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从“华东王”到“野心家”的饶漱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建政后打的第一个反党集团,就是“高饶反党联盟”。高是高岗,被称为“东北王”,当过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后官至中央政府副主席、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饶是饶漱石,被称为“华东王”,当过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后官至中共中央组织部长。

但在1954-1955年,“东北王”、“华东王”同时被打倒。高岗1954年8月17日自杀身亡。饶漱石1975年3月2日病死狱中。

高饶反党联盟

1955年3月31日,中共全国代表会议通过《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决定“开除反党阴谋的首脑和死不悔悟的叛徒高岗的党籍,开除反党阴谋的另一名首脑饶漱石的党籍,并撤消他们的党内外各项职务”。

决议称,高岗从1949年起“就以夺取党和国家的领导权力为目的”进行阴谋活动。在1954年2月七届四中全会向他提出严重警告后,不但不“低头认罪,反而以自杀来表示他对党的最后的背叛”。饶漱石从1943年到1953年“多次为了夺取权力而在党内使用可耻的欺骗手段”。七届四中全会后,“从无悔改之意,并且仍然继续采取向党进攻的态度”。

高岗、饶漱石被批判为“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等,企图“分裂党”,“夺取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十年文革结束后,关于高饶反党联盟,不少专家学者进行了认真研究,出了不少成果。比如,国防大学教授林蕴晖所着的《重考高岗、饶漱石“反党”事件》,高岗的秘书赵家梁等着的《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炎黄春秋》发表的《知情人谈饶漱石事件》等。

诸多研究成果表明:第一,高岗、饶漱石都不存在反党问题;第三,高岗、饶漱石不存在联盟问题。

饶潘扬反革命集团

饶漱石被打倒后不久,他任华东局第一书记和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时的两个部下——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上海市公安局长扬帆,分别在1954年、1955年,因涉嫌“反革命罪”被抓捕。饶因为对潘、扬的问题负领导责任也被抓捕,并被打成“饶潘扬反革命集团”首犯。

1965年8月,饶漱石被判刑14年。1963年1月,潘汉年被判刑15年。1965年8月,扬帆被判刑16年。三人一度被假释。但在文革爆发后,又被收监。1970年,潘汉年被改判无期徒刑。饶、潘死于监禁中,扬帆1979年出狱。

1982年8月,中共中央发出为潘汉年“平反”的通知。1982年8月,公安部对扬帆做了最后的平反。但至今为止,饶漱石的“反革命罪”没有平反。

当年轰动全国、搞得人心惶惶、株连许多人的“饶潘扬反革命集团”,实际上是一大冤案。

饶漱石为何被打倒?

(1)阶级斗争理论的实践。

中共一直信奉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这一理论运用于中共党内,表现为对党员干部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从1921年中共建立之日起,中共你死我活的内斗一直没有停止过。1949年中共建政后,第一次党内高层内斗中,高岗、饶漱石成为牺牲品。高、饶都“被认定”为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

(2)毛泽东整人战术的应用。

林彪之子林立果谈到毛泽东时曾经说:“他知道同时向所有人进攻,就等于自取灭亡,所以,他每个时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个打这个,明天拉这个打那个”;“今天他甜言蜜语拉的那些人,明天以‘莫须有’的罪名置于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宾,明天就成了他的阶下囚”。这句话是毛整人战术的精辟概括。

毛泽东整高岗、饶漱石,就是拉当时的中共第二号人物刘少奇等跟他一起干的。在此后毛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参与整高、饶的许多高官,一个接一个挨毛的整。到了1966年毛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时,当年高岗反对刘的言论,都成了刘的“罪行”。

 (3)毛泽东削平“山头”的结果。

高岗曾是“东北王”,饶漱石曾是“华东王”。毛泽东打倒高岗、饶漱石,深层原因之一,就是要削平这两个“山头”。

高岗被打倒后,1954年4月,毛又打了一个以高岗为首的“东北反党集团”,成员包括时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二副书记张秀山,东北局第三副书记张明远,东北局组织部长郭峰,曾任东北局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时任国家计委秘书长马洪,东北局秘书长赵德尊。这五人被称为高岗的“五虎上将”,全部被撤销一切党内职务。据张秀山回忆,“东北各省、市的主要领导干部几乎全部被撤换”。

饶漱石被打倒后,毛又打了一个“向明反党集团”,成员包括中共中央华东局山东分局代理书记向明,副书记赖可可、高克亭、任质斌,秘书长张辑五,组织部副部长王建民,统战部副部长吴若岩,宣传部副部长王众音等,除远在北京“养病”的山东分局书记康生外,以向明为代理书记的山东分局几乎全军覆没。山东全省受株连的领导干部达上千人。

