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瓦罗出新书 谈及打倒中共及美国选举诚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3日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需要被推翻的野蛮政权”,川普政府高级官员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11月2日他的新书《川普时代:美国瘟疫年日记》(In Trump Time: A Journal of America’s Plague Year)发行前接受《大纪元时报》的独家采访时说。

纳瓦罗在川普总统执政期间于2017年至2021年担任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Director of the Office of Trade and Manufacturing Policy),是为数不多的在整个总统任期内一直任职的高级官员之一。纳瓦罗在哈佛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并曾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担任经济学教授。他在政府任职期间,每天都记日记。

在他的新书中,他向读者提供了川普白宫的内幕,并以亲历者的角度讨论了许多话题,包括美国对华政策、COVID-19大流行、2020年总统大选,以及他收集的指向选举舞弊和违规行为的大量证据文件,以及有关1月6日的事件的文件。

纳瓦罗告诉《大纪元时报》,《川普时代》已经是亚马逊的畅销书,在出版之前一直被“严格保密”。但是,他说,“根据发行商的说法,在这本书向公众开放之前,需求量是惊人的,超过20万册。”纳瓦罗认为,高预定量的原因是“美国公众非常渴望知道川普政府中发生的真相”,以及“(公众)对我的高度信任。这种信任是基于我在白宫对工业界和蓝领工人所付出的努力。”

纳瓦罗被誉为美国工人的坚定拥护者和反对极权主义中共侵略的坚定鹰派,他说,他坚韧而直接的作风使他能够在川普执政期间长期任职,他尊称川普为“老板”。

2020年9月28日,唐纳德‧川普总统和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在华盛顿白宫南草坪上查看新的耐力(Endurance)全电动卡车。 (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s)

纳瓦罗说:“从第一天起,我就在经济和贸易问题上与总统同步。”“我从未(向川普)耍过花招。我总是告诉他我的想法。我也从来不在乎第二天是否会被解雇。我从来没有试图掩盖真相,以保证我不会丢掉饭碗。我只是告诉他事实。有趣的是,事实证明,正是这个品质使我保住了职位。”

“老板不喜欢别人释放烟雾,骗他,或隐瞒自己的想法。我认为,他把我看成一个坚韧、诚实和忠诚的人。不幸的是,在白宫里,这样的人和事不是太多。”

纳瓦罗回忆说,川普“在中国人面前直截了当地说我是‘硬汉’。因此,(中共官员)理解这一点”。

事实上,纳瓦罗在采访中毫不客气地称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需要推翻的野蛮政权”。

他还指责了拜登政府对中共的绥靖态度。

纳瓦罗说:“由于拜登的软弱,中共很可能会在台湾问题上采取行动。”拜登在他的政府中任命了各种同情中共的人。对于台湾、爱好自由的人和美国人民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危险时刻,他们既要担心军事威胁,也要担心中共的经济攻击和网络攻击。

据纳瓦罗说,他这本书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澄清11月3日”,即2020年总统大选的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相信这本书是一本能让唐纳德‧川普重返白宫的书,我只是不确定这什么时候会发生。但是,如果正义得到伸张,它迟早会发生。”他说。纳瓦罗引用了《政治客》(Politico)和Morning Consult公司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我注意到,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35%的美国公众(希望)翻转(2020年)的总统大选结果。”

《大纪元时报》已联系白宫征求意见。

以下是《大纪元时报》对纳瓦罗的独家专访的亮点。

支持美国工人

“我一直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我来自一个收入较低的单亲家庭,认同劳动人民。”纳瓦罗在谈到他为美国人民服务的动机时说。

“重要的是要指出,唐纳德‧川普所做的,以及我作为参与者感到自豪的,就是把共和党从一个为华尔街和那些把工作岗位带离美国的全球主义精英服务的政党,变成一个出于经济和国家安全原因而为工人服务,并且重视工厂工作的政党。”

“我自称为‘川普共和党人’,这与那种‘(参议员)麦康奈尔(McConnell)共和党人’大相径庭。后者会为蝇头小利将我们的工作岗位卖到国外。我在白宫的任务是推进‘购买美国货,雇用美国人’的议程。”

纳瓦罗指出“更具弹性的供应链”的重要性,并进一步表示,将我们的工作带回国内“对于国家和经济安全都具有重要意义”。他说,他在川普政府中的使命之一是将“内在高附加值、高薪酬”的工作带回美国,为那些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提供过上中产阶级富裕生活的机会。

“这就是我为总统所做的。我这么做,是因为我相信这是建立一个强大和繁荣的国家的最佳方式。”

对中共越来越强硬

纳瓦罗说,在对中共极权主义的强硬态度,和抵御其侵略的努力方面,川普本人是政府中最强硬的人,“我和他站在一起”。

纳瓦罗是2018年川普政府执政期间开始的美中贸易战的主要策划者之一,贸易战是为了对抗中共长期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其它贸易侵权行为。川普对近3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了关税,拜登政府一直维持这一关税,尽管美国贸易最高官员表示,部分关税可能会被取消。

纳瓦罗说:“对中国征收关税的整个旅程是漫长的,我的作用是保持热度,施加压力。我认为我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揭露他们的‘七宗罪’的经济侵略。”

纳瓦罗概述的中共经济侵略的“七宗罪”包括网络黑客窃取商业机密、知识产权盗窃、强迫技术转让、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产品倾销到美国市场、使用大量补贴的国有企业采用掠夺性定价、操纵货币,以及造成美国社区芬太尼和其它阿片类药物的泛滥。

