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打台湾还是备荒?中共商务部发文要储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3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11月2日(星期二),北京时间11月3日(星期三)。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秦鹏直播)

今天焦点:要打台湾,还是备荒?中共商务部半夜发文要民众储粮,真实原因是什么?马斯克吟起《七步诗》,暗批了谁?400私人飞机到全球气候大会,被批伪君子。

Sydney:1日,中共商务部半夜发出通知,鼓励每一个家庭“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以应对“突发情况”,引发全民各种猜测,后来官方又连夜辟谣。我们今天也来猜一猜。

秦鹏:全球气候大会400架私人飞机出动,一(停机)位难求。网友披露说这些领袖虚伪,知情人士则曝光了这些光鲜亮丽的政商界精英大会的真实面目。

Sydney:同一时间,全球首富马斯克发的中文《七步诗》也引发了全球大猜想,答案也许就在他最近的几个特殊经历和言论中。

中共商务部发文要备粮 真实原因是什么?

Sydney:我们先来看一下引发各界猜想的中共商务部的通告,然后讨论一下,中共政府背后的意图。

周一(11月1日)晚上,商务部发布了一个通告,名称是《商务部部署今冬明春蔬菜等生活必需品市场保供稳价工作》,称要保障今年冬季以及明年春季的生活物资供应,还要稳定价格。

通知强调,要压实“菜篮子”市长负责制,每日跟踪蔬菜、肉类等重点生活必需品供求和价格变化情况,及时预测,及早预警。要求建立完善省际间和本地区联保联供机制。最引发关注的,是里面提到了“鼓励家庭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满足日常生活和突发情况的需要”。

秦鹏,这个通知非常罕见,也迅速引发了中国网民的关注,引起了各种猜疑及议论。

秦鹏:是,有的认为,考虑到最近的缺煤、缺电、缺油,菜比肉贵,是因为最近物资供应出了问题,所以才要会有中央和地方政府紧急行动;也有的认为,看起来台海要打仗,中共准备武力统一台湾了,才会做出类似紧急动员的命令出来,保障物资供应,并且要老百姓自己家庭也准备相关的日常生活用品。

Sydney:在之前新冠疫情最严峻的时期,中共当局也没有要求民众囤积必需品,所以现在这个通知引发了很多猜测和恐慌。很多人讨论“家庭应急包”到底应该储备什么物资,也有网友批评中共当局发文含糊其辞,是在刻意制造恐慌。

中共官媒先后出来辟谣

结果,这就逼得中共官媒先后出来辟谣。最早露面的是《经济日报》,周二(11月2日)中午,在微博发文称,不要过度解读甚至误读。它给出了两个理由:说商务部那句话,主要是针对疫情防控,部分小区临时封控,可能造成生活不便。但是,从长期看,也是倡导居民提高应急管理意识,增加必要家庭应急商品储备,作为国家应急体系的必要补充。

秦鹏:这个解释,并没有打消很多网民的疑惑,反而更容易引发猜测:第一,从目前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看,虽然有14省又出现了新冠病毒确诊案例,但是也就是七十多例最多九十多例而已,远远低于去年的情况,现在这样紧迫的通告,是不是意味着疫情可能扩散甚至失控?

第二,所谓的长期的国际应急体系,还是为了打仗吗?毕竟,商务部不会直接把要备战的说法直接表达出来。

Sydney:叼盘侠《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也及时出来替党分忧了。他说,很多人联想到台海战争,这是敏感时期舆论的“放大镜效应”所致。在他看来,台海地区固然紧张,但他没有看到局势已箭在弦上、顷刻间就要激发的绝对紧迫。

胡锡进认为,加强抵御、缓冲季节性以及灾害造成供应紧张的常备能力,才是商务部写下这句话的本意。不过大家的疑惑还是没打消。

秦鹏:其实,这也存在问题,“季节性以及灾害造成供应紧张”,到底有多严重?又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商务部应该找一个专家出来解释一下,不能发这么一个含混不清的通告,就完了。