(4)饶漱石“得理不饶人”。

饶漱石的一大“罪状”是所谓“讨安伐刘”。

1953年,毛泽东提出中央分一线和二线,让刘少奇等主持中央一线工作,毛退居二线,谋划大事。刘少奇管中共中央组织部,中组部副部长安子文是刘的老部下。安子文草拟了一个中共政治局委员的名单。这个名单最后报告给毛泽东。1953年4月,毛让他的机要秘书将这份名单送给高岗看了,高岗将这份名单扩散开了。

饶漱石得知后,非常恼火。为什么?第一,他根据常识判断,谁当中共政治局委员,谁不当中共政治局委员,这是大事,中组部副部长安子文没有资格草拟这个名单;第二,退一步说,即便安子文草拟了这个名单,按照工作程序,应该首先报告中组部部长饶漱石,但是,安子文没有向他报告。

在1953年9月召开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饶漱石对安子文草拟中共政治局委员名单提出批评。由于刘少奇是分管中组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安是刘的老部下。饶批安后来被说成“讨安伐刘”。

据杨继绳所着的《天翻地覆——文化大革命史》讲,毛泽东在中央的一个小会上也曾严厉批评安子文:一个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哪来那么大的权力搞这么一个名单?安子文当即作了检讨。毛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许扩散”。

安子文与毛泽东之间差几个级别,安草拟的名单是怎么到毛手上的?毛为什么说“到此为止,不许扩散”?这两个关键问题,至今没有确凿的史料说明。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主管中组部的刘少奇可能跟安子文谈过这个问题,安根据刘的意图起草了这个名单,报到刘那里,刘报给了毛。

饶漱石认为安子文没有把他这个中组部长放在眼里,不依不饶,对安一通猛批,结果,导致安、刘、毛都对他大不满。

当时,毛还没有走到打倒刘少奇那一步,毛、刘、安还在一条船上。

(5)饶漱石是个“大知识分子”

1949年后,毛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整肃的一大重点就是知识分子,无论党内还是党外,有知识有头脑的人,是毛的愚民政策的大敌。

饶漱石是中共党内少有的在苏联、美国、法国工作过的“大知识分子”,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理论水平较高,能写能说。

饶漱石的卫士长菅荣斋回忆说:当时饶管很多事:共青团、劳动部、组织部都归他管。很多人包括苏联专家,都对饶评价很高。

饶漱石妻离子散 家破人亡

饶漱石被打倒后,他的妻子陆璀也被隔离审查一段时间。1956年和饶漱石离婚。文革期间,陆璀被关秦城监狱近7年。饶漱石的女儿饶兰沁,在中共教育下,和父亲划清界线,一刀两断。之后,改随母姓,叫陆兰沁。

饶被打倒时,他的父亲饶思诚,是时任江西省副省长,教育子女“坚决与饶漱石划清界线”。从此,郁郁寡欢,三年后,凄然离世。饶的妹妹、妹夫、弟弟,都受牵连。一个妹妹在“文革”中一再被批斗、殴打,最后被整死,死后连骨灰都未准留下。

饶漱石尸骨无存

1975年3月2日,饶漱石患中毒性肺炎在北京复兴医院病逝。据秦城监狱工作人员何殿奎回忆:饶1974年冬就诉说胸部不适,但医生对饶的病情并没有在意,也没有作全面检查。直到1975年3月1日晚病情恶化,才由何殿奎陪同送往复兴医院,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就去世了。遗体由复兴医院“在押犯病房楼”(称207特区)的工作人员火化。

饶漱石火化时用的什么名字,骨灰如何处置,至今,外界一无所知。

结语

饶漱石1925年加入中共,至1955年被捕入狱,为中共出生入死30年。当过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新四军政委、北京军调部中共代表、中共中央副秘书长兼组织部长、第三野战军暨华东军区政委、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兼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共中央组织部长等。

饶没有“反党”言论,也没有“反革命”行动,对自己,对家人,对身边工作人员,几近苛严,没有什么业余爱好,没有几个私交,在中共党内被称为“单干户”,一些回忆文章称他是“工作狂”。从其职务看,属于为中共立下汗马功劳的人。

但是,饶对中共的“整人术”及背后的逻辑,不清楚。饶“得理不饶人”,讲的是“人”的理,但是中共批高、饶讲的是“党”的理。“党”的理是什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不服不行。

高饶被打倒后,类似的“今天整人、明天挨整”的政治丑剧一直反复重演。其根源在于,诚如“九评共产党”所言,中共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流氓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