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 “能源巨头”王安被查 中南海内斗致煤电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0月29日发布援引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天津市纪委监委消息: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澎湃新闻10月30日报道,公开资料显示,王安在中共能源系统辗转任职多地,且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新闻网公布王安履历显示,他曾任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中国中煤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董事长。

神华能源是中国第一大国有煤企,中煤则是大陆第二大煤企,世界第三大煤企,公司主要从事煤炭开采及洗选、煤炭及焦炭产品的销售,以及煤矿机械装备的制造及销售。

据维基资料信息,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目前是隶属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业,其业务覆盖国民经济主要行业,业绩显赫,曾为西气东输、西电东送、南水北调、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京沪高速铁路、奥运场馆、港珠澳大桥、百万吨级乙烯、千万吨级炼油、百万千瓦级超超临界电站、新一代运载火箭影响重大项目,以及一大批国防项目提供专业咨询服务。

另据中国工程院官网介绍,王安是现代煤矿采矿工程专家,在其主导下,建成世界上第一个“高产、高效、高回收率、安全、环保”的亿吨级现代化矿区。

王安堪称是一只顶级专业级别的“能源巨头”,他的落马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目前中国大陆各省上演的煤电荒和能源危机

各地拉闸限电的能源荒已经闹了好几个月了,不仅导致各地煤价、天然气等价格飙升,还直接影响到居民用电和冬季供暖能源的短缺。

民间对能源危机的解读版本多样,中共方面出面解释是今年疫情缓和后各地纷纷开工导致煤炭产量供应不上,加上长期的市场煤和计划电之间的价格倒挂,导致电厂亏损,国务院于近期开放了电价,但能源短缺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致使中共经济处于滞涨状态。

最新公布的中共10月制造业PMI指数为49.2%,比上月下降0.4个百分点,但仍位于50%的荣枯线临界点附近,国家统计局解释说,“10月份,受电力供应仍然紧张、部分原材料价格高位上涨等因素影响,制造业PMI降至49.2%。从行业情况看,在调查的21个行业中,9个高于临界点,比上月减少3个,制造业企业生产经营活跃度有所减弱。”

第三季度中共经济增速破五,不能不说能源短缺“功不可没”。

业内分析,习近平承诺的能源双控减碳指标,各地官员运动式执行,致使电荒出现,进而影响了经济运行。据《华尔街日报》消息,负责能源和气候政策的韩正8月下旬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各省领导在线会议,下达各省必须遏制煤电高排放项目的扩张,但仅一个月后,韩正态度大转弯,他又向国有企业领导说,现阶段要确保电力行业的煤炭供应,要采取一切措施增加煤炭供应。

《华尔街日报》独家消息还披露,在今年十一期间,中共高层召开紧急会议,习近平将能源危机的问责矛头指向了李克强的三年能源方针。《星岛日报》10月25日报道,中共国务院总理办公室主任李克强的秘书石刚被提前免职退休,外界认为,李克强大管家的免职,意味着李克强的当前弱势情势。

但10月29日,大陆媒体又报道了另一则消息,似乎显示,高层内斗中的波诡云谲。《河南日报》29日报道河南省委常委换届,楼阳生连任中共河南省委常委,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之江新军徐立毅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新名单里,新京报和新浪网报道了此消息,但很快被删除。

郑州720洪灾,官方报死亡300多人,从杭州调任过来的徐立毅是工学背景,在郑州大力营造500亿的海棉城市工程,一场暴雨,结果成了淹死市民的庞大城市蓄水池。8月李克强派出国务院调查组进驻郑州调查,声称要给百姓一个交代,结果习家军楼阳生和徐立毅都毫发未损,郑州只拿几个小公务员开了刀平民愤。

事隔两月,徐立毅失去省常委职位,政治前途蒙上阴影,与李克强大管家提前退休一事连读起来,内斗暗流似乎依旧涌动。与徐立毅在杭州有交集的前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前些时候因涉案马云而落马,看来之江新军的身份也并非是绝对保平安的护身符。

参考能源虎王安的履历,其背景主要与能源有关,在中共红色家族中,邓小平家族主要涉猎地产、有色金属和军火,李鹏家族长期经营电力系统,而江泽民则掌控电信产业,和李鹏搭班时通过人大强行通过了上马三峡工程的决议。王安在能源系统滚打多年,料想和红色权贵关系定不清朗,其政商关系交缠也会超外界想像的复杂。目前,没有媒体披露更多的消息,百度关于王安本人的基本介绍页面已被屏蔽。

六中全会即将召开,关于第三份历史决议,中共近期释放出新的信号,10月21日,中纪委网站《在总结历史经验中开拓前进》一文中,在阐述中共历史的部分,提及毛泽东和习近平,完全没有提邓、江、胡三人,这是否暗示着中共领导核心毛、邓、习断代法和毛邓江习四分法,都将被扔进习近平的废纸篓,习在第三份历史决议中会以比肩毛的地位出现。

结合习的政治韬略与愿景,习一心想要打造一个谋霸全球的红色中国,在习的政治威权体制中,将没有人能和其平起平坐,毛的解放全人类旗帜将在习的时代得以实现。在这样一个政治叙事大框架下,终身制是前提,排他性就成为必要。接班人制被取消,意味着各方政治势力在20大之前的拚死一搏几乎是定数。如此推演,王安背后的一众政治势力掀起个能源政变也不是没有可能,2015年股灾后,明天系的肖建明应声落马,被指操控针对习近平的金融政变

目前,外界传习近平终极的政治敌手仍是江曾余党,包括政法数虎的落马都跟刺杀习近平有关。习氏正在枪杆子、笔杆子、刀把子、钱袋子四条战线同时展开与政治敌手和反对势力的角力。习氏打虎会剑指背后的终极老板江泽民、曾庆红吗?出于保党保权的执念,目前看不不出习有这种魄力。那所谓的养虎打虎的游戏,只不过是中共版本的新动物庄园剧本罢了。

粮荒、煤荒、电荒,疫灾、火灾、水灾,还有一触即发的战争灾难,去其表象,究其实质,无一不是中共的斗争性和暴政带来的,中共不除,世界难有宁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