而且,也不怪中国老百姓恐慌,因为就在11月11日上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还印发了《粮食节约行动方案》,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Sydney:这个方案,提到了要继续推行光盘行动在餐桌上节约,还要在粮食加工运输的各个环节降低损耗、进行节约,里面有一段说:“有效利用米糠、麸皮、胚芽、油料粕、薯渣薯液等粮油加工副产物,生产食用产品、功能物质及工业制品。”

秦鹏:这个很吓人,这种连米糠、麦麸等粮食加工过程中的废料都利用起来的做法,让很多对中共近代历史有了解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中共因为大跃进、导致了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那个年代(1959-1961年)。

Sydney:所以网上很多人感慨,苦日子要来了。还有人就贴出来毛泽东当时的一句名言:“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平时半干半稀,杂以番薯、青菜、萝卜、瓜豆、芋头之类。”

不过,我看到有文献记载说,这只是毛泽东自己要别人吃的东西,实际上,就在那3年中,毛泽东自己吃得非常丰富甚至奢侈,有7大西菜,即鱼虾类、鸡类、鸭类、猪肉、羊肉类、牛肉类、汤类,其中有17种鱼虾。

秦鹏:是。当时也是像现在这样,天天说粮食大丰收,而同时有数千万人饿死。而就在同一时期,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却过着奢靡的生活,日日笙歌,在中南海游泳、跳舞,吃得也是非常奢侈。

你说的毛在大饥荒期间的菜谱有七大西菜,西餐中鱼虾的制作方法至少十七种,是《毛泽东遗物事典》一书披露的。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支持和撰写刊名、中共老干部们办的历史刊物《炎黄春秋》,2008年11月就讲过。而《毛泽东遗物事典》这本文献是谁写的呢?是毛泽东的贴身秘书张玉凤等撰写的,中共中央批准出版的。

我们小时候的一些宣传书籍里面讲毛和民众同甘共苦,什么不吃红烧肉了,实际上是因为那个时候开始喜欢吃西餐和鱼虾了,只是偶尔才想起来吃吃红烧肉。

Sydney:中国人对这段历史的记忆,也确实让官方很担心,后来又有多个官媒和部门出来辟谣。

疫情可能会失控?

比如,《财经》引述了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的话,讲到了在传统上的黄历新年前后的季节因素之外,疫情、极端天气等对物资供应也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秦鹏直播)

这看起来也是变相承认进入冬季之后,疫情可能会失控。

秦鹏:是。特别是中共只会清零政策,这就会导致哪怕出现一例,也大规模地封闭,数万人检测,比如我们最近看到的上海迪斯尼乐园,就把游客封闭,检测了超过3万人,北京现在为了保冬季奥运,也是严防死守,但是西城区距离中共人民大会堂1公里远的北京饭店也被攻破了。接下去进入冬季,更加难以预防了。

Sydney:商务部也出来辟谣说物资充足,不过,这让我想起来,前几天云南省的边境城市瑞丽的前副市长出来求救,说瑞丽人现在几乎生活不下去了,大量人逃离,结果现任的瑞丽市长也出来辟谣说:物资充足。大部分人应该相信前者,在极端清零政策下,民众生活苦不堪言。

问题核心可能是粮荒

我看也有分析人士说,备战备疫等等都是幌子,问题核心可能是粮荒。

秦鹏:我觉得,全国的主粮总量可能没有大问题。相反的,可能是最近一两年从国外买的太多,国家储备粮库装不了了,还容易坏掉,所以也需要想办法清空一部分库存。但是今年国内气候异常,全球也灾祸连连,后面粮食危机依然存在甚至加剧,所以党还会加紧对外采购。

此外,因为疫情封城等原因,也可能造成局部地区粮食不足,其它物资供应也会不足,所以,中共商务部才这么紧张。观众朋友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Sydney:网上有可以查得到准备哪些应急物资,我们就看到了几分清单,包括广州和西安发布的,还有台湾发布的,大家有兴趣可以搜索一下。

秦鹏:另外,关于备军,我看到中共国防部也出来辟谣了,军方的微博钧正平出来说,之前网友传的不同人武部向预备役退伍军人发送短信,说什么“做好随时召回准备”的截图是假的。看起来,之前我们分析中共近期不敢打台湾,是有道理的。

