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巨贪张中生免死、赖小民速死两大谜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有“10亿巨贪”之称的中国山西省吕梁市前副市长张中生,原本一审被判死刑,但因为供出“山西某省级领导”受贿犯罪,构成“重大立功”,10月29日二审被山西高院改判“死缓”,逃过一死。张中生到底供出了谁?目前是个谜。

同时,对比同样“重大立功”却被判死刑,并时隔24天即执行死刑的中国华融集团前董事长赖小民,区别颇大。此事或许有官方不便道明的隐情。

张中生求生供出的高官是谁?

据官方消息,2018年3月28日,张中生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被判死刑,但一直未执行。直至2021年10月19日山西高级法院二审,29日宣布改判“死缓”,但是“在其死刑缓期执行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令人生疑的是,张中生2018年3月一审判决后上诉。大陆媒体曾报导,2019年5月,山西高院对张中生案二审维持原判,并报最高法院核准,至2021年10月29日才改判为死缓。官方报导均回避了2019年的二审维持原判。

负责张中生案的审判长、山西高院副院长杨宏在二审判决后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因二审期间,张中生检举“山西某省级领导”重大受贿犯罪线索,“所检举犯罪在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有重大影响”,张中生“重大立功”被从轻处罚。

对于为何张中生二审超过3年才宣判,杨宏说,因张中生检举他人,需进行查证,同时涉及追缴香港财产的工作,因此二审审理周期较长。

有“吕梁教父”之称的张中生案的二审判决留下联想空间。一是他到底供出了谁?官方没有说明。

2014年5月29日,中纪委直接出手,带走张中生进行调查。而盘点在张中生之后落马的山西省级高官,大概有以下名单:

2014年6月19日落马的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同天落马的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杜善学。

2014年7月23日落马的山西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杨森林。

2014年8月23日落马的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同天落马的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

2014年8月29日落马的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同天落马的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调查期间死亡)。

张中生是在二审期间“检举某省级领导”的,时间应该是在2018年3月18日一审判决之后,至2019年5月,山西省高级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张中生上诉,维持原判,然后再到近日才改判死缓,时间跨度约3年左右。如果说张中生“所检举犯罪在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有重大影响”,立了大功,被举报者当然不会是在张中生一审前已落马的高官。

2018年3月之后落马的山西高官,包括2019年3月4日被查的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同年10月24日落马的中国华电集团原总经理云公民,云公民曾任山西省委副书记。这两人均与张中生有交集,但两人的案件算不上在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有重大影响。

2021年4月9日,山西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落马,但刘是2018年才到山西,与张中生并无交集。

如果并非已落马者,翻查山西历届领导层名单,后期与张中生有交集又未落马,容易牵连到的可能是袁纯清和王君。

王君,1952年3月26日生,山西大同人,早年在山西大同矿务局工作,曾任大同矿务局局长、中共煤炭工业部副部长、国家煤炭工业局副局长,后历任江西省委副书记、副省长、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2009年1月当选山西省省长,2012年12月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2016年9月3日任全国人大副主任委员。

1952年3月生的袁纯清,2010年5月31日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2014年9月1日被免,转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2017年10月,不再担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职务。

据官媒报导,张中生涉贪跨度从1997年到2013年,这期间主政过山西、目前仍然在生的包括胡富国、田成平和张宝顺等几名退休省委书记。

但也无法确认是否这些人中的某人被张中生供出,迄今未见符合“条件”的前任或现任山西高官落马。算得上所涉罪行“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有重大影响”,要张中生二审拖延三年才供出的“大老虎”,到底是谁?

试解赖小民从速被处死之谜

张中生此前被通报涉贪共计折合人民币10.4亿余元,受贿金额原本居中共贪官之首,当时就有“10亿巨贪”的称号。直到2020年最大贪的纪录被前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打破。

赖小民2018年4月17日落马,被控索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17.88亿元人民币。赖小民2021年1月5日一审被判处死刑,1月21日二审维持原判,1月29日就被执行死刑,从判死至执行仅隔24天。习近平为何如此急匆匆杀掉并没有人命案的赖小民,令人费解。难道仅仅因为他是巨贪?然而,官方也提及赖小民“重大立功”,只不过和张中生的说法颇为不同。

就赖小民“立功”,官方说法是:“虽认可其到案后向纪检监察机关检举揭发华融公司下属公司高管人员涉嫌重大职务犯罪的案件线索并经查证属实,系有重大立功表现”,但考虑到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判决。

很明显,张中生是“检举某省级领导”,是比自己职位高者,而赖小民检举的是其“下属公司高管人员”,岂有此理。但凡高官落马,都是供出职位更高者,起码是平级,咬出下属当然价值不大,功不抵过。

在中共政商界发家壮大,不可能不依傍高官权贵,赖小民死也不肯供出的人是谁?

目前坊间流传最多的是,赖小民与江派大佬、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都是江西人,关系密切,赖小民还曾涉嫌向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输送利益。另有说法指赖小民与“江西帮”重要成员、前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家族关系密切,赖是吴官正在金融领域的最主要亲信之一。

除此之外,赖小民最近被曝光卷入一桩政法系高官疑似图谋对习近平行不轨的大案。

大陆门户网站搜狐和网易9月14日同期刊登题为“铁拳砸向利令智昏者!”的文章,披露中纪委牵头召开的通报会,曝光以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原总队长罗文进为首的江苏“司法黑帮”。罗文进2018年7月退休,2020年7月31日被江苏省纪委监委宣布受审。

文章指罗文进和邓恢林(原重庆公安局长,已于2020年6月落马)同为湖北武汉老乡,两人互通有无,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甚至于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被安全部人员阻止了罪恶活动”。

文章还披露,罗文进被查半个月前,落马的江苏省检察院原常务副检察长严明供出了罗文进和邓恢林、赖小民集团非法往来的情况。罗文进受审的大约两个多月后,罗文进的原上司、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原公安厅长王立科主动投案自首。

前述文章中的“国家主要领导人”,应该就是指习近平。但官方随后封杀了该文,在媒体管控严厉的中国大陆,这个信息释放出来耐人寻味。

这桩事竟然赫然可见赖小民集团之名,令人吃惊,意味着掌控权贵钱袋子的赖小民卷入了类似政变一样的大案,且幕后主谋者级别或相当高。赖小民如果死也不供出同党和主谋,只是供出一些下属的贪腐应付了事,自然惹得习一怒杀之。

中共政治历来黑箱操作,特别是暗杀这类事件,官方不会去证实,但这大有可能是导致赖小民速被处死的真正原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