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的印尼血汗不归路:只想活着回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3日讯】不少中国工人背井离乡到印尼参加“一带一路” 重点工程的施工,却遭到超长时间工作、拿不到报酬等不人道对待。由于护照被劳务公司扣留,再加上大使馆祭出的各种苛刻限制,他们求救无门、回国无路。有人冒险偷渡,有人客死异乡, “活着回家”成了他们唯一的愿望。

德国之声11月2日发表了一篇关于印尼中国劳工的长篇纪实报导,以讲述江苏德龙镍业公司(以下简称“德龙”)的部分劳工在印尼的悲惨遭遇和当前的困境为主线,披露了普通驻外中国劳工们的血汗不归路。

据报导,德龙公司在距离印尼首都雅加达约1800公里的苏拉威西的一个工业园区建有“德龙工业园”,为中共在印尼的“一带一路”重点项目生产镍铁与不锈钢。大约有1万名中国工人被德龙公司招募到印尼干活,他们的工资虽然比印尼当地工人的收入相对更高些,但他们从事的劳动强度也更大,而且受到了十分严格的管控。他们的护照统一被公司扣留,在印尼工作期间基本上没有人身自由,平日就连要想走出工业园区,都必须拿到公司的上级领导批准的书面字条。

江苏一劳工客死异乡 死因陷入罗生门

一个来自中国江苏的工人名叫张广永,他在2019年11月与南通京唐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唐”)签署合同后,去到印尼在“德龙工业园”从事木工工作。不料,这一去就回家无路,最终客死他乡。

张广永的儿子,现年32岁的张超告诉德国之声,2020年他的祖父与母亲不幸相继去世,而他的父亲张广永两度申请回国奔丧都被公司拒绝,因为护照在抵达印尼时就被德龙公司收走了,张广永最终未能见自己的父亲与妻子的最后一面。

今年7月28日,张超突然收到京唐的通知,告诉他父亲因糖尿病并发症抢救无效已过世。他向京唐询问父亲的遗体存放在哪个殡仪馆,对方却始终不肯透露具体的信息。

张超不相信父亲死于糖尿病,他说父亲在出发前做过体检,身体都很健康,7月11日自己与父亲通电话时他也还很正常,他想弄清楚父亲真正的死因。经过四处打听,他最终从父亲的同事那里得知,父亲张广永在7月24日因呼吸困难被送往医院,并在隔天确诊感染了COVID-19。张超几经周折找到了父亲当初入住的医院电话,从主治医师那里得到了父亲染疫的确诊证明书。

张超认为,父亲在印尼工作期间是被禁止离开园区的,他在工作场地染疫身亡,应当算“工亡”而非“病亡”。但公司方面不肯承认张广永是因公死亡,要求他把医院提供的死亡证明拿去给中共驻印尼大使馆进行公证,但大使馆要求他先出示父亲的护照,而张广永的护照仍被德龙公司扣住不肯交出。

家属为了能够透过尸检证实张广永死于疫情便不同意火化死者遗体,而公司一方面不告知家属遗体存放在哪里,另一方面不断催逼家属同意火化死者的遗体,双方陷入僵局,一拖就是3个多月。

10月27日,京唐公司以书面通知张超,如果家属在20天内不前往印尼处理后事,逾期公司将按照当地法律规定直接处理遗体火化的事宜。

活着回家成了不少中国劳工的唯一心愿

现年51岁的郑玉荣(化名)也是德龙工业园二期项目的劳工,他的护照也在去年10月入境印尼时就被公司扣押,至今仍拿不回来。在合同约定的工期结束后,仍然被困在工业园无法回家。

郑玉荣告诉德国之声,“合同约定的6个月工期已结束5个月了,没给一份收入,连生活费也没有,最多就给点饭钱去食堂。”他说,公司现在招不到新的工人,就不肯放现有的工人走,“他们会强迫你干活,把剩下的工程做完”。

郑玉荣称,园区里的工人“根本不被当作人看”,他自己就曾因为跟领导起了冲突,被对方殴打得全身多处骨裂,至今扛不起重物。

透过无数管道求助却处处碰壁后,郑玉荣最后只能哀叹“胳膊扳不倒大腿”。他在微信上向女儿交代了后事,如果自己连续一两天没有信息,叫女儿记得去报警。

在这篇报导中间还提到,一名约25岁的中国工人10月18日被发现在苏拉威西一处码头工地附近死亡,印尼警方勘验现场后判定他是上吊自杀身亡;另有一位匿名的中国劳工透过文字信息诉苦,说外包商原本答应要给他每个月2100美元的工资,但到了印尼后却变成1600美元,他觉得自己被骗了。

还有5名来自中国河南的劳工,今年3月开始在德龙公司的三期项目干活,工作半年后,靠请律师打官司才从公司拿到了积欠的工资,却拿不回被公司扣押的护照,情急之下走上了偷渡之路,于9月18日在柔佛州的海岸被马来西亚警方逮捕。

长年旅居印尼的高鹏翔(化名)告诉德国之声,多数中国工人不懂英语也不懂印尼语,他们不仅与印尼社会脱节,也没有相关法律意识,根本不懂得如何争取自己的合法权利。即使找到中共驻印尼大使馆,大使馆的人也会要求他们自己与公司协商或者报警。

高鹏翔说:“因为工业园区内就有警察,工人们认为警察跟公司是一伙的,也就不敢报警了。”

此外,由于疫情的影响,中共驻外大使馆祭出了十分苛刻的回国限制。例如:从印尼回中国的旅客,需在登机前7天及登机前48小时内在两家不同的指定机构,各做一次核酸检测以及血清IgM、IgG抗体检测,并配合不同航空公司的要求进行数日的“航前隔离”,还需上交官方规定的一系列材料等等。整个过程中得耗费的大量金钱与时间,这对亟待回国的劳工们造成了极大负担。许多人因无法办齐这些繁琐苛刻的手续而被困在印尼进退维谷。

这些劳工的遭遇只是成千上万驻外中国劳工的缩影,在中共的“清零政策”下,这些海外工人成了无人问津的一群边缘人,而他们当中许多人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活着回家”。

(责任编辑:竺颖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