纳瓦罗说:“我认为,美国人民,美国工人,明白我们需要关税保护,制止这七宗罪。但是,在这一点上,我的观点是,我们需要追究中国共产党的责任,不仅仅是因为其经济侵略,而且也是因为他们用(COVID-19)病毒攻击我们。他们用病毒攻击我们,而这种病毒本应得到控制。”

鉴于这些事态发展,如果今天纳瓦罗在白宫,他打算对中共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我主张美国经济与共产主义中国完全脱钩,尽我们所能保护自己免受侵略,保卫台湾和对抗共产主义中国的其它目标。”

11月3日之后的选举诚信之战

2020年总统大选后,纳瓦罗立即进行了个人和政治上的斗争。11月9日,在投票不到一周后,纳瓦罗的母亲伊芙琳去世,享年94岁。“那是一个悲伤的时刻,她喜欢唐纳德·川普。”纳瓦罗说,他把这本书献给母亲。

与此同时,纳瓦罗担任了“白宫调查选举舞弊的主导角色”。纳瓦罗在2020年12月19日的一篇微博中记录了有关选举舞弊和违规行为的详细证据和统计收据。川普在推特上称赞这份报告是“来自彼得的一份伟大报告”。同一条推文还说,“从统计上来讲,(我们)不可能输掉2020年的选举。”

纳瓦罗认为,COVID-19大流行是“用伪造的选票填塞票箱”(Stuff the Ballot Box)大战略的“助推器”,该战略已经制定了好几年。

纳瓦罗说:“选举违规现象不是从大流行期间开始的。在川普总统出人意料地赢得(2016年总统大选)之后,民主党就已经开始了他们的‘用伪造的选票填塞票箱大战略’。因此,正如我在《川普时代》一书中所记载的,在大流行之前的三年里,民主党采取了各种行动,使他们能够窃取选举。我把这场大流行简单地比作已经燃烧的大火的助燃器。”

纳瓦罗进一步说,“民主党做了很多事情。但核心是民主党的‘用伪造的选票填塞票箱大战略’。其显而易见的部分是把投票箱塞满缺席和邮寄选票,而他们知道其中许多选票是非法的。微妙的部分,第二点,是把选举监督排除在外,以至于人们没有办法发现这些非法选票,并将它们排除在计票之外。”

《大纪元时报》已联系民主党征求他们的说法。

1月6日“绿湾扫荡”战略

纳瓦罗描述了他所谓的1月6日“绿湾扫荡”战略,他与川普和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共同策划了该战略。班农曾任川普的白宫首席战略家。该战略是以文斯‧伦巴第(Vince Lombardi)的橄榄球队“绿湾包装工队”(Green Bay Packers)所使用的著名橄榄球战术命名的。

纳瓦罗说:“‘绿湾扫荡’是一种橄榄球赛战术,是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历史上最有名的战术。这是我们在拜登宣布获胜之前保住白宫的最后机会。绿湾扫荡计划非常简单。我们必须在国会山实现和平,一百多名国会议员加入了我们,他们将质疑六个战场州的选举结果……

“这将导致12个小时的电视听证会。作为川普球队的四分卫,副总统彭斯(Pence)的使命是根据关于欺诈和违规行为的非常合理的指控,寻求至少几周的认证延迟,直到我们能够更仔细地研究欺诈行为。”

他补充说,“当‘绿湾扫荡战略’作为一种战略失败时,一切都结束了。在1月6日至1月20日总统就职日之间的间隔内,实在没有什么可做的了。”

但纳瓦罗并没有失去希望。他说:“我们推进了一场非常强大和不断发展的‘11月3日运动’,其目的是取消关键战场州的选举结果的认证。我的报告和我记录在《川普时代》中的内容,实际上被用作这些战场州的计票司法审计的模板。”

对权力和未来说真话

对于纳瓦罗来说,在白宫任职后,他不愿在公司董事会,大学,或智囊团任职,或为主要新闻网作嘉宾,他“更愿意对权力说真话,与班农战斗室这样的人合作”。这里,他引用了班农的每日播客:“对权力说真话”。(注:班农战斗室是班农的播客自媒体。)

关于主流媒体压制对川普有利声音,纳瓦罗说,“我完全可以预料(这本书)出版时,媒体集团会试图埋葬它……但情况就是这样。我确实认为,我们体制内的太多人痛恨川普的程度,比他们热爱这个国家、想要拯救生命更甚,有的人干脆痛恨唐纳德‧川普所代表的,他们想要确保川普主义被挫败。”

他指出,这本书在发行前的受欢迎程度“确实让主流精英们感到吃惊”。

“他们不明白。他们不明白的是,人们基本上厌倦了被骗。他们正在寻找诚实的声音和真相。”纳瓦罗说。

当被问及未来可能在第二个川普总统任期内任职时,纳瓦罗回答说:“我不考虑政府职务的问题。这不是激励我的原因。”

“激励我的是使命,那就是打倒中共,支持美国工人。”他补充说。

“有一句佛教谚语,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欲望是所有痛苦的根源’。当你第一次在执行任务中思考自己的福利时,你就注定在劫难逃了。因此,我的使命是简单地把真相讲出来,这就是《川普时代》一书所做的。我还要推动川普主义作为一种民粹主义、经济民族主义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向前发展。这就是我所关注的。”

(转自大纪元英文版/曲志卓编译/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