局限于国籍。

2021年10月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报导说,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被控在担任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期间施压世银职员窜改数据偏袒中国。

10月11日,IMF执行董事会声明对奥尔基耶娃有信心,但承认世界银行的调查仍在进行中。格奥尔基耶娃是保加利亚的经济学家,于2017年至2019年担任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2019年10月转任IMF总裁,任期五年。

2020年美国政府因不满世卫组织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单方面采信中共说辞、致使新冠病毒扩散全球的作为,曾经退出了该组织。2021年拜登上台后,美国重返世卫。10月29日,谭德塞成为世卫下一任秘书长的唯一候选人,将于2022年8月届满后连任。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谭德塞,在获得中共支持后,于2017年6月从中共选拔的前任世卫秘书长、香港前卫生署署长陈冯富珍手中,接手了这一联合国机构。

知名中国期刊《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告诉大纪元,“现在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就是世卫组织配合了中共,才让病毒传播到全世界。”

他说,“中共的病毒不止是生物病毒,还有政治病毒、经济病毒等,联合国这种体制再不改革,中共会把灾难扩散到全世界。”

连线函
关于黎巴嫩提尔市精英学校与惠州市第七小学视频连线活动的请示
2019-3-25关于对惠州市第七小学与提尔精英学校开展跨国视频连线活动进行新闻报道的征求意见的函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