Sydney:我看也有网友贴出来一些地方武装部的民兵训练的公文,说中共现在是虚张声势,演戏给内部小粉红、战狼们看呢。

秦鹏:嗯,中共现在内忧外患,习近平还要保连任,我认为中共不敢在这个时候打台湾。

400私人飞机赴气候峰会 揭秘联合国或NGO真相

Sydney:接着,我们来聊聊最近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峰会,我们会从一个比较新颖的角度来聊。

这次出席格拉斯哥气候峰会的四百多名政界及商界领袖,都是乘坐私人飞机抵达,但是峰会的中心主题,却是减少飞行来减少碳排放,是不是很讽刺呢?因此这件事情,被网民批评了一番。

秦鹏:还有航空专家出来说,私人飞机比商业航机用更多燃料。私人飞机排出的温室气体量,以每个人计算,是商业航班经济舱的10倍。

Sydney:不只网民批评,苏格兰议员都站出来说这些人是“环保伪君子”。欧洲运输及环境游说组织英国政策经理芬奇(Matt Finch)也认为,这种虚伪令人震惊。

秦鹏:推特上,陶瑞(Tao Ray),一名哈佛的教授说:“对于这些国际峰会,我早就嗤之以鼻,和马戏团一样,当作笑话看就行了。心理学上有个词叫做moral licensing。越污染的人越谈环保,谈环保只是让他们能更心安理得地污染。”

他之前的推特也揭秘:“所谓达沃斯就是左派领袖坐着私人飞机前来谈环保;中国领导人前来接受全球机会主义资本家的朝拜;中国土豪前来照相装B;各国知识分子前来向土豪讨饭。”

Sydney:另一名推特网友、美国之音中文部前主任龚小夏(Sasha Gong):“还有外界极难看到的部分:极少数超级富豪与各国政客挂着特殊的出入证在后面开小会拿国家和人民做交易。那个出入证前几年是白色的。”

秦鹏,联合国的这些组织还有一些NGO,真的像陶瑞和龚小夏说的那样不堪,变成了政商勾兑,以及知识分子讨生活、左派推动它们计划的场所了吗?

秦鹏:嗯,左派已经左右了很多世界级的论坛和话语权,包括一些极端思想和计划,包括极端环保主义,绿色新政,大重置计划,以及LGBTQ,ANTIFA(安提法),Defund警察,等等。

Sydney:揭露共产主义怎么渗透全球和西方世界的一本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里,环保主义下篇中说,环保主义正在成为另一种形态的共产主义,有心人士利用环保主义意识形态,进行财富的再分配、限制个人自由、扩大政府编制和权限,伺机建立超国家甚至全球性的极权政府。

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也写过一篇专栏,《美国“绿色新政”终于现出社会主义原形》,是社会主义的特洛伊木马。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一下。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左派把“全球暖化”改成了“气候变迁”,这样不管有没有暖化,都可以炒作这个议题来控制社会。

秦鹏:即使一些正式的联合国组织,现在也被渗透得千疮百孔,特别是因为中共最近几十年的介入,很多已经变成了中共和一些流氓政权的俱乐部,或者开始被中国化,比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世卫组织。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中,目前有4个是由中国人领导的,其中包括国际民航组织、国际电信联盟、联合国粮农组织和联合国工发组织。

Sydney:是,所以川普(特朗普)上台之后,就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世卫组织,他发现这些组织都没在做正事,甚至被渗透得很惨。

不过,美国最近也在推动让台湾有意义参与联合国组织,这是不是可以认为,是美国反击中共在联合国影响力的一部分?

秦鹏:是。不过,拜登政府的反击力量不够。

马斯克发中文七步诗 暗批UN还是为何?

