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回溯前世的陷阱和隐藏性记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3日讯】

催眠回溯前世

经由一些书籍和传播媒体的推动下,有愈来愈多的人相信,借由催眠可以探知被我们所遗忘的记忆,甚或是所谓的“前世”记忆,但如果我们深入去探讨催眠的真相,那么会发现,催眠的效果并非如我们所想像的那样值得深信!

根据专家的研究显示,在催眠状态,一个人确实可以比在清醒状态时,回忆起更多被遗忘的讯息,但在催眠状态,一个人也确实比在清醒状态时,“回忆”起更多错误的讯息。

当一个人在进入催眠状态时,他显现出惊人的心智集中心量,他似乎可以进入心灵隐密尘封的角落,去探寻早已被我们所遗忘的琐碎往事,例如可以回忆起当时读小学一年级时的学号、座位号码、隔壁座位同学的姓名,或是某年某月某日一些极其细微的小事,这些事实,证实了催眠有时确可以打开被我们尘封的往事。

催眠的陷阱

但当一般人(或有些学者)迷惑在催眠的神秘力量时,却往往忘记了一件可能更重要的事实,那就是,当一个人在进入高度催眠状态时,他也变得特别容易受外来的刺激或暗示所影响!

尤其当一个人去找催眠师时,他总特别容易或喜欢被“暗示”而进入催眠状态,而一个催眠师,他当然也更乐意给人们以“暗示”,而让他们赶快进入他要的催眠状态,由于双方都有这种意愿上的倾向,所以常常就双双落入催眠的“陷阱”而不自知。

催眠是一种“意识的转变状态”,被催眠的人在此种心理转变状态,心灵上是一种近乎“无主”的状态,他变得“无力”去抵抗,或根本“不想”去抵抗催眠者的命令,而任随催眠者的指示,带领他到催眠者想要他去,或他自己因受“暗示”也想要去的地方或状态,因此,在此种心理状态下,被催眠者的心灵,就具有非常高度的“可暗示性”,即使是催眠者非常轻微的“提示”或“线索”,都会让被催眠者起很大的生理或心理的反应。

例如催眠者给被催眠者一个暗示说:“你现在不会游泳,被丢入水中了”,被催眠者接到这个“指示”后,立刻就做出手舞足蹈在水中浮沈样,并且感觉极度的恐慌,而且呼吸急促困难,就好像他真的被投入水中,面临被溺毙的情况一样,当催眠者再下指示说:“救生圈就在你前面,赶快抓住”,被催眠者听到了,即刻“抓住”这个虚幻的救生圈,而且露出劫难余生的欣悦解脱感,被催眠状态的“可暗示性”,由此可见一斑!

当催眠者告诉(或暗示)被催眠者,要他进入某种状态或某个时期去回忆起某种状况时,要是被催眠者无法进入此种状态或状况,或无法真实的回忆起什么时,他也总是不负催眠者所望的,去“提供”(或不自觉的“虚拟”)一些并不怎么真实的故事,来“迎合”或“安慰”催眠者,以期不让催眠者失望,而被催眠者在此种心灵状态下,根本无法也无能力,去认清什么是真实的或是虚拟的故事!

被催眠者,总是尽可能的或不自觉的,去迎合或顺从催眠者的指示,也尽可能的去符合自己的“期望”,尤其是在所谓的“前世”催眠里,当催眠者暗示他说“你将回到出生以前的时期”,或“你将记起造成你头痛或某种恐惧症的原因”时,被催眠者总是尽可能地想办法进入此种状况,以符合双方的“期望”,当有时无法回到某个时期,或无法找到某个致病的原因时,被催眠者也总是能够从现世生活的体材中,去“塑造”一个“好像有理”的所谓前世生活或致病的原因,来符合自己和催眠者的“期望”,即使他自己并没有真的意识到这种“虚拟性”!

隐藏性记忆

在很多并不真实的“前世”回忆中,这些虚拟的前世回忆内容,其体材,大部分都是来自被催眠者久已遗忘的“隐藏性记忆”(Cryptomnesia)内容。

在四十年代,有现代神经科学之父称誉的潘飞德博士(Dr.Wilder Penfield),就曾经做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实验,他对一个局部麻醉,还有清醒意识的病人做脑部手术,潘飞德以极轻的微电极去刺激病人脑部的某个部位,结果让他感到惊讶的是,病人好像突然打开了某个秘密的闸门一样,经历和倾泄出一些被尘封已久的往事,并且有如身历其境般的真实。

这个实验证实了我们每个人“隐藏性记忆”的可能,我们可能从书本、电影、电视或别人不经意的谈话中,获得一些讯息来源,我们在当时可能很快就忘记了,而且事后也不再记起这些曾经听过、或惊鸿一瞥过的讯息,但在我们的潜意识或脑海里,这些被意识“忘记”的讯息,却被丝毫不遗的“记录”了下来。

当我们进入催眠或某种的精神状态,“意识阀”被打开了,被遗忘的讯息倾泄而出,混淆着我们对现世生活的一些记忆,再加上催眠时容易受暗示的“虚拟”幻想,因此,就构成了很多其实并不真实的所谓“前世回忆”了!(待续)

(摘自《前世今生的论证》)

(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