Sydney:话说,话题大王、Tesla创始人马斯克(Elon Musk),最近也和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发生了冲突,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署长毕斯利(David Beasley)在推特上和CNN节目中,公开向马斯克索要60亿美元。他说,一小群超级富豪就可以用他们净资产的一小部分来帮助解决世界饥饿问题。他同时还点名了电子商务大王亚马逊(Amazon)的总裁贝索斯。

结果,马斯克公开怼回去了,他10月31日在推特回说,“如果WFP能在这条推文上明确说明60亿美元将如何解决世界饥饿问题,我将立即出售特斯拉股票,并捐出款项。”

他还强调,WFP必须公开揭露他们如何运用这笔巨款,“要有公开透明的会计资料,以便让大众清楚看到钱都花在哪里。”

联合国吁捐60亿美元救饥 马斯克:交代清楚就捐

秦鹏:可见,马斯克也不信任这个联合国的组织,如果真的给了他们60亿美元,他们可能就给黑掉了,可能一转身,说又缺60亿美元干这个、做那个。

Sydney:嗯,不过,今天马斯克最火的一个话题,是他昨天(1日)晚上在推特和新浪微博上,发了曹植的《七步诗》。他写道:“Humankind,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马斯克一句话,就可以带来股票市场的动荡起伏,所以这个发文马上引起世界关注,很多人都在猜测他到底想说什么。当然讲华语的朋友们就吃香了,不用其它语言的网友Google翻译就可以大概知道这首诗的意思。但是要想搞清楚他发这首诗想表达什么,也得绞尽脑汁一番,这时候网友们就赶紧去看看最近的时事。

秦鹏,你有看到什么样的解读?

秦鹏:网友各种花式解读,因为这首诗原有“兄弟不要互相伤害”的意思,因此有粉丝认为可能是暗示狗狗币(Dogecoin)和柴犬币(SHIB)在争锋。

Sydney:这个我看到很有意思的说法,说是双关,诗词应该是指“煮doge燃doge萁,doge在釜中泣。”

不过也有人解读说,美国民主党人拟征“亿万富豪所得税”,马斯克在头五年将缴税五百亿美元。《华邮》评论称,这笔钱已足以支付一次火星任务。对此,马斯克回应说,“我的计划是用这笔钱将人类送上火星。”所以,马斯克可能有呼吁政府别对他课税下手太重的意思。

秦鹏,你觉得哪个猜测有道理?

秦鹏:我个人倾向这是表达马斯克对最近的世界粮食计划署的逼捐很反感,也对之前左派要加收富人税,还有对德州奥斯汀可能变成左派大本营等的整体担忧,因为马斯克是目前世界超级富豪里面少见的保守派,所以,他可能更担心这些左派的折腾和人类前面的危机。

关于富人税,很多人可能了解不多,这个是左派议员提出的,要对超过500万美元的富豪征收未来收入税,你知道这个多荒唐吗?叫做“未实现资本收益”(unrealized capital gains)。举个例子,如果你在某年1月1日以10亿美元买入了Tesla股票,股票至同年12月31日升值至15亿美元,即使你未有卖出股票获利,联邦政府仍将会对你的5亿美元未实现资本收益征收23.8%税款(再加上州税)。

这将针对全美最富有的大约700人(资产10亿美元以上或连续3年年收入1亿美元以上),当中马斯克更是受影响最重者。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推算,马斯克一个人在5年内就要缴付500亿美元税款。马斯克当然是“义愤填膺”。

Sydney:马斯克(Elon Musk)当时这样回应他们:“最后,他们将其他人的钱都抽干抽净,然后就会来找你。”此外,马斯克今年从居家令苛刻、高税收的加州,把特斯拉总部搬迁到了德克萨斯州,现在他又担心加州的那些左派也跟着搬迁,到了德州首府奥斯汀之后,又会把这变成一个类似加州那样的城市。

秦鹏:是。马斯克之前也担忧过AI对人类的毁灭,他考虑的很多是宏大话题,又不像那些左派那样不着边际地想像和各种限制或者奇招(禁止养奶牛啊,因为奶牛放屁,禁止飞机……代表作是AOC的绿色新政,这一阵还有更左的,要消灭婴儿防止气候变化毁灭人类……)

所以,我觉得他现在这样感慨,也许是直接针对WTF世界粮食计划署,但是整体是对左派的一种抗议